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入戏(一)
    站在门口的“女子”穿着一袭黑色武服。贴身且柔软的武服,勾勒出修长的身形。那双长腿,更是笔直修长。

    女子武服和男子武服的式样不同。“六公主”在莲池书院读书的时候,这一袭黑色武服几乎是“六公主”的标志性穿着。一见之下,顿时勾起了众人心底的记忆。

    那张脸,分明早已看惯了,此时换了一身衣服,头发梳了个最简单的女子发式,脸孔被收拾的干干净净,竟似换了个人一般。

    “女子”不言不笑,神色冷漠,黑眸深幽,美丽冰冷。

    黑眸徐徐掠过众人震惊错愕的脸,目中飞快地闪过一丝淘气和自得。

    谢明曦倒没喷酒。

    那口酒含在口中,忽然变得酸酸甜甜,滋味颇有些复杂。

    她的目光也同样复杂微妙,就这么定定地看着一身黑色武服的“六公主”……往昔的回忆纷纷翻涌而上心头。

    耳畔响起林微微梦游一般的喃喃低语:“都快三旬的人了,一穿上女装,怎么比我们几个还美!”

    谢明曦:“……”

    可不是么?

    这也太可气了!

    谢明曦回过神来,笑着瞪了盛鸿一眼:“衣服都换了,还不快些过来坐下喝酒。在那儿傻站着做什么?”

    盛鸿平日坐龙椅装威严装深沉,显然是憋得狠了。今晚难得皮一回,穿上女装,颇有些回到往昔的美妙错觉。

    换而言之,就是入戏太深。

    只见盛鸿淡淡瞥了谢明曦一眼,不疾不徐地走了过来……

    没错,就连走路姿势都有了微妙的变化。步伐略略收敛,没了平日的快捷,和廉夫子的步伐相似。如此一来,更有了英姿飒爽的女子模样。

    谢明曦:“……”

    不知为何,她忽然生出将“六公主”扯到身前暴打一顿的冲动!

    ……

    林微微等人总算回过神来,对盛鸿的精湛演技叹服不已,纷纷笑道:“我此生谁都不服,就服‘六公主’。”

    “今日得见昔日同窗,心中甚悦,当痛饮三杯。”

    “没错,‘六公主’快坐下来喝酒。”

    便连微醺的顾山长,也笑声连连:“这么多年没见‘六公主’了,今日一见,真令人怀念的紧。”

    廉姝媛也扬起了嘴角,目中满是笑意。

    “六公主”去了谢明曦身边,却未坐下,取了一个干净的酒杯倒满了酒,然后走到廉姝媛面前。

    “师父一尝所愿,领兵平藩,大胜而归。”很好,就连声音也略略变了,将美丽清冷的“六公主”扮演得惟妙惟肖:“弟子敬师父一杯!”

    廉姝媛弯起嘴角,干脆利落地应了一声好,举杯一饮而尽。

    “六公主”再敬顾山长:“学生永不忘山长教诲之恩。”

    此情此景,比美酒更醉人。

    顾山长目中笑意更深,欣然举杯。

    接下来,“六公主”又一一向季山长和苏夫子敬了酒。可谓出尽了风头。

    敬了酒之后,“六公主”才回了谢明曦身边坐下。还是那副清冷淡漠的模样,声音淡淡:“舍长,我也敬你一杯。”

    还真是彻底入戏了!

    谢明曦满肚子腹诽,无从吐槽。在众同窗兴味的起哄声中,略一点头:“好,我们共饮一杯。”

    神态间竟也有了昔日模样。

    于是,昔日的京城双姝,对视举杯,一饮而尽。

    尹潇潇笑不可抑,揉着肚子笑道:“诶哟,不成了。我憋不住了,我要好好笑一回。”

    萧语晗等人也笑得弯了腰。

    人不轻狂枉少年!

    盛鸿这一“轻狂”,将众人都带回了美妙的少女时光。

    那时,她们正年少,还不识愁滋味。

    那时,她们意气风发,满腹自信,对未来无限憧憬和希冀。

    那时,她们之间的友情,最纯真也最可贵。

    ……

    酒不醉人人自醉。

    果酒度数不高,酒量最浅薄的林微微也能喝上一壶。宴席散时,已近子时。喝空的酒壶若排得整整齐齐,便是整整三排。

    宫门外,停着几辆马车。

    几个青年男子站在宫门外,一边等候妻子出宫,一边低声说笑。

    “廉将军在宫宴里不苟言笑,只喝了两杯。紧接着就去了椒房殿,去赴皇后娘娘的庆功宴了。也不知这庆功宴到何时才散。”

    “可不是么?我们在这儿可等足了一晚了。”

    “同窗相聚,夫子们也都在,兴致高些也是难免。今晚定然都喝多了。”

    最后一个出言的男子,面容清俊,气度儒雅,是林微微的夫婿陆迟。

    其余三个男子,一个生了张俊俏讨喜的娃娃脸,快三旬的人了,看着还如二十露头的模样,正是赵奇。另一个男子俊朗不凡,嘴角总带着几分笑意,正是陈湛。

    还有一个,俊美倜傥,生的一双桃花眼。自然就是李默了。

    妻子进宫赴宴,夫婿在宫门外等候,也算是大齐难得一见的盛景了。

    楚家的马车也在宫门外。不过,马车上只有两个管事妈妈和四个丫鬟,不见楚四郎的身影。

    都说虎父无犬子。楚四郎就是那个例外。

    楚家一门武将,楚四郎是最不中用不成器的那一个。顶着一个清闲虚职,没做过什么正经差事,整日就是寻花问柳。在京城里赫赫有名。

    盛锦月在内宅如隐形人一般,今日被召进宫赴宴,颇出人意料。楚夫人一时摸不清皇后娘娘的态度如何,特意催促楚四郎来接人。楚四郎不情不愿地应了,在宫门外等了半个时辰,就没了耐心。独自一个人溜走了。

    陆迟等人也没兴致和楚四郎攀谈说话。楚四郎一走,众人都觉自在。

    这一等,就是两个时辰。

    子时一刻,宫门终于开了。

    陆迟笑着迈步上前,身边有一道身影比他更快。三步并作两步抢上前,殷切地握住了娇妻的手:“蓁蓁,怎么这么迟才出宫?”

    这个人,当然是赵奇。

    赵奇和颜蓁蓁成亲最迟,感情极佳,在人前从不遮掩,恩爱时常秀人一脸。

    颜蓁蓁喝了不少酒,俏丽的脸孔一片嫣红,笑嘻嘻地说道:“今日‘六公主’也来了,我们开怀之余,喝多了。”

    众人:“……” 2k阅读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