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0.Chapter 140
    哗啦——

    门帘突然被掀开, 刚才出去探路的矮个保镖箭步而入:“外面好像……嗯?!”

    尸体直勾勾瞪着他。

    保镖唰然收住脚步,下意识要转身。但就在这瞬间,隐藏在门后的江停猝然上前, 一刀剁向他侧颈!

    江停身边跟着的人都是阿杰亲自挑选出来的, 专业等级跟普通马仔不可同日而语, 电光石火之间保镖竟然感觉到厉风,猝然转身, 刀锋生生从侧颈上滑了过去!

    血箭一飙而出,滋上门板。江停也没想到这一刀竟然失了手, 刹那间保镖捂着脖子怒吼转身, 当啷撞掉了匕首!

    江停眉梢微跳, 顺手将尸体身上那条刚被他擦手的脏毛巾抽出来绕手一挽, 闪电般套住了保镖的脖子,一脚蹬在背心上,把他踹得踉跄跪倒,紧接着双手交错狠勒。

    咯吱——

    保镖整张脸迅速涨红、发紫,颤抖着双手抓挠脖子上那条夺命索, 喉头爆发出了骨骼慢慢开始错位的恐怖声响。

    江停双手十指皆尽变色, 但面无表情,越勒越紧。保镖的挣扎渐渐弱了下去,就在这生死关头, 只听门外又是唰拉一声——

    “你!”贡阿驰一头闯进来, 愕然失声怒喝:“住手!”

    话音刚落,喀嚓!

    颈骨生生绞折的脆响令人毛骨悚然, 只见保镖脖颈一歪,七窍流血,头颅以难以形容的角度一垂。

    江停抽回毛巾,尸体就那么当着贡阿驰的面,软软地倒了下去。

    并不宽敞的后堂一下多了两具新鲜尸体,空气凝固到窒息的地步,贡阿驰咬牙瞪着江停,一字一顿道:“是你——”

    江停不答,只见对方手往腰间摸,立刻闪身扑上去夺地下那把匕首!

    然而贡阿驰动作比他快,就在江停手指即将碰到刀柄的瞬间,一脚把匕首重重踢开,“叮当!”一声打着旋撞进了墙角!

    江停捞了个空,但他动起手来有着与长相完全相反的悍利和狠辣,眼见贡阿驰要把后腰里的东西掏出来,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拔腿往屋外跑,而是狠狠将肩头撞了上去。

    贡阿驰措手不及,怀里的土枪刚掏出来就被撞飞了,惯性让两人同时砸上垒起的木箱,冲力当即把那几个木板箱压得四分五裂,毒品袋撒了一地!

    哗啦啦啦——

    玻璃渣、碎木板、密封袋满地都是,江停滑出去两三米才撞上墙角,登时眼前发黑。

    他咬牙摇摇晃晃爬起来,眼角余光瞥见土枪掉在不远处的地面上,箭步冲上去夺,但已经晚了。耳边风声呼啸而来,下一秒贡阿驰狂吼着扑上来把他一拳打翻,两人翻滚着压爆了好几包冰|毒碎块!

    “是你把警察招来的!”贡阿驰像头被激怒的巨型公牛:“老子宰了你,宰了你——”

    哗啦啦啦!

    木板箱被压塌的声响从后堂传进前屋,正侃侃而谈的老张一愣,几个人同时觅声望去。

    出什么事了?韩小梅心惊胆战用目光询问马翔。

    马翔摇摇头,内心也颇为惊疑,刚斟酌着想开口发问,就看见村长他媳妇急匆匆走进来,脸上神色掩不住的惊慌,看都不看旁人一眼,径直走向村长小声说了几句。

    就在这转瞬间,马翔眼睁睁看见村长脸色剧烈地一变。

    ——怎么回事?我们被发现了?后屋是不是还藏着他们的同伙?!

    马翔心念电转,紧接着只见村长强行镇定下来,起身笑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俺们家的灶房塌了,我得过去看看,你们先喝茶,先喝茶。”说着就急急忙忙跟着他媳妇往外走。

    一股无来由的心悸突然直上心头,马翔冲口而出:“等等!”

    话音落地,村长却没停住,反而慌慌张张加快了脚步。

    “站住!”

    马翔咣当跳过茶几,将整张桌面带倒,几乎是扑上去一把抓住了村长!

    茶壶茶杯摔了满地,老张一个哆嗦站起来,只听那妇女霎时开始尖叫:“你干什么?你放开!放开!”

    “住手!”韩小梅突然反应过来,箭步跨过满地碎片茶水,拦腰抱住了那个比她两个腰还粗的妇女,锅铲险险从马翔头上一呼而过。但马翔来不及惊出满身冷汗,一边往死里抓住不断挣扎大骂的村长,一边吼道:“老张快出去报警!快!!”

    老张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匆匆忙忙扑出前屋,但没几秒又冲了回来:“前院锁住了!妈的!钥匙呢?!”

    “妈的你们这群狗条子,一个都别想跑!”村长眼见败露,索性也不隐藏了,扯着嗓子就大吼起来:“鬼哥!鬼哥——!!”

    ·

    嗡!五宏菱光飞下山路,落地时整个车身差点散架,然后马不停蹄地疾驰向前,将荒芜田埂前的木枝杂草碾成了齑粉。

    “我正带侦察一组赶往‘钥匙’所在地,重复一遍我正带领侦查一组赶往‘钥匙’所在地。所有人注意,不准开警车不准拉警笛!包围突入保持警戒,全部上好消音|器,避免将附近贩毒团伙打草惊蛇。明白了没有?!”

    步话机中传来齐声:“一组明白!”

    “支援组明白!”

    严峫松开步话机,两手抓着方向盘一个山路漂移,车轮在刺耳的摩擦声中戛然停住,车窗外是一座三层水泥小楼。严峫一手握枪下了车,抬头只见前院大门竟然被铁将军牢牢把守,当即心中微沉。

    这种村寨邻里关系近,一般不会大白天把院门锁那么紧,除非是长期没人在家,或者——

    不想让里面的人出去。

    马翔再没传出过任何短信,难道里面的人暴露了?!

    远处山路上传来车辆引擎的轰鸣声,正向这边迅速逼近,是侦查一组的援兵来了。

    严峫沉吟半秒,退后助跑一跃上墙,就像矫健的花豹,侧手翻越落地,随即一手持枪,躬身贴墙,穿过空空荡荡的前院向紧闭的房门疾步而去——

    ·

    鬼哥?

    马翔在村长大吼出声的瞬间反应过来:“小心!后面有埋伏!”

    他话音未落,村长媳妇就发起狂,反抓住韩小梅的手把她甩了出去!

    韩小梅这身板就算经过了警院的特训也没用,俗话说一力顶十会,单枪匹马没有武器的情况下她根本不是这等强悍泼妇的对手,当场咣当撞上了翻倒的茶几。那婆娘趁这个空隙扭身就跑出了屋,村长抻着脖子嘶喊:“快去叫鬼哥!叫鬼哥来帮忙干死这几个条子,快!——嗷!”

    马翔飞起一脚那村长踹开,夺路冲向那婆娘想要拦住她搬救兵,突然脚脖子被村长忍痛拽住了,登时一个踉跄险些摔倒,转眼那妇女已经尖叫着扑出了屋。

    “艹,拦住她!”

    “站住!”韩小梅忍痛一个鲤鱼打挺,拔腿狂奔了出去。

    村长还要拦韩小梅,马翔血性大起,反身横踢把他踹倒,上去摁住就是左右开弓两记铁拳,打得村长眼冒金星耳孔流血,又随手抄起地上摔碎的茶缸盖子,大吼一声砸了下去!

    锵!

    村长头一偏,茶缸盖贴着他太阳穴砸碎在了地面上,当场四分五裂。

    “我日你先人!!”村长暴怒嘶骂,掀翻马翔提拳就揍,冷不防上半身被巨力往前一推,差点喷出老血,原来是被老张抄起板凳腿从背后狠抽了一棍子,打得他险些把胃从喉咙里喷出来。

    马翔:“干得漂亮!”

    然而老张在基层干了一辈子,从没见过比醉汉打架更激烈血腥的警情,眼下这阵势已经把他惊呆了,混乱中竟然没接着乘胜追击。就那短短两秒发愣的时间,村长趁机手脚并用地爬了起来,从堂屋沙发后掏出一物,疯狂地吼道:“妈的老子弄死你们这帮狗X——”

    那竟然是一把削短了的猎|枪!

    马翔脑子一片空白,身体已经自动做出了反应,拧身把呆愣住的老张兜头扑倒。

    砰!

    第一声巨响,子弹穿过茶几打进地面,弹壳从马翔上臂飞划而过,飚射出血线。

    砰!

    第二声巨响,大门被猝然踹开,来人闪电般抬手一个点射,村长手臂中弹,土枪失手落地。

    砰!

    第三声是土枪走火,子弹紧贴着来人身侧打进了墙面!

    马翔抬头一看,喜极而泣:“严哥!”

    只见破门而入的赫然是严峫,下一刻,从他身后哗啦涌进了十多名便衣刑警,瞬间无数黑洞洞枪口举了起来:“举起手来!不许动!”

    村长抱着流血不止的手在地上翻滚哀嚎,两名警察迅速上前踢走涉案枪支,搜身后把他拎了起来,堵着嘴押出去——怕他大喊惊动附近可能存在的贩毒团伙。又有人上来扶马翔验伤,但马翔一甩手根本顾不上:“严哥,他们在后面有埋伏!他老婆刚才跑出去搬救兵,韩小梅追出去了!”

    严峫眉梢一跳,用眼神示意左右点了几个人:“你们跟我去看看。”

    “是!”

    ·

    “鬼哥!鬼——啊!滚开!你这贱丫头!滚开!!”@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村长老婆的尖叫远远传来,与此同时后堂,江停发力把贡阿驰掀翻起身,还没站稳就只觉脑后一拳袭来。

    贡阿驰的胳膊比人大腿还粗,这一拳杀手足以把人颅脑生生打碎。刹那间江停头都没回,反手抓他手腕就是一记漂亮至极的过肩摔,杀手超过一百公斤的体重加惯性,在巨响中把木箱压得四分五裂!

    “我操!”贡阿驰痛得大骂,完全没想到江停这么个看似弱不禁风的身手竟然如此敏捷,眼见他要去抓地上那把土枪,立刻一骨碌爬起来,从后拦腰抱住他整个人举起来,劈手往地上一摔。

    轰!冲力让两人同时倒地,翻滚着撞上墙面,无数墙灰碎石簌簌而下。

    贡阿驰愤恨至极:“你狗日的,你——”

    扭打中江停被他一手肘砸在额角,鲜血登时哗地蒙住了视线。但江停出乎意料地抗打,剧痛中竟然还一声不吭,反手在地上摸索着抓住半个碎裂的玻璃酒瓶,一把扣在了贡阿驰头上!

    鲜血混杂着碎玻璃屑汩汩喷涌,贡阿驰当头向后仰倒。江停趁隙勉强挣脱,还没来得及站起身,只听屋外传来脚步纷沓的喧杂,紧接着几道吼声同时响了起来:

    “蹲下不准动!举起手来!”

    “警察!”

    韩小梅尖叫:“严哥!”

    江停倏然一僵。

    在他身后,满脸鲜血的贡阿驰摇摇晃晃站起来,猝不及防用手肘掐住了江停的脖子!

    “……”

    江停眼前发黑,血液急速冲上头顶,但却一个字都发不出来。贡阿驰整条胳膊肌肉隆起,狰狞可怖,那恶鬼般的力道还在一点点增加,让江停喉骨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咯吱声。

    氧气飞快抽空,耳膜轰轰作响。

    但就在这么危急的情况下,他竟然还能听见屋外隐约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把她押下去,包围起来……一个都别放走……”

    那是严峫。

    江停五指痉挛发抖,在地板上抓出了道道扭曲的白印。

    “暂时没有发现埋伏,侦查一组将继续包围进行搜索。重复一遍侦查一组将继续包围进行搜索……”

    后院外面已经被层层包围,只有严峫带着几名刑警持枪突入进了院内。他松开步话机,贴在内墙根下打了个手势,刑警立刻会意,顺着他指的方向猫腰疾步来到柴房下,利落地翻进窗,紧接着探头打出了一个示意有重大发现的暗号。

    果然家庭式制毒作坊就在里面。

    “派人看守现场,暂时不要挪动任何东西,避免引起注意。”严峫压低声音:“其余小组通报情况,有什么发现?”

    频道中传来回复:“报告严队,二楼没人,暂时安全!”

    “三楼发现吸毒工具及少量枪支毒品!暂时安全!”

    严峫点点头,环视整个后院。

    柴房、灶房、杂物间、菜棚鸡鸭棚,放眼望去凌乱不堪,简直处处都有可能藏人。一条沿着后楼修建的走廊尽头还有扇小门,应该是通往一楼后堂的,此刻门帘仿佛还在微微摇晃。

    严峫视线落在上面,突然传来一股不知从何而起的心悸。

    “严哥?”马翔在他身后轻轻唤道。

    严峫恍惚般向前走几步,站住了。

    同一时间,后屋。

    僵持一分一秒流逝,警察已经包围这里,时间不多了——贡阿驰清清楚楚地知道这点。

    他一条胳膊死死卡住江停脖颈,同时伸手竭力去够地上那把枪,情急中只想凭借江停这个人质再次逃脱天罗地网,但不知是否冥冥之中命运已定,那枪偏巧被卡在支离破碎的木板箱后,这个姿势他根本够不着枪柄。

    “……呼、呼……”贡阿驰喘着粗气,从牙缝里迸出音来:“你他妈……你他妈别想跑,就算下地狱老子也拖着你一起,老子拖着你一块死——”

    咔!江停颈骨爆出轻响。

    江停嘴唇半张着,似乎在竭尽最后一丝力气微微开合,好像在呼喊什么人,但已经完全发不出任何声音了。极度缺血缺氧造成的眩晕正侵吞他的意识,灵魂仿佛正渐渐挣脱痛苦,漂浮离开身体,不受控制地向虚空中飞去。

    哪怕再禅精竭虑如江停,也万万想不到自己的生命会终结在这里。

    一切都那么猝不及防,快得让人来不及告别。

    严峫……他脑子里模模糊糊地想。

    最后一幕景象是在元龙峡山谷里,当杨媚用红外线指住他头颅的那一刻,他其实很想再回头看严峫一眼——哪怕只是一眼。但他知道不论再以假乱真的精心演出都有可能毁在最微不足道的细节里,命运就是会那么安排,让平时毫不珍惜的东西,成为生命终结时触手不及的奢求。

    江停抠住地板的僵白十指一点点松开了。

    严峫……@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直勾勾望着灰白的天花板,视线涣散,嘴唇一动,最后的声音只有他自己才能听见。

    严、峫——

    与此同时,门帘外,严峫猝然止住脚步:“有人叫我。”

    马翔下意识:“什么?”

    俩字还没落地,就只见严峫蓦然转身,直直盯住了不远处毫无动静的走廊尽头:“你没听见?”

    马翔正准备要带人搜查灶房,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就只见严峫突然拔腿向那边冲了过去!

    “卧槽严哥!”

    ——唰!

    门帘突然掀起,箱堆被巨力撞开。贡阿驰一偏头,没来得及看清来人是谁,随即整个人被拽向后,被迎面而来的重拳打得口鼻喷血!

    “你妈X……”贡阿驰破口大骂,没骂完就被来人抓着头发生生提起来,砰地一头砸上了墙!

    人头再硬也抵不过墙,大股的血随着水泥碎块唰拉掉了下来。贡阿驰濒死疯狂挣扎,然而很快他就感觉到这次的对手不论爆发力还是心狠手辣的程度都难以想象,铸铁般抓着他整个头,再次狠狠撞在了水泥墙上!

    嘭!嘭!嘭!!

    墙壁大片龟裂,鲜血喷流如注。终于有更多警察冲进屋,七手八脚把身体不断抽搐的贡阿驰抢了下来,喧杂中只听马翔喝道:“再打真死了严哥!再打真死了!!”

    贡阿驰满头满脸全是墙灰混合血泥,被几个刑警押住,朦胧中终于看清了来人的脸。

    ——那警察被人架着,面部轮廓硬朗冰冷。他个头极高,指关节手背上浸满了血,明明是面无表情的模样,但却比地狱里爬出的索命魔鬼还要可怕。

    贡阿驰的头被人从后面整个蒙住,连推带搡押了出去。

    “醒醒,江停……”

    “江停!醒醒,你看看我!”

    ……

    一股新鲜空气突然冲上喉头,江停不断痉挛的身体仿佛通了电,猝然狂咳起来!

    这一咳简直天昏地暗,江停整个身体蜷缩起来,血沫星星点点喷了满地。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精疲力竭止住咳嗽,手脚却还在控制不住地痉挛,连支起上半身都做不到。

    “太好了……你看看我江停,你看看我……”

    ——谁在叫我的名字?

    江停视线全是重影,迷茫间只感觉到屋子里全是人。@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是警察,他想。

    现在该怎么办呢?被抓起来吗?行动失败了吗?下面我该怎么办?

    太狼狈了,同时他又清清楚楚地意识到——自己这幅模样实在是太狼狈了,可能这辈子都没有过这么难看的时候吧,不知道看见的人会怎么想。

    他想抬手挡住脸,但手腕被人更加用力地分开了。这时他才终于恍惚感觉到自己其实并没有躺在地上,而是被人抱在怀里,热量正源源不断从大片皮肤接触的地方压进四肢百骸。

    “……”江停无意识地想说什么,但看不清东西,刚发着抖张开口,就感到自己被熟悉到骨髓里的气息紧紧抱住了。

    “是我,江停。”严峫把他冰凉的脸紧紧埋在自己颈窝里,声音战栗不成句:“我来接你了,我总算来接你了……再看我一眼,啊?江停?”

    江停终于听清楚耳边是谁的声音,慢慢地僵住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