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新书公告
    我家那位是大神,新文已开坑,不一样的故事,不一样的精彩。

    简介:

    三观不合的婚姻是怎样的?

    江斐然那短命的婚姻告诉她,下场必然是悲催的。

    然而这是怎么回事,当年闹得那么难看,怎么这个前夫哥又找来了?

    谢龄隽暗戳戳的想:我就是看看,当年那个绿了我的男人是谁。

    江斐然暗戳戳的挑衅:你知道了又能怎样,退一步海阔天空,何必跟自己的寿命过不去。

    谢龄隽冷笑:辱我者,灭之。

    江斐然摇了摇头,心中一声叹:你灭不了的,那是我的心头好啊……

    ***

    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我怕的不是你心里没了我,而是我感觉,你是我手心里抓不住的风筝线。——江斐然

    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我最喜欢的,是一回头就能看到你在我身后,对着我笑。——谢龄隽

    正文第一章

    “江斐然,你都已经跟我家阿隽离婚了,还好意思来要赡养费,你不觉得这很可笑吗?”赵硕几乎是咆哮着吼了出来,只觉得这个女人脸皮厚的不可思议,他觉得这个女人异常可笑又为此异常的愤怒。

    赵硕是谢龄隽的经纪人,谢龄隽是当前娱乐圈的大红人,而江斐然,是谢龄隽的妻子。

    江斐然不理会赵硕的大吼大叫,淡笑的望着谢龄隽本人,往前走了一步,又平静的说了一次:“五十万一次性了结,我肯定不会来纠缠你。”

    男人的脸色平静,俊美的眉眼间透着凉薄,那双冷漠的眼乌黑如冰玉,似乎冒着凉气,淡淡的打量着江斐然,像是要穿透她的灵魂。

    他的眼神让江斐然觉得紧张,只能力持镇定,悄悄的捏紧了裤子边,咬牙抬了抬下巴对着他瞪了过去,暗道绝不能露怯,气势最重要。

    嗒嗒,他修长的手指叩在桌面上,一下一下有节奏的声音,让人绷紧了神经,就怕那声音断了,她的神经也跟着绷断了。

    谢龄隽的气场太强了,只坐在那里一句话不说,就好像有一股无形的气压不断的压在江斐然的头顶,逼得江斐然暗暗叫苦,怎么就跟这个男人结婚了。

    要是他不肯的话……

    谢龄隽就这么盯了她一会儿,忽然有了动作,他抬起手臂,从一旁的桌上拿起一包烟,修长的手指捏住了一根,慢慢的送到唇边叼着,嗒的一声,火光亮起,燃起了那根烟,他享受似的眯起了眼睛,打量江斐然的眼神更加冷漠,更加锐利了。

    江斐然浑身发紧,吞了口唾沫,自己再主动打破沉默,道:“谢龄隽,你那么红,五十万对你不是什么大钱,你就当是封口费。”

    “你不是分文不要吗?”男人吐了口烟,换了个坐姿,神情依然慵懒而冷漠,微眯着的眼狭长,乌黑的眼中亮着一点星光,“为什么不是离婚时提出来?”

    江斐然被噎了下,脸色涨红,她眼睫微垂,道:“忘、忘记了……”

    若仔细听,可以感觉到她的紧张,声音是发涩的。可惜,谢龄隽不想仔细听她说什么,只想到她的可恶,而他此时,还要保持自己的涵养,他的骄傲,所以只能压抑自己对她的厌恶。

    “如果我不给呢?”

    给她五十万做什么,拿自己的钱养着她跟她的小白脸,看他们逍遥快活?谢龄隽想,除非自己脑子是瓦特了。

    叛徒!她居然还敢找上门来要钱?

    江斐然猛地抬起头,真的不同意?

    她深吸口气,一抿唇,目光冷了几分,唇角却微微扬了起来,她道:“好啊,你不给,那我就找个狗仔,把我们的离婚证给他看,就说如今娱乐圈的小红人谢龄隽是离过婚的,我想他们很乐意帮我的。”

    赵硕脸都气白了,蹭的跳了起来,指着江斐然道:“姓江的,你不要太过分!阿隽的脾气好,可我不是那么好惹的!”

    赵硕在圈子里混了三年,伺候过几个艺人,谢龄隽是他接手的艺人中最有前途的,而他有可能成为将来的金牌经纪人,绝不能让谢龄隽毁在这个女人手里!

    赵硕已经撩起了衣袖,想揍她一顿。

    江斐然冲着他眼一横,目光中透着几分讥诮:“赵硕,你倒是可以动手看看。”

    说着,她看向谢龄隽,冷静道:“我说的是认真的。”

    烟雾还在弥漫,他的脸变得朦胧了起来,只那双漆黑的眼,冷冷的盯着她,冷得透彻,让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这是把他给得罪透了。

    赵硕撩袖子的手指一顿,像是被她拿住了,余光瞥了眼谢龄隽,一甩手,气呼呼的道:“好,给你五十万!你最好从此消失,谢龄隽的前途,你是赔不起的!”

    江斐然的喉咙翻滚了下,唇角一侧微微勾起,自嘲一笑道:“放心,拿了五十万,从此谢龄隽是路人。”

    目的达成,江斐然果然不再纠缠,拿了支票便走,好像躲什么似的迅速消失得没了影子。

    赵硕送走瘟神,一转身看到谢龄隽肃然冷漠的眼,抱怨似的道:“给她五十万来个一干二净的好,那种女人是没什么底线的。”

    他扬了下手里的切结书递给谢龄隽,松了口气,总算无后顾之忧了。

    谢龄隽捏着薄薄的一张纸,看都没多看一眼,嘶嘶几声,在赵硕惊愕的目光下,碎纸片如同雪花般飞在头顶。

    “谢……你……”赵硕太过吃惊,话都说不利落了,双手在空中抓着纸片,“你、你怎么撕了……”

    无人理会他,赵硕抓着几张孤零零的纸片,只看到谢龄隽走出去的背影,有种往事随风的清淡,消失在了门口……

    这么大的事情,他就这么过去了?……一睹为快,喜欢的收藏加入书架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