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38章 仁德堂灭侯方域
    千山书院某处。

    乾老魔看着手中的一块木牌,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因为这块木牌之上刚刚熄灭了六个绿色光点。

    “居然,居然在半个时辰内先后陨落,朱老板他们被全灭了!”他不可思议道。

    就算是元婴后期的他,当得知这个消息后也有些不敢相信,甚至语气都有些惊颤,有些惶恐。

    到底是什么人,能够在半个时辰内灭掉朱老板他们,除非是齐宜年和甘老魔联手。

    但是这不对啊,那个静和仙子可是齐宜年的人,就算其他人都死了,静和仙子可不会被齐宜年或者甘老魔杀掉,毕竟天道门和天魔门的交情在这里呢。

    这件事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当然如果朱老板六人真和那两宗遇到了,静和仙子说不定就会倒戈了。

    可现在六个人全灭,这是为什么呢,绝对不是天道门和天魔门联手,难道是千山书院那帮后人还是浩然书院姓鲁的出手了呢。

    “如果那姓鲁的出手,并且联合侯方域等人一起行动,确实有可能灭掉朱老板六人,但是不可能这么快吧!”他继续猜测道。

    一个后期加三个中期,对付四个中期和两个初期,短时间内可分不出胜负。

    “乾道友,你说什么,朱老板六人全灭了!”血刀狂也同样不可思议道。

    因为他不知道别人的神通,可是知道朱老板本事的,那冰火双拳连自己都大感棘手呢。

    而且碧老鬼最近到手两具高阶妖兽尸体,要是炼制成了的话,那两具炼尸的本事可都有元婴中期。

    加上玉散人和静和仙子等人,六人一起行动居然被人给灭了。

    “六人的魂印都消失了,而且是连续消失的。有玉散人在,他们不可能被禁制困住,只有可能是陨落了!”乾老魔解释道。

    另外几人这才想起来玉散人也在队伍中,那么被禁制困住的可能也就否决了。

    “既然如此,我们还是要小心一二,说不定是在四象堂遇到了什么变故,然后遭遇强敌,双重夹击之下自然有可能出现差错!”面具人昊天解释道。

    听到此话,另外两个女子和乾老魔等人也都觉得有道理,四象堂虽然毁去多年,但是谁也不能保证里面还有什么禁制和危险。

    所以乾老魔派出朱老板等人特意去查看一下,如果四象堂还能够使用,那么自己等人接下来的行程可就方便了许多。

    但是没想到却横生变故,这一下子十一人的队伍变成了五人,接下来再遭遇其他势力的大部队,自己等人就要束手束脚了。

    “要不要舍弃这些人,去和他们汇合呢?”乾老魔看着身后的四人,然后在心中比较起来。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队伍来自隐圣城,队伍中早就有天道门,天魔门,甚至其他宗门的卧底,自己只是没有点破而已。

    他也不可能真把自己的后背交给这帮心怀鬼胎之人,所以现在有了舍弃这些人的打算。

    殊不知昊天等人听到朱老板六人陨落后,同样也有了一些想法。

    不过五人一合计之后,还是选择了联手。

    毕竟五人联手还是有些实力的,单独行动碰上此地的任何一个势力都危险。

    ……

    四象堂内。

    十余个时辰后,四象堂的中心正厅在一阵金光的笼罩下开始恢复起来。

    同样的,这里也供奉这一座仿若泥塑一般的圣人像,并且周身表面铭刻了无数的阵纹,看上去是何四周的大阵连接着的。

    但是四周全都是废墟,这些阵纹连通着的一头已经毁掉了,此地也就没有了操控整个千山书院大阵的能力。

    陆玲珑则是在四周画着什么,这些都是大阵的阵纹,还有被雷洛恢复过来的一些分支纹路。

    看着此女在四周飞速的记载着,书写着,雷洛则是拿出了笏板,然后对着这处地方的圣人像三拜九叩。

    不多时,圣人像表面开始出现了一道道蔓延的裂纹,而笏板之上也出现了“四象”两个大字。

    “玲珑,走吧!”雷洛连忙招呼后。

    接着他们一行飞速的走出了四象堂,而这处地方也像之前的建筑一样塌陷了。

    “皇甫道友,我们接下来怎么走,仁德堂在何处呢?”雷洛站在四象堂的废墟前询问道。

    皇甫玉倩的身形缓缓出现,接着朝四周打量了一下后,就指出了一个方向。

    雷洛跨越数座山峰,走过几处山谷,穿越过一层层云雾缭绕的区域。

    他没有施展飞遁之术,而是一路奔跑着,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个声音告诉他,一定要用双脚走这条路。

    他此刻来到了一座巨大的山峰面前,山峰的上半部分依旧是云雾缭绕,但是却对他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

    在山峰脚下有一处石碑,这处石碑之上刻有“宽仁慈爱”四个大字,笔锋柔和,这四个字居然能够让人产生一股舒适之感,当真是不可思议。

    “这个笔迹!”雷洛看着这块题字的石碑,就其实看到这个笔迹后面露一丝了然。

    接着他取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书册,打开一对照后就发现这石碑的题字之人果然是那位闻人玉书前辈。

    “走吧!”他对着石碑后叩拜一礼后继续出发,毫不犹豫的朝着山峰上疾驰而去。

    一个时辰后,雷洛冲入云雾之中,四周的云雾就好像遇到了火光一般退却,始终和他保持着三丈的距离。

    雷洛周身散发着一股浓郁的浩然正气,是这些气息驱散了四周的大雾,使得自己能够无视禁制在浓雾中前进。

    一个时辰后,他终于穿过云雾,来到了一处建造在山顶的宫殿群之中。

    不过同样的,此地遍布尸骸枯骨,四周的建筑也大都坍塌了,而且山峰平台的入口处,那象征着标识之物的门楼同样塌陷了。

    “仁德堂”这是门楼之上标注的三个大字,虽然有些破碎,但是从哪些笔画之中雷洛还是认出了这三个和自己颇有渊源的大字。

    这里是千山书院宗主闻人玉书曾经的分堂,后来他成为宗主后移驾了济世堂,但是这仁德堂必然有他留下的痕迹。

    雷洛在这附近的废墟之上翻找着,想要找到一些线索。

    这处仁德堂所在的山峰也有接近十余里大小,其内建筑大都是残缺的废墟,但是他却开始一处处的翻找起来。

    就在仁德堂的山麓区域,此刻也有一个人来到了此地,正是那位浩然书院的仁德堂的大先生侯方域。

    “哼,区区迷雾阵,也配阻我!”他看着眼前云雾缭绕的山峰后讥笑道。

    说完之后他取出一块玉佩,整个人就在一阵白光的包裹下飞入白雾之中,四周的云雾也丝毫不得靠近,看来这位侯大先生也早有准备。

    他飞遁的速度不慢,一刻钟后就来到了山峰入口处。

    不过接着他就看到了一个人影居然在废墟之上搜索着什么,并且那个人影依稀有些熟悉。

    “是你!”侯方域厉喝道。

    他看出了眼前之人的身份,但是也看到对方穿着千山书院的儒袍,这说明了什么,对方很可能是当年此宗的后人。

    “想不到啊,想不到,你区区一个筑基弟子,原来是当年那些丧家之犬的余孽!”侯方域淡定的走向前方,同时声音冷厉道。

    雷洛自然知晓来人是谁,同时自己还有一笔账要和对方算呢。

    他从储物袋之中取出了一把白色戒尺,然后随手丢给了对方。

    “这是你赏赐给我的法器,现在还给你!”他喃喃道。

    “砰”侯方域没有接过戒尺,而是袖袍一挥之下就将此物用神通轰碎了。

    他戒备心很重,只要是敌人,就算是一个筑基小辈丢过来的法器,他也会将任何的威胁抹除,自然也会将法器轰碎。

    “小辈,死到临头还想要耍手段!”侯方域不屑道。

    说完之后他随手轰出一掌,一只白色大手轰击而来,而这一击的威势和山中客几乎一模一样。

    轰隆——

    雷洛的身形被白色大手淹没,侯方域面露一丝讥讽笑意,然后就要抬步朝前走去。

    但是接着他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因为在其感应之中那个人影居然没有死,甚至接下了自己的一击后,对方还站着。

    “不可能,你只是一个筑基初期修士,怎么可能接下我的一击!”侯方域不敢相信道。

    雷洛缓缓走出烟尘之中,整个人虽然有些狼狈,但是却没有倒下,而且气息也几乎不受影响。

    他从储物袋之中取出了一块蓝色锦帕,其中包裹着数块纯度七成多的镇煞石。

    “对付你十息足以!”雷洛看着眼前之人,神色同样不屑道。

    他将锦帕收回,这数块镇煞石就在瞬间化成粉末,同时其中的力量压制住了他体内暴动的煞气。

    他的修为在缓缓恢复着,金丹期,元婴期,元婴中期。

    “你居然是元婴中期修士,拜入我门下你是何居心!”侯方域看到眼前之人的修为后惊讶道。

    他也没有想到当初拜入远山书院的那个弟子,居然是和自己同阶的修士,而且是当年千山书院的余孽。

    “雷某可没有真的拜入你门下,从当初到现在,我都是玉书先生的半个弟子,与尔等阴险之辈可毫无瓜葛!”雷洛神色不屑道。

    说完之后他身形在瞬间消失,脚下地面在其消失之后才轰然炸裂,同时发出一阵轰鸣炸响。

    “好快!”侯方域不敢相信道。

    他张口吐出了一团白光,同时袖袍挥动之下一卷青铜丹书铁券飞出,那团白光滴溜溜一转之下更是变成了一把三尺长的白玉尺。

    侯方域右手握着白玉尺,左手拖住丹书铁券,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浓郁的浩然正气。

    雷洛身形飞速靠近,几个晃动之下就来到了他的面前丈许远。

    侯方域神色一狞,眼中露出一丝不屑之意,因为眼前这个千山书院的修士居然不用法宝,而且还用拳头攻向自己上三路。

    “儒门修士用拳头对敌,你给我死去吧!”他讥笑道。

    接着白玉尺划出一道白虹,同时以防万一之下他还将丹书铁券祭出,挡在了身前位置。

    “咔”一声破碎声响起,侯方域就感觉到右手之中的白玉尺断裂了,其本人面露一丝痛楚之色。

    “铛——”又一声震颤之音响起。

    他面露大骇,甚至连本命法宝被毁都顾忌不了了,因为在其面前这丹书铁券居然被对方一拳给打穿了,就好像这丹书铁券是纸做的一般。

    同时那个打穿了丹书铁券的拳头更是飞速靠近,在其眼中越放越大,最后轰在了他的头颅之上。

    “砰”侯方域四肢一颤,侧脸之上发出一阵炸响,在一瞬间从侧脸开始,整张脸遍布裂纹,然后碎裂,炸裂。

    他万万没想到对方居然一拳轰碎了自己的本命法宝,打穿了自己的灵宝仿制品,最后把自己的头颅打碎了。

    雷洛这次没有给对方元婴逃跑的机会,右拳轰碎了对方头颅的瞬间,左手刺入对方体内,一阵剑气绞杀而过,其丹田元婴包括体内五脏六腑全都碎成血雾。

    侯方域的尸体震颤着,胸口更是开了一个大洞,其内剑气激射而出,身躯遍布一道道裂痕。

    “砰”最后他的尸体彻底炸成血雾,整个人神魂俱灭,死的不能再死。

    “徒有虚名的阴险小人,该杀!”雷洛看着地上的尸体,神色不屑道。

    说完之后他就走向了仁德堂的中心处,因为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