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低头
    大巴车在高速上飞驰着,清早的日光渐渐洒满了整片大地,透过玻璃穿进汽车中。

    单单靠在窗边,脸色越发的白,小巧的手指揪紧了窗帘,骨节泛白,胸口闷闷的,她晕车。

    早餐仿佛在胃里翻涌,引得她阵阵恶心。

    许梁州坐在一旁,见了她愈发难看的脸色,关切问道:“怎么了?”

    单单实在撑不下去,抬眸,湿漉漉的眼睛对上他,里面充满了祈求,她一字一句道:“麻烦你帮我要个塑料袋。”

    许梁州眼角一动,起身去车头司机哪里要了两个塑料袋,还强硬的把宋城唯一的一瓶尚未开封的水给抢过来了。

    他自己什么都没带,就带了手机和卡。

    他把塑料袋撑开放在她面前,“吐出来就不难受了。”

    单单捂着胸口,“呕”的一声就将卡在喉咙里的东西吐了出来,一下接着一下,吐的眼泪都出来了。

    许梁州轻轻拍着她的背,替她顺气,用哄人的语气说道:“好了好了,不难受了啊。”

    等她吐完,他拧开矿泉水的瓶盖递了上去,“漱漱口。”

    单单仰头喝了口水又吐了出来,顿时舒服了许多,脸色依旧苍白,她抬头看了眼许梁州,声音低低的,“谢谢你。”

    许梁州扯了扯嘴角,忽的有些心疼她这样脆弱的模样,他问:“还撑得住吗?”

    单单摇头,“比之前好多了。”

    他“恩”了声,伸手将她吐完的塑料袋拿了过来,也不嫌弃,起身丢到了前面的垃圾桶里。

    他在过道上,不知道跟谁在说什么,过了一小会,才又回来。

    单单脑袋沉沉的,快要睡过去的时候被他拍醒了,他递过来两粒药片,“吃了再睡。”

    她皱眉,吃药一向对她来说就跟要命似的,所以这次自己都没有买晕车药,想硬扛过去。

    单单抿紧了嘴巴,嘟囔道:“我不想吃,我已经好了。”

    “张嘴。”许梁州罔若未闻。

    单单偏过头,“不吃。”

    许梁州对她皮笑肉不笑的,拇指掐上她的下颚,逼得她张开嘴巴,然后动作飞快的将药塞进去。

    单单的眉头跟打了结似的,被药苦的舌头发麻,一路上她再也不肯搭理他了。

    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又因为是早起,所以除了用手机看电影打游戏的,其他人都慢慢睡了过去。

    单单的头跟小鸡啄米样的,往下轻点着,她渐渐的找到了一个舒适的睡姿,头往窗边一倒,整个人蜷缩在座椅上。

    汽车上的空调打的比较低,许梁州收起手机,抬眼就看见她露在空气中的手臂起了鸡皮疙瘩,抬手就将顶端的小空调给关了,又把自己的校服给脱了,盖在她身上。

    做完这一切,许梁州就托着自己的下巴眼睛都不眨,盯着她看。

    他发现,她的睫毛还真是长,皮肤也很细腻,白白净净的长得真可爱呀~

    许梁州看着看着就有些不满意了,这人脾气太倔了,睡觉时都防备着他,作恶心起,他不动神色的伸手轻轻将她的脸给掰过来,坐直了身体,把她的头放在自己的肩上。

    他这才露出一个得逞的笑。

    宋城坐在他前面,他忽然伸出头来,声音不大不小,他问:“旁友,开黑吗?”

    许梁州横了他一眼,“声音小点,她睡着了。”

    宋城用口型说了句“卧槽”。

    他为什么要回头?

    啧啧,自己找虐简直。

    宋城精神头十足,许梁州不跟他一起开黑,他一个人玩也没有意思,于是他就躺着开始开电影,还没过十分钟,他的坐骑就被身后的人踹了一脚。

    宋城回头,把声音压到最低,“干嘛呢?”

    许梁州答道:“戴耳机。”

    宋城没好气的说:“我没有。”

    许梁州很无情很冷漠,“那就别看了,你吵到她了。”

    宋城简直要被他逼疯了,“你够够的,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矫情?”

    嫌这嫌那的,怎么不上天?

    再长的路程也有到达的时候,车子停下来的时候,单单恰好醒了过来,脑子混沌,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就瞧见许梁州笑眯眯望着自己。

    他指了指她的嘴角,“口水流出来了。”

    单单下意识用手去擦,什么都没碰到就知道自己被骗了,梗着脖子道:“无聊。”

    许梁州低头闷笑,而后又摊手正色道:“没骗你,我肩膀上还有证据。”

    单单都不知道她是怎么就睡到身上去了

    下车之后就是自由活动了,四月底的艳阳天还是很热的,单单的脸蛋一下子就被晒红了,她的书包里放了遮阳伞,她站在树荫下,跟许梁州谈判着。

    “你把我的书包还给我。”

    许梁州仗着优势举高了她的包,“这么沉,把你压垮了怎么办?还是我帮你拿吧。”

    单单踢了他一脚,“不用你,我拿的动。”

    “那你能拿到我就还给你。”

    单单往后退了两步,然后在他眼前蹦啊蹦的,蹦跶了好半天死活够不着他伸长的手。

    许梁州看的好笑,逗弄她的感觉还不错。

    “那你自己够不到就不能怪我了。”

    “你有本事就一直举着。”她恨恨道,又接着说:“欺负我算什么啊。”

    许梁州大步跟上她,与她并肩而行,歪头问:“你要拿什么?”

    单单这会热得不行,被晒的眼睛疼,停下脚步,带着点生气的意思,“伞,我的遮阳伞。”

    说话时不自觉的就委屈,“我都要给晒化了。”

    许梁州顿了下,打开她的书包,从里面翻出黑色遮阳伞,递给她,“诺,给你。”

    单单打开伞挡在头顶上空,舒服了许多,五个指头握着伞柄,她的手是通透的白,看的他心痒。

    许梁州一只手挂着她的小背包,一只手忽然越过去抓住伞柄,低沉的嗓音落在她的耳畔,“我来。”

    许梁州和单单走在一块的路上,碰见了许多同校的学生,有一些还认识单单,女孩子们心里或多或少有些羡慕,心甘情愿替人背包打伞。

    他那样的男孩子,就算是坏,也招女孩喜欢。

    更何况,他不怎么坏。

    单单被这些目光看的不自在,许梁州没什么表情,偶尔对她笑笑。

    白天的乌镇人一点都不少,可尽管是这样,这里依然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睛,河边还坐着许多写生的学生,惬意悠闲。

    西子走在顾勋后边,他步子迈的大,她跟的吃力,没多久就气喘吁吁的,“顾勋,你慢点。”

    她边追他边大声说。

    顾勋是听见她这句话的,没有回答,不过脚步却是放慢了的。

    “我差点就追不上你了。”因为小跑的缘故,她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汗。

    顾勋淡然的没有什么表情,“不会的。”

    西子好奇,“不会什么?”

    顾勋又不开口了。

    不会让你追不上的。

    “这儿还挺漂亮的。”许梁州低眸望着单单说。

    单单对他没什么好脸色,“恩。”

    许梁州脸色微沉,容忍不了她对自己的忽视,“你渴不渴?我请你喝汽水。”

    单单舔舔干巴巴的唇,摇头拒绝,“不用了,我自己有钱。”

    许梁州牵过她的小手,霸气道:“花我的。”

    他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卖汽水的店,从冰柜里拿了两瓶小茗同学,一蓝的,一橙的,看着就般配。

    “一共十二快。”

    许梁州从裤兜里掏出□□,丢在桌面上,“刷卡。”

    老板娘算着账本的账目,“刷卡的机器坏了。”

    他正准备掏出手机,又听见老板娘说:“支付宝的牌子还没做好。”

    “”

    老板娘这才抬起头,“怎么?小伙子,没钱啊。”

    “没钱就让你身后的小姑娘来。”

    许梁州内心有无数句mmp要讲

    单单忍着笑,戳戳他的腰,“你把身子低点。”

    “干什么?”

    她淡淡的回,“我拿钱。”

    许梁州乖乖的蹲了下来,让她从书包里拿出小钱包,又亲眼看着她递过去一张十块钱和两个硬币。

    他颓。

    面子都丢完了。

    作者有话要说:  梁州小哥哥的脸早就没有了哈哈哈

    明后天的更新就没有那么晚了

    会早一丢丢。

    明晚见~

    我cp说我打的广告没有吸引力,我重打一个。

    江湖儿女,一笑而过哈。

    《微光》by秦小羊

    节选片段——

    姜郁:向天歌我艹你大爷啊!

    向天歌:别啊,我大爷毕竟是无辜的。有什么事儿冲我来!

    姜郁:……

    一篇huangbao热血的青春竞技言情文,欢迎大家去收藏留言呀!

    APP直接搜索“微光”,wap搜索“秦小羊”。

    谢谢大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