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33:自己衡量吧
    砰!门被踢开,一阵凛冽冷风吹进来。林浩然被冷风吹得打冷战的时候,手机恰好响了。

    电话是林鹤鸣打来的,林浩然以为这家伙还要找自己查案,摁掉了。但是林鹤鸣好像跟他较劲一样,他刚摁掉,又打进来了,弄的要吵架的石健和石绅愣愣的看着他,竟然忘了吵架。

    “兄弟,你给的方向果然没错,有大发现。”林浩然不得已只好接起电话,刚接起,电话里便传来林鹤鸣惊喜不已的声音。

    “什么发现?”林浩然说,“长话短说,我这边忘着呢。”

    “呵呵,我们调查了那些‘走’掉了的尸体生前病历及就医经历,有三个发现,一是他们都是肿瘤患者,二是他们都服用过某品牌的某款***,三是治疗其间,他们都用了健威制药生产的一款新药。”林鹤鸣似乎很激动,说话都直喘气。

    同一种病,服用过同一种药,这些都是林浩然估计之中的,没什么好让他奇怪的,引起他关注的是健威制药这几个字。

    “全面调查这款药的流向,全面封存这款,清查所有服过此款药的病人。林组长,这绝对是一个大案,你这次立大功了,不过,你最好马上跟你们最高领导汇报,马上要行动,不然别人转多了,毁了证据,你啥都捞不着。”林浩然凝声说。

    说什么为了人民健康为了人民生命安全这类大会上说的话,在这种情况下跟林鹤鸣他们说一点意义都没,唯一能让他们有一点激情的就是捞功劳,争取升职和加薪的机会,其它的都是扯谈。

    “兄弟,你是说……。健威制药的盘子很大,背后的关系盘筋错节,在没证据证明就是这款新药出问题的情况下弄这么大动作……。”林鹤鸣跟林浩然不一样,林浩然等于是混江湖的,什么事他都不怕,但是林鹤鸣是混体制的,稍有不慎他就会很麻烦。

    “我只告诉你一件事,有人在拿活人做新药试验,注意了,这个所谓的新药,并不是注册的经过检验的。偷龙转凤,挂羊头卖狗肉……。至于你查不查,那是你的事,我只是建议而已。”林浩然顿了一下说,“自己衡量吧,我这边还有事,挂了。”

    包厢里所有人都瞪着林浩然,尤其是石健,恨不得把他吃了。玛的,气势汹汹的来本是要跟石绅算账的,没想到刚进门就被响亮的电话铃声给打断了。正所为: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夫大国,难测也,惧有伏焉……。进门时的一股锐气勇气被恰好的电话铃声给搅了,石健的战意就衰弱了。等他把电话讲完,想再起战端,得有机缘。

    林浩然看了看他们兄弟俩,明白了,自己搅了他们的战意。不战了?那不好了,还是继续战吧,给他们点把火。

    “啊,不好意思,打扰你们兄弟掐架了,继续吧。”林浩然坐下若无帝人的夹了一块鲍鱼放进嘴里说,“石少,这满汉全席就是不一样,且不说味道如何,光这派头就够厉害的。我听说有些菜要准备两三天,石少难道你过年前就订了?”

    好吧,石健确实是地年前订的,可是准备了这么久的一桌好菜,却被石绅给霸占了。

    “哈哈,林医生,你说对了,年前就订了,不过,不是我订的,是的好弟弟订的……,兄弟啊,谢了,正所谓女人如意服兄弟如手足,哥哥吃你一顿不至于翻脸吧,我们是手足啊,难道你会为一件还没穿的衣服跟我过不去?。”石绅笑着对石健说。

    气啊,怒啊,石健刚刚压下去的一火苗,呼的一声,烧成了熊熊烈火。

    “石绅,你是故意的是不是,你是故意让我在别人面前出羞的是不是?”石健指着石绅说。

    “哈哈,对,你说对了,我就是故意的,我是你二哥,二哥都还没谈女朋友,你急什么啊。”石绅笑说。

    “哎哟,石少啊,你是故意的啊,这就是你不对了,你让你弟弟如何交待啊,你听听,他的客人已来的,在走道上了呢,你让他咋办?要不,我们还是把这一桌酒菜还回给他吧,这不是手足和衣服的问题,这是面子的问题。”林浩然内功深厚,他确实听到几个人向 这里走来,估计真是石健女朋友一家人。

    他凝神听了一下,应该没错了,走过来有四人,从脚步声就可以听出,三男四女。突然,他听到几句让把惊掉下巴的说话。

    “卢兄,有才,爱文和石健也交往几个月了,相互之间应该也了解得差不多了,我觉得应该将他们的事定下来,找个日子先订婚,然后年底找个黄道吉日……。”中年男音说。

    “嗯,卢兄,我也觉得杨部长说的对,这事儿要不今天就定下来?”又一中年男人说话,应该是那个叫有才的。

    “杨部长,石兄,在我们家里,一向都很民主的,所以这个问题,还得让爱文自己决定。”被称作卢兄的终于说话了。

    林浩然听到那杨部长说什么卢兄,爱文几个字就已怀疑是卢应龙和卢爱文了,这会儿听到卢兄的声音,果然是卢应文,不由得大惊。他想过很多种可能,但从来没想过,卢爱文竟然会和石健搞在一起的。

    这是什么回事?难道卢应龙一点儿也不知道石家是什么货色,等等,好像卢应龙并不满意……,难道这里面有什么事儿……。

    容不得林浩然细想,众人已到了包厢门口。

    “小健,你怎么搞的,也不到楼下迎接杨部和卢伯伯……。”威严的男中音,不用说,这人肯定是石健石绅的老子石有才了。

    “爸,这个……。”石健不知如何说好。

    “什么这个哪个,宴席准备好了吗……,咦,石绅,你怎么会在这里?他们是……。”说话间,一个五十岁左右,长的一脸富相的中年男人已领着众人进了包厢。

    包厢足够大,得有四五十平方,虽然进来七个人,并没一点挤逼感,林浩然一眼就看到了进后进来的卢爱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