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0章 玲珑小苑,痛杀双奸
    戌时末,夜将深,蔡云直出现在玲珑苑后门的巷子里,道袍裹身,面容呆木,持灯笼的手臂微微发颤,身旁随行两个蒙面人,宝刀悬腰,目光沉沉。

    “道长总算来了,夫人正在小堂等候,快快随我入来。”守门的仆人贼眉鼠眼地四下探望,待看清头人正是蔡云直时,忙忙喜笑着迎到身前。蔡云直未敢应话,左旁一人暗下用刀柄顶了顶他的后脊,蔡云直身子一直,僵笑着头前进门。

    那仆人看着蔡云直满脸的纠容心里也犯嘀咕,又见蔡身后的两人也要进门,立马拦道,“尔等何人?夫人只唤道长入门,你二人不得入内。”蔡云直瞧了一眼杀气腾腾的两人,回头笑言,“无妨,此二人乃小道请的护卫,这一道上黑灯瞎火的,可全凭他二人罩护...”

    仆人傲着眉头上下打量一番,“却又为何蒙面?莫不是盗贼?”蔡云直赶忙笑应,“小道岂会带窃贼前来...哦,他二人平日里干的便是打打杀杀的买卖,江湖上多结仇怨,如此打扮也是万不得已呐...”罢了,三人从后门入苑,径直朝小堂而去。

    “你先进去,要是敢乱说话,砍了你的脑袋!”左侧的人横眼警告,又趁无人察觉同另一人躲到一边去了。蔡云直吓得哆嗦,木着步子朝堂里走去,又恰好撞上出堂的良福,良福像见到亲祖宗那样迎到跟前,“哎呦!道长你怎么才来呀!夫人等得焦急火燎,快进去看看吧。”蔡云直呆呆盯了他一眼,完全没有往日那股兴奋劲儿,脚上似锁了千斤石一般走入小堂,良福纳闷儿片刻摇头离去。

    “如何才来?又上哪里鬼混去了?”梁文姬干等了一个多时辰,心中来气,拍着桌子骂道,每每这个时候,蔡云直便会急急凑到身前,嬉皮笑脸地哄来哄去,今儿个却像根木桩似的一动不动,面无表情。梁文姬见状更加生气,“呦嗬,几日不见,恁的学会给老娘摆眼色了?”说罢一屁股坐到椅上,翘起二郎腿,故意露出白嫩嫩的小腿根。

    片刻后,蔡云直忽地扑通跪地,眼里泛泪,“夫人,小生命休矣!”梁文姬一愣,起身问道,“瞧你一副哭丧样,此话怎讲?”蔡云直狠狠扇了自己几个耳光,“小生与夫人的事...败露了..”梁文姬心头一麻,退步的当口打翻了桌上的酒盅,酒盅砸在地上叮叮作响。

    躲在屋外的两人早就摸到了窗台底下,听到动静即刻破门而入,一人手中还攥着明晃晃的刀刃,月光反射的刀光刺到梁文姬的脸上。梁文姬一惊,慌神之下手足无措,大喊捉贼,跪在地上的蔡云直浑身打颤,兀自啜泣。

    伯尘和子忠徐徐摘掉黑巾,一脸怒恨地盯着梁文姬,梁文姬惊得瘫在椅上,脑中似击过万道闪电,发抖的嘴角迟迟挤不出话来。良福听到梁文姬的呼喊声也是一惊,随即叫上几个仆人,操着棍棒赶进屋里,子忠回眼一瞪,吓得几人棍棒一撇,齐刷刷跪在地上。

    “贱人,还有何话可说?!”伯尘一脚将蔡云直踢到梁文姬脚下,梁文姬躲闪不开,被嚎哭的蔡云直紧紧抱住双腿,“夫人,念在你我往日的情分上,救救小生吧!”梁文姬情急之下一脚踹开蔡云直,“滚开!谁...谁与你这个白脸书生有干系!”

    蔡云直不依不饶,又爬到跟前哭求,“..小生生是夫人的人,死是夫人的鬼,三年的情意不能说忘就忘呐!”梁文姬闻言踹死他的心都有,起身便躲到一边骂道,“夫..夫君,这等小人该..该杀!该杀!”失了神智的梁文姬几步跨过去就要夺子忠手中的大刀,却被伯尘一个耳光甩翻在地,嘴角鲜血直流。

    “奸夫**!不杀之,妄为男儿!”伯尘血色漫脸,杀意涌起,随手夺过子忠手中的大刀架向梁文姬,“**!今日誓杀汝!容你最后一言!”刀光映在梁文姬的脸上森森发白。梁文姬忽地冷冷一笑,“赵伯尘,我梁文姬就是个轻薄放荡的女子,你看不上我,自有这等小人看得上!”

    当初梁文姬臭名昭著,却一心想要嫁给闻名朝野的大将军之子赵伯尘,不论是为人为名都在情理之中,嫁进将军府后,梁文姬虽然闹得府内鸡犬难宁,在很多事情上皆有过分之举,但却从未招蜂引蝶,一改往日放浪性情,只会在伯尘面前舞魅弄姿,然而伯尘根本不为所动,反倒更加厌烦她。

    后来,伯尘与婉儿来往甚密,这让梁文姬愤恨难平,设计陷害婉儿后,压抑的本性便似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骗走玲珑苑掩人耳目不说,还与白面书生蔡云直勾搭作奸,久负美名的玲珑苑也变成了是非藏恶之所。

    “不知羞耻!似尔奸淫之辈,死不足惜!”伯尘单手举起大刀就要砍去,梁文姬涌泪笑道,“赵伯尘!要是杀了我,你再也别想见到你朝思暮想的陈婉儿!”伯尘惊得眉头一颤,举起的大刀缓缓放落,“原来是你掳走了婉儿!快说她在何处?!”梁文姬冷冷盯着伯尘,“放了我,我便告诉你!...”梁文姬已觉伯尘杀意已决,又不想就此丧命,遂说出这番话威胁他。

    然而这种小孩子的把戏实在幼稚,伯尘稍作思量便又皱起眉头,抡起大刀架在蔡云直的脖子上,“尔与**私通已久,定知内情,如实报来定会饶你狗命!”蔡云直早已吓得冷汗湿背,适才跪在一旁瑟瑟发抖,一句话不敢言,忽地看到明晃晃的刀口架在自己的脖子上,身躯一僵,侧头愣愣看了梁文姬一眼。

    “将军..表妹就关在..在地...”话未尽,梁文姬突地拔下头上银簪,狠狠刺进蔡云直的喉咙,蔡云直气断涌血,恨恨盯了梁文姬一眼,挣扎了几下后倒在地上,血流如注,一手又微微地敲了几下地板,抽搐了几下便一命呜呼。

    梁文姬满目血丝,紧握银簪的手还在发颤,伯尘怒气又增,恨不得立刻杀了梁文姬,再起的大刀蹭破了梁文姬的脖颈,“子忠,问问他们!”子忠提起刀走到门口大喝一声,“道不出实情,立斩尔等!”一干小奴吓傻了眼,暗下都冲良福看去。

    子忠觉察,揪起良福的衣襟盘问,良福喘着大气,“当..当真饶了我等?...”子忠道,“你等无名小奴!道出实情,将军定不会计较!”良福哭丧着脸,“夫..夫人厚待,我等小奴没齿难忘!”随后便说出囚禁婉儿的地室。

    听到良福的话后梁文姬大笑不止,伯尘恨叫一声,红着眼大刀一抹,梁文姬应声倒在血泊中,两行清泪滑眶而落。

    伯尘扔下大刀,起身便朝地室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