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恼怒
    单单泡了个澡就上床了,爸爸妈妈这个时间点还在学校里上课。

    她把热水袋放在小腹上,就沉沉睡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窗外的雨已经停了下来,天色也黑了,单单眼神朦胧的看向墙壁上的挂的钟表,九点了。

    这一觉睡得时间可真是够长的,单单小腹的痛感好了很多,她从床上起身,想去厨房里找点吃的,饿的慌。

    小手搭在门把上,才刚把门打开,就听见对面父母房间里的争吵声,尽管单妈已经压低了声音,她还是能听见单妈说了些什么。

    单妈边哭边说:“我告诉你,离婚是没可能的,我就是拖也要拖死你,我不会成全你和她的,单明,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说到后面,她的声音凄厉了起来。

    “随便你,这个婚我是离定了。”单爸不容置喙道。

    屋内有砸东西的声响,紧接着就是单妈的低吼声,“你想没想过女儿,她马上就要高考了!就算是为了她我也绝不可能和你离,我要让那个女人被戳脊梁骨的骂,一个勾引人丈夫的贱货!”

    “你够了,我和她认识的时间比你还要长,为了女儿你就更得离,我们的婚姻早就名存实亡。”

    渐渐的,只听得见单妈的啜泣声。

    单单白着脸,给自己倒了杯水,她握着水杯忽然觉得胸口有些透不过气来,她到现在还不敢正视父母这段婚姻,从没想过是这样的惨烈。

    上辈子,她从父亲的嘴里知道了当年的一点点的故事。

    父亲年轻时在北方闯荡,差点和那个女人结婚了,后来奶奶死活不同意,用上吊把父亲逼回了家,再之后就是和母亲结婚,再就有了她。

    很多事情,不是没有蛛丝可寻。

    单单想起来,父母之间从来都是客客气气的,父亲看着母亲的眼神中少了爱。

    单单也觉得难过啊。

    回了房,坐在窗边的书桌上,对面的那扇窗也亮着,书本摊开在眼前,她却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凌晨时分,单单才又睡着了,不过这一夜她没睡好。

    脑海里是光怪陆离的画面,她看见了自己的墓碑,看见许梁州红着眼眶站在她墓碑前的场景,她从来没见过那么憔悴的他,眼睛都要陷下去了,他的一双手撑在她的墓碑上方,手指慢慢拂过上面的照片,抖了抖唇,却没有发出声音来。

    单单看见他缓缓举起右手边的枪,“砰”的一声,她被惊醒了。

    宋城和许梁州骑着车经过林荫小道,宋城一只手控着龙头,一边吃早餐一边在和许梁州说话。

    他说着,便停住了嘴,眯眼看了看走在路边的人,问道:“诶,梁州,你看那是不是你们班的单单啊?”

    许梁州淡淡的瞥了一眼,“看不清。”他加快了骑行的速度,唰的一下就从单单身边飞逝而过,轮胎的方向微微偏转,故意从水滩里骑过去,昨夜的积雨溅到了单单的衣服上,许梁州用余光看了眼,目光冷冷的,他轻慢的哼了声。

    昨晚的单单可没了平时的鸵鸟性子,张牙舞爪的,一句话比一句话说的要绝情,真他妈狠啊。

    许梁州微仰下巴,金色的光闪耀在他洁白的面庞上,回想起昨晚她说的话,好不容易压制住的怒气就又腾腾的起来了。

    她说:“我真的不喜欢你。”

    “别说处朋友了,就连朋友我也不想和你当。”

    “你这样的混混,我巴不得离得远一点。”

    宋城也感觉到了许梁州的情绪不好,进了学校,他的脸还是冷冰冰的,都能把人给冻死,平时那个在单单面前嬉皮笑脸的他,是带着面具的他。

    现在这样的,才是最真实的他。

    一个冷漠的不近人情的男人,他慢着步子朝教室走去,心思如海水般翻涌着,对她好不稀罕,对她软下态度也不吃这一套,倒不如显露出自己原本的面貌。

    她会吓到吗?

    可那又怎么样呢。

    单单来上课时,粉白色的裙摆下方有一块很明显的污渍,她用纸巾擦都没有擦干净。

    许梁州低着头在打游戏,今儿火气大,但运气倒还不错,一连赢了好几把。

    小组长开始收昨天老师布置下来的作业,其实越接近高考,老师布置的作业就越少了,全靠同学们自觉。

    这个星期老师布置的也就语文一张卷子而已。

    小组长收到许梁州时,他心下一动,默不作声的将自己的卷子藏了起来,拔了一只耳机,抬头说:“我没写。”

    小组长也不敢问他要,走到单单的座位上,把自己刚收到的一沓卷子放在她的桌角右上方,又偷偷摸摸的指了下许梁州,小声说:“他说他没写,你自己问他要的,他那样子不是好说话的。”

    单单抿唇,朝他的方向看了看,他低着头,一双眸子都要掉进屏幕里去了。

    她恰好是语文课代表,收不齐作业,挨骂的还是自己。

    单单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挨骂就挨骂吧,总之是不想和他拉扯了,她抱着卷子就去了办公室。

    许梁州暗地里观察她的一举一动,看她起身的动作,还紧张了下,结果人根本没往自己这边来,怒气没控制住,他把手机往桌面上一扔,砸出重重的声响。

    他捏紧了藏在抽屉里的卷子,慢慢的撕碎了它。

    细碎的发丝落在他的额前,如黑曜石般的眸子泛着异样的光,幽远深邃。

    骨节分明的手指掐课桌的边缘,薄唇轻慢的勾了起来。

    单单被语文老师说了一顿,才被从办公室里放出来。

    在学校里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一天就这么相安无事的度过去了,许梁州安分的像是变了一个人,他在自己的位子上,不是睡就是玩游戏,一句话都没有找她说。

    可有时候单单却觉得他的视线一直盯着她的后背。

    下午放学时,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胳膊不偏不倚的碰上她的水杯,保温杯里的水还是滚烫的,尽数洒了出来,小部分还烫到了她的手背,她轻呼了声,疼的眉头一紧。

    许梁州显然不知道那是热水,淡淡然的就出了教室。

    单单去厕所用凉水冲了好久才渐渐缓回来,然后背着包慢悠悠出了学校。

    刚走到学校门口,就被一群流里流气的人给拦住了。

    单单不认识他们,但看他们身上穿的衣服也知道是从哪里来的,隔壁一职高的学生。

    还是坏到极度出名那一个。

    单单认的出来的原因,就是他长得好看。

    虽说造型很辣眼睛,但是五官是没话说的,痞气的笑,还能看见两个不符合“大佬”气质的小虎牙。

    他拦在单单面前,另一群人围在她身后。

    梁叙伸手,粗声粗气道:“给钱我们就让路,不给钱,今天你就别想走了。”

    单单还是头一次遭遇这种事,本校的人都知道她父母是老师,欺凌的事是落不到她头上的。

    “我给你,给你。”

    梁叙笑眯眯的,就喜欢这听话又乖巧的小姑娘,乖乖给钱多好啊。

    除了钱他什么都不要。

    单单拿出钱包,把里面仅有的十块钱递给梁叙,“你让我走吧。”

    梁叙嘴角抽动,看着十元的毛爷爷,笑容迅速就消失了,变脸贼快,“你耍我是吧?”

    十块钱,打发叫花子吗?

    “我没有,我身上真的就这么点钱。”在学校里吃饭有饭卡,她平时也不怎么用钱的。

    梁叙一把抢过她的钱包,边翻边说:“你是不是把我当成要饭的了?”

    单单揪着衣服,一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样子。

    梁叙抽过她手里的十块钱,不要白不要

    宋城老早就看见了。

    这样的事早就见怪不怪,两人在巷子那头抽烟,还是宋城先发现那个唯唯诺诺的女孩是单单,他不确定的问:“那什么,我又看见单单了。”

    许梁州倚靠在墙上,嗤笑,“所以呢?”

    “不对啊,她好像被欺负了。”

    许梁州将目光移了过去,眸色一顿,烟灰落在他的指尖上,他回过神,吐了一口烟雾,而后将烟头按在地上,灭了烟。

    “然后呢?”

    宋城不可置信,“你不帮她?”

    难不成之前是自己想多了?看起来不像啊。

    许梁州脚下的步子僵了僵,撇嘴反问道:“跟我有什么关系?”又补了一句,“我、不、帮。”

    许梁州当做什么都没看见的就走了,还没走到一半,又停了下来。

    他烦躁揉了一把自己的头发,转身往刚刚的地方回。

    宋城仿佛听见了空气里的啪啪打脸声。

    “不是说没关系吗?还回去干嘛呀?”

    许梁州凉凉的扫了他一眼,吐字道:“我心地善良。”

    “呸。”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头太疼了,biu的一下就睡过来了……

    没意外就是日更哒

    啦啦啦

    我cp也开文啦好开心。

    《微光》by秦小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