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 黄金锤 · 下
    种上这只‘妾’后便不能再种蛊王,不能成为鬼门门主,不能扶正,就只能永永远远是一个‘妾’。

    好名字,这蛊虫的的确确是起了个好名字。

    “你可以偷偷替我种。”隔一会她抬头:“不需要这么明白告诉我。”

    “这只蛊虫娇贵,要逆经脉种上,而且真气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抵抗。”

    这句之后姹萝又是沉默,长久的沉默。

    月如慢慢眯眼,捉住了她眼里的动摇:“现在换我问你,你要怎样,才肯心甘情愿做一只‘妾’?”

    “我要你心尖热血。”姹萝霍然抬头。落霞

    鬼门门主种有蛊王,心尖热血就能解百蛊,她想当然也能解了色戒。

    月如莞尔,也是毫不犹豫,拿一只空心细竹枝穿进心房,取心血一杯,亲自放到了她手间。

    喝完杯里热血,刑风果然大好,搂住姹萝,将她头靠在自己胸膛,抚着她焦黄的头发。

    姹萝将唇勾起,眼神热切,象只小兽一样,咆哮着上来将他压倒。奋斗者 侯沧海商路笔记

    琴房里几乎所有的物件都被他们撞碎,到最后姹萝坐上她那把长琴,琴声凌乱高亢,伴着刑风的最后一个穿刺,将她直直送入云端。

    而后所有声音静止,世间一切静默,姹萝将头垂在刑风肩膀,满耳只听见他的心跳。

    “就这样吧,这样也好。”在那一刻她喃喃,心底的确清明,所有欲望都已隐去。

    第二天,天气极好,姹萝在头顶包了丝帕,到厨房找刑风,从身后一把抄住他腰。

    刑风不曾回身,在原地僵住,沉默了许久许久。

    他要积聚力气,好告诉姹萝,原来色戒没解。

    象昨晚月如来时所说:“色戒是上古蛊虫,无解,就算是蛊王,也只能克制它一次。”

    他以为这消息会让姹萝抓狂。

    可是姹萝没有,只是将头顶丝帕拿了,搁在手心,万念俱灰地笑。

    色戒无解,可月如的恶毒还远不止如此。

    她还没说,那只叫‘妾’的蛊虫还是种媚药,种蛊之后她若和谁交合,就会恋上对身体,欲火连天没有其余任何办法排解。

    “是我愚蠢。”长久的沉默之后姹萝冷笑,步步后退,飞也似地逃开了厨房。

    按照平时心性,姹萝肯定会去月如那里理论。

    可是这次没有。

    刑风找遍鬼门,最终却发现她没有离开绝杀院,只是坐在院里梨树下,手里拿着那把黄金锤。

    夕阳这时如火,他看见她手起锤落,每一记都刻骨恨怨。

    刑风上前,等看到眼前这幕时顿住,一口气堵在咽喉。

    姹萝满手是血,那黄金锤每一次落下,敲断的都是她的手骨和血肉。

    ‘妾’蛊虫让她贪恋刑风身体,而刑风种有色戒。

    她选择这种方式平息欲火。

    刑风当时颤抖,在树下跪低,将她血肉模糊的左手捧住。

    姹萝扬起唇角,不觉得痛楚,只是冷笑。

    “我已经尝试过放弃。”她轻声:“已经尝试过愚昧痴情,做一个清白善良的女人。”

    刑风的肩头开始颤抖。

    “可是老天不允许,我也无法。”姹萝还是轻声,手里黄金锤沉重,一滴滴坠着殷红的血。

    “那我就做个恶人,比命运还恶的恶人。”最终她道,声线渐渐高了,又一锤敲上手骨血花四溅:“不论结局如何,我都永不后悔!”

    ※※※※※※※※※※※※※

    “她说她永不后悔。”

    刑房里刑风叹气,将锤举高,落力又砸碎了小三一根腿骨。

    小三毫无反应,头无力垂在肩膀,早已失去了意识。

    刑风上前,摸了摸他脉门,发现他果然已没了真气。

    当时自己只说过一句:“可惜你今生再也不能行走,可惜,如果你加上你主子,要掰倒门主,可能还有一分胜算。”

    只一句他就懂了,果然将真气渡给晚媚,身家性命所有一切交付。

    “不一定值得。”退回原处后刑风叹气:“这样待她,未必值得。”

    小三在这时醒来,神智半昏,却侧头问了他句为什么。

    “她将来前途不可计量,你会跟不上她,所谓坚贞的爱情会被命运动摇,最后一败涂地。”

    听完这句小三眨了眨眼,很努力坐直。

    “所有人生下来,就知道自己会死。”他缓声,很努力让句子完整:“可是,还不是很努力地过日子。”

    刑风顿住,在他这句话里将头垂低,慢慢叹了口气。

    外头开始喧嚣,时辰已到,晚媚和姹萝的决斗即将开始。

    鬼门中所有人都将去观战,他久等的时机已经来到。

    小三被拖入刑堂,他主动请缨由自己行刑。

    一节一节很仔细的敲断腿骨,那么他失去的就只是腿骨。

    这已经是在姹萝眼底对他最大的保全。

    下面就是准备。

    刑堂下他准备了个暗道,里面有他心腹,只等时机一到,就会将小三运出鬼门。

    而现在时机已到。

    刑风侧耳,听见外头所有声响的确远去,于是站到暗道入口,按照约定跺了跺脚。

    底下有人回应,一切按照计划进行。

    “你终不负她,那我也终不食言,放你一条生路。”站到小三跟前,刑风轻声叹了句。

    小三没有回应,呼吸微弱,离死只差一线。

    刑风还是沉稳,上前渡他真气,喂他续命的蛊虫,又操起刀,将他胸口一片薄皮割下。

    一切都进行得有条不紊。

    最终小三被送入暗道,而他开始预备现场,将一具尸身的血肉仔细抹上后墙。

    暗红色的血肉在墙上凝固,他则弯腰,将人皮做扇,笔沾赤蛊开始写字。

    凉州安定。

    斜藏好这四个字后他终于空闲,有时间坐下,等待他的宿命。

    黄金锤还在脚下,和那天一样,上面沾着赤色的血。

    黄金锤染血,血染着恨,而恨最终开成了罪恶。

    刚直暴燥的姹萝,最终成了含笑盈盈杀人无算的门主。

    温和淡定的刑风,最终成了人人闻名丧胆的刑堂堂主。

    这相伴相随十六年的堕落,似乎是挣扎历尽日夜难安,也似乎就只是一瞬。

    最终他放弃执念。

    好似老天眷顾,给了他清明,赐他一把黄金锤,一锤落下,从此锤断纵容和罪恶。

    可是他不后悔。

    那天在梨树下姹萝看住他,满手都是鲜血,问他:“你可愿意陪我一起,结局如何永不后悔?”

    他答愿意。

    对这两字他不后悔。

    如小三所说。

    就算人生下来便知道自己会死,可不也是努力过日子。

    结局早已注定的爱情,他也不后悔,自己痴枉愚昧,曾为之付出努力。

    “你若不后悔,我便不后悔。”

    最终刑风低语一句,将那把黄金锤握牢,塞进衣衫,贴胸口放着。

    外头响起脚步,他听得出,是晚媚而不是姹萝。

    他的姹萝已死。

    “你若不后悔,我便不后悔。”

    在心底他又重复一句,转身,将手拢进衣袖,对那夺路而来命运表示承受,敛低了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