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2.062 夺舍(4)
    梁吟秋很喜欢这家名品店,定期会过来, 偶尔上新品, 柜员也会打电话给她让她先挑, 元素正要上前, 就见符美君从一旁走来, 她盯着梁吟秋看了很久,见梁吟秋看上一款包,赶紧对服务员道:“把那包给我打包。”

    服务员一怔, “那包只有一个,梁女士还在看呢。”

    符美君皱眉, 不悦道:“买东西自然是先买先得, 再说了一个包而已, 谁还当回事?”

    梁吟秋对服务员道:“给她吧, 我再看看。”

    “哎!”服务员感激地看了她一眼, 对符美君买下包的行为非但没有高兴,反而有些不喜, 众所周知名品店做生意绑定的不是那些散客,而是真正的名门阔太, 好比梁吟秋这样的,签单从不手软, 有新品不管喜不喜欢,都会收入囊中, 这样的客人经常一买就是几十万,是她们真正的金主, 而这个女人为了买点东西就这么粗鲁没礼貌,一看就不像有修养的有钱人。

    符美君丝毫不知服务员的想法,她看向梁吟秋笑了:

    “你今年多大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梁吟秋有些奇怪,却还是好脾气地回:“50了。”

    “那我比你年轻几岁,你有孩子吧?”

    “是个女儿。”梁吟秋说着继续看衣服,符美君跟上去,笑道:“巧了,我也有个女儿,我女儿生活得很幸福,找了个愿意为她做任何事的丈夫,不用自己赚一分钱就有花不完的钱,还有没上限的银行副卡,日子过得不要太好。”

    梁吟秋当下皱眉,只觉得这女人的话有些奇怪,对方的女儿怎么样跟她有什么关系?而且这世界上有谁愿意为别的人无上限地花钱?哪怕是自己的丈夫都做不到,做人还是得靠自己。

    梁吟秋扯了扯嘴角,淡笑一下没说话,她这表情莫名叫符美君不爽,符美君冷了脸,总觉得梁吟秋这种但笑不语的样子,是对她的嘲讽,她冷嗤一声,心道这梁吟秋牛什么?也不知道谁才是真的的可怜人,只怕梁吟秋做梦都想不到,她那个当眼珠子疼的女儿,会被人夺舍,更想不到,她所有留给女儿的一切,都会被符月占去,一想到这,符美君莫名兴奋。

    “你女儿呢?你女儿过得如何?”

    梁吟秋微怔,“我女儿日子过得也不错,她丈夫对她很好,我们家虽然不是特别有钱的人家,但从未亏欠过女儿,一直把她当公主宠着。”

    “是吗?”符美君露出怪异的笑,阴恻恻地盯着她。

    梁吟秋尚未察觉,元素躲在不远处却看得很清楚,符美君笑容阴冷很不寻常。

    “这女人真够歹毒的,女儿抢了你身体还不够,怎么跑来跟你母亲耀虎扬威的?”

    戴彦霖很少参与女人间的斗争,哪怕如此也敏感地察觉出不对劲,按理说符美君这种人,抢了人家的身体,应该避着人家母亲才对,怎么还跳出来找存在感,像是生怕梁吟秋不知道似的?且露出这种阴沉的笑,倒像是两人之间有过节,实在不合常理。

    元素也察觉了,眉头紧锁,眼下符美君忽然接到一个电话,脸色大变,很快出去了。

    几分钟后戴彦霖接到电话。

    “是符月的电话,他们发现书不见了。”

    “你监听她们?”

    “不然?”戴彦霖冷嗤:“难不成我戴彦霖要找人麻烦,还得光明正大的不成?”

    好有道理的样子,元素无法反驳。

    梁吟秋正在试衣服,元素指着一件藏青色刺绣旗袍道:“这件适合你。”

    梁吟秋抬头,微怔片刻,“戴先生?”

    戴彦霖应了声。

    梁吟秋对他多有耳闻,传闻戴彦霖脾气不好,火气更大,不好接近,但偏偏这人能力很强,小小年纪接管戴家,在道上混出名堂来,从此黑白通吃,没人敢不给他面子。

    梁吟秋跟他不熟,只是奇怪,戴彦霖怎么会主动跟她说话。

    “戴先生是年轻人,不如请戴先生帮忙看看,这两个包,哪个适合我女儿?”

    元素指着那大象灰的包道:“这是新出的颜色,她应该没有。”

    “先生好眼光,这款正是我们家新出的。”服务员笑道:“这个颜色以前从未出过,是新品限量版,亚洲只有三个,买回去真是独一无二,很难撞包。”

    没有人能拒绝限量版,梁吟秋笑眯眯签了单。

    “夫人,您对您女儿真好。”元素看着她莫名感慨。

    梁吟秋笑道:“我女儿很乖的,也很孝顺懂事,又不太爱花钱,这不,我只能给她买买东西,省得她节省惯了亏待自己。”

    元素眼眶温热,很快道:“我以前见过您女儿,她跟戴恒去过我的庄园,戴恒给她摘了个又红又甜的苹果,她吃一口不爱,挑了个青涩的酸苹果。”

    梁吟秋没想到元素去过戴彦霖家,连忙笑呢:

    “是啊,我女儿只喜欢吃酸苹果,也是奇怪。”

    等她走,元素还站在那看了很久,眼眶温热。

    戴彦霖道:“我警告你别哭,要是让人看到我堂堂戴彦霖站在这哭,那你就死定了!”

    元素也不想哭,在她看来她要解决了那几个占她身体的贱人,可问题是或许是原身的感情还有残留,眼下见了梁吟秋丝毫不知女儿被夺舍的事,忍不住就哭了出来,这一哭就再也止不住。

    这边高大壮拉开车门正要让戴彦霖下车,当下见鬼似的后退几步。

    只见戴彦霖这么个被子弹射中都会哼一声的男人,竟然像个娘们一样,用手擦眼泪,且那双眼早已哭红,显然是哭了很久了,还不停吸着鼻涕。

    高大壮受到一万点暴击,赶紧把其他保镖集中起来,问问帮派是不是要解散了,不然戴彦霖为什么忽然这么恐怖!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其他人都表示不知道这事,戴小强皱眉:“我在戴家生活了二十多年,还没见老大哭过,向来只有他欺负别人,没有别人欺负他的道理,这样哭,该不会是失恋了吧?”

    大家嗷了一声,明白过来。

    高大壮:“原来是失恋了!我就说老大怎么这么反常。”

    于是,等戴彦霖回到住处,就听广播里轮播着很多情歌,歌词都是男人失恋哭吧哭吧不是罪这类型的!

    戴彦霖眼角抽筋,高大壮按按眼角,哽咽道:@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老大,失恋是男人成长的第一步,你要撑住啊!”

    戴彦霖一脸见鬼的表情,偏偏这边元素眼泪还停不住,第一次在手下面前丢脸,戴彦霖的脸色很难看,冲进浴室就用冷水洗脸。

    “苏元素你够了!”

    元素也不想哭,真的,哭不是她本意,她不是爱哭的人,只可惜她就是止不住。

    戴彦霖从镜子里看自己这么个大老爷们,竟然哭得那么恶心,气得暴走,最后怒道:

    “再哭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脱了裤子,连内裤都扯掉了,元素愣了下,就见他薄唇冷勾:

    “再哭,我叫你给我打飞机!”

    元素皱眉:“你恶不恶心!”

    “恶心?你确定?”

    戴彦霖作势要打飞机,元素赶紧把眼泪憋回去。

    戴彦霖勾唇:“看来这方法不错,以后哭一次就帮我打一次飞机。”

    元素真服了这人,不知道他脑子里想什么。

    元素屈居在戴彦霖身体,看着符月用她身体,抢她男人,骗她父母实在是不爽,恨不得现在就去把贱人给解决了,想着心情不好,好半天没说话,戴彦霖洗好澡,拨动了一个设备,很快里面传出声音。

    “妈,怎么办?我的书怎么不见了?是不是被人发现了?”

    符美君有些慌:

    “你这孩子,我早说过,斩草除根,哪有把魂魄困在书里的?你就是不听妈的劝。”

    符月急了:“妈,我哪知道这书会不见?再说妈的法术那么厉害,这事咱们做的也隐秘,不可能有人发现。”

    “你们先别急,说不定是被打扫卫生的阿姨弄丢了,再说就算她逃了又怎样?她没有合适的身体根本什么也做不了,当务之急,咱们赶紧把梁吟秋的股份弄到手,再去追查那本书的下落。”戴恒道。

    俩人附和一声。

    元素皱眉,事情跟她想的一样,符月很快就会发现,想当然,符月每天都要跟她炫耀,一天不炫耀就不舒服,会发现也是正常。

    “当务之急是让你妈知道他们的真面目。”戴恒说。

    元素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选择不告诉梁吟秋,可直觉告诉她,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要是连戴恒这种枕边人都信不过,要她如何去相信其他人?

    次日,符畅的父亲符清远来了,符清远虽然年过五十,却眉目清秀,气质温和,一声仙风道骨,倒像个修道人士,他瞥了戴彦霖一眼,道:

    “两个生魂寄居一个身体,不是长久之计,还是得把身体夺回来。”

    元素道:“有什么方法可以夺回我的身体?”

    “一般来说,需要准备一个法器,与此同时挑好良辰吉日,以一条红绳为媒介,将红绳系在你们双方的身体上,而后我念动咒语让你回到自己的体内。”

    元素皱眉:“那符月的魂魄会去哪里?”

    “这就是我要说的另一个问题,在你回去之前,必须把她的魂魄赶走,否则她会法术,会把你赶出来,你的魂魄根本进不去。”

    符清远又道:“整个过程非常繁琐,又因为夺舍法曾失传过,如今这一切方法不过是我悟出来的,我不敢保证百分百成功。”

    符美君到底是符家人,符清远就算要清理门户也要先让事情回归正轨才行,可夺舍法实在不容易悟,符清远也只能尽力为之。

    元素想着制服符月的方法,或许是因为俩人共用一个身体,双方很有默契,戴彦霖沉声道:“直接敲晕扛回来!”

    “万一被人发现……”

    “就说歹徒绑架,我就不信戴恒敢怀疑我!”

    元素想想敲晕的话等于敲她的身体,当下有些犹豫-

    次日,符月和戴恒一起回苏家吃饭,梁吟秋把刚买的包递给女儿,笑道:“你看看喜不喜欢,说是限量版的,妈就给你买回来了。”

    符月一喜,笑嘻嘻道:“谢谢妈,妈你对我真好,对了,妈,我说要把股份过给我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梁吟秋沉吟:“当然可以,妈就你这一个女儿,有什么舍不得的?我已经跟律师说好,周末来签合同。”

    “谢谢妈!”符月这次是真的高兴了。

    当下佣人把一筐洗好的苹果端上来,“我们家郊区别墅院子里果树上种的,很甜,你们俩尝尝。”

    符月笑嘻嘻拿起一个苹果,咬了口:“好甜啊妈!”

    说完,吃了好几口。

    梁吟秋拿着青苹果的手一顿,“符月啊,那苹果好吃吗?”

    “好吃啊,很甜!不愧是没打农药的。”

    梁吟秋干笑,低着头掩盖住眼里的惊涛骇浪,若不是前几天戴彦霖随口说了那句话,她或许不会多想,可她分明记得元素是不吃甜苹果的,她吃东西跟一般人不一样,吃苹果、杏子、李子要吃酸的,吃葡萄、猕猴桃、樱桃要吃酸酸甜甜的,其他水果喜甜,眼下怎么变了?

    梁吟秋当下有了心事,便对苏建安道:“你觉没觉得女儿最近有点奇怪?”

    “有什么奇怪的?”苏建安笑了:“你看你就喜欢胡思乱想,前几天还跟我说女儿换了一个人,我看女儿不是好好的么?也就是女儿大了,有点变化是正常的。”

    “是吗?”梁吟秋皱眉:“可我总觉得这个人不是我女儿。”

    苏建安一滞,有些惊愕:“你这话说的我后背一凉,怎么就不是我们女儿了呢?人家戴恒都没说什么,他这个枕边人难道不比你懂?”

    梁吟秋没做声,把心事压了下来。

    梁吟秋观察了女儿好几天,越想越觉得奇怪,旁人或许看不出来,可对当妈的来说,从自己肚子里出来的孩子,有些不一样,真的太容易察觉了,好比元素不喜欢吃葱,吃饭时总喜欢把小葱一点点挑出来,梁吟秋从小不惯她,每次做饭都叫阿姨多放葱,想叫她不要挑食,她每每也会吃,可吃的时候却如同吃毒药,总是一脸不乐意,可眼前的元素对葱没有任何感觉,笑眯眯就吃了。

    眼前这个元素似乎对股份过户的事很执着,这可不像她梁吟秋的女儿,她的女儿因从小就没过过苦日子,对钱没什么概念,更对公司没兴趣。

    梁吟秋越想越不得劲,如果这个人不是她女儿,那她女儿哪里去了?

    这种事太荒谬,总觉得不太可能,或许是人的习惯会变?或许是她太多疑了?

    “我想想还是不要过户了。”

    听完她的想法,苏建安搂着她叹气道:“要是她不是我们的女儿,那我们的女儿哪去了?总要有个去处吧?再说了,人没有魂魄就会死的,你这种想法太匪夷所思,也不太可能,你也真敢想,又不是拍电视剧,怎么会发生那么荒谬的事?咱们就这一个女儿,不是早说过我们的股份将来都传给女儿吗?如今找的女婿也不错,愿意替我们管理公司,你有什么舍不得的?”

    梁吟秋背对着他睡下,或许真是她多想了-

    符清远还在摸索夺舍的秘诀,为此查了很多典籍。

    不过他会的那些符畅都会,符畅是个法术痴,最喜欢试验法术,他对符清远夺舍的法术很感兴趣,次日把元素和戴彦霖找去,道:

    “以防万一,我先试一次!”

    “试什么?”戴彦霖皱眉:“用你自己来试?”

    “当然!”符畅笑眯眯道:“待会你帮我把门守住,千万不要让我跑出去!如果我能成功,那就证实苏小姐肯定能换回去。”

    说完,符畅把一根红绳,一边绑在自己的脚踝上,另一边绑在一头猪身上。

    元素扶额,“不是吧?”

    “真他娘敢想!”戴彦霖冷声问:“符畅,你在开玩笑?你别告诉我你要跟这头猪换魂?你要夺它的舍?”

    “怎么不能?六道就有畜生道,人若有魂魄,动物自然也有,再说,所有的试验不都是拿动物来做?就跟人用小白鼠做实验一样,难不成你要我跟符美君一样用活人做实验?”符畅说的头头是道,让人反驳不出来。

    但这是重点吗?重点是为什么不用别的动物,难不成符畅对猪有什么特殊的感情?

    眼前这头小香猪,脸、头全黑,身上还有黑色的波浪纹,就跟穿了件蕾丝衬衫似的,元素颇觉小香猪可爱,当即挑眉:

    “符天师,你对香猪的感情,让我等自愧不如!”

    “这是我自己养的香猪,我一直想,要是我是猪,它是人,我们会怎样,正好趁这机会试试。”

    元素笑了,直说这符畅还挺有意思。

    当下符畅拿出法器做法,他念了段咒,红绳很快动了起来,他继续做法,一阵阴风吹过,桌上的蜡烛全部熄灭,很快,红绳那头的小香猪动了动,紧接着站了起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