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9章 chapter 129
    越溪体内的阴气绝对是霸道至极的, 一爆发出来就迫不及待的将画上的那东西饿给完全吞噬,安静的客厅里似乎能听见一声模糊不清的惨叫,但是很快就消失了了,完全被湮灭了。

    地上的那幅画上如今已经完全消失了,只剩下光秃秃的画布, 上边什么都没有。

    越溪直接伸手将这幅画给烧了,道:“现在这幅画已经毁了,术法自然就破了,被困在画里的那些学生的尸体, 大概也会出现了, 只怕是会吓到不少人。”

    她这话说得的确没错, 就在她将那邪物吞噬之后的那一瞬间, 被困在画里的那些学生的尸体也出现在了他们失踪之时的地方。

    凭空出现的尸体, 不管是谁看到了都会被吓到,更何况这些人死相并不好看, 因而此时在央美的某些地方, 几乎是同时的传来了一声声尖叫。

    警察们很快就赶到了学校, 经过调查尸体身份,警察们发现这些尸体便是那些失踪的学生, 而更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 就是这些尸体全部都是凭空出现的。这下, 学校里免不了有了些风言风语, 大家都在议论着学校这里是不是闹鬼了。

    死去的学生,警察通知了家长来领尸体, 刘渭川是个孤儿,没人来认尸,不过越溪接受了他的委托,在他的尸体焚化之后,便和韩旭带着他的骨灰回到了他的故乡。

    刘渭川的故乡是在f市的一个小山村,那里交通闭塞,比起外边的繁华,这里就像是另一个世界一样,一个被人按下了暂停键,还停留在过去的时间的世界,也是一个有山有水的世界。

    但是这个村子却十分的安静,几乎感觉不到什么人气。

    村长知道他们的来意,当时表情就愣了一下,他看着韩旭手里的骨灰盒,看样子有些难以接受这个消息,讷讷的道:“这,怎么会这么突然,那孩子从小就失去了双亲,命苦,可是如今这么年轻就去了……”

    越溪道:“刘渭川说他死后,想让自己的骨灰能洒在凤落山上,和凤落山一起长眠于此。”

    闻言,村长长长的叹了口气,道:“这孩子啊……那里就是凤落山,我带你们去吧。”

    他伸手指了村子左手边的那座山,那山形状怪异,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只鸟儿停落在那里,那鸟的形象有点像传说之中的凤凰,大概这就是凤落山名字的由来吧。

    村长带着越溪他们去了旁边的凤落山,别看他年纪不小了,但是老当益壮,气色红润,身体还是倍儿棒,爬到了半山腰仍然是脸不红气不喘的。

    凤落山草木葳蕤,树木繁茂,一棵棵树几乎是遮天蔽日,里边的空气更是清新舒服,那种笼罩在山间的淡淡的灵气,让人有一种十分畅快舒服的感觉。

    在半山腰那里,有一个小小的山神庙,不过是一个只有人膝盖那么高的神龛。神龛有些破旧了,外边挂着红布,里边放着一个石像,石像眉心有一颗红痣,低垂着眼,目光之中似乎带着对众生的慈悲。

    神龛旁边放着香烛打火机,只是香烛都有些潮了,村长走上前去,拿了一炷香点上,然后持香跪下三拜之后,将香插在了神龛前边。

    村长道:“这是我们凤落山的山神,这么多年来,它一直庇佑着我们村子里的人。唉,以前山神面前的供奉是一直不断的,香火一天到晚就不灭,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村子里的大家都不信这些了,不信有什么山神,供奉的人也少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伸手将神龛附近的杂草给去了,他已经老了,皮肤皱巴巴的像是一边那颗树木的树皮,目光也浑浊了,不像年轻时候那么明亮了。

    “……村子里的人都向往着城市的生活,搬走的人也越来越多了,现在村子里年轻人就没几个,信奉山神的更没几个,但是渭川不一样,他一直都相信凤落山有山神。他小时候在山上迷过路,不过后来自己又找着路回来了……那时候他说,是山神带着他从山里走出来的。”

    可是也是这个原因,让村里的孩子都不愿意和他玩,大家都觉得他在撒谎。什么山神不山神的,那不过是封建迷信,是根本不存在的东西。

    但是刘渭川却一直固执己见,甚至每天都会上山来祭祀山神。在他还留在村子里的时候,山神面前的东西就没动过,可是自从他去上大学了,神龛这里就再也没有人来过了。

    越溪看着神像,突然问:“那村长你相信凤落山有山神吗?你相信刘渭川所说的吗?”

    闻言,村长一愣,旋即他笑道:“山神什么的,我这辈子就没见过……我也不知道该信不信,不过保持着敬畏之心总没错吧,我偶尔也会来山上,那时候就会给山神上柱香。”

    神龛已经很旧了,而它面前上香的地方连香灰都看不见了。大概在刘渭川去上学之后,这里就再也没有人来了。

    “轰!”

    脚下的大地突然开始剧烈的颤动着,神龛前面的大地轰然裂开,神龛碎开,里边的神像咕噜噜的滚在地上,直接碎了开来。

    越溪猛地抬起头来,她感觉有风吹过来,森林之中有绿色的光点聚集过来,这些绿光光芒虽小但是却十分温暖明亮。

    村长站不稳,险些摔倒在地,在他摔下去的时候,他感觉有一双温暖的手托住了他的身体,让他稳稳当当的坐在了地上。

    一棵大树倒了下来,眼看就要砸在越溪头上,一道清风吹过,那棵树立刻翻了一下,砸在她身边的位置上。

    这阵抖动十分剧烈,一直持续了五分钟才停下。等一切平静下来,越溪看了看四周,发现整个山已经不成样子了,但是令人惊讶的是,其他地方满目疮痍,可是他们三人所站的这里,却是一点痕迹都没有,完全没有受到刚才地震的影响。

    “轰!”

    远处传来一声巨响,村长猛的转过头去,看见村子方向有泥尘掀起,他神色一变,道:“是村里传来的声音,村里出事了!”

    他们三人急忙往村里赶,等到了村口,瞳孔猛的一缩。只见整个村子已经不成样了,因为刚才的地震,村子里很多房子都垮了,村子里一片哭叫声。

    村长的脸色完全变了,直接往村里冲过去。

    刚才地震来得太突然,大家根本没反应过来,可以想象这有多惨烈。

    越溪却是皱了皱眉,她看村长急得脸都白了,着急的往里冲,她拉住他,道:“村长,您被担心,村里的人,会没事的。”

    村长急得不行,道:“怎么可能没事?刚刚地震这么强,也不知道大家怎么样了。”

    越溪道:“我没感觉到有死气,村里的人顶多是有人受伤了,但是绝对没有人死去。”

    村长愣愣的看着她,眼里全是不信。

    “……我想,这一切应该是和你们的山神有关,它用尽了它最后的力量,庇佑了你们村子!”越溪看向前方,看见村子里每个地方都有绿色的光点飘散开来。

    村长瞪大眼睛,他伸出手去,一粒绿色光点落在他手心,然后没入他的身体,身体一阵温暖,村长愣愣的道:“这……这是?”

    “山神……”越溪喃喃。

    有风吹过来,韩旭低头将手里的骨灰盒打开,这阵风立刻将骨灰盒里的骨灰吹了起来。

    山神的力量来源于人类的香火,香火越盛,它的力量也就足够强大,而失去了人类供奉和信任的山神会慢慢的失去力量,到了最后,连形体都维持不住,迟早会消失在天地间。而凤落山的山神在刘渭川死后,便失去了自己的最后一个信徒。

    风声萧萧,似乎有人在悲鸣。而它悲伤的不是自己的消失,而是在为自己最后的信徒的死去而难过,要是它的力量再强一些,那大概就能保护刘渭川,不让他死去了。

    人类已经不需要山神庇佑了,而它作为山神最后能做的,只能是保护村里的人平安了,这已经耗尽了它所有的力量。

    村子里的人在这一瞬间似乎都心有所感,他们抬起头来,看着绿色的光点慢慢消失,好像刚才的那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一样。

    村长跪在地上,已经满脸是泪了,他嚎哭道:“山神,是山神,是我们凤落山的山神一直在保护着我们!山神一直在庇护着我们!”

    后来有警察赶来救人,有的村民被困在屋子里,但是警察们发现,这么强烈的地震,整个村子虽然算是全毁了,但是村里的人竟然没有出现任何死亡,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据村里的一些人说,当时地震发生的时候,原本该被坍塌下来的房子砸死的,可是那一刻,他们似乎感受到了某种温暖柔和的力量,最后只是受了点轻伤。

    他们都很清楚,那是他们山神的力量!

    但是很可惜的是,他们的山神已经消失了,在耗尽了它最后的一丝力量之后,重归于天地之间了。

    越溪他们离开的时候,看见村里人又重新在村子立了一个神龛,和原来的那个神龛一模一样,但是原来的神像在地震中已经碎了,现在的神像是另做的。

    越溪道:“那个山神本来还拥有着一些力量,虽然不能凝聚成形,但是凭着那点力量,它完全可以再活几十年……但是,它把那点力量全拿来救村子里的人了,耗尽了力量的它自然会消失。”

    她想了想,道:“它这也算是求仁得仁了吧,人类已经不需要它的庇佑了,所以它消失的时候,心情大概是很平静的。”

    他们都不是那位山神,自然不知道对方的感受,但是想来在消失之前能为自己庇护的人们贡献出最后的力量,大概是心满意足的吧。

    *

    越溪他们回到b市的时候,b市还在下雨,b市这地方向来很干,像这种快下了一个多月的雨可不常见,陆陆续续的,市里很多地方都出现了积水堵塞的情况,在路上简直连个下脚的地方。

    “龙行雨,有龙在的地方,自然是会大雨不停的,看来那条龙还没离开。”说到这,越溪微微皱眉,道:“可是一般来说,龙这种生物是能够控制自己的力量的,不会让大雨下个不停,但是b市的这场雨……那条龙看来受了不小的伤,连力量都出现了失控。”

    福叔将茶水搁在桌上,道:“听商大姐说,最近街上出现了不少气息诡异的人,让她看见心里就有些怕,好像是天师之类的,那样子看起来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韩旭笑了一声,伸手倒了两杯热茶,一杯递给越溪,笑道:“看来,这些天师的鼻子都跟狗似的,这不,一个个都闻着味道找过来了。”

    现在已经是深秋,这雨一直下,感觉冬天都提前到来了,冷得很。

    越溪喝了口热茶,道:“龙族皮糙肉厚的,能把龙给伤到,也是有本事。”

    她转头对福叔道:“最近外边不太平,福叔你让其他人就别出去了,免得遇上什么不长眼的人。”

    她这边才说完,那边王叔就冲过来了,脸上表情焦急,道:“小姐,不好了,不好了……商萩她被天师给抓了!”

    商萩便是商大姐的名字。

    福叔忙追问:“发生什么事了?她怎么会和天师碰上啊?”

    王叔诶了一声,道:“小姐不是喜欢吃隔壁那家的蜜仁糕吗?商萩她就说去买两斤回来研究研究,这样在家里小姐您也能吃上蜜仁糕了。可是谁知道,我们买完蜜仁糕回来恰好就撞上了三个天师,那三人中的一个人一个照面就知道我和商萩是鬼了,说是要把我们给收了……商萩在前边挡着,我赶回来给您求救了。”

    越溪微微皱眉,道:“我去看看。”

    *

    商萩虽然活了不少时间,算是一个老鬼了,但是她这鬼生都是在研究美食当中度过,要说打架,还真没什么本事,比不过其他鬼,因而被这三个天师盯上,她简直完全没辙了。

    “王叔已经回去报信了,小姐一定会来救我的,我得坚持到那时候!”商大姐捂住肩膀,脸上露出点痛苦的神色来。

    她这具身体只是纸做的,脆弱得很,那小年轻手上的鞭子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一鞭子打下来,不仅毁了她半边身体,连带着她的神魂也差点被打灭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逃进胡同里,这附近她是惯走的,熟悉得不行,凭着地形的优势,说不定能甩掉那三个人。

    “咻!”

    空气里传来一声轻微的破空声,像是有什么利物飞射而来,商大姐神色微变,立刻朝旁边夺了一下,可是还是被那东西射中了肩膀。

    “啊!”

    她发出一声惨叫,伸手一碰肩膀,手心立刻灼痛一片,她移开手一看,发现手心已经被烫得通红。

    “你这女鬼跑得倒是快……”随着一声轻哼,三道身影从拐角处走了过来。

    这三人其中两人年纪稍大些,大概二十五六岁左右,是做师兄的,分别姓宋与胡。剩下的那个却只能说是少年,一张脸都没长开,一团稚气,他穿着一件宽袖长袍,身体看起来十分削瘦,手里握着一条白色的长鞭。

    白鞭看起来平凡无奇,但是细看之下却能发现这鞭身上覆着一层倒刺,只要打在人身上往后一扯,这些倒刺就会竖起来,可想而知这得有多痛。

    商大姐背靠着墙壁,她身上纸做的身体已经烂了,轻飘飘的落在地上,而她的整个魂体都有些透明了,上边钉着一根漆黑色的钉子。

    掷出钉子的青年,也就是宋师兄十分得意的道:“蚀骨钉,这可是我养了三年的法器,只要钉住鬼,就能让你魂飞魄散!”

    他旁边的少年却是弯腰将地上的那张纸人捡起来,他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道:“许师兄,这鬼的身体是有天师给她做的,她大概是哪个天师的役鬼,我们伤了她,可能会惹怒她身后的人。师父说,龙蛇混杂,让我们不要惹事,我看我们还是放过她吧。”

    听他说完,另一位姓胡的师兄却道:“师弟,话不是这么说,如果是正派的天师,又怎么会拘役鬼魂给她做事?我们天师,要做的就是捉鬼降妖,这鬼被我们撞上了,就该有这一命。”

    宋师兄笑道:“师弟,要不把你的笞魂鞭借我用用?你这笞魂鞭可比我的蚀骨钉好用多了。就算是人,就是被这笞魂鞭,伤的也是魂!”

    而魂魄要是被笞魂鞭达到,必将是魂飞魄散!

    闻言,少年有些迟疑,刚才这女鬼已经受了他一鞭了,只是她身上可能有什么防身的东西,那一鞭子竟然没能将她打得魂飞魄散。而这时候,他犹豫,便是怕这女鬼背后的天师实力太强,要是惹到了不该惹的人,那就不好了。

    要是再打一鞭,这女鬼肯定是承受不住的。

    “师弟,你就把你的笞魂鞭借我耍耍吧,师父把这好东西给你,师兄都还没有用过了。”胡师兄笑眯眯的开口。

    少年虽然有些犹豫,不过拗不过两位师兄请求,还是将鞭子递了过去。

    长鞭上倒刺瞧着柔软,可是打在魂体身上,那滋味可不是说说的。而这笞魂鞭,可是他们师门的传宗之宝,宋胡两位师兄从来就没碰过,没想到被师父赏赐给了最小的师弟九思,现在倒是给了他们机会。

    宋师兄接过笞魂鞭,眼里全是喜色,他走到商大姐面前,笑道:“笞魂鞭,这可是我们宗门的镇宗之宝,你这女鬼能死在这笞魂鞭下,也算是你的福气了。”

    说着,他早就已经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心情,挥舞着鞭子就朝着商大姐打去。

    “砰!”

    商大姐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可是她等了一会儿也没感觉到什么疼痛,反而听到了那宋师兄气急败坏的声音:“这是什么东西?”

    一张符漂浮在半空之中,许师兄的长鞭便是打在那黄符上,丝毫也动弹不了。

    “咻!”

    一道雪白的光芒划过,直接击从宋师兄的手腕处划过,宋师兄手上吃痛,握着长鞭的手下意识的就松开了,笞魂鞭顿时就往地上掉下去。

    九思见状不对,立刻出手想要把笞魂鞭拿回来,又是一道白光从他面门直接劈下,从他眼前滑过,直接落在地上,发出琤的一声响——那是一个一块钱的硬币,已经直接嵌在了石板里。

    一只手伸过来将地上的长鞭捡起来,看见来人,商大姐双眼一亮,高声道:“小姐!”

    王叔伸手去扶商大姐,看她魂体透明,一副即将魂飞魄散的模样,吓得不行,道:“商萩,你这样子……”

    越溪扭头看了一眼,伸手稳固了一下商大姐的神魂,然后朝她魂体里注入了一点真气,一掌在她肩膀上拍了一下,陷在她肩部的那颗漆黑的钉子顿时就掉了出来,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拿了一张凝神符来,越溪让商大姐钻到符里,巩固神魂。要不是他们来得及时,商大姐怕是得魂飞魄散了,但是就算救回来了,她的魂体也受到了重创。

    “你们是什么人?”胡师兄目光警惕的看着越溪他们。@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许师兄捂着手腕,手上被硬币割出了一个很大的伤口,鲜血不断的往下流,九思急忙给他试了一个止血咒。

    越溪面上笼着一层寒意,她看着手里的笞魂鞭,伸手抚着上边的倒刺,道:“这东西,要是一鞭打在鬼身上,倒刺竖起,会将魂体全部撕裂……用这东西打我家的鬼,也实在是大材小用了。”

    许师兄疼得面色发白,看她拿着笞魂鞭,表情一瞬间就变了,道:“快将笞魂鞭还给我们。”

    “笞魂鞭?这倒是个好名字,就是不知道威力怎么样了。”越溪说着,手上长鞭顿时挥舞出去,朝着眼前的三人悍然打下。

    九思表情凝重,手上掐了一个护身的法决,一个透明的光罩直接笼在他们身旁,长鞭劈下打在光罩上,寸步难行。

    胡师兄嘿了一声,道:“师弟可是我们师兄弟里修为最高的,他的护身罩,你想打破,可没那么简单!”

    他话刚说完,却见九思表情大变,他们头上长鞭啪的一声打在他们身上。

    笞魂鞭,笞魂鞭,鞭笞的自然是魂,这一鞭下去,三人只觉得神魂不稳,宋胡两位师兄的魂魄直接从身体里被打了出来,肉身软软的倒在地上。

    九思也是神魂动荡,身上的玉佩闪动了一下光芒,立刻将他的魂魄稳固了一下。

    “笞魂鞭!”冷静下来,九思立刻就想将笞魂鞭召回来。

    笞魂鞭他已经炼化许久,他们二者之间已经有了联系,鞭随心动,这鞭完全受他控制,不然他也不会将鞭拿出来。

    手中的鞭开始剧烈的颤抖着,欲要脱离越溪的手,回到它的主人手里。

    越溪皱了皱眉,死死的将长鞭握住。

    韩旭笑道:“这东西已经被那小家伙给炼化了,自然是听他的话的。这东西,师父喜欢吗?”

    越溪撇了撇嘴,本来就对这鞭子不感兴趣。

    韩旭笑了一下,他伸手将长鞭从越溪手里接过来,他轻轻的在鞭子上拂过,拂过的动作看上去极为温柔,可是在他手中的长鞭却开始微微颤抖着,就像是有了意识一样,正在恐惧着。

    九思瞪大眼睛,他感觉得到,在这个男人的手里,笞魂鞭在害怕。

    笞魂鞭已经是几百年的灵器了,已经生出了一种懵懂的意思来,虽然还没有完全生出灵智来,但是假以时日,开智也是迟早的事情。

    “既然不能为我所用的东西,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说着,韩旭手上用力。

    “不!”九思意识到他的想法,面色大变,想冲过去拦住他。

    韩旭神色不变,手上的动作却极为干脆,伸手一捏,长鞭上还未长出的懵懂意识瞬间就被他给捏碎了,只见刚才还让人觉得灵气十足的笞魂鞭似乎身上的光芒都黯淡了许多。

    九思和笞魂鞭神识相连,立刻就吐出了一个血来,他神色惨白,脸色极为难看。不说这笞魂鞭他拿到手后就一直没怎么离过身,仅仅只是这笞魂鞭是师长所赠,如今笞魂鞭遭到重创,他心里怎么会觉得好受?

    宋胡两位师兄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却感受得到自家师弟身上的绝望,两人顿时有些无措。他们两个虽说担了一个师兄的名头,但是他们两个也只是占了早进师门的便宜,实际上两人修为根本比不过这位师弟。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宋师兄色厉内荏,问:“我们可是缥缈宗的弟子,你们今天伤了我们,缥缈宗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缥缈宗?”听到这个名字,越溪心中却是一动。

    听说,老头当初便是缥缈宗的弟子,说起来,他们之间也算是有点渊源了。不过现在这个样子,看来她和缥缈宗的人是没有什么缘分了,不仅无缘倒是有仇了。

    看她表情有所变化,宋师兄面露喜色,以为越溪是怕了,立刻挺直了脊背,道:“我们缥缈宗可是1修界第一宗门,你要是识相点,就该把我们放了!”

    越溪以一种看智障的目光看着他,道:“你相信吗,如果我想杀了你们,完全可以让缥缈宗察觉不了任何讯息,你们死了也白死!”

    闻言,宋胡两师兄表情顿时就是一变,心惊胆战的看着越溪。

    九思抬起头来,他大概是缓过神来了,脸上露出一个笑来,道:“师姐开玩笑了,你我本就是一家,你怎么可能对我们车手?”

    听他所言,越溪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倒是有些惊讶。

    九思笑道:“如果我猜得不错,师姐应该就是周三通师叔的孙女吧,那么师姐也算是半个缥缈宗的人,我们也就是一家人了。”

    越溪若有所思的看着他,道:“你怎么觉得,我就是你口中的那个人?”

    “这个年纪,修为如此深厚,就连我都没有还手之力。这样的人,我想世界上应该没那么巧,在b市会出现两个。”九思微微一笑,他看着越溪,道:“来b市的时候,师父就说了,在b市我有一个很厉害的师姐,还让我有事可以去找师姐。”

    他年纪小,不笑的时候看起来冷冰冰的,但是笑起来却让人觉得很软,是那种让人很有好感的软绵。

    越溪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道:“你倒是聪明,随便一猜就猜到了我的身份。我毁了你的法器,你竟然还叫我一声师姐,你难道就不恨我?”

    九思苦笑道:“来的时候师父就叫我们师兄弟不要惹是生非,说b市本事高的人很多,要是得罪了那些人,怕是得吃些苦头。是我们先得罪了师姐,要不是我们欺到师姐的人头上,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也不会和师姐你产生冲撞。”

    “虽然不知道你这话到底是不是真心的,不过也没关系,就算你记恨我,想要报仇,你也不会有机会。看在老头和缥缈宗的渊源上,我也不和你们计较这事了!”

    说完,越溪也没再说什么,带着韩旭他们就走了。

    等他们离开之后,宋胡两位师兄忍不住长长的松了口气,那位宋师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真是太可怕了,那两人的修为,感觉比师父还要高。”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那种压力,就算是面对师父他们也没有那种感觉。

    “笞魂鞭的事情,九思,你……”两位师兄担心的看着他,欲言又止。

    九思眨了眨眼,他的眼眶有些发红,倒是没掉眼泪,他道:“我没事,师父说让我们来了b市小心行事,是我们太冲动了。”

    他站起身来将两人的魂魄引入他们的体内,神魂分离,短时间内怕是会有些不稳定。

    胡师兄站起身来,一站起来他就忍不住嘶的抽了口冷气,低头一看,刚才那一鞭子打在身上,如今肩膀上已经有一个红色的伤痕了。这痕迹伤的是魂魄,不然那一鞭子,身上的伤口该是血肉模糊了。但是,如果是身伤还好,这种魂魄上的伤害更难解决了。

    胡师兄嘟囔道:“周三通师叔的孙女,要是早知道她是谁,说不定我们就不用遭这一遭了。还有笞魂鞭,这也……”

    九思抿着唇,表情看上去冰冰冷冷的,他道:“我们先回酒店吧。”

    那边越溪和韩旭回到家,越溪将商大姐的魂魄放出来,虽然她给她稳固了一下,但是商大姐身上的所受的伤实在是太严重了,将她从凝魂符里放出来,她的魂魄都有一种要溃散的感觉。

    “小姐,我给你惹麻烦了……”商大姐十分愧疚。

    越溪道:“和你没关系,你的魂魄伤得很严重,必须得好好温养……明天我去古玩市场,看看有没有什么玉石之类的,用来给你养魂,今天就委屈你先待在这凝魂符里。”

    商大姐自然是没有意见的,原本都以为自己会魂飞魄散的,现在还能活着,就已经是运气好了。

    将商大姐收回凝魂符里,越溪看向韩旭,道:“你知道他们是缥缈宗的人?”

    闻言,韩旭表情不变,道:“怎么可能?我以前又没和他们见过,怎么知道他们和你有关系?”

    越溪道:“其他人不可能,可是你不一样……他们是老头的宗门弟子,和我自然有所关联的,你肯定看得出来。”

    韩旭突然就笑了,他走过来,蹲在越溪身边,问:“师父很在意这个吗?要为了他们对我生气吗?”

    越溪垂眸看他,摇了摇头,道:“他们和我也没什么关系,只是有老头的关系在里边,无关紧要的人,我为什么要为了他们跟你生气?”

    闻言,韩旭脸上的笑意挡都挡不住,他朝着越溪伸出手去,道:“喏,我只是想给你那些师弟一些教训,可没有真的把那鞭子上的意识给捏碎了。”

    在他手心里,有一团浅绿色的光团,待在他手里瑟瑟发抖,正是笞魂鞭里那道懵懂的意识。

    越溪盯着他看,像是想看出他心底的想法来,只是韩旭这人怎么可能让人看出他心底的想法来?她看了半天也琢磨不出他心里的情绪来。

    “九星莲对你有用吗?”越溪将他手上的东西拿过来,随口问。

    韩旭目光闪了一下,道:“当然有用。”

    只是这种东西,始终是治标不治本的。

    听他说有用越溪就放心了,又道:“上次在c市收集的那些雷液,我处理了一下,回头拿给你。老头说过,这东西对淬炼身体很有效,你拿着可能有用。”

    闻言,韩旭忍不住笑,叹道:“师父,你对我真好……”

    正是因为越溪对他太好了,他才想把和她有联系的人全部斩断,让她能关心的人只能是自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