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百六十章 算计
    麒麟王面色扭曲,恨不能将眼前女子一巴掌拍死,但是想到事后的诸般麻烦,不由得面孔扭曲了一下,却又瞬间恢复了平静:

    “定风丹?道果?”

    “本座知道了!”麒麟王心中沉吟。

    “尊神,道义师兄当真能复活吗?”道缘可怜巴巴的看向麒麟王,双目内满是希翼、期盼。

    瞧着那一双忐忑、复杂的眸子,那一抹目光,纵使是麒麟王道心似铁,却也不由得似乎被烫了一下,下意识转过头:“你放心好了,本座既然出手,必然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瞧着麒麟王背影,少女眼中泪花溅落,嘴角处浮现出两个硕大的酒窝,然后便是涕不成声。

    玉京山

    杨三阳手指捻着棋子,在其对面白泽抓耳挠腮,双目内露出一抹火气:“怎么走?怎么走?”

    “该怎么走?”白泽忽然抬起头看向了对面的杨三阳。

    杨三阳闻言一阵愕然,白泽没好气的道:“该怎么走?”

    杨三阳默然!咱们俩下棋,你居然问我怎么走?

    “砰~”

    棋盘又一次被掀翻,白泽转身而去:“不玩了!你自己下吧。”

    话语落下,人已经消失不见。

    杨三阳苦笑,他果然高估了白泽的棋品。

    弯下腰不紧不慢的将棋盘扶正,然后拿起棋篓捡起地上翻滚的棋子。

    一道人影不知何时自山下走来,瞧着在青石上捡棋子的杨三阳,缓步上前,踩住了杨三阳欲要捡起的棋子。

    若非他的动作够及时,只怕那一脚已经踩在了他的手上。

    “你踩着我的棋子了!”杨三阳低下头看着那一只脚掌,秀了金边的长靴,闪烁出道道宝光。

    他没有抬起头,只是看着那一只脚掌。

    “咯吱~”

    鞋子碾动,棋子化作齑粉,麒麟王声音冰冷:“你就是道果?”

    声音居高临下,说不出的蔑视,仿佛和他说话,玷污了自己的身份一样。

    “唉~”杨三阳叹息一声,慢慢站起身,麒麟王很高,比他高了两个脑袋不止,叫他不得不抬起头仰视。

    没有理会麒麟王的话,杨三阳继续低下头去捡其余的棋子。

    麒麟王顿时面色铁青,又问了一遍:“你便是道果?”

    不紧不慢的将棋子放入白玉钵内,杨三阳摇了摇头,麒麟王如今占据了大势,他不想和麒麟王有太多牵扯。

    多少年了?

    多少年没有人敢这般无视他的话了?

    “本座在问你话”麒麟王俯视着杨三阳。

    杨三阳眉头皱起,扭头看向男子:“你在和我说话?”

    “除了你外,此地还有第二人吗?”麒麟王声音冷冰冰的道。

    “哦?”

    杨三阳将棋子收好,不紧不慢的躺在藤椅上,慢慢眯起眼睛,依旧是那副老神再也。

    “孽畜,先天神祗不容冒犯!本以为你修了神通法力,便知礼仪,谁知依旧是鄙夷之辈!”麒麟王周身气机滚滚,向着杨三阳压了过来。

    威压若是能压死人,大家修炼还做什么?

    对于麒麟王的威压,杨三阳有圣道法身,不怎么在乎:“呵呵!”

    不管在哪里,这两个字的杀伤力都是一样的。

    “孽畜,仗着你是山中弟子,莫非真以为老祖我不敢将你如何?”麒麟王眼中冷光流转,猛然一掌向着杨三阳周身窍穴处抓来。

    “嗡~”

    杨三阳直接化作流光遁开,身形出现在不远处:“呵呵,倚老卖老的禽兽,你问你的话,我与你又不认识,凭什么回答你的话?你以为你是魔祖?你不过是魔祖手下的一条狗罢了,也配和我比?我虽然出身卑贱,但却自强向上,可从来都没有给人去做狗。”

    “你找死!”麒麟王闻言勃然大怒,周身气机涛涛,便要施展神通,将杨三阳镇杀。

    区区一只蝼蚁,安敢如此辱自己?

    “啪~”

    一只玉尺不知自何而来,打的麒麟王后退三步,祖师面无表情的自山中走来:“麒麟王,你莫要太过分了,此乃灵台方寸山,轮不到你放肆。”

    “吾乃先天神圣,这孽畜安敢辱我?”麒麟王怒火勃发。

    “呵呵!”祖师只是一笑,却不说话,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又是那种恨不得叫人拔刀砍人的笑声,麒麟王面色铁青:“你当真不肯给我这个面子?”

    “你是魔族,我为何要给你面子?你若识趣,这方寸山且容你暂居几天,若不识趣……便将你打出去,你又如何?”祖师不紧不慢的道。

    “你……”麒麟王指着祖师,气的说不出话。

    祖师只是轻轻一笑:“你待如何?”

    “我只问他几句话,问完我便走!”麒麟王一双眼睛看向杨三阳。

    祖师默不作声,只是仰头看向天空,算是默许了麒麟王的行为。

    “蝼蚁,我且问你,定风丹可是你的宝物?”麒麟王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杨三阳。

    杨三阳一副看白痴的表情瞧了麒麟王一眼,与祖师一道抬起头看向湛蓝天空,似乎蓝天上有什么奇异的景色一般。

    “好!好!好!”只见麒麟王鼻孔生烟,怒极而笑:“好!好!好!好一个灵台方寸山!好一个灵台方寸山!今日折辱,老祖我记下了。山高水长,日后必有回报。”

    话语落下,麒麟王周身扭曲,脚踏虚空而去。

    瞧着麒麟王的背影,杨三阳看向祖师:“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咱们与他怕不是朋友!不是一路人,倒也无妨!”祖师转身看向杨三阳:“我倒无碍,只是你与麒麟王结下这么大仇恨,恐怕将来有碍。”

    杨三阳摇了摇头:“麒麟王如今自身难保,又有何俱哉?”

    祖师摇了摇头,他知杨三阳跟脚深厚,也不再多劝,而是转身向着山中走去。

    “还是想想五禽七火扇吧!”瞧着祖师背影,杨三阳心中暗自沉吟,眼睛里露出一抹思索,过了一会才道:“金翅大鹏那畜生似乎还没走吧?依旧在山下等着呢!倒是一个拔光他鸟毛的好机会。”

    杨三阳心中一动,体内阿弥陀法相与元神相合,元神与肉身相合,只见其周身扭曲,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修士一身本事全在法相,想要调动法相的力量,可以直接与肉身相合。毕竟在大荒中像杨三阳一样修炼出无上法相,并且能自己修炼,还有无尽智慧的,独此一家。

    山下

    金翅大鹏面色铁青的站在一株大树下,双目死死的盯着灵台方寸山方向,眼睛里满是怒火:“狗蛮子,我就不信你不出山,只要你出山,我便非吃了你不可。纵使是菩提祖师,也绝对护不住你。”

    他金翅大鹏是谁?

    凤凰族赫赫有名的顶尖强者,一生南征北战,何时受过如此奇耻大辱?

    “狗蛮子?”路过的麒麟王听到这喝骂,不由得脚步一顿,瞧着树下呲牙咧嘴的金翅大鹏,眼中露出一抹思索,随即显露身形。

    “麒麟王?”金翅大鹏瞧见麒麟王不由得一愣:“他怎么在这里?”

    随即连忙行了一礼:“见过老祖。”

    金翅大鹏不曾看到山中事情,是以不知缘由,心中奇怪至极。

    “本祖路过此地,听你在喝骂一只蛮子?区区一只蛮子,怎么值得太子咬牙切齿?”麒麟王故作诧异。

    “老祖不知,这灵台方寸山中,有一只得了势的狗蛮子,我恨不能将其除之而后快,吾必杀他!只是如何将其引出来,倒是个难题!”金翅大鹏眼中杀机流转。

    麒麟王闻言心中暗道:“是了!必然是那只蛮子无疑!”

    “哦?堂堂凤凰之子,被一只蛮子气成这样,倒也稀奇!”麒麟王笑着道:“你我两家乃是世交,同在魔祖手下共事,贤侄遭受折辱,老祖我却不能袖手旁观,你若是想除去那蛮子,老祖我到能助你一臂之力。”

    金翅大鹏狐疑的看了麒麟王一眼,心中念头转动,却也懒得多想,连忙道:“还请老祖助我。”

    “此乃灵台方寸山地界,鸿善于掌控空间之道,你虽然振翅三千里,但却也逃不出鸿的手心。若杀了那蛮子,便给了鸿发难的借口!”麒麟王看着金翅大鹏气机败坏的模样,心中不由得一叹:“何止是金翅大鹏?他不也是被那狗蛮子气的七窍生烟?”

    金翅大鹏闻言面色迟疑,之前只想着报仇,倒也没想过这茬。

    “我乃凤凰嫡子,料那鸿也不敢杀我,只是将我困住,待我父母降临,还不是要乖乖放了我!”金翅大鹏梗着脖子,却也不愿弱了气势,只是心中却不由得打退堂鼓。

    瞧着金翅大鹏要怂了,麒麟王笑了笑:“我有一件先天灵宝,到可以借你一用,足以给你争取逃出灵台方寸山的时间,叫那鸿也打杀不得你。”

    说着话,麒麟王心中念动,杏黄旗出现在手中。

    “先天灵宝?”瞧见杏黄旗,金翅大鹏不由得眼睛一亮,心中升起一股贪念。

    瞧着金翅大鹏,麒麟王再看看手中杏黄旗,略作犹豫。这杏黄旗不同于寻常先天灵宝,对他来说珍贵至极,但想到那狗蛮子的可恨,不由得一咬牙推了出去。

    ()

    搜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