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5.075
    俩人出来后,邵屿森神色坦荡地带着元素去看展览。

    艾尔站在他们背后, 叹息一声, 想说这种不要脸的精神让他自愧不如。

    邵屿森附身靠在元素耳边, “你看到我为你雕塑的作品了?”

    元素挑眉:“所以, 你能不能解释一下, 为什么我这样完美身材的人,会被雕刻成这样?”

    邵屿森忍笑:“你要知道,你在我心里是个无所不能的完美女人, 有激情和力量,所以, 这种纤腰肥臀的形象很好地表达了我对你的感觉。”

    元素深吸一口气, “这样吧!以后出去千万不要说《元素小姐》是有原型的。”

    “亲爱的你只能接受!”

    元素笑了一阵子, 才想起来她把自己老爹给忘了, 她一回头, 就见林启民一脸幽怨地站在那,元素憋笑介绍道:“屿森, 这是我爸。”

    艾尔在一旁提醒:“这是你未来老丈人。”

    “我需要你来提醒?”别开玩笑,艾尔是混血, 自己都搞不清表妹和堂妹的区别!邵屿森一本正经地握手:“您好,我是邵屿森!”

    林启民激动地脸都憋红了, 他的偶像邵屿森竟然主动跟他问好,而且看情形, 他很可能要当邵屿森的老丈人。

    给偶像当老丈人是种什么体验?在线等,挺急的。

    林启民咳道:“您好, 我是林启民。”

    “林先生也喜欢雕塑?”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当然!我本人是学油画的,对雕塑也颇为喜欢。”

    邵屿森道:“如果您不介意的,就由我带您逛一逛,顺便为您讲解一下创作初衷?”

    林启民激动坏了,面上却比谁都镇定。“乐意之极!”

    元素就在一旁看着这俩男人隔空过招,心里直翻白眼。

    邵屿森全程陪同,给林启民讲解了他的创作历程,第一次跟偶像这样近距离接触,林启民明明很激动,偏偏要装得无动于衷,实在是辛苦,等走出展厅,元素才挑眉:

    “爸,戏演得不错啊!”

    林启民狂拍胸口:“爸没给你丢脸吧?看起来不像狂热迷弟吧?不像是上杆子拍马屁的人吧?”

    元素失笑:“不像!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根本不认识邵屿森呢。”

    “啊?那邵屿森会不会认为我不欣赏他?”

    在林启民看来,男人的欣赏是一种高层次的喜欢。

    “行了,爸!您赶紧回去画画吧!”

    “那你呢?”

    “我要向邵屿森讨教一些艺术方面的知识。”

    林启民一怔,失笑,鬼才信!-

    下面几天,元素很深入地向邵屿森讨教了艺术品相关的知识,邵屿森也很耐心地教导她,俩人在床上学了两天,把所有该学的知识都学会了。

    元素很享受跟邵屿森在一起的感觉,很难描述那种契合感,但跟他在一起,不仅有灵魂上的震动,还有肉体上的契合,很美妙!

    俩人运动一天,元素有些饿,她只穿一条三角内裤,一件白色吊带,光着两条修长双腿,赤着脚下地找东西吃,找到食物简单烹饪一下,她把托盘带到床上递给邵屿森,俩人就这样靠在床板上,你一口我一口。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偶尔放纵一下,在床上吃东西好像也别有趣味。”元素感叹。

    邵屿森盯着她,很显然,有趣的不仅是东西,而是她这个人,她似乎能把很简单的东西变得有意思,就好比现在,她头发撩到一边,表情慵懒,眼睛微眯,一脸满足,这模样就像只餍足的小懒猫,挠的邵屿森痒痒的。

    “好吃吗?”元素捏了三明治喂他。

    “好吃,但我更想吃你。”邵屿森说着把托盘端到一边,强壮的身体压着她。

    元素挑眉,她想说应该歇歇了。

    可身体不听劝,很快有了自然反应。

    次日,元素刚到教室,就听老师道:

    “今天我们请来一位特别的艺术指导,给大家上一节艺术指导课,下面让我们欢迎这位伟大的雕塑家!”

    话音刚落,就见高大的邵屿森走进来,元素一愣,和他对视片刻,就见邵屿森无波的眼里带着浅浅笑意,一节课讲完,邵屿森来到元素的画面前。

    这是他第一次看元素画画。

    元素感觉到他的注视,努力装得不在乎,谁知邵屿森自带干扰技能道:

    “用色随心所欲,更注重表达的是自己对事物的感受,而非事物本身,你的油画在事物比例、远近比、形体方面都有不同程度的变形,看似是坏事,实则是你表达内心世界的一种方式,你的内心极端矛盾,渴望挣脱,甚至可以说你经历过很多不同的情感,你对每一种情感的表达都不一样,每一次你都尽心投入又全身而退,你有过迷茫,但这种迷茫或许是无解的,需要你自我化解。”

    顿了顿,邵屿森一脸探究地盯着元素:

    “很显然,你并没有过那么多段感情经历,让我好奇的是,你的内心怎么会如此丰富!”

    元素叹了口气,有些苦恼于他把自己剖析的如此透彻。

    可这说话风格真的很邵屿森,坦荡直白地把你的一切挖出来放在太阳底下晒晒,似乎并不以为自己的剖析有什么不妥。

    众人都盯着元素,元素勾了勾唇:“我的灵魂局限于我的身体,但我的精神和意识却不会,我虽身处这个世界,可我的意识会在不同的世界遨游。”

    邵屿森似乎很能理解她,“我也经常有这样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经历过很多世界一样。”

    元素画画的手一顿,没说什么继续作画。

    简思汝见状,面色阴沉,她赶紧举手道:“邵老师,能不能请您指点我一下。”

    学画画的人不一定会雕塑,可学雕塑的人却大多会画画,邵屿森学过油画、素描、国画,对画画有基本的鉴赏力,他看了简思汝的画,片刻后移开视线:

    “你的画基本功不错。”

    简思汝一喜,就听他又说:

    “但你的画庸俗、无趣,可以看得出画画的人有多世俗!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在油画上有所成就,或许你将来可以做个出色的油画老师,但要想做艺术家,我劝你提早死了这条心。”

    简思汝的脸白了又白,难看极了,孙晓菲替她抱不平:“邵老师,你没看错吧?思汝的画可是被选去参加苏格拉底画廊的比赛!并且她说自己很可能得奖!”

    邵屿森表情很淡,没有因为眼前是两个年轻女生而在说话时有所保留:

    “我虽然没有继续画油画,可基本的鉴赏力是有的,如果你说的苏格拉底画廊正是我想的那个的话,那我劝你提前放弃,不要做无畏的努力,苏格拉底的老板和我是朋友,他的鉴赏力不至于差到那种地步。”

    一句话让全班鸦雀无声,简思汝被拂了面子,脸色难看,眼神阴沉地盯着林元素。

    “你夸她是不是因为你喜欢她?所以在下评价的时候不客观。”

    邵屿森不仅没生气,反而认真地思考道:

    “我很肯定,鉴赏力对我而言是最基本的东西,它不会因为我是否喜欢一个人而有变化,再来,你的画很烂这是任何人都能看得出来的事,我只是陈述事实。”

    简思汝心情很差,一直以来她都拿自己跟元素比,她一直认为自己是天之骄子,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败的这样彻底,虽然不想承认,可她心里知道,邵屿森说的没错,她已经越来越静不下心来搞创作,每次画画的时候总是忍不住走神,画出来的东西越来越没有灵魂,任何经过手创造出的东西,一旦没有灵魂就失去了存在的价格。

    她认真创造数月的作品,在真正的行家眼里,不过是一堆烂纸罢了。

    当晚,元素接到简伯中的电话,对方以长辈的身份压人,要她把邵屿森带回家吃饭。

    元素和邵屿森到的时候,简家人已经到齐了,见了邵屿森,简伯中很热情地跟他问了好,元素从未见他对一个这样热情过。

    邵屿森在元素边上坐下,大家相互认识过后,宋文之道:

    “邵先生今年多大?”

    “28了。”

    宋文之点头:“邵先生是可以成家的年纪了,但元素年纪还小,很显然她不可能在这个年纪跟你结婚生子,不知道你是怎么打算的?”

    邵屿森一愣,想到他在来的路上曾搜索过“如何让丈母娘放心”这个问答,不少人给了回帖,说是要搞定中国丈母娘,首先要做到有车有房有存款,有了这一点其他都不是事,再来在初次见面时,最好能表达自己的决心,让丈母娘知道自己是想和女方好好过日子的。

    在曾经的那些年里,邵屿森并未想过要和一个女人共度一生,他认为自己会孤独终老,到了老年,他会继续搞创作,他或许会养一条狗,老了后就变成一个英俊有钱的老年人,这样的人生没有什么不好。

    人类非要赋予人生各种意义,但他邵屿森的人生爱怎么过就怎么过。

    他显然没想到自己会很快有了要和女人共度一生的想法。

    并且认为这个想法还不错。

    想到每天醒来都可以亲吻这个女人,想做的时候就做,想要灵感的时候问她讨,这样的人生比他设想的有意思多了。

    邵屿森很认真道:

    “我认为元素是个有主见的女孩,她应该知道自己做了正确的选择。她是学油画的,国内这一块相对薄弱,如果她愿意,可以选读国外大学,有我照顾她,我相信她会得到更好的教育,而且我在全世界多个地方都有别墅,国内也有几套别墅住宅,存款上您更不用担心,我的拍卖品起拍价就有数百万美元,我想不管从哪个方面看,我都是她最好的选择。”

    元素噗嗤一笑。

    宋文之瞪了她一眼。“你笑什么?”

    邵屿森也很认真地皱眉,盯着她似乎不理解这笑里的含义。

    也不怪元素想笑,邵屿森还真是直白的可爱,宋文之的意思很简单,他这么大,自己那么小,问他是不是玩玩,谁知他很认真地回答了这么一段,还把存款和房子都交代出来了。

    邵屿森又一脸认真地强调:“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你申请国外大学,还可以帮你推荐给著名的油画大师做徒弟,我相信有我帮忙,你的人生会走的很顺。”

    他实在是傻的可爱,叫元素都不忍心笑他。

    只是去国外读大学吗?这是元素从未想过的事,却也是一种新奇体验。

    简思汝看不惯她这么得意,阴阳怪气道:“邵先生,你知道林元素小姐很受欢迎吗?”她冷呵道:“她的男朋友就在我们班,叫孟宇齐,你可以去打听一下,他们前几个月还在一起,后来元素高攀了别人,就把孟宇齐给踹了。”

    这话说完,简俊毅立刻皱眉:“思汝,别胡说!”

    “我没有胡说!”简思汝表情扭曲,狠声道:“你自己问她是不是这样!孟宇齐对她那么好,她都看不上人家,不就是嫌孟宇齐穷吗?她很嫌贫爱富你们知道吗?我就看不惯她这样。”

    “嚼别人舌根本来就是你的不对!”简俊毅呵斥道。

    “不要紧。”邵屿森牵起元素的手笑笑:“她本来就很出色,连我都被她吸引,会吸引别的男人实在太正常不过,至于你说的孟宇齐,我相信他应该对我们彼此的实力悬殊有清醒认识。”

    “……”

    “我很高兴我还有钱这种让元素喜欢的东西。”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邵屿森丝毫不觉得喜欢钱有什么不对?人活着本就有欲望不是吗?坦然面对欲望也是种能力。

    顿了顿,他还强调:“以后我会努力赚更多钱让你喜欢。”

    元素很想哈哈大笑,最后忍笑道:“那你要加油哦!”

    “好的!”

    这个邵屿森……

    真是一言难尽!

    屋里鸦雀无声,大家张张嘴,似乎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能埋头吃饭。

    只简思汝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