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零三章 凤出岐山(求订阅)
    ...........

    半月之后,广成子和红皖遨游武夷山,游走在每一座峰,每一道山崖,终日远离喧嚣,念着云卷云舒,溶入自然。

    时不时,两人还会共做一首素雅之乐,随着碧水的潺潺而流,响遍天地乾坤之间,双修阴阳,更填了多少的快活。

    一时间竟然让广成子修为大进,雷霆法则的参悟越发顺利了。

    修行一张一弛,自是天意。

    也就在二人刚坐下暂歇之际,广成子又突然感知瑶岚闭关之处有一股惊人的气息迸发。

    “这...是!!”

    广成子眼眸微眯,闪过一抹笑意。

    若是他猜的不错,这是瑶岚要突破的迹象。

    “走!!”

    挥手间,广成子便带着红皖来到了这山洞之外。

    刚踏入这山洞范围之内,距离其不过五十余丈,可就算这样,一股煌煌天威也骤然降临,沉甸甸的压在他们身上,这股巨大的压迫感甚至直冲云霄,笼罩了一方天地,好似天之主降临。

    广成子好似春风拂柳,无事,可一旁的红皖却是脚步一顿,脸色大变,刷一下惨白下来。

    仅仅一瞬,她就感觉自己心头好似被压上一座太古山岳,心脏剧烈的跳动,可血液却似乎立刻凝固,让她动弹不得,几近窒息,浑身就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样,狼狈不堪。

    广成子袖手一挥,当即便将这气势撕裂了,至此才挡下这磅礴威压。

    “呼..........”

    红皖当下才长舒了一口气,面色依旧心有余悸,眸中也闪过一丝骇然之色。

    这就是瑶岚姐姐的准圣中期吗?光凭一道威压就能将她压抑致死,惊世骇俗啊!

    “不过我也不会认输的,我离突破也不远了!”

    一番感慨之后,反而也激起红皖心中的傲气,她是绝不会认输的。

    .........

    “轰!”

    少顷之后,又是一道闷响响彻虚空。

    同时,伴随着极强的威势,一股冻彻灵魂的寒意陡然自山洞深处疯狂逸散,好似一尊可怕神人即将降临。

    “滋滋滋!”

    突然,恐怖降临了,瑶岚闭关的山洞内,墙壁,大地上。

    以瑶岚为中心,肉眼可见的速度逸散出一道道黑色劫气,好像那九天之上的量劫一般,厚重,而又侵蚀,正朝着洞外席卷而来。

    待到劫气蔓延至广成子跟前,好似知晓了广成子的不好惹,这才立刻停下。

    可即便是这样,眼下,自广成子闭关之地为中心,方圆万里内的一切生灵,灵植,灵气,山岳,全都被碾成了齑粉,化作了一方枯骨天地的世界。

    黑夜降临,绝望笼罩,劫气加身,万劫不复。

    仿佛是来到世界末日一般。

    “太强了。”

    看到眼下的一幕,红皖眼中又露出一抹震撼,接着也对着广成子问道。

    “夫君,这就是准圣中期之力吗?”

    “嗯!不错!”

    广成子点了点头,背负双手淡笑道:“准圣一步一重天,每一境界差距极为明显,所领悟的法则大道也是天壤之别,远超仙境,好似天堑,难以跨越。

    可我看此刻岚儿突破的异象,看来是收获颇多,一般的准圣中期已经难觅敌手了。”

    广成子的眼神中满是赞赏和欣慰之色。

    这岚儿才修行了多少时日,就完成了寻常修士百世也难以做到的成就,超越了世上九成的生灵。

    如此资质,将来若有机缘,得到鸿蒙紫气,那证道圣人也不是不可能的。

    便是那混元大罗金仙也不是没有一丝希望。

    念动之间,这股恐怖的劫气乃至这强横的威势才缓缓的消退,无影无踪了。

    嗖——

    下一秒,一道曼妙的身影也从这洞府深处飞来,眨眼便落在广成子身前。

    站定之后,当下,瑶岚的无上风采尽情表露,只见她身姿卓越,窈窕的红色霓裳更添了一股王道之气。

    玉足踏出,一股可怕的气势瞬间弥漫开来,霎时间,虚空震颤,风雷法则交响肆虐,周围虚空的温度骤然下降到一个冰点,这片天地好似已经成了冰河世纪。

    在广成子和红皖眼里,矗立在冰河之上的瑶岚,此刻也犹如无情大帝,正以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着天地,眼神极其淡漠清冷。

    好似执掌天地万物的主宰。

    “好了!平心静气,收敛自身道韵!!”

    广成子淡笑一声,当下微微开口,话音之中散发出淡淡的道韵和仙意。

    同时一股无形无相的元神之力席卷而来,绽放无穷道光,蕴含着安抚心神的灵魂之力。

    当即,瑶岚这一身恐怖的气势竟然犹如陷入了泥潭之中,所有的气势都在广成子的话语中沉沦,陷入了磅礴大海,最后都被吞噬得干干净净。

    连一丝浪花都翻不起来。

    好像瑶岚这准圣中期的气势就如同泡沫般幻灭。

    事实上,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广成子如今的灵魂修为早就深不可测了,可怕到极点,是真正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物,更是有隐隐超过圣人的趋势。

    如此的灵魂修为,天下已经少有什么能拿得住他了。

    便在瑶岚收敛完自身气势之后。

    看到广成子的笑容,倾城的面容也多了几分柔和之色,迈步来到他身边,直接投入了他的怀抱。

    “你来了!”

    “嗯!你我皆为道侣,自当护持一生!”广成子道。

    瑶岚满意的点了点头,眼中满是笑意。

    “岚姐姐,恭喜了。”红皖见此也抬起头笑道。

    “嗯!你也快了!”

    瑶岚听闻后,也意识到红皖正在身旁,也慌乱的松开广成子,面颊有些羞红的淡笑道。

    “...........”

    当即两人便开始聊了起来,场中气氛也越发恬静。

    又等了片刻之后,广成子见瑶岚和红皖竟然还有越演越烈的趋势,也忙的挥袖打断道。

    “好了,闲事以后再聊,我们还是先往那西岐走上一遭,为夫路上在为你一一解释!!”

    西岐他可是势在必行,这封神大劫也该掀起真正的腥风血雨,太平的日子无多,不能松懈。

    瑶岚二女见广成子眉间微皱,也相互点了点头。

    “好,那我等也不耽误了!”

    广成子笑了一笑,袖手一挥,将那灾厄神葫直接唤回,观其不衰反盛的底蕴。

    当即,也将其收入体内温养,带着二女身形一闪也便消失在原地。

    ..................

    人族之中,三月之时。

    自从那姬昌借助伯邑考的性命,回到了西岐。

    每日皆是以泪洗面,做父亲的竟然不能保护自己孩儿,他这个西岐之主又有何用?

    西岐众臣见到姬昌整日神魂颠倒,憔悴万分的模样,也是痛在心底,最后终于有人绞尽脑汁想出了个主意。

    姬昌之母今日正值百岁高龄,理当由姬昌为其祈福祝寿。

    姬昌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也立刻回过神来,心里也抱着和那伯邑考一起祈福的想法。

    当即便带着一行队伍五千人,来到了西岐的龙兴之地,岐山。

    恭恭敬敬的朝着岐山之上的人师宫走去,这人师宫顾名思义,其内所供奉的正式以广成子为首的蓬莱一脉。

    西伯侯姬昌正是伏羲武百官皆是相随,看到着殿中情景,神色也越发恭敬了起来。

    此时的大殿,无比的宽敞,就是一座小山恐怕都能放得下,金碧辉煌,雕栏玉砌,格外醒目。

    一尊巨大的神像耸立在正堂,正是广成子的形象。

    当然,在两边还有其他的神像,比如广成子身旁的两个童子,分别是金灵和银灵仙童,在广成子神像的下方,左边首位是一尊美轮美奂的天仙,正是瑶岚。

    再往下便是孔宣,三皇,仓颉..........

    另外还有广成子之下的一众护法和二代弟子等人。

    姬昌当即便从一旁的文官手中接过高香,然后走向前去,来到广成子的神像的下方,哪里有一尊香谭鼎,却是长期沾染了广成子的香火,如今也算是一件不错的法宝。

    深吸了一口气,满是虔诚的看了一眼广成子神像,跪地拜过,姬昌当即便说出了自己的夙愿。

    “弟子西岐之主,姬昌在此祈祷,望无上的广成子文师能保佑我西岐百姓风调雨顺,安生立命,保佑家母福寿延年,同时愿我儿伯邑考能不受地狱之苦,大富大贵。”

    话音刚落,姬昌便持香拜了三拜,迈步上前,随即将手中高香插在了香鼎之中。

    这时,一旁的众文臣也高呼:“西伯侯姬昌携文武百官祭拜广成子文师,当行大礼,拜!”

    顿时,姬昌率先跪拜了下来,身后的文武百官也皆是下拜,九拜之后,才算圆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