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第四十九章
    单单和许梁州在圣诞节那天之后正式分开了。

    单单和程浔合租在校外的一个两室一厅的小公寓里, 起初前几天,许梁州没有出现在她眼前, 元旦那天晚上, 单单从超市回家的路上看见了许梁州, 他就站在楼道底下的路灯旁,手里还夹着烟。

    黑色的风衣,他削瘦了不少, 轮廓也更加冷峻,灭了烟, 脚底下鞋子踩在雪花上吱吱作响,他站定在她面前,将手里拿着的小盒子塞进她怀里, 说了句, 新年快乐。

    然后捧着她的脸,吻了一口, 就走了。

    单单握紧了盒子,转身望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大声道:“你也快乐。”

    许梁州没有回头,姿态决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她的视线, 他怕自己转身就又舍不得走了。

    她要的冷静和分开,他给了。

    至于将来的结果, 那也就一定得是他想要的。

    单单爬上楼, 买好的零食放在茶几上, 她打开小盒子看了看,是一条项链。

    程浔从卧室里出来,脸上还敷着面膜,“啊,你回来啦?买酒没有?”

    单单将项链收好,点点头,“买了。”

    程浔往沙发上一趟,拿了个瓶装的啤酒,用牙齿将给打开了,“来来来,度过今晚就是明年了。”

    单单看着牙都觉得疼,她也靠在沙发上,“好快啊,岁月不饶人。”

    程浔笑笑,“拉到吧,我们还年轻着。”或许是酒精的缘故,平时没敢问的问题,这下子就没什么好怕了,她问的很直白,“你和许梁州还会和好吗?”

    单单闭上眼睛想了想,“不知道呢。”

    程浔笑了笑,又闷了一口酒,“我觉得你们会和好。”

    单单歪着头,眼睛一眨一眨的,好奇的问:“为什么这么说呀?”

    “直觉。”

    许梁州现在充其量就是松了松手里这头的线,不会真的放手的。

    “不过话说回来,他真的对你挺好的,我一直没问过你,怎么就分开了,你不喜欢他了吗?”程浔接着问。

    单单愣神,“喜欢啊,怎么会不喜欢呢。”

    十二点的钟声准时打响,单单的手机也同时响了起来,是一条短信。

    “刚刚还有一句话忘记说了,新年快乐,还有我爱你。”

    单单低着头,因为酒精的作用,身子歪歪扭扭的,手指在屏幕上打字,“我也爱你。”发送键却始终按不下去手,最终还是一字一字的给删了,放下手机没有回。

    这个晚上单单睡得很好。

    而那边的许梁州,又失眠了。

    转眼就快到期末,许梁州和单单除了分开住了,其他方面并不像是已经分手的情侣,在学校里遇到还能好好的打声招呼,肩并肩的走在一起,可他们两个真正在校园里偶遇的次数屈指可数。

    两个班的人也都看出了些端倪,许梁州没再去过外院,至于单单就更没有来过医学院。

    单单全身心的投入到学业当中,积极主动的参加学院里和学校里举办的活动,认识她的人也多了起来,其中不乏对她有意思的。

    表现的最明显的就是欢迎晚会上认识的丁昊。

    丁昊是个很幽默的男孩子,不过私底下的他不太爱说话,大概是因为在台上说了太多。

    学校里的消息传得都很快,单单和许梁州分手的事大家早就都知道了,外院的说是单单被许梁州给甩了,医学院的也这么说,就连丁昊也这么认为。

    煽风点火、幸灾乐祸的人不在少数,不过这些流言单单都没有放在心上。

    就这样到了期末,许梁州和单单还是没有和好的迹象。程浔一个局外人看的都有点着急,许梁州不是这么沉得住气的人啊。

    期末考的最后一天,首都下了一场猝不及防的倾盆大雨,雨势惊人。

    单单没有带伞,程浔逃了课去了隔壁的T大,听说她最近在T大看上了一个小哥哥,那小哥哥哥人还蛮毒舌的,程浔作风大胆,喜欢就去追了。

    单单在门口的屋檐底下等雨停,丁昊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笑眯眯的出现在她身侧,手里握着伞柄,客气的问:“你去哪里?我有伞,我送你。”

    单单沉吟,摆手拒绝了,“不用了,我再等等。”

    丁昊却没作罢,“别跟我客气了,都是同学,我送你吧,这雨一时半会的停不了。”

    单单抬头看了看天空,捏紧了手,“那就麻烦你,到校门口就好。”

    “好嘞。”

    丁昊的伞还比较大,单单和他保持了点距离,还是拘谨的很。

    她两辈子加起来和其他男人单独相处的时间都少,也不知道是不是习惯了许梁州,此刻她竟然觉得有点不舒服。

    出外院要穿过一个不大不小的园子,丁昊主动的挑起话题,想和她聊两句,单单回话的不多。

    出外院大门,单单瞥见了不远处立着的人,心下一凛,转头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单单皱着眉,丁昊叫了她好几遍,她才回过神,对他抱歉道:“不好意思,我还有东西没拿,我先回去一趟,再见了。”

    许梁州举着伞站着,寒光乍现,盯着远去的人,好久没见,一来就让他给刺激到了。

    她身边围着的苍蝇就没少过,高中有个学弟,到了大学,又来了一个。

    “你在这傻站着干嘛呀?”单单冒着雨忽然出现在他眼前。

    许梁州顿了顿,把人给拽了过来,躲在雨伞之下,嘴一撇,“刚刚那人是谁?”

    “同学。”

    他阴阳怪气的,“什么同学关系这么好,他还是男的,你当我死了是不是?我就算是死了你也得给我守寡。”

    单单没好气,“你发什么疯呢?自己不也和女孩子卿卿我的吗?有什么资格说我,再说我们都已经分手了。”

    那天她都看见了,他身边跟着个漂亮女孩子,那女孩子对他殷勤的很。

    “你什么时候看见的?”他眼神忽的一亮,“吃醋了?”

    单单像是被说中心事,顺手就掐了掐他的腰,“没有的事,你还没说你来干嘛的。”

    要不是看他孤零零的站在大雨里,她才不会回头。

    许梁州收起情绪来,正经的说:“我不是无聊才过来的,有正经事找你。”

    单单抬眸,“什么正经事?”

    他单手搂住她的腰,忍住肆虐她玫红唇瓣的欲望,暗声道:“你买了火车票准备回家了对吗?”

    单单懵懂的点头,不明白他怎么忽然对这个感兴趣。

    “是啊,怎么了呢?”

    许梁州伸手拨了拨她额前的发,眸光深沉幽远,“没怎么,我送你去火车站吧。”

    “这大雨天,我有车,刚好带你去火车站。”

    他闪动的眸中,是一种不达目的是不大住的执拗,单单无奈,“那好,可我要先回去提行李。”

    许梁州弯唇一笑,“没关系,我陪你去。”

    这是两人这段时间来第一次走在一起,许梁州将大部分伞都遮在她头顶,自己的身侧被雨溅到了,不过他不是很在乎。

    单单上楼拎好行李箱,然后跟程浔说了再见。

    许梁州在楼底下的吉普车里等着,这车还是席竟冒着被他姐打死的风险送给他的。

    他还是很喜欢这辆车的。

    许梁州打开车门,淋着雨将她手里的行李箱丢进后座里,然后火急火燎的抓住她的手腕丢进了副驾驶座上,自己也飞快的上了车。

    他却是先点了根烟,闷闷的吸着,开了窗,散去烟味。

    他身上携着寒气,冰凉的手指搭上她外露的腕,冷的她一个哆嗦,不等她有时间反应,他就降了座椅,附身压了下去,凉丝丝的唇印了上去,犹如野兽一般啃咬着,不解风情般的带着原始的欲望。

    许梁州托着她的后脑勺,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从衣服里伸了进去,指甲掐上那柔软之上的一点,如愿听到她的一声嘤咛。

    直到把人弄得娇喘连连,许梁州才罢了手,濡湿的唇上还留有她香甜的津液,暗红的眸中欲望尚未全退,平息情绪,他替她整理好衣衫,才发动了车子。

    但行车的方向却不是火车站,而是飞机场。

    许梁州在单单之前开口道:“我和你一起回去。”

    单单一惊,对他刚刚所作所为的恼怒暂且抛到一边,“你不和你爸妈一起过年了??!”

    许梁州舔了舔唇角,“还和更重要的事。”

    “我要去见你妈妈。”

    隐忍这许久,等的就是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