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游戏
    单单眼含泪光,滚烫的泪珠轰然砸下,刚好落在许梁州的手背上,她落泪的时候,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

    许梁州很少安慰别人,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跟她说什么,他抓过她的手,低低道:“你别哭了,我带你玩去。”

    单单用手擦了擦泪痕,抬起头来,问他,“去哪里?”

    许梁州原本都做好了被她拒绝的打算,倒是愣了下,然后颇为得意的挑挑眉,“跟着我走就对了。”

    黄昏下轻柔的风拂动着两人的发,阳光自他头顶倾泻而下,单单一时看的闪神。

    他随意的将自行车靠在墙边,拽着她的手腕,朝前跑去。

    单单跟着他的步伐还是有些吃力,跑的气喘吁吁的,他才停下来。

    虽然累,不过她心中的烦闷,比刚刚少了一点点,难过也少了。

    两人停在一家电玩城门口,单单不奇怪,许梁州这个人没什么别的爱好,十六七的他大概就只有打游戏这一个爱好。

    “愣着干嘛,跟上来啊。”许梁州看着站在原地不动的她,说道。

    单单跟紧了他的步伐,进了电玩城。

    这还是她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有一对严师父母,想来她不会有什么丰富的课余生活。

    电玩城里很昏暗,只有些七彩的灯在天花板顶端闪耀着,这个灯的颜色和许梁州的发色还是很般配的。

    里面声音不小,都是游戏发出来的声响。

    坐在游戏机前的人大多都穿着校服,有本校的,更多的还是别的学校的。

    校服大同小异,不同的就是背后校名的字母缩写。

    “叮咚,你又死啦。”

    “叮咚,你又死啦。”

    一路走过大厅,单单耳边都是这句话,看来这些同学的技术都不怎样。

    许梁州往最里边的机器坐下。

    他指了指他身侧的位置,“坐啊。”

    单单摆摆手,“我不太会玩。”

    许梁州起身,按着她的肩让她坐在皮椅上,“看见你眼前这个方向盘没有?简单的很,都不用学,再说了,不好还有我吗?”

    “哦。”

    这是一款赛车的游戏,虽然说简单,可天赋这样的东西还是很重要的。

    “叮咚,你已经死啦。”

    “叮咚,你又死啦。”

    “叮咚,”

    许梁州将戴着的耳机丢在桌子上,眸中含着淡淡的笑意,“你要是宋城,我估计早把你扔出去了。”

    一玩就死。

    小姐姐,也是666。

    单单脸一红,“这是我不擅长的,你要玩我擅长,你肯定比不过我。”

    他调笑,“那你擅长什么啊?小姐姐。”

    “超级玛丽。”

    “什么?智障玛丽?”

    单单瞪眼,伸手狠狠拧了他一把。

    许梁州不由自主的就捧住她的脸,“你现在的脸色,比刚才好看多了。”

    两人一路玩,一路死。

    许梁州带着单单这个菜鸟,怎么都飞不起来。

    不过,许梁州还是带着她痛痛快快的玩了个遍,玩到最后都累了。

    出电玩城的时候,单单看见了一个男孩子,十五六岁的样子,看上去大概就比她小一点,长得白白净净,很清秀,他穿着白衬衫牛仔裤,是再普通不过的学生样了,他跟同学从单单身边经过时,带过清冽的风。

    他一走,单单就蹲了下来,哭了。

    这个男生,是她弟弟,同父异母。

    她怎么会忘记呢。

    她的父母会离婚,在她大三那年。

    单妈刚刚吼出声音的话都是实话,她的爸爸,背叛了这个家庭。

    许梁州都不明白她怎么忽然又哭了,她咬着唇,小声啜泣着,像是在他心里挠痒痒。

    许梁州索性也坐在台阶上,生硬的安慰,“别哭了。”

    “那什么,你爸也就是犯了一个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话音落地,许梁州就想狠狠扇自己一个嘴巴子,这句话他妈还不如不说。

    单单红着眼,盯着他,“那你呢?你也会犯吗?”

    许梁州从裤兜里掏出一根烟,放在掌心里把玩,他勾唇笑了下,侧过头,眸光深深,“你以后跟我结婚不就知道了吗?”

    她吐唇,“滚。”

    许梁州点了烟,狠狠抽了一口,看她将头埋在腿心里,他说:“别难过了,我见不得人哭的。”

    单单闷声道:“那你走就是了。”

    许梁州咧嘴,“诶,可我舍不得。”

    他强制性的将她的小脸给拉了起来,对上她的眼睛,字句清晰道:“你还有我。”

    许梁州觉得自己的病真是越来越重,知道吗?在听见她父母吵架的那一刻,他是兴奋的。

    闪过脑海的想法是病态的。

    她父母离婚了就好了。

    不要她了就好了。

    她就会属于自己。

    对,属于自己。

    这四个字仿佛有魔力一般,他一想到整个就激动起来。

    这是为什么?他并不想深究。

    单单遇上他,是倒了大霉。

    他装得多好。

    中二少年,不良少年,她喜欢哪一种他都能装得像像的。

    单单好半天没有说话,伸手碰上他指尖的烟,开口道:“我想抽,给我试试。”

    许梁州蹭着她的手指,摇头,“不行啊。”又拍了下她的脸,“乖孩子,可不能碰这些。”

    单单下意识就道:“那我要你有什么用?”

    许梁州微不可见的笑了下,然后吸了口烟,掰正她的脸,凑了过去,印上她的唇,撬开她的齿,将这口烟渡了过去。

    单单呛得咳嗽,猛地推开他,脖子都是红的。

    许梁州问:“还要抽吗?”说着又凑过去,“我反正是不介意的。”

    “离我远点。”她凶凶的表情。

    可他一点都不怕。

    天渐渐黑了下来。

    许梁州站起身,顺手把单单也给提了起来,“走,吃东西去。”

    “我不饿。”

    他淡然道:“你小仙女啊?喝露水就够了。”

    许梁州带着她又绕回了学校门口的小吃店,店面小但是还挺干净的,坐下之后,老板娘就拿着菜单过来了。

    “你吃不吃得了辣?”他问。

    单单想了想,“我可以的。”

    她坏心眼的想,他是吃不了辣的。

    果然,他边看菜单边说:“可我不能吃辣。”笑眯眯的继续说:“所以我就不点辣的了~”

    许梁州吃的比她快,他吃饱之后,就托着脸,一动不动的看着她吃,她的吃相太秀气了,小口小口的吞咽,跟个鼹鼠似的。

    单单放下碗筷,抬眸就看见墙壁上挂着的钟,已经不早了。

    “我要回家了。”晚些她妈妈就要怀疑了。

    “那我们回去吧。”

    许梁州付了钱,不容拒绝的牵着她的手就出了小吃店。

    因为是学校大门口,每隔几米的小店门前都放着两个娃娃机,许梁州心下一动,找老板娘换了几个硬币,然后问单单,“你想不想要?”

    “算了,问你你也肯定说不要,等着啊,我给抓。”

    两个硬币抓一次,许梁州之前显然是没玩这个,抓了好几回都没抓中。

    他又去换了好多硬币,一次一次的试,单单张嘴,刚想让他别抓了,老板就出来了,他说:“小伙子,不如我送你一个吧?”

    他丢进去的钱都可以买许多个了。

    许梁州说:“不用了,自己抓的才有意义。”

    单单索性也闭嘴了,他向来固执,无论是将来还是现在。

    海绵宝宝的玩偶最终还是到了单单的手里。

    单单拿着小玩偶,捏捏他的腿,又捏捏他的胳膊,笑了下,心情好了些。

    深巷的青石板路上,只有两个人的身影。

    到了家门,单单欲言又止了好几回。

    终于是在他进去的瞬间,开了口,她真心实意,说:“谢谢你啊。”

    他故意伸了伸耳朵,“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回答他的只有关门的声音。

    他扩大了嗓门,朝对面的方向道:“我听见了听见了,你说谢谢我。”

    许梁州的爷爷和奶奶坐在沙发上,电视里在播放着新闻联播。

    他说道:“爷爷奶奶,我上楼了。”

    “等一下。”他爷爷的手里还拿着遥控器。

    许梁州站在楼梯口,转身问:“怎么了?”

    他爷爷身上有股不怒自威的气质,板着身躯道:“你父亲给你安排了心理医生,明天去看。”

    末了,又加上一句,“这不是商量,是命令,你必须得去。”

    作者有话要说:  亲了亲了诶!

    ╭(╯╰)╮

    我的妈,我好喜欢今天依然帅气不要脸的许梁州。

    明天见!

    感谢投雷的妹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