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2:像不像谈恋爱的你?
    从郊区回市区的路上,

    晏彦:“其实你没发现那个胡蝶对你特别有意思吗?”

    顾熙迩:“发现了。”

    晏彦:“你们在书房干嘛了?”

    顾熙迩:“没干嘛。”

    晏彦加重语气:“说实话。”

    顾熙迩:“她想睡我。”

    晏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what?这么明目张胆。”

    顾熙迩:“……”

    晏彦:“那你从了吗?”

    顾熙迩:“没有?”

    晏彦:“干嘛不从?”

    顾熙迩:“………”

    晏彦:“大部分男人往往心里住了一个女人,旁边睡着一个女人,手机里聊着很多女人,从不放弃对他有感觉的女人。”

    顾熙迩:“……”

    晏彦:“我觉得你不可能会放弃啊。”

    顾熙迩:“小看我。”

    晏彦:“搁我我就不拒绝。”

    顾熙迩:“为什么?”

    晏彦:“她长的还可以,举止言谈都还可以,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她和温影属于同一款。”

    顾熙迩:“只是外表像。”

    晏彦:“嗯,内脏不像!”

    顾熙迩:“……”

    晏彦:“其实你睡呗,温影又不知道。我觉得她还会来找你。”

    顾熙迩:“无用功。”

    晏彦:“她怎么不来找我,来找我,也许我一心软,替她求情。”

    顾熙迩:“她野心很大。小心她把你拉下水。”

    晏彦:“……这样说来,还是不划算。”

    顾熙迩嗤笑一声。

    “怎么,怕了?你不是一向胆子很大吗?那个ANY呢?”

    晏彦:“那个ANY好摆平,就是要名要利,给她搭条线,她开心的把我当爸爸一样。但是胡蝶就不一样,一个不小心,被她下个套,如果往她套路里钻那就是无底洞,如果不钻,她心情不好拉着一起下水,那就是吃官司的事情。”

    顾熙迩莞尔:“还算你拎得清。”

    晏彦:“去不去happy?”

    顾熙迩:“………吵吵闹闹的不想去。”

    晏彦:“那我陪你去听歌剧啊。”

    顾熙迩:“你不是一向不喜欢这些?”

    晏彦:“为了你,我可以改变。江海艺术中心今晚出演《浮士德》。”

    顾熙迩问:“你看的懂吗?”

    晏彦:“我去!!!《浮士德》全剧没有首尾连贯的情节,而是以浮士德思想的发展变化为线索。构思宏伟,内容复杂,结构庞大,风格多变,融现实主义与浪温主义于一炉,将真实的描写与奔放的想象、当代的生活与古代的神话传说杂揉一处,善于运用矛盾对比之法安排场面、配置人物、时庄时谐、有讽有颂、形式多样、色彩斑驳,达到了极高的艺术境界。”

    顾熙迩莞尔:“又高看你一分。”

    晏彦:“哼……忘了,你是修的艺术史。卖弄,卖弄……”

    顾熙迩:“说的还蛮对的。”

    晏彦:“怎么样?我叫助理订票。”

    顾熙迩抬抬手腕:“都几点了,不去了。”

    晏彦:“切,扫兴。”

    他又对圆圆说:“圆圆,要不,我们去看?”

    圆圆开车开的很认真,“对不起,晏少,我不去了。不过我可以在车里等你。”

    晏彦:“………哎呀,没意思………”

    顾熙迩:“你一天不玩,骨头痒?”

    晏彦:“………都憋了两天了。”

    顾熙迩:“送我回家,我还要处理些事情。”

    圆圆:“好的,顾先生。”

    顾熙迩又加了一句,把他送回家。

    晏彦:“我赌你回家不是看文件。”

    顾熙迩:“小样儿!”

    晏彦看着车窗外,“这都下雨啦,你该不会是去找胡蝶吧……”

    顾熙迩:“………”

    晏彦看得出顾熙迩的情绪低落。

    因为?温影跟着沈梓卿走?

    温影在他身边的时候,他还不是这样,当她不在的时候,那根刺就冒出来了。

    当他不能好好保护她的时候,她会毫无留情的选择离开。

    呵,这就是女人………

    雨从空中洒向各个角落,雨滴很像一颗颗晶莹透明的珍珠,从屋檐、墙头、树叶上跌下,就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最后连在一起,形成水柱。

    顾熙迩回到家,没有给温影发信息。

    他解开手表,莫名的烦躁。

    为什么你要跟着姓沈的离开?

    他静静的坐在沙发上。

    想了很久。

    手机一直响个不停,没有一个是她的信息。

    他抓起茶几上的车钥匙,去车库把Aventador  SVJ  63开出来。

    霎时间,雨大的像是天上的银河泛滥了一般,从天边狂泻而下。

    顾熙迩肆意在街上炸街。

    很快开到空石场。

    天气不怎么好,空石场一辆车也没有。

    几圈来回下来,顾熙迩坐在车里,抽起香烟。

    他又看看手机,她难道一点都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嘛?

    我提醒了那么多次。

    她一定知道!!!!

    顾熙迩的眼睛被烟熏的火辣辣的。

    重新启动车子。

    一脚油门,想来个漂移的,没想到,

    轰~~~

    撞上石墩。

    顾熙迩手拍了下方向盘。

    拉开车门,静静的坐在雨里。

    车已经撞了……

    良久,

    他拨通温影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他兴奋的原地满血复活,旋转360度,然后冷静装逼的用最可怜的声音:“喂……我撞车了……”

    电话的那头的温影一个激灵:“人没事吧?”

    顾熙迩:“嘶………好像手臂和头有一点疼……”

    温影:“你在哪?”

    顾熙迩:“空石场。”

    温影似乎不认识:“嗯?发定位给我。”

    顾熙迩说:“哦……那么晚了,还在下雨,你就不要出来了!”

    温影问:“当真?”

    顾熙迩突然冷笑一声:“哼……”

    温影:“……”

    她觉得他已经生气了,直觉告诉她,她如果现在不去,他会更加生气。

    顾熙迩:“我来打电话给拖车…你就不要出来了……”

    温影:这句话重复两遍。

    “发定位给我!”

    顾熙迩嘴角极力压制住上扬的弧度。

    “都说了……不要……”

    温影加重语气:“发定位给我!”

    “好勒!”

    温影挂了电话后,急忙穿穿衣服。

    迈凯轮625C如一条矫健的鲨鱼在雨中穿梭。

    温影16岁会开车。

    18岁考到驾驶证,驾龄不比顾熙迩低。

    顶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