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少年出山 第七十九章 悲催的地头蛇
    酒吧门前聚集着两方的人马,各个身高马大,满布纹身,看起来凶神恶煞,原本呆愣坐在破屋间的村民,皆是惊恐的逃离这里,转眼之间已是空巷之景。

    刚喊完话的一名十字刀疤脸男子正冷冷看着另一名平头男,冷哼道“恶蛟,给个面子,这小子打伤了酒鲍龙,这件事交给我处理,怎么样?”

    “我呸,你彪老三的面子算个卵,这小子一行从进村我就盯上了,你说给你就给你?”恶蛟不屑道“要不那酒鲍龙的伤我给治了,他的事情我帮你处理,也不枉咱相交几年,够意思吧?”

    话音刚落,彪老三直接从背部抽出一柄巨斧,指着恶蛟怒道“我去你吗的,我把话撂这,你要是敢抢我生意,我会让你的蛟龙帮吃不了兜着走。”

    “哎呦,我好怕啊,还威胁我,我恶蛟又不是第一次和你的英雄会打交道,吓唬谁呢?有本事来啊。”恶蛟讥讽的看着彪老三,双手一张,身后的手下纷纷举起各种刀枪棍棒,彪老三也是毫不示弱,手下也都摆出了阵势,双方顿时剑拔弩张。

    “老大!老大!不好了。”一名手下带爬的从酒吧里跑了出来,看到彪老三大声喊道。

    手下这般狼狈的喊救命,让彪老三感到很没面子,他狠狠的踹了一脚那人怒道“喊什么!天塌了吗?草。”

    一脚的力气不小,手下擦着地面划出三米之远,可以看出彪老三也是个练家子……

    “哎,下那么重的手干嘛,不就是害怕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英雄会都这样,你们说是不是!哈哈哈……”恶蛟讥讽道,随后和身后的手下一起大声笑了起来。

    彪老三的脸色很是阴沉,失去颜面的他现在很想一斧子劈死那小子……恶狠狠的对着还未起身的手下道“说!发生什么事情了。”

    手下惊惧的看着彪老三,强忍疼痛道“老……老大,里面打伤鲍龙哥的那些人,杀了夜雨佣兵的人。”

    “什么!夜雨佣兵?”彪老三吃惊道。

    就是恶蛟嘲笑的声音也是噶然而止,紧紧的盯着彪老三的手下。

    彪老三神色阴晴不定,对着手下道“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夜雨佣兵团的谁被废了,他们可都是有枪的,怎么可能,你没看错?”

    手下颤声道“没……没有看错,就是泰山那群人啊,泰山拿着火武完全没有开枪的机会,就被打伤鲍龙哥的那人一剑就砍掉了双手,其他人也是一样,我出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人是站着的了。”

    全场死寂一片,恶蛟不自在的一笑道“彪老三,这生意你不想做吗?哥哥给你了,我先走了。”说着就欲转身离去。

    “哼,你认为你跑的掉吗?”彪老三冷声道,听得恶蛟浑身一僵“夜雨佣兵你我皆知道怎么回事,那可是一个横行魔域的七级佣兵团啊,泰山虽然在其中地位不高,但他的哥哥可是夜雨的高层,你我皆不敢得罪,现在泰山死在这,你认为作为这村里唯二的势力还能躲得掉?”

    听着彪老三的话语,恶蛟握紧双拳,恼怒不已,无论是他的蛟龙帮还是彪老三的英雄会对夜雨佣兵团来说都不过是蚂蚁般的存在,说灭也就灭了。

    他转身双眼通红的望着彪老三道“那你说怎么办,能击败泰山那群人,这群小子的实力肯定也是不弱。”

    彪老三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我们已经没得选择了,必须把这伙人交给夜雨佣兵团,说不定还能有一线生机,不然你我都死定了,合作吧,一起收拾这群刚来魔域的楞种。”

    恶蛟沉默片刻,然后狠狠道“干了,吗的,哪来的楞种,刚来就给老子惹这种事情。”他本是听下面一个老妇说来了一群凯子,以为能赚一些便宜,没想到却是惹了一堆麻烦。

    “吱啦。”

    就在这个时候,酒吧的大门被推开了,秦洛缓缓从其中走了出来,望向前方的众人……

    见到只是个不大的小子,彪老三和恶蛟沉默了,竟是这么年轻的小子废了泰山一行人吗?

    双方沉默的对峙半晌,彪老三肩抗巨斧,指着酒鲍龙对秦洛道“小子,就是你打伤了我兄弟吗?”

    秦洛看了眼彪老三出声道“是。”

    回答的简单利落,倒让彪老三一时无话可说,过了片刻,彪老三才道“很好,既然你如此承认的这么痛快,我相信你也很识相,跟我们走一趟,我保证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如何?”他的想法很简单,这事最好能用言语解决,毕竟动手的话他的心里可没有底,能打倒全副武装的夜雨佣兵的人,他们这盘菜怕是还不够他吃吧。

    “铿锵。”

    秦洛刷的一声抽出了洛风,以为秦洛要动手的彪老三和恶蛟吓得一激灵,纷纷掏出武器直指前方……

    哪想秦洛只是随意的坐在阶梯上,将洛风放于身旁,默然的看着前方的人群淡淡道“不如何,我倒想问一下你兄弟,他伤到哪了?”

    “额。”彪老三话音一滞,一时间竟是无言以对,伤到哪?伤个屁,就手臂上几道发青的痕迹,说出来都嫌丢人,不过是整个说法挑事而已。

    恶蛟看着有些羞恼的彪老三,适时出声道“小子,你别管受了什么伤,惹了事跟我们走一趟就行了,说那么多有用吗?”

    秦洛偏头看了看恶蛟“你又是哪位?”

    “我?我是这村子的老大,怕了吗?”恶蛟狠狠道,他想用气势吓住眼前的这个小子。

    秦洛哦了一声,面无表情道“我需要跟你们去哪?”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让你走就走。”恶蛟不耐道。

    秦洛轻声一笑“问题是我没打算跟你们去什么地方啊。”

    闻听此话,彪老三脸色变得很是阴沉“你在耍我们吗?”

    秦洛的身体微微前探,摇头道“不,我只是在拖延时间,你们为什么不看看周围呢?”

    “什么!!”

    彪老三两人急忙朝周围看去,只见四周的屋顶突然冒出不少的人影出现,手中的各式火武正对着下方的所有人。

    一丝冷汗从彪老三的额头间流了下来,与恶蛟对视一眼,两人皆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彻底打消了暴力解决问题的想法。

    秦洛起身,对着二人摊手道“刚才里面有一群叫夜雨佣兵的人很是好心,送了我们这么多火武,我的朋友都很高兴,希望能试试枪,你们愿意满足我们这个要求吗?”

    “你……你们知道夜雨?”恶蛟颤声道。

    秦洛耸了耸肩,神色自若道“当然,不然你认为他们为什么会送我们火武?”

    放屁!彪老三两人在心里齐齐怒骂,真当他们不了解情况吗?

    沉默片刻后,彪老三深吸一口气,看着秦洛缓声道“既然你们知道夜雨,也就应该知道我们现在的困境了,别的我不说了,给我们一条活路,你们到底是谁?”

    一旁的恶蛟见到彪老三全摊开了,他也保持了沉默,就这么静静的等着秦洛的回答。

    良久,秦洛才淡淡道“告诉夜雨的人,伤人的是一名叫做秦洛的镇魔预备役的特招考生。”

    “考生?”彪老三面露惊讶,他们似乎也听过这个考核,但还是不放心道“能给我们一个证明吗?”

    秦洛随手丢出了一个十字徽章,这是他在狼穴之战中得到的过关证明,现在已是无用了。

    两人仔细的翻看十字徽章,待看到镇魔特有的天机琉璃伞的标志后,放心下来,毕竟镇魔军的标志那是无人感仿冒的。

    随后对着秦洛点了点头,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虽然不能抓住秦洛一行人,但这是实力问题,能套出名字和来历就够了,相信夜雨也不会太过为难他们。

    秦洛收回“洛风”,随意道“我可以走了吗?”

    “当然,当然。”彪老三和恶蛟急忙让出身型。

    秦洛也不拖延,提步就走,在走出人群的时候,对着空中打了一个响指,随后第九小队的成员收起了武器,消失在了屋顶之上。

    然后……

    “恶蛟,你敢偷袭老子,给我去死。”

    “草,兄弟们给我上,废了英雄会这帮杂碎。”

    两方的人马莫名的战到了一起,乒铃乓啷,烟尘四起,双方打的颇为激烈,但谁都没有发现,正在交手的恶蛟与彪老三,一同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既然要见夜雨,那可不能一点事情都没有啊。”

    ……

    听得后面的交战声,秦洛并不感到意外,这就是底层势力的悲哀,毕竟如果夜雨的人来见到,彪老三两方的势力如果没有一点事情,怕只会认为两人并没有用心,得来的信息可能也是假的,到时候结果还是凄惨的不行。

    “唉,如果不是为了那批物资,何必这么麻烦。”秦洛摇头道,以他的实力对付这些最多不过灵阶是里的人那还不是来多少打多少。

    事情之所以变成这样,是因为陈福在酒吧里面告诉了他一些事情……关于夜雨佣兵的事情。

    佣兵团的等级一共分为九级,而最顶级的九级佣兵团在整个太极元界中加起来也不过十个,平常根本难以见到,所以八级已经是常人眼中最巅峰的势力了,无人敢惹。

    夜雨就是如此,虽说是七级佣兵团,但他们却是因为长年混迹在魔域,差不多有二十年没有去进行佣兵等级的评定了,所以不少人猜测夜雨该是有了八级的实力。

    陈福认出了他们在酒吧里废掉的几人皆是夜雨佣兵团的人物。

    本来这也没什么,底层人物的矛盾,也关系不到夜雨佣兵高层什么事情,没有下杀手的必要。

    但麻烦就麻烦在那个虬髯大汉名叫泰山,有个哥哥在夜雨佣兵的高层里任职,而秦洛……却是将他的双手都给砍了,此生算是废了。看那大汉仇恨的目光,很明显这件事不会就此翻过,所以为了不惹太多事情,陈福只能让秦洛下了辣手,杀了在场所有夜雨的人。

    至于门外的那些地头蛇,按照秦洛的想法,就是出门直接扫平,拿到物资,扬长而去,不留下任何线索,那夜雨佣兵仅凭样貌找到他们也并不容易。

    可这计划直接被陈福所否决了,他对秦洛道“这里所发生的的事情外面两帮肯定是知道的,所以如果你就这么走了,不仅拿不到物资不说,外面的人等到夜雨来了也是必死无疑。”

    秦洛表示不解“地头蛇死他能猜到,无非就是夜雨的人迁怒嘛,但为什么物资也拿不到,已经交了定金了啊。”他自己都没反应过来,说这些话的时候是有多么的冷漠,梁初雪更是皱眉的看着他,这不像是她认识的秦大哥。

    陈福也是深深的看了眼秦洛,然后解释道“像侯业这种人,都是依托于这些地头蛇才能安然存在的,毕竟自身实力不强,但手中物资却是不少,虽然身后有一些背景,但也是需要上下打点一下,如果地头蛇被夜雨灭了,下面那些小弟,村民,佣兵可不会管你这些,到时候事情就会失控,就算夜雨不杀,侯业背后的人也不会放过他,你说他还会把物资卖给你这个罪魁祸首吗?”

    秦洛苦笑道“打又不能打,那怎么办?”

    陈福叹了一口气道“必须要给外面那些地头蛇一条活着的路,告诉他们你们的身份吧,镇魔预备役特招应该还是会让夜雨忌惮几分的。”

    方晴随口道“瞎编一个不就行了。”

    陈福摇头道“瞎编一个,别人会信吗?肯定需要证明的。”

    秦洛点了点头,表示明白,接着道“接下来呢?”

    “这里的人护短的性格很严重,最好能不打就不打,所以你们听我说……”

    于是就有了刚才的那一幕,用泰山等人的火武威胁彪老三等人,使他们不敢动手,然后在告知身份,安全离开,不过事情的偏差是秦洛说了自己的名字而不是第九小队,没办法,事情起因虽然不是他,但率先动手的人却是他,实在没必要让其他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这真是太白痴了。”秦洛暗暗指责自己,他也发现了自己不对劲的地方,如果不是自己冲动的砍掉了泰山等人的双手,事情或许不会闹到现在这个地步,以前自己不是这样轻易下重手的人啊,而且杀泰山等人的时候,心情并没有任何抵触,反而有些兴奋,这到底怎么回事?

    正恼怒自己的秦洛并没有发现,此时在他的眼底深处,莫名的闪过了一道深蓝色的光芒……

    时间不长,秦洛来到了与侯业约好的村东头,只见第九小队、陈福和侯业都已经到了,旁边是好各大箱子,里面应该就是秦洛所要的物资。

    侯业面色不善的盯着秦洛,眼神中充满了警惕,淡淡道“钱。”

    秦洛从胸口中掏出了几张银票,交予了侯爷,无奈道“侯爷,没必要这么冷漠吧。”

    侯爷接过银票,冷哼了一声,招呼也不打,扭头就走。

    秦洛也只能耸了耸肩,对众人道“收拾下东西啊,我们走吧。”

    随着众人搬动箱子,梁初雪走进秦洛,小心道“秦大哥,你还好吗?”

    知道初雪说的是什么意思,秦洛摇头苦笑道“应该是没事吧,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陈福担忧的看着秦洛,心中有了一些猜测,却是不敢说出来。

    ……

    几天后,这座荒凉的小镇,来了一群不速之客,数量不下百人,装备十分精良,观其胸甲前那白色雨点的黑色徽章,这些人正是那夜雨佣兵团。

    此时,一名身材适中的灰衣男子随意的坐在酒吧门前的椅子上,表情平和,他叫泰恒,泰山的哥哥。

    其身前是一群趴伏在地上浑身颤抖,连头都不敢抬起来的村中之人……

    而侯业、彪老三还有恶蛟,他们三人则是在众人旁边的空地上,浑身是血,不知死活的躺在那里,看样子是已经失去了意识,昏了过去。

    泰恒品着美酒,随意的翻看着彪老三递上来的十字徽章,声音不见丝毫火气

    “秦洛吗?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