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千零三十三章 对决
    随着秦宇两人的战斗持续升级,除了空间受挫之外,恪斯也没好到哪里去。本来它就被系统看得紧,现在这里如此动荡更是备受界灵和系统资源的关注,现在的它是半点多于动作都不能有。而在其内部好不容易酝酿出的各种母巢和强大异灵都在剧烈的震颤所传递的能量中被破坏。别看它的身躯表面没受什么影响,可是两架机甲一次次的交手所释放的能量早已穿透身躯辐射到内部。

    而受到界灵和系统双关注的恪斯只敢维持住自己的身体,不敢再有别的动作,这时候的它接近半透明状态,那穿透的能量就像是探测的射线,除了在接近核心之前被挡下之外,其他地方等于完全透明,有什么动作都会被察觉到,因此它只能等那两架机甲分出胜负。之前一直没管它,让它吸收了大量的能量,现在这些能量也全都吐了出来用来维持自身身躯稳定了。

    这时的秦宇二人已经交手超过四百回合,重元素巨剑折断了,卡牌也毁了十多张,两个人的能量都用得差不多了,此时此刻正在对峙。远处的天际发出了阵阵光芒,那边也打得不可开交。秦宇虽然没时间留意,但他也在战斗中看到了天地暗淡了好几十次,若非他们这边法则强横备受系统关注,怕是也要被多少影响一些。

    在恪斯的体内看着两人战斗至今,萧长生的脸上露出了深深的不甘,而在中心大殿里的邪主更是双拳紧攥,即便自己已经走到如今的地步,却还是与那秦宇越去越远。如此下去的话别说想要他的命,怕是连与他作对的资格都没有。这明明才过去半个月,就像是过去了几百年一样,彼时的秦宇以一敌四还略被压制,而此刻的他就连恪斯都不敢正视。倘若此刻自己面对那机甲,怕是连他随便挥出的一剑都接不住便被灭杀了。

    一想到这里,邪俑心中的不甘和怨毒越发翻涌,邪念从内心中不断滋生。一样是来自星武大陆,甚至那秦宇在他眼中曾经都是贱民蝼蚁般的存在,可是后来不仅害得自己变成这副鬼样子,还夺走了自己喜欢的人,弄得自己家破人亡,现在更是能与界灵一争高下把自己远远地甩在后面,这让邪俑是恨从心中起,邪向胆边生。

    “怎么,感觉到自己的弱小了?”就在这时那如心脏一般的空间中传出了恪斯的声音。

    黑袍之下邪俑双目深凝,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邪祟气息,这股邪怨所带的负能量非常庞大。面对恪斯略带讥讽的话语,他无可反驳,事到如今就连界灵都拿秦宇没有办法,他便是再有什么手段也终是徒劳。最终邪俑只能收起浑身邪气,转身欲走。

    “之前我说过帮你解决秦宇,现在看起来是做不到了,现在的你也不需要我了吧。”邪俑背对着浮雕,在浮雕后便是跳动的心脏。

    “如果我说我能再给你一个与他面对面一决高下的机会,但要你付出自己的心神意识,你会如何选择~”恪斯的声音淡淡地响起,一点不掩饰自己的目的。

    “如果是这样,那么这副驱壳你拿去便是。”邪俑张开自己的双臂,敞开意识毫不在意。就连恪斯都有些犹豫,它从未见过一个人对一个人的恨能到如此地步。一般邪恶的人多半也自私,可像邪俑这样舍弃一切也要一个人死的人着实少见。

    “既然这样,你的心神意识本座便收下了。”犹豫了一下,那浮雕之上便有暗金色的两股意识流放出,从邪俑的后脊钻进了他的身体意识里。

    “汝之记忆经历本座都会承继,即便无法将那秦宇挫骨扬灰,也要令其生不如死以慰汝愿!”恪斯的意识流全数钻进邪俑的意识身体里,后者听到他的话便完全放开心神,将一切都拱手送与对方。随着恪斯意识的进入,邪俑身上的黑袍也终于脱落,同时身躯也发生了变化。

    接近两米的身高拔高至四米开外,整张脸都变成了漏斗状,两只眼睛和嘴巴都是三个圆形的孔,头发如刀似剑笔直朝天,没有耳朵也没有鼻子,锁骨处长有朝天的两角,身体高大魁梧但如枯树皮一样干瘪,整个人给人一种死寂沉顿的感觉。完全占据了邪俑的身心和意识,他缓缓抬了抬手凝握了一番,钢铁般的利爪相互交织。比起强行夺取的身心意识,这具身体和意识毫无排斥,假以时日便能与他完全融合。

    “多少年了,拥有身体的感觉太美妙了。秦宇,青虹~”恪斯留下了一句话便整个人穿过浮雕进入了之前跳动的心脏里。这一切都发生在那庞大身躯的核心之处,外面的秦宇并没有察觉到,有些事正在悄然发生。

    外面的秦宇两人已经各自准备了自己最后的一击,秦宇这边断剑重凝,原本就足够宽阔的剑身从中间分开,机甲核心超负荷运转,配合强大的意识直接在分开的巨剑中间凝聚出一个新的单磁核心。这个单磁核心中蕴含了10克磁力单极子,外面用能量包裹,最外层分别是玄华粒子和重元素的夹持。

    10克单极子会在核心之中疯狂作用,都是同一个磁极的它们产生的巨大排斥力互相弹压,最终它会冲破核心,释放的力量与能量混合,形成一个能量极剧的单极磁区。这磁区又被玄华粒子和重元素挤压,最后一同从断剑中喷射出去。而秦宇重凝的那半截断剑也不再是什么剑,而是一种增幅装置。

    此时此刻秦宇双手握剑,剑尖也对着对面的机甲,核心已经凝聚,磁力单极子在疯狂作用,可怕的力量在一点点催生,周围的仅存的空间和虚空中都有一圈圈波纹缓缓荡漾。感受着那正在激变的巨剑,茉纯的脸色也凝重起来,以句芒机甲在这里的限制,现存的手段根本不可能接下对方的这次攻击。略微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沟通了一下青虹。

    转眼之间整个句芒机甲给人的压迫感提升了好几等,原本金属感十足的机甲渐渐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青绿色光层,就像是面纱覆盖的感觉。这是一种非常特殊的能量,秦宇的焚天梵梦装了量级评估装置,但是面对这股能量装置给出的评估是5+,也就是说最起码在五个量级以上。这个级别的能量已经达到中级毁灭级,不要说人的源意识编码,就是这域外战场的源编码也会被毁灭。

    “看来他又给你开了一些权限,这是打算放弃这片空间了吗?”秦宇的神色无比凝重,他能感觉到这种青绿色能量还远不是面前这具机甲的极限,只是因为权限问题限制了它的发挥,可若是狗急跳墙了那青虹不顾一切,自己的焚天梵梦怕是远远不敌。

    “我不得不承认在战斗技巧上我不如你,所以只能在其他方面着手了。句芒机甲的核心乃是用第八时区的特殊同位元素制造的,所以它能激活特殊的放射能,就用它来一决胜负吧!”茉纯说着,句芒机甲胸口打开,五六十张卡牌环绕机甲转了一圈,然后全数汇聚在手中并且直接捏碎。

    这一瞬间机甲周围的虚空和残次空间直接定格,青绿色的能量向一棵树一般伸展开,刹那间长着透明圆球状脑袋,只有一张嘴拖着两只手和彗星般尾巴的水晶人偶撞破定格的残破空间飞掠出来。一整棵树的能量被它抽走,水晶之中蕴含翠绿,犹如魔偶仙神一样一路撕裂虚空而来。哪怕它没有命中目标,一路上就已经毁灭了序列和源编码无数,所过之处尽皆虚空。

    虽然在见到这水晶人偶的瞬间秦宇便有些不确定自己的单磁剑能否匹敌,可对方的速度如光,他已经来不及再做别的准备。最后秦宇只能发动投技,在巨剑的外围虚空再次开启一个磁场通道,用来加速巨剑。当那人人偶的脑袋来到面前,秦宇照着脑门便将巨剑投了出去。在磁场的超加速下,巨剑重重撞进了人偶的脑袋。

    碰撞的第一秒,没有能量爆发,有的只是单纯的磁场扩张和剧烈的震荡波极速扩散,所到之处的空间都如蜕皮一样被撕开。离得最近的恪斯更是表皮脱落,体积直接缩减了十分之一,大量的能量流失。脱落的这一层里藏着无数的异灵也全都在这震荡之下消失,连编码也不剩。

    紧接着震荡的磁场铺开,随后而来的便是铺天盖地的能量席卷,炸裂的能量光芒展开,向上刺破天空,一直照耀到黑暗界山的山脚。向下有秦宇的磁场层层密布,虽然也摧毁了百分之八十的序列和源编码,但剩下的地方和红白之地算是保了下来。而那天空机械城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正个机械天空消失不见,在两人的招式对撞的刹那,他们都各自瞬移回到各自阵营,秦宇保住了红白之地,茉纯却只保住了一些人,没能保住整个天空机械城。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