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九章 谁对谁动手
    八月十四日,夜。

    明日便是仲秋团圆节了。

    古时有在二十四节气的“秋分”一日进行祭月的习俗,称为“祭月节”。

    后来被改到八月十五这一日,又称为中秋节,八月节或者月节。

    最早关于这一节日的记载见于汉代的《周礼》,唐宋之时已经成为非常普遍的民俗节日,许多文人都留下了赏月咏月的著名诗句,并且与嫦娥奔月、吴刚伐桂、玉兔捣药等等神话故事相结合起来,使中秋节充满了浪漫主义色彩。

    到了大明,民间普遍称之为“团圆节”,取“月圆人团圆”之意,人必归家团圆,家中果饼皆取圆,分之必牙错,瓣刻如莲花。

    自古中秋团圆节就有扎灯燃灯的习俗,家家户户用彩纸扎成灯笼,其形或瓜果,或鸟兽,或鱼虫,用竹竿高挂于瓦檐或露台之上。

    江南一带还有放河灯,放灯船的习俗,夜里观之,整条河流星星点点,一河灯火随水流淌,蔚为壮观。

    天色已黑,雷雨云这时候站在西湖之畔的望湖亭中,隔湖眺望着满城繁星一般星星点点热闹的灯火,独自在沉思着。

    这些日子以来,各地雷家的高手陆陆续续到达了杭州城里,由于雷小兔的妙计,他们的到来不但没有引起唐门的警觉,反而因为他们打着来为雷家四老报仇,与唐门结盟的招牌,唐门子弟对他们都热情接待,毫无提防。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明日就是原定的计划发动之日了,雷雨云此刻心情隐约感到颇有些激动,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这一夜,只怕有很多人都再难以安睡了。

    他的面前摆放着一壶散发着淡淡香气的桂花酒,团圆节对月饮桂花酒,可是件十分应景的事情。

    酒壶之前整齐的摆放着两个酒杯,他似乎在等人,他在等着谁来团圆?

    他等的人很快就来了。

    雷小兔,身穿一身黑色的劲装,来到了望湖亭之前。

    雷雨云看到了她,满脸堆笑的道:“妹妹你来了?”

    雷小兔扫了一眼桌上的桂花酒,轻笑道:“哥哥倒是好兴致,大战在即,还有闲情逸致饮酒庆贺团圆节。”

    雷雨云干笑道:“这不是正等着妹妹前来庆贺团圆么,有妹妹的无双妙计,我们定能手到擒来。在大战之前适当的放松一下,也是大有裨益的。”

    说着,他的目光有些贪婪的在雷小兔那凹凸有致的身体上上下打量着,停留在她那饱满的胸部上,想起那黑色劲装下面包裹着的那一对令人神魂颠倒的颤动的小白兔,他的心里不由得为之一荡。

    雷小兔的面色却沉了下来:“只怕难以如哥哥的愿,我们没时间放松了。”

    雷雨云似乎一愣,看着雷小兔这一身的劲装,讶然问道:“莫非,莫非妹妹决定今夜便要动手?”

    雷小兔点点头:“不错,蜀中唐门是什么样的对手?如今虽然看似风平浪静,但是万万不可掉以轻心。何况还有一个失踪了的叶枫,我们也不得不防。”

    提到叶枫,雷雨云咬了咬牙说道:“不错,这小子号称聪慧过人,又福大命大,当初被活埋都能够逃出生天,中了奇毒尚

    且不死,实在是不能不防。”

    他哼了一声又恨恨的说道:“早晚有一天,我要亲手把他剥皮抽筋,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如传言一般福大命大!”

    雷小兔知道他素来痛恨叶枫与唐大,这两人在华山曾让他功败垂成,还险些丧命,被他引为平生之耻。

    当下她冷笑一声说道:“那是你自己的事,如果你还有机会的话。”

    雷雨云听了不由得一愣,问道:“妹妹这话是什么意思?”

    雷小兔没有搭理他,继续说道:“只不过,在今夜对蜀中唐门发动总攻之前,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雷雨云问道:“什么事情?”

    雷小兔没有答话,只是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望着雷雨云。

    从她身后的夜色之中,走出了两条身影,也来到了观湖亭两侧,和雷小兔呈“品”字形,把站在观湖亭中的雷雨云围在当中。

    这两个人正是雷震和雷滚。

    雷雨云一皱眉:“妹妹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要对我动手?”

    雷小兔笑靥如花:“我的好哥哥,你居然没想到我会对你动手吗?如果不除掉你,我要如何向天下人交待雷家四老的死,堵住他们的悠悠众口?”

    “如果不除掉你,雷家直系的众多高手如何会心甘情愿的听从我的号令?难道你真的以为你能在重新建立的大雷门中与我平起平坐?”

    雷雨云沉默的看着眼前这个像是一朵鲜花一般水灵,却心如蛇蝎的女人,没有说话。

    半晌,他忽然摇摇头说道:“我当然不会相信我能和你平起平坐,就像我坚信你不会成为大雷门门主一样,因为大雷门,原本就不可能是你的。”

    他的话让雷小兔心中一惊,脸上得意的笑容也收敛了一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雷雨云却顾左右而言他,指了指一旁的雷震与雷滚,问道:“你觉得凭着你们三人就能够对付我了吗?”

    雷小兔冷然一哂道:“你的武功进境都全靠这一年来我的指点,你有多少斤两难道我会不清楚?莫说我们三人,即便只有我一个,对付你也是绰绰有余了。”

    雷雨云摇摇头叹息道:“你最大的优点就是小小年纪就有着无比的自信,不过你的缺点也正在于此。有时候太过自信就会令人盲目,总以为自己能算计尽天下间的事,可惜,人力有所限,有很多事情是你永远无法计算到的。”

    他一副好整以暇的姿态和教训的口吻让雷小兔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安,难道他早有防备?

    雷小兔的脸色渐渐变了:“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雷雨云笑了:“其实刚才我看见你穿着这身衣服的时候感到惊讶,并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我惊讶于你为何会和我想的一样,都会提前到今夜动手。”

    他的笑容显得有些阴恻:“今晚,到底是谁对谁动手,还不一定呢!”

    他的话音一落,四周的黑暗之中影影绰绰出现了十几条身影,黑衣蒙面,悄悄的向着雷小兔她们三人包围了过来。

    雷小兔甚至不必回头就知道,他们一定是雷雨云事先伏下的雷家直系的高手。

    雷小兔脸上又浮现出了笑容

    :“果然你早就有反心,当真是条养不熟的狗!”

    她一边怒骂,心中却并不担心,因为就算雷雨云事先安排了众多高手埋伏,可惜,他百密一疏,他自己现在可是在己方三人的包围之中。

    她完全有把握三人联手,在十招之内就能够拿下雷雨云。

    只要雷雨云在自己的手里,这些埋伏还不是都如同浮云一样?

    只要拿住他,一切都不会改变,一切都还是会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雷雨云所做的这一切也只不过是徒劳而已。

    雷雨云,你果然是个自作聪明的蠢货!

    可是,现在这个蠢货却还是一副有恃无恐的神情,背负着双手站在观湖亭中,静静的望着她。

    雷小兔觉得他的眼神之中好像充满了一种嘲讽的神情,她真恨不得把这双眼珠子给挖出来。

    她握紧了双手,已经准备动手了。

    可是就在她准备发动的那一刹那,她忽然停住了。

    她感觉到有一种极强的气势从观湖亭中散发出来,她从未见过有人有这么强的气势,这么强的杀气!

    是谁?

    是雷雨云?

    怎么可能?他绝对没有这样的修为。

    那么会是谁呢?

    她核实后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观湖亭中竟然多出了一个人!

    亭子里没有燃灯,这个人就默默的站在亭子里的阴影之处,夜里湖面的雾气飘了过来,朦朦胧胧的,就那么站在那里。

    雷小兔的心里陡然一惊。

    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刚才来的时候,亭子里明明只有雷雨云一个人啊?

    这个人能够在她的眼皮子底下,鬼魅一般无声无息的进入了亭子,站在了那里,自己居然毫无所觉,这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他的武功该有多么的可怕?

    雷家直系之中绝不可能还有如此武功的人!

    雷小兔只觉得惕然心惊,变色问道:“你,你是什么人?”

    一个苍老浑厚的声音响起:“你,不认识我吗?”

    接着那个人影就动了。

    他缓步走出了亭子里的阴影处,温柔的月光洒在了他的脸上,他的身上,雷小兔看得真真切切。

    这个人她当然认识,雷家上下恐怕没有人会不认识他的。

    雷小兔顿时全身如同被雷击一般战栗起来,浑身上下的寒毛根根直立,张口结舌的喃喃说道:“是你!不可能是你,你明明,明明已经死了!”

    她眼前的这个人苍白的须发戟立,一张面孔散发着极度威严的气势,身材高大魁梧,一身黑袍的前胸之上,用金色丝线绣着三道闪电图案。

    这个人赫然正是雷家第一高手,大雷门总堂主,雷雨云的父亲,雷破天!

    雷小兔瞠目结舌,只感觉好像是见鬼了一般,呆呆的望着眼前的雷破天,大气也不敢出。

    雷破天早在一年之前,在京郊荒宅之中,不是已经被自己埋下的炸药炸死了吗?

    此事天下间无人不知,那么自己现在眼前的这个人又是谁?

    难道,真的是见鬼了不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