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八百一十二章:传说中的约G7
    “……”事出突然,赵凯歌突然咬牙切齿地一发狠,不单一边偷听的凤飞天惊慌失措,原自在同样也是大吃一惊……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这是怎么了?怎么平日里老谋深算,走几步就要回头看看后路的一半元婴突然喜欢上正面硬刚了?不应该呀!这种转变来得也太过突兀了吧?事出反常必有妖,什么事情我们都要讲究一个逻辑的不是?妖从何来?天呀!不想不知道,一想吓一跳……别的妖怪都是不害怕的;别的小妖都是不打紧的;就怕那个妖怪是传说中的害人果呀!

    天呀!这个日子是没法过下去了……怎么走到哪里都会遇见害人果呀!

    明眼之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个擂台一共要打五场,前四场是淘汰赛,最后一场是决赛……打个不太恰当的比喻,都快要赶上传说中总决赛的七番胜负了!毫无疑问,花花轿子人人抬,大家平时抬轿子的时候是可以混的;但是在淘汰赛里却是丝毫混不得的!所谓的淘汰赛就像是传说中的显微镜似的,任何一处微小破绽都会被对手无限放大的;有招想去,没招死去,又像是大浪淘沙似的,只有那些有真才实学的才能在淘汰赛里继续晋级;而那些华而不实,善于做秀,油头粉面,滥竽充数的都会被无情淘汰掉,所以上场打淘汰赛的对手那是一个比一个厉害;一场比一场难打……按理说赵凯歌不应该让赵叶正面硬刚的呀!那可是亲儿子呀!难道他想让赵叶一场接一场地打下去,直到最后打满七场系列赛不成?拜托!打铁还需自身硬;打系列赛还需自己球技高……赵叶也不是那块料呀!你要搞清楚,那可是传说中的七番胜负呀!勉勉强强过了第一关就是阿弥陀佛了,他拿什么过五关,斩六将地去打第七场呀?你要搞清楚,赵叶的外号叫做坏人叶……却不是传说中的约G7呀!

    乱了!又乱套了!

    ……

    费解,真是太费解了!

    自己之前明明已经想得一五一十,条理清楚了,怎么赵凯歌突然下起昏招来了?

    不应该呀!现在的局势很是简单明了,最后的冠军只会在那三个能打的之中产生……而赵叶和风飞天则是两只小虾米;两只弱鸡……瞅赵凯歌那个架势明显是想让两只菜鸡互啄……这个其实很好理解,菜中更有菜中鸡,即便是菜鸡互啄,赵叶也能狠狠啄一顿更菜的凤飞天……问题是菜鸡啄完了怎么办?剩下来的那三个都像是展翅雄鹰似的……没有远虑,必有近忧,菜鸡互啄之后就要被老鹰抓小鸡啦!

    即便坏人叶能赢了约G1……问题是他不可能一直赢下去;不可能赢了约G7呀!

    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虽然他们怎么闹都不关自己的事情……不过大家毕竟都是从小的玩伴,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感情的……这个擂台明摆着是虞家高手和月家高手在约架,天要打雷,云要下雨,别人是没有一点办法的……那就让他们两个去打好了;其余的人敲锣打鼓卖会呆也就成了,完全没必要身临其境约G7呀!

    你在混,我也在混……大家其实都在混,完全没必要打擂台约G7呀!

    一半元婴今天这是怎么了?即便是身负重伤……脑子怎么也坏掉了?他怎么不按照剧本来呀?他这么做我这个导演很难做的!

    咳!明白了!全明白了!原来小时候看过很多杂七杂八的书籍之后……就有了一颗想要当导演的心;害人果有事没事的就想当一回导演……同样原小侯爷也有着一颗当导演的心呀!

    ……

    事出反常必有妖……原自在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之中。

    是的,司徒大人从来只相信逻辑;同样他也相信逻辑。

    世间最怕人云亦云;有独立思维,独立人格的人基本都相信逻辑,因为逻辑永远不会骗人……嗯,什么事情都有例外,比如那个害人果就不喜欢按照规矩出牌;有事没事的就整出来几个幺蛾子……等等,你们都别说话,让我好好想想……莫非这个又是害人果的幺蛾子?

    不对呀!害人果肚子里是藏着许多幺蛾子,但是他从来不会坑自己兄弟的!坏人叶从小就是他的跟屁虫,他说什么也不会害自己小弟的呀!让坏人叶去打约G7?开什么玩笑?坏人叶只是一个风花雪月,吃喝玩乐的头子,根本没有约G7的真才实学呀!

    害人果又不是傻子,岂会犯如此低级错误?害过大哥的小弟从此就要遗臭万年;同样害过小弟的大哥也不好过……从此就要孤家寡人的!

    莫非这一切都是障眼法?

    莫非这一切都是害人果授意,然后赵凯歌故意为之的?

    赵凯歌先是装出一副重病在身的模样,然后又咬牙切齿地让赵叶去啄凤飞天……毫无疑问,世间所有的演技都不是无的放矢的;这一切都是有着明确目的的!

    大家都是老江湖了,每天都在大油锅里滚,道行那是一个比一个高……看似不起眼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的!

    那么问题来了,赵凯歌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司马懿诈病赚曹爽……现在他们想要赚得那个又是谁呢?

    嗯,看来这个问题要用到传说中的排除法了!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赵凯歌的所作所为绝不是为了赚凤飞天!咳!杀鸡焉用宰牛刀,如果害人果和赵凯歌想要对付凤飞天的话,根本不用这么麻烦的!直接让赵叶把凤飞天按在擂台上摩擦就好了嘛!

    排除掉凤飞天之后……咳!上阵父子兵,既然不是为了对付凤飞天……自然就是想要对付凤仪亭了!

    怎么对付?难道赵凯歌想要和凤仪亭约G7……想要和凤仪亭再在擂台上打一场传说中的加时赛?

    乱了!又乱套了!

    ……

    嗯,有些想明白了……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赵凯歌是不会对付凤仪亭的,哼哈二将这些年里虽然不对付,还不是一直相安无事?就像两个结伴走夜路的人,虽然两个人的思维与性格都是截然不同……什么事情都要一把抓住重点!思维与性格不同不是重点;两个人一起走夜路才是重点!在夜路里有个同伴互相壮胆才是重中之重!

    所以哼哈二将虽然一直吵吵闹闹的,却始终相安无事!

    天呀!明白了!全明白了!原来那个意外是害人果;原来是害人果想要对付凤仪亭!

    原来如此!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原来此番害人果和赵凯歌竟然联起手来想要对付凤仪亭了!

    那么问题来了,害人果是如何说动赵凯歌的?难道赵凯歌已经下定决心不走夜路了?

    咳!害人果如何说动赵凯歌的自己不太知道……不过自己是极其清楚地知道一件事情的!凤仪亭哪里是害人果的对手呀?别说什么七番胜负了,别说什么约G7了……约G1都够呛……在害人果的手下,只怕凤仪亭一个回合就要死翘翘啦!

    乱了!又乱套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