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第一个言情世界
    最后,陆思珈在男主的说服下,还是决定收下它。

    男主说,这只包是小姨的赔罪礼物,贵重才能体现小姨的真诚,她如果不收,那就表示不愿意原谅小姨,小姨非但不会高兴,反而会因为她的态度而不安,甚至伤心。

    所以,善良的小天使为了不让小姨伤心,勉为其难的放弃了把它还回去的打算。

    他们在周外婆家待了一天,回到陆家已经是晚上了,周见深也不便多留,送陆思珈上了楼便匆匆离开。

    陆思珈还沉浸在扬眉吐气以及收红包到手软的兴奋中,回到家里,第一时间向父母展示她收到的包包,并且卖着关子:“周小姨今天向我道歉了哦!”

    “郑佩琴?”宋天梅女士果然很好奇,“她是怎么说的?”

    陆思珈并没有注意到她妈第一反应,居然不是问周小姨为什么向她道歉——就算她注意到了,不爱动脑筋的她也不会放在心上。陆思珈抱着包包挤到父母中间,然后才把周小姨的原话重复了一遍。

    宋天梅和丈夫对视了一眼,没有做声。

    不甘寂寞的陆思珈抱住老妈的手臂蹭了蹭,发表意见:“我觉得周小姨现在应该不太高兴,周见深帮我回答的时候,她脸色都变了……”

    陆思珈猜得不错,周小姨何止是不高兴,她现在气得要吐血。

    姐姐怎么跟她说的?姐姐说,她不小心的话传到了陆家耳朵里,陆家人是没什么家底,却有着知识分子的通病,比谁都要面子,就算是小事,可她不低这个头,搞不好闹到姐夫那里,到时候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

    她知道,姐夫脾气火爆,又稀罕陆思珈那臭丫头跟稀罕亲闺女似的,陆家要是真闹到他跟前,就不是私底下道歉这么容易了,姐夫肯定会连姐姐一块迁怒。她们姐妹感情这么好,她也不忍心看姐姐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所以为了姐姐,她愿意低这个头。

    但事实上呢?陆思珈根本连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她父母又怎么可能闹得起来!

    可怜她一心想着不让姐姐为难,却被姐姐和亲外甥按着头向个黄毛丫头道歉!

    郑佩琴只要想到她正儿八经的道歉,那丫头还不当回事的表情,便觉得耻辱,姐妹感情到底敌不过自身尊严,几乎是陆思珈和周见深刚离开,郑佩琴便忍不住朝郑佩云撒气:“姐,看看你教的好儿子!”

    一把年纪了,让个小丫头影响了姐妹感情,郑佩云女士也是越想越不舒坦,回到家便坐在沙发里生闷气,周见深送了女朋友回来,刚好就撞在枪口上,郑女士一见他就忍不住讽刺道:“让小姨丢了个大脸,你满意了?”

    周见深对母亲的愤怒并不感到意外,他慢条斯理的换了鞋,才坐到郑女士对面回应道:“这样不是很好吗?小姨认识到错误,珈珈也没有生气,她们握手言和,以后小姨也不会在你旁边再说珈珈的不是,妈你也不至于再戴一层有色眼镜来看待珈珈……”

    郑佩云脸色一僵,原来他这么坚持让小姨道歉,竟然醉翁之意不在酒。

    可她确实不能否认对陆思珈有许多成见,如果不承认是受佩琴的影响,那就表示她自己也存在偏见。主要是儿子这次太较真,亲妹妹已经代她认了错,郑女士不想再节外生枝,她避重就轻的道:“就算这样,珈珈自己都没当回事,为什么不能私底下提醒小姨,非得让她丢这个脸?”

    “为什么你们觉得小姨道歉是受委屈?”周见深抿了抿唇,第一次发现他母亲也这么不讲道理,“她的确做错了事,难道受害者不知道这事就可以假装没发生吗?还是说只要是长辈,犯的错都不用道歉?”

    其实郑佩云不是不讲道理,而是没把她和陆思珈他们放在平等地位,他们家孩子各方面条件都优秀,就算不找门当户对的女孩子,至少也要是自身努力且突出的好女孩吧,可陆思珈算什么?家里条件又不好,她自己还不思进取,就没有一处能拿得出手的,让她怎么看得上?

    郑女士的沉默表明了她的态度。

    周见深平生第一次这么无奈,他叹了口气,沉声道:“如果妈始终不能接受珈珈,我们以后只能考虑定居外地。”

    郑云佩瞬间沉下脸:“你威胁我?”

    “不是威胁,是请求。”周见深耐心的解释着,“就像小姨的事情,你和小姨都觉得我胳膊肘往外拐,可如果我不能处理好这件事,陆叔叔和陆阿姨始终不会放心把珈珈交给我,珈珈她心里也会想我处理不好家庭关系,以后或许就会重新考虑我们之间的关系,我跟珈珈本来很要好,怎么能眼看着这种小事成为未来的隐患?何况,我要是真的不偏心小姨,大可让爸出来处理。到那个时候,恐怕只有小姨登门道歉才能了解了。”

    郑云佩抿了抿唇,知道他说的没错,让孩子他爸插手,那才是真的丢人。

    “妈还不知道吧?其实陆阿姨跟你一样,她也不是很满意我。”

    “他们凭什么?”听到引以为傲的儿子被别人嫌弃,即使郑女士还在生着他的气,却也没办法无动于衷。

    “可能陆阿姨觉得齐大非偶,珈珈跟我结婚,会比较辛苦吧。”周见深缓缓说,“但是陆阿姨从来不会对我有这样那样的要求,相反她每次都很用心的招待我,对我比对珈珈都更体贴包容,然后希望我能把这些好回报到珈珈身上……”

    * * *

    宋女士不知道她在男主的描述中,俨然成了新一代感动中国的好妈妈,她正搂着宝贝闺女配合的问:“那你是怎么做的?”

    陆思珈得意道:“我就假装没发现嘛,反正道歉的人是周小姨,我干嘛计较这么多。”

    老陆一脸欣慰的拍着腿笑道:“还是我闺女心思清明!”

    宋天梅也点头认同。说实话,自家闺女确实不算很聪明,可他们从没觉得她比谁差过,光是这份眼色和通透的心性,就比那些一脸精明相、其实只会自作聪明的人强多了。

    陆思珈把老爸老妈哄高兴了,才献宝似的递上包包:“我上网查了一下,这个款式要两万多。”

    说着,她噘了噘嘴道,“我本来不想拿的,周见深说拒绝会让周小姨伤心……”

    宋女士出乎意料的道:“那你就收着呗。”

    “真的吗?”陆思珈难以置信,老妈从来不让她在周家拿太贵重的礼物,这么贵的包居然轻描淡写就让她收下了,这不科学!

    宋女士云淡风轻的瞥了她一眼:“你都拿回家了,难不成还能还回去?”

    陆思珈相信老妈是说真的了,乐呵呵的抱着包解释道:“我一开始不知道价格,还以为顶了天一两千……”都怪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力。

    宋女士嗯了一声,不紧不慢的伸出手:“包可以收下,不过红包都得交出来。”

    高兴了没两分钟的陆思珈泪眼汪汪:“我都成年了,还要上交红包是不是怪难为情的……”

    “你收的时候怎么就不难为情?”在红包问题上,宋女士又恢复了铁面无私,甚至亲自动手,把陆思珈藏在兜里的漏网之鱼都翻出来了,一起交给旁边观望的老陆数钱,一边审问,“怎么这么多,你是不是又抢见深的红包了?”

    是的,这已经不是陆思珈第一次拿周见深的红包了,恋爱三年,他拿的压岁钱都归她管,当然最后都进了她妈的口袋。陆思珈还是理直气壮的表示:“是他自己给我的。”

    “你也好意思。”宋天梅白了一眼,转头吩咐老陆,“数清楚一点,明天好还给见深。”

    陆思珈插嘴问:“你们最多还他两个,剩下的压岁钱呢?”

    “剩下的你不是一直想在上海买房,还寻思着接我跟你爸去上海住吗?正好攒起来,以后都帮你交首付。”

    争取红包行动失败,陆思珈恹恹的回了卧室,掏出手机发了条微博:“今年的压岁钱加起来,大概能够买半个厕所吧……”

    陆思珈是上大学以后才开始玩微博的,号称社交达人的她注册短短几个月,不用靠露脸,也已经成了粉丝过万的“大v”,室友都说这肯定跟她不要脸的id名有关。

    嗯,陆思珈给自己取的网名叫“最后一个美少女”,脸确实有点大。

    不过陆思珈的粉丝却对此坚信无疑,因为她偶尔晒的穿搭图片,身娇体软大长腿,确实具备美少女的所有条件。

    所以,美少女刚发微博,就有粉丝火速前来围观,陆思珈刷到一条回复,“加油,照现在的趋势,明年这个时候就能买三分之一的厕所了”。

    陆思珈忍不住汪的一声哭出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