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捶你
    从许梁州这个角度看过去,画面很唯美,高高帅帅的男同学面前站着一个低眉顺眼的女孩子。

    许梁州走过去,一只手搭上单单的细腰,挑眉朝对面的梁叙说道:“干嘛呢?欺负我女朋友?”

    单单嘟喃了句,“谁是你女朋友。”

    梁叙吊儿郎当的,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不远处的宋城,不客气道:“兄弟,这哪能算欺负,收点过路费而已。”

    梁叙仗着自己人多,可不怕许梁州。

    单单动了动,想把他放在自己腰上的手给拿开,没挪动,她闷声道:“不用你管。”

    许梁州温柔的笑了一下,用宠溺的语气说道:“还耍小孩子脾气?唉,全都是我的错。”

    梁叙没了耐心,看他们两腻腻歪歪的样子简直烦死了,他甩手,“操,有女朋友了不起哦,拿钱出来。”

    “”

    “没钱?”

    许梁州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没钱你谈什么女朋友。”梁叙没好气道,抬抬手,“给我打。”

    许梁州默默抓紧单单的手掌,在她耳边轻声的倒计时,“一、二、三,跑!”

    脚底如生风般,两人跑的飞快。

    一直看热闹的宋城傻在原地,不是吧,许梁州这么怂?卧槽,这帮个屁啊。

    梁叙这群人也不是吃白饭的,很快就追上了这两人,就连宋城也没有放过,把他们按在地上打了一顿,许梁州把单单塞进自己的怀里,用背将她遮的好好的,不让她被他们碰到。

    许梁州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人都走光之后,才慢慢起身,倒在墙壁上直喘气,单单丝毫未伤,从地上爬起来就要往家里的方向走。

    “诶,你这么没良心啊,好歹我也帮了你。”他轻佻道。

    单单捏着书包的背带,停下来,往回看了他一眼,问了句,“你还好吧?”

    许梁州捂着胸口,一副自己快要断气的模样,“不好,我快被打死了。”

    单单拿他没办法,咬咬唇,想了想之后提议道:“那我送你去医院吧?”

    “我不去。”

    “那我走了。”

    许梁州“嘶”的一声,伸手就去抓她,“不许走,我都这样了,你能走到安心吗?”

    单单明知道他在耍无赖,气不择言,指着他就说:“你明明就学过格斗,刚刚怎么会打不过他们?你这样子就是自找的。”

    许梁州打人起来的那股子狠劲,她又不是没见过,从前上大学的时候,有个学长跟她告白,情不自禁的就抓着她的腕,刚好让他看见了,当时就发火了,给人一顿揍,谁都拉不住,硬生生把人给打进了医院,那人断了两根肋骨。

    许梁州眯眼,也不装,掐着她的手腕,冷声问:“你怎么知道的?”

    “之前我就奇怪你知道我家里还有两个姐姐,但是我学过格斗的事你怎么又清楚?”他拖长了尾音,“恩?”

    单单甩不开他的手,急的红眼。

    许梁州看着她的视线越发锐利,如毒蛇一般缠绕在她周身,死死咬住就不放开,“你以前认识我?”

    语毕,又自顾自的否认了,“不对,我们以前甚至都没有见过”

    单单心慌慌的,“我瞎说的。”

    许梁州的手指缓缓的往上移,凉凉的指尖引得她阵阵颤栗,他的笑在她的目光中就显得狰狞和扭曲,眼底闪过一抹精光,他淡道:“你瞎说都两回了,我不会信的,你告诉我实话,是怎么知道的?乖乖的,我就不为难你的,你明白的,我这个人不太正常。”

    单单听完他的话,甚至有一瞬间认为他也和自己一样,重生了。

    此刻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都太像那个他了,她哆哆嗦嗦的,“我没有骗你,我真是胡说八道的,你冷静一点。”

    许梁州垂眸,敛好情绪之后也没有难为她,摸摸她的头发,似呢喃,“看把你给吓得。”

    她知道的事情比他想象中多,看来自己有心理疾病的事,她都不吃惊,还真是让人深思。

    许梁州将大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她肩上,他伤的没多重,但是装得像啊。

    单单觉得自己都要被他给压垮了,这人吃什么长大的,沉死了诶。

    许梁州比她高出许多,眼睛偏了偏就刚好能看见她的侧脸,再往下就是她的锁骨,白皙的瘦弱的身形,他一只手就能给捏碎了,腾起一股邪意,好想上了她,想看她在自己身下哭泣的模样。

    他别开眼,为自己刚刚脑补的画面感到羞耻。

    暗暗骂了句禽兽。

    骂完了之后又继续想。

    单单一走,许梁州就没了刚刚那副孱弱的样子,活动了下筋骨就进了门。

    在客厅里看见他爸,眉头一挑,他问:“你怎么来了?”

    许父穿着正式的西装,一丝不苟的,冷冷的看着他五颜六色的头发,“我来这边开会,就顺便过来看看,把你这头发给我染回来。”

    “爸,这是个性。”

    许父懒得理他,生出这么个让人不省心的儿子,也是头疼,“丢人现眼。”又注意到他脸上的伤,略带讽刺的笑笑,问:“被人打了?”

    许梁州摊手,“让你给看出来了?你是我爹,应该要帮我报仇吧。”

    许父吐字,“该。”

    许梁州上楼前,许父才想起来跟他说正事,“高考完了就回去,风头也避过了,苦头你也吃了,回京之后给安分点。”

    他一顿,“知道了。”

    春游那天,两个班级合坐一辆大巴车,宋城他们班刚好和单单的班级被安排在一辆车上。

    西子是第一个挤上车的,占了个好位置,单单上车的时候,她跳起来,连忙挥手,“这里这里。”

    西子把靠窗的位置让给了她,满脸兴奋,扯着她问:“我记得你以前来过乌镇对吧?”

    单单浅浅一笑,“是啊,很漂亮的地方。”

    西子托着下巴,笑嘻嘻的,“今晚我们还要在这里住一晚,真好呢。”

    车子就要发动,许梁州坐在她们斜后方的位置上,忽然起身,打断了她们两个人的对话,他对西子说:“跟你换个位置。”

    西子都不知道他从哪里冒出来的,给吓了一大跳,摇摇头,“不换。”

    害怕他欺负单单。

    许梁州指了指身后,“看见没?我旁边坐的可是顾勋,你真不打算跟我换?”

    西子纠结了一下,抱着包就起来了,捂着脸也不敢看单单。

    许梁州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手不安分的朝她那边移过去,精准的握住她小小的手,“拿什么,跟你说件事。”

    单单把脸转向窗户那边,声音小小的,“什么事?”

    许梁州轻掐着她的小脸,给她转过来,面对着自己,他龇牙咧嘴的,“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初恋了。”

    单单想都没想,“做梦吧你。”

    许梁州泄愤似的揉动她的脸,“不是跟你商量,跟你好好说,你不是不稀罕吗?你再跟我倔,我就亲你,亲到你说不出话来。”

    单单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脸从他手中解救出来,气呼呼的,“你变态!”

    早就想说这句话来,简直不吐不快。

    许梁州眸色暗了暗,“我就是个变态啊。”语罢,将她往窗户上抵,一只手托住她的后脑勺,不让她撞到玻璃上,她整个人就被迫锁在他的胸膛中,他俯身,凑上唇,也不管面前的人有多不情愿了,上去就轻轻咬了口她的唇瓣,舌头也钻进了她的口中,□□中,甚至强势的把控着她的呼吸。

    他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偷偷掏出手机,“咔嚓”一声,将这个画面拍了下来。

    意犹未尽的放过她的唇,面前的她脸已经红透了,玫红色的唇瓣上还沾了点口水,诱人极了。

    许梁州故意把手机举高在她眼前晃了晃,“诺,这就是证据了,你不承认也没人信,亲都亲了,就是我的人。”

    单单伸长了手,就要抢她的手机,他伸腿将她一绊,她就不受控制的往他身上倒,一头栽进他的胸口中。

    班长恰好在过道上清点人数,这幅场景就落在她的眼睛里,她张大了嘴巴,看呆了。

    火上浇油般,他对班长面前说了句,“乖,低调点,待会没人了再给你亲。”

    单单刚抬起头想解释,就又被他按了下去。

    班长讪讪笑着,“我什么都没看见,我已经瞎了,你们继续。”

    单单气得把自己狠狠捶了他一下,班长这大嘴巴,肯定会添油加醋的说出去。

    许梁州捏住她的小拳头,笑道:“来,配合刚刚的动作,说一句,人家拿小拳拳捶你的胸口~”

    “滚。”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一般都在晚上。

    大家可以第二天早上起来看~

    我家离乌镇非常近,那是非常美丽的一个地方,很有味道。

    大家有机会可以去玩呢哈哈哈哈

    前世会写的,不过那应该会是个独立的故事。

    谢谢大家的留言么么。

    明晚见。

    单单:我拿拳头捶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