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5章 许诺小朋友(三)
    遗传是件很强大也神奇的地方,许诺小一点的时候, 还看不太出来脾气像谁, 等到他五岁时, 脾气和凛性就显示出来了, 有点小小的霸道。

    二胎政策出来之后, 单单就想要一个女儿了,她对小孩子天生就没有免疫力的,喜欢乖乖的可爱的小宝宝, 而且她总觉得一个家庭的圆满是少不了孩子的存在的, 虽然说早就有了许诺这个儿子, 但还想要儿女双全。

    要二胎的事, 她跟许梁州提过一次, 谁知道这男人立马就变脸了,黑沉沉的眼睛盯着她, 利落的甩了两个字,“不行。”

    “女儿是贴心小棉袄, 你真的不想要吗?”

    “不要。”

    他是绝对不可能再冒一次险的。

    单单并没有就此死心, 天天缠着他,大有逼得他不得不答应的趋势, 许梁州想了个办法, 他把这件事告诉了许诺。

    他说:“儿子, 你妈妈嫌弃你长得丑,想要生一个哥哥给你,让你给他端屎端尿还喂饭的。”

    许诺机灵着, “爸爸你骗我,妈妈生不出来哥哥的。”

    “生个弟弟妹妹你也得照顾,主要啊,你妈心里头可就有别人了。”

    许梁州这个计谋还是成功了的,当晚,许诺就埋进他妈的被窝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妈妈的小心肝只能有我一个喔,不可以有其他人。”

    单单就此再也没有提过要二胎的事。

    许诺的五官更像许梁州,不过眼睛却是更像单单一些,干干净净的,很容易就能让人喜欢上,放下防备之心。

    许诺五岁就被他爸迫不急待的丢到了幼儿园,小朋友一开始还不乐意,夫妻两把他送到幼儿园,他扒着单单的裤腿嚎啕大哭。

    许梁州把人给拨开,拉开教室的门把人扔了进去,许诺站起来拍拍屁股,蹭蹭的跑到门边,挣扎了许久,都能把门给弄开,收了收眼泪也就放弃了。

    握紧自己的小拳头,好汉不吃眼前亏。

    教室里都是被爸爸妈妈送过来第一次上学的同龄宝宝,许诺在自己家里接地气的很,在外就有一丢丢的高冷,找到一个空位,爬上去端端正正的坐好,谁都不理,忽然间,他身边的座位来了一个穿的粉粉的女孩子。

    许诺往旁边偷偷看了看,她居然没有哭诶。

    小女孩显然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同桌,她从书包里拿出牛奶,往他桌子上一放,奶声奶气,“呐,给你哒。”

    许诺想了想,给推了回去,义正言辞,“不行,我妈妈不让要陌生人的东西。”

    小女孩瞪大了眼睛,“可我们已经是好朋友啦,我妈妈说坐在一起都是好朋友。”

    许诺觉着她长得还有点可爱,就跟外婆家里养的小橘猫一样,胖嘟嘟,“唔,那好吧。”他还补充道:“我是看在我们是好朋友的份上才要的哦。”

    小女孩用力的点头,“嗯嗯嗯!”

    小朋友们接受起上幼稚园的事还是很快的,毕竟这里比家里要好玩,老师们会带着他们做游戏,玩的时间比写字的时间要多多辣。

    许诺也觉着好像上学也没有那么糟糕,他还认识了一个新朋友呢。

    下午四点幼儿园就放学了,这一天里,许诺和小女孩都在一起玩游戏,两个小朋友间的感情“嗖”的就往上钻,手拉着手走向校门口等着家长来接,许诺的小胖手牵着人家一路上都没松。

    “哎呀,已经放学啦,我们就不用拉手啦。”

    许诺板着脸,极其认真,“妈妈告诉我,不拉手就不是好朋友了,你以后不想和我玩了吗?”

    “那好吧,那给你拉手吧。”

    两小只手牵手等在大门口,陆陆续续的大部分的小朋友的父母或者姥姥姥爷们都将孩子接走了,剩下他们两个人和其他几个人。

    单单今早就将接许诺回家的任务交给了许梁州,因为她要下班的时间没有那么早,而许梁州恰好是晚班,白天在家里没什么事。

    幼儿园四点放学,许梁州四点钟才慢吞吞出发。

    四点十分左右,小女孩的母亲也来接她了。

    “明天见。”小女孩跟他挥挥手。

    许诺也对她挥挥手,“明天见哦。”

    他蹲在门口,百无聊赖的玩着地上的小石头,滚过来又滚过去,幼儿园的老师守在他身边,心里隐隐对他的家长感到生气,这小孩子上学的第一天就不准时来接,以后还得了?

    等到许梁州晃荡出现时,已经快接近五点了,将近迟到了一个小时。

    他一出现,老师就走到他跟前,望着他的好看的脸愣了愣,上班以来,还真是少见长得这么好看的家长,难怪小孩子生的也好。

    她缓了缓,语重心长,“许诺父亲,您下次还是不要迟到,许诺小朋友都等您好长时间了,他心里可能会产生落差的。”

    许梁州对她微笑,“谢谢老师了,下次我会注意的。”

    “那就好。”

    许梁州随即对许诺招招手,“过来。”

    许诺只看见了爸爸而没有看见妈妈,并没有很开心,加上他孤零零的等了一个小时,就更不开心了,小脸臭臭的,跑到他脚跟前,低着头噘着嘴,生怕别人看不出来他生气了。

    “跟老师说再见。”

    “老师再见。”许诺老老实实道。

    老师跟他到了个别,也就下班回家了,许诺一眼就认出了他坏爸爸的车子,费劲的拉开车门,爬进了副驾驶座上。

    许梁州对自己迟到这件事没有任何的愧疚之心,倒是很久没看见儿子这么吃瘪的样子,装模作样的问了一句,“第一天上学感觉怎么样?”

    许诺抿着嘴,傲娇的把自己的小脑袋往反向转,不吭声。

    “哟,上了一天学好学成哑巴,可以可以。”

    许诺涨红了脸,反驳道:“爸爸我不是哑巴。”

    他轻飘飘道:“知道了。”

    到底是小孩子,道行还是比不过大狐狸的,“爸爸你今天迟到了,所以我决定今天都不要跟你说话了。”

    许梁州不屑的笑笑,“你以为我愿意跟你说话?笑死。”

    “哼。”

    他们两个到家时,单单也已经下班,前后脚进的门。

    单单在卧室的浴室里洗个澡,出来就看见这对父子情绪不太对,许梁州心情蛮好,得意洋洋的也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儿子撅着嘴巴一副我很不开心快来哄我的样子。

    单单将头发绑起来,走到儿子身边,温柔的问:“糖糖,今天上学好不好玩啊?后来有没有哭?”

    早晨的大哭还把她给吓到了,埋怨许梁州好长时间,怪他不该那么粗鲁就把儿子给丢下。

    许诺见到妈妈就没有那么难过了,“没有哭哦。”

    “糖糖好厉害。”

    许诺想要把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分享给他最爱的妈妈,拉着单单坐在沙发上,巴拉巴拉的讲,他算是个小话痨,刚在车上憋着难受死了。

    “妈妈,我跟你港,我今天认识了一个新朋友。”

    单单很有耐心的听儿子说话,还给他纠正了口音,“是讲不是港,讲话不是港话。”

    “港话。”

    “讲~话~”

    许梁州端着水杯从冰箱那边走过来,学着儿子不标准的额普通话,“单老师呀,我跟你港,礼儿纸今天哭的真糗(丑)。”

    单单踢了他一脚,“你一边去。”

    许诺也听出了爸爸是在取笑他,也顾不得在车子上说的誓言,急急道:“爸爸,你讨念。”

    “讨念,先把话说清楚再开口吧。”

    “妈妈,爸爸今天对别的姐姐笑惹。”许诺告状,老师也是姐姐。

    “你老师还跟我说你今天牵了女孩子的手呢,上学第一天就这样,啧啧啧。”

    两人你来我往的,谁也不让谁。

    单单真是服了许梁州,每每跟儿子呛声时幼稚的可怕。

    “许梁州你闭嘴,我要听儿子说话。”

    “……”好受伤。

    许诺冲他做了个鬼脸,随后巴巴的望着单单,赶紧解释,“妈妈,那是我新认识的好朋友。”

    听到儿子交了朋友,单单也很感兴趣。

    “恩,那她叫什么名字呢?”

    许诺想了想,“恩,我好像还不知道呢。”

    “那你明天记得问人家哦。”

    “好的妈妈。”他跟着说:“妈妈,我能不能求求你一件事啊?”

    “什么事情呀?”

    “今天可不可以不要跟爸爸港话了,他迟到了。”他委屈都快掉眼泪了。

    许梁州本来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听了这话马上就诈尸了,凉飕飕的视线往他身上一扫,“戏多,我看你在幼儿园里待得还是蛮开心的。”

    “爸爸,你污蔑我。”

    “不开心?那明天别去了。”

    许诺想到今天刚交的好朋友,张大嘴巴开始嚎。

    单单心累,“你对他温柔点,动不动就跟他呛,烦死了你,下次再把他弄哭,你就睡书房吧。”

    许梁州表示自己输了。

    作者有话要说:  包子番外结束啦

    西子番外和姐姐的番外你们想先看哪一个呢?

    明晚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