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1章 春华秋实
    刘总管看着甜姐儿的背影,有些感慨地道:“夫人,您回来了,这国公府才像是一个家啊,就连姑娘都变了不少。”

    变得更甜更可爱,也更像是一个在父母的庇护之下长大的小姑娘了。

    映雪和映岚这时候正立于卫芙的身后,听到刘总管这话,两人止不住地觉得有那么些怪异。

    刘总管说的“您回来了”,这是什么意思,她们怎么就有些听不懂呢?

    好在,刘总管也没有再说这些让她们听不懂的话了。

    “夫人,春华和秋实知道了您的消息,都决定要回到府里,她们现在正在外面候着,您要唤了她们过来说话吗?”刘总管问。

    卫芙闻言连忙道:“快让她们进来吧。”

    卫芙其实也有些激动。

    春华和秋实伴在她身边十几年,她们之间的感情可以说是极为深厚,卫芙醒来之后先是没能见着身边熟悉的人影,后来又知道两人早早的就被“自己”给打发走了,要说不挂念,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现在这两人回来了,她自然是激动的。

    春华和秋实本就早早等在了外面,得了卫芙的传话,两人不一会儿的功夫也就进了正房。

    看到迈步进屋的春华和秋实,卫芙一时没能忍住红了眼眶。

    在她记忆里的春华和秋实,还是十八、九岁的模样,正处于一生之中最美好的年华,但出现在卫芙面前的这两人,虽然有着让卫芙觉得熟悉的容易,却已经是三十好几的妇人了。

    看着春华和秋实,卫芙就仿佛看到了自己身上逝去的那十五年的时光。

    说来也怪,虽然于卫芙来说只是睡了一觉,但时间确实已经过去了十五年,可在卫芙的身上,却是叫人不怎么能看得出来时光流逝的痕迹,便是容貌,也只是看着比十五年前要稍显成熟了一些而已,若是不认识她的人见了,只怕以为她顶多也就二十四五。

    总之,是与她的实际年龄相差甚远的。

    也不知道……

    是因为她身上发生的诡异的事,还是因为这十五年间的“卫芙”一直致力于保养。

    但,不管怎么说,这总是好事。

    身为女子,无论处于什么年龄段,又哪里有不爱美的?

    而在卫芙想着这些的时候,春华和秋实不止红了眼眶,就连眼泪也没能忍住,顺着脸颊便滑落了下来。

    “夫人!”

    两人激动地唤了一声。

    刘总管这时站起身,也未说什么,就这样悄悄退下了。

    而映雪和映岚见状,对视一眼之后,也跟着悄然退下,将空间留给这阔别多年的主仆三人。

    春华和秋实唤出一声“夫人”,又哭又笑了一会儿,然后才想起来一起在卫芙的跟前跪下,“夫人,您可算是回来了!”

    只这一句话,就已经能听出很多事了。

    卫芙一手拉一个,将春华和秋实从地上拉了起来:“别跪了,这么多年不见,咱们好好说会儿话。”

    春华和秋实连连点头。

    卫芙拉着二人坐下,这才有时间打量她们。

    春华和秋实年岁与卫芙相当,她们虽是主仆,却是相伴着彼此长大的,感情自是于一般的丫鬟有所不同。

    许是因为要来见卫芙,两人今天都穿着簇新的杭绸做的衣裳,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身上戴的首饰虽然不多,看着却也是齐整体面。

    再看看两人虽然过去了许多年,但面上手上却并没有留下多少劳作的痕迹,但可以看出来,她们这些年也算是过得不错。

    如此……

    卫芙便算是放心了。

    松了口气,卫芙安静地听春华和秋实说起她们这些年来的经历。

    当初春华和秋实因为劝诫“卫芙”不要对三个孩子如此冷淡,不想却将“卫芙”惹恼了,竟是就要将两人发卖出去。

    而事实上,当初的春华和秋实都已经有了心仪之人,只等着卫芙产下龙凤胎出了月子,就会替她们作主定下婚事。

    所以,两人的身契,卫芙是早早的就已经还予了她们的。

    “卫芙”想要将春华和秋实发卖出去,自然是不可能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不想叫春华和秋实看出不妥来,即使没有身契不能将二人发卖出去,“卫芙”仍没停下过找两人的茬儿,那段时间,春华和秋实着实是吃了不少苦头的。

    后来还是姜珩出了手。

    “将军……国公爷见我们这般处境,才会选了夫人您的一个庄子将我们安排过去,后来的这几年,您的那些陪房也都陆续到了庄子上。”春华道。

    卫芙的陪房都是秦氏替她精心挑选过的,都是性情忠厚又擅长打理各种杂务的,本就是秦氏挑了用来帮着卫芙打理嫁妆的。

    这些陪房都到了庄子上之后,姜珩直接就将卫芙的嫁妆都交到了这些人的手里,再有刘总管盯着。

    也就是说……

    这些年来,卫芙的嫁妆都是由着自己人打理着的,这十五年间的“卫芙”,压根儿就没碰着。

    如此,卫芙心里总算是好过了些。

    曾经的“卫芙”用过的家具摆设衣裳首饰,她觉得膈应都可以不要,但若是她的嫁妆也被人染指了,她总不能把自己的嫁妆都处置了吧?

    要是镇国公夫人变卖嫁妆的事传了出去,怕是外人会以为镇国公府这是要完蛋了呢。

    但同时,卫芙心里也更觉疑惑了。

    姜珩……

    这人连春华秋实,以及自己的陪房,甚至是自己的嫁妆都能够妥善安置,为什么对于三个孩子,却是这般不闻不问呢?

    这其中,又到底有着什么隐秘?

    想着这些,卫芙看向春华和秋实:“当初,我产下略哥儿和甜姐儿之后,你们也发现不妥了?”

    春华和秋实没有任何犹豫,用力点了点头。

    春华道:“夫人,我和秋实从五岁起就到您身边了,这么多年下来,您的一些习惯,许是您自己都没有我们了解,如此一来,您突然之间有了那么大的变化,我们又如何可能发现不了?”

    卫芙听到这话,一时之间又是高兴又是伤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