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听不懂
    单单的心情莫名好了一点, 想笑, 但是却忍住没有笑。

    许梁州哄不来人的, 从小都是别人哄着他, 把他当成祖宗供着,含在嘴里捧在手心里, 他把手上的墨镜塞进她怀里,拉过她细白的手腕,“不笑跟我走。”

    单单妄图挣脱她, 但力气比不过他, 没能成功,她一只手抱着小店门前的柱子, “我笑还不行吗?”

    笑和跟着他走之间, 她选择笑。

    许梁州没有松开她的腕, 停下来,眼皮子都不带动的,盯着她的脸看, “给我看看。”

    他不是真的要她笑,只希望她不要难过了。

    单单的视线往他青紫的眼角望上去, 低头, 嘴角慢慢露出浅浅的笑来,额边细碎的发丝散落下来, 在清晨的暖光下照耀着,许梁州呆愣了一下,不由自主伸手将她的发丝别到而后, 指尖触碰上她的脸颊,仿佛带着灼烧的温度。

    许梁州眉眼微弯,上前硬生生的把她紧抱着柱子的手给弄下来,领着她继续朝前走。

    单单傻眼,声音大了起来,“我都笑了你怎么还这样啊。”

    他回头,盈盈道,“我什么也没有说,都是你自个脑补的,笑不笑都得跟我走。”

    单单脑中忽的想起来最近在网上特别红的一句话,她低声嘟喃了句,“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说这句话时的声音极小,她是不想让他听见的。

    许梁州将身躯往前凑了凑,贴近她的耳边,半带玩笑半是诱惑,勾唇道:“我的心在你身上呀~”

    单单脸是红了又红,最终只蹦出来两个字,“恶心。”

    路边的开门的小店的老板们,一来二往的早就和单单熟了。

    两人恰好站在一家早餐店门前,阿姨从拎着水桶从里面出来,见了还在纠缠不休的两人,也没有多想,“单单,这是哪家的孩子?我以前都没见过,长的挺俊啊。”

    老板娘说的是这边的方言,许梁州听得懂但是说不来。

    单单却以为他是听也听不懂的,急急解释,“放假了嘛,这是我刚考完试的表哥。”

    “哦哦哦,吃过早饭没有啊?”

    单单连连点头,“吃过了吃过了。”

    说罢,刚忙推耸着许梁州离开了。

    “阿姨,我带我表哥去逛逛哈。”

    许梁州乖巧的让她推着往前走,歪头问她,“刚刚你们叽里咕噜的在说什么呢?”

    单单停下脚步,“你不是很厉害吗?自己猜。”

    她说这话时很是自信,神色多了些许骄傲。

    许梁州双手作拳,捂嘴轻笑,清淡的眉目间多了些风情,眸光隐含着笑意,“我知道,她说我长得俊。”

    这还不算完,存心想要逗弄她,“你是不是也觉得你表哥很俊?”

    单单想了那么一下子,才算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他是听懂了她刚刚撒的谎了。

    她耳朵都红了。

    许梁州一直没松开她的手,抓着她也不知往哪里去。

    七拐八拐的才远远看见一家理发店,很小,门牌看上去也已经很老旧了。

    他没在往前走,而是问她,“成绩出来之后,你打算填哪里的学校?”

    单单低下头,浓而密的睫毛一下下抖动着,过了好久,才听见她作答,“不是还没出来吗?”

    “没估分吗?还是说你不想告诉我。”

    单单微仰小脸,少有的柔和的对他笑笑,语气轻巧,吐露出来的字眼却如刀般锋利,“估分了,不过不管我考多少分,肯定不会跟你读一个学校的。”

    这么长时间的隐忍退让,就是为了最后的绝地反击。

    单单是绝不可能和许梁州填一个学校的,如果可以,她连城市都不想填一个,只不过她不会为了这一时意气,放弃更好的求学机会。

    她性子软,即便重来一次,依然怕他,也依然还残存着喜欢。

    只是这么点喜欢太微不足道了。

    许梁州松开她的手,脸上的笑顿时消失了,他从裤兜里摸出烟来,熟练的点火,然后吐出一圈圈的烟雾,冷峻的五官,紧绷着的下颚,此时的他全然没了刚刚开玩笑时的神情,他周身仿佛有个巨大的黑色旋涡,像是要把人吸进去,俯视着她,逐字逐句,清晰吐字道:“你就可劲作吧,别怪我到时候弄的你哭天喊地的。”

    单单脸色一白,樱唇上的血色褪了褪,他不开玩笑时说的话,向来都是真话。

    许梁州不打算在这件事上跟她客气,他笑了笑,澄澈的笑容就似天使般耀眼。

    他很轻松的说:“你要是敢跑,腿都给你打断。”

    他幻想着,继而说:“然后去订个银链给拴在你的脚踝上,让你跑都跑不了,只能待在房间里,每天都能看见我,也离不开我。”

    “每天睁开眼睛第一个看见的人是我,晚上睡觉时抱着你的也是我,让你哪里都去不了,只能看着我,想着我。”

    单单往后退了几步,小脸渐次的白了下来,一颗心不断的往下沉,一双水眸中溢满了畏惧。

    许梁州伸手碰了碰她的脸颊,扬唇道:“吓傻了?逗你玩呢。”

    单单的额头开始冒着冷汗,一滴一滴的落下来,僵硬的身躯已经动不了了。

    这不是他第一次说这样的话。

    从前的那个他,不仅说了,还这样做了。

    那段昏暗无光的日子,她甚至都不敢回忆。

    提出离婚之后的几个月,两人的关系很冷淡,准确些来说,是她单方面的冷淡。

    不过那个时候的许梁州还没有限制她的自由。

    单单的脾气是好,但不是没脾气,被压抑的狠了也就想着放松一下,大学同学打来电话,说是要弄个同学聚会,她本来是没打算去的,熟识的人不多,去了也没什么意思,但相比之下,她更加不愿意一直待在家里面。

    那晚许梁州恰好加班,她出门也就没有告知他。

    同学聚会也无非就是喝酒唱歌一类的,她平日里几乎没喝过酒,那晚忍不住喝了两杯,也就小小的两杯,上脸了,红红的双颊看上去就像喝多了,实际上脑子还是清楚的。

    她一个人来的,大晚上一个回,难免不会让人放心,一位绅士的男同学就主动接下了送她回家的任务。

    本来是没什么的,但却让许梁州看见了她从那人车上下来的场景。

    站在家门口,单单和男同学聊了两句,谈到学习和工作,两人的谈话还是比较愉快的,她最后笑了笑,就跟男同学告别了。

    转身回家之际,就见站在门前的许梁州。

    他没有发脾气,甚至连个生气的表情都没有,他笑,让人发慎的弧度却还不如不笑,他问:“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单单答道:“一时太开心了。”

    许梁州哦了一声,就没再吭声。

    夜里,沉沉入眠时,她的背靠着他的胸膛,他圈住她的腰,在她耳边呢喃道:“我不喜欢。”

    她困得什么都没听清。

    “不喜欢你对除了我之外的人笑。”

    “你是我一个人的啊。”

    “我会你对好的。”

    “对不起。”

    第二天早晨,单单就发现自己出不了门了,别墅楼外多了保镖,身材魁梧,面无表情的守着大门。

    她为此闹过。

    可是,没有用。

    眼泪都哭干了,都、没、用。

    单单及时从回忆里抽身,身子却还不自觉的在抖。

    许梁州也注意到了她刚刚的失神,试探的问:“真被吓到了?还是说你梦见过?”

    单单回神,应付了句,“恩。”

    许梁州开始好奇同时也开始怀疑,“你到底梦见了什么?居然这么怕我。”

    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丝兴味以及算计。

    单单抿唇,苍白如雪的脸没有一丝生气,“我不会说的。”

    她从来就没梦到过,能说什么?

    许梁州微勾唇角,眸光暗闪,眯着眼看了她半晌,最终还是没再问下去。

    许梁州是个细致到可怕的人,是了,他终于察觉到自己想错了,或许她从来没有做过梦,因为她刚刚那副模样就是在回忆,就像是亲身经历过一样。

    最重要的是,那种荒谬的梦境他也才只梦见过一次,得到的信息寥寥无几。

    可是她对自己的了解就超出了范围。

    既然不是梦,那又会是什么呢?

    他想,他总会弄明白的。

    许是刚刚他的那一番震慑到了她,故而他扯着她进了一家理发店时,她也没说要走。

    店面小的只能容下几个人,墙壁上贴着的宣传海报颇有七八十年代的气息,理发师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和蔼可亲,小小的店里整洁干净。

    男人手中拿着剃刀,镜面前还有一个顾客,他应该和许梁州蛮熟的,边替顾客弄头发边说:“小许啊,我这正忙着,你今天是来干什么的?”

    许梁州指了指自己的头发,“我来把染头发。”

    “哦,那你要什么颜色?”

    “金色,金灿灿的金。”亮瞎他们的狗眼。

    “”

    “说笑而已,我来染回黑色的。”

    男人为难道:“那你要等一段时间了,我这会正忙着。”

    许梁州侧目,瞄了瞄身侧还是发呆的女孩子,笑道:“洗头交给我,你给我上染发剂就成了。”

    男人顺着他的视线一看,见他牵着个女孩子,打趣,“小许,今天还带了姑娘来,女朋友?”

    他没有回答,笑的荡漾。

    单单摆手否认,“我才不是。”

    许梁州往洗头的椅子上一趟,深色的瞳孔专注的凝着他,含着点流氓的调侃意味,他打趣道:“表妹,来帮哥哥洗头呀。”

    作者有话要说:  许炫帅拽酷狂梁州。

    哈哈哈哈

    昨天说小许哥蠢萌贴心会哄人的旁友们!

    你们还、好、吗!?

    人贩许的本质还是个心机boy

    明天见。

    ————

    前几天无意听到一首日语歌,特别符合咱们人贩许的特性。

    贴上来,分享一下。

    日语歌曲名《亲爱的宝贝》

    亲爱的宝贝

    无论何时 都请在我的怀抱中沉沉入睡

    决不容许天真的你再次逃离此处

    把他的一切都忘了吧

    愿他不会用沙哑的撒娇声舔舐你的耳畔

    否则我将紧勒他的咽喉

    只要两人就好 其他什么人都不需要

    你只由我来满足

    在你的双足上 镶嵌银色的枷锁

    但愿你不会重蹈覆辙

    亲爱的宝贝

    在我的胸怀中吮吸脉动的甜美蜜汁吧

    决不容许天真的你再度离开我的视线

    把他的一切都置之脑后吧

    若他举起利爪 前来夺走你

    我就亲手杀死他

    不要反抗了 来吧 把一切都交给我

    只有我能让你生存下去

    把你的羽翼撕个粉碎 丢弃了吧

    但愿你再也飞不到任何地方

    只要两人就好 其他什么人都不需要

    你只由我来满足

    在你的双足上 镶嵌银色的枷锁

    但愿你不会重蹈覆辙

    不要反抗 来吧 把一切都交给我

    只有我能让你生存下去

    把你的羽翼撕个粉碎 丢弃了吧

    但愿你再也飞不到任何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