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六章 神秘隐士
    梵天琅琊是下界修真地,来来往往的大多是未及化神期的修士,往日里偶见洞虚期或以上的修士,就足够他们追捧敬畏,更遑论仙界中人,尽管位阶不过下位仙,也足够下界修士惊心动魄,肝抖胆颤,于是几人收敛了仙气,一路御空而行。

    清欢趴在小白云上,不住的往下看,先前听来的果然没有错,这个古灵山真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文羽哥哥。”她试图通过蓝文羽这个话痨打开话匣子,“你听说过金钵大会吗?”

    蓝文羽和之前的他判若两人,就像一簇烧的正旺的火苗,突然被一盆冷水浇熄,整个人都蔫了:“恩。”说话都是漫不经心,眼神四处乱飘,似在警惕着什么,又像担心着什么。

    清欢也并非是想获取什么信息,不过是找个人听她说话。

    祁连?不熟,而且他身上有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

    陌桑,依着他那高冷的性子,任她说的口干舌燥,恐怕最多捞的一句“恩”。

    “都说金钵大会开启之时,是梵天琅琊最热闹的时候...”清欢自顾自的在喋喋不休,“也不知道那金钵到底长的什么样子,可是真是看一眼就能够得到莫大福泽。”

    清欢满心的憧憬,可是在除陌桑以外的人眼里,就如同笑话一般。

    蓝文羽提醒她道:“清欢妹妹,法器灵宠也就算了,这下界修真地的什么福泽...”摇摇头,“和你沾不上半点关系,你就别去凑那个热闹了,免得到时候人家说你扮猪吃虎。”

    “为什么与我就没有关系呢?”清欢诚心的发问。

    “笨啊,因为你是仙身,你想要晋升位阶只能通过历劫。”蓝文羽无奈。

    不怎么搭理他们的祁连这时倒开了金口,语带轻蔑道:“话也不能说的太死,要说九重天上也并非没有和这什么福泽有关之人,那个叫白怀的,不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蓝文羽皱眉:“白怀君虽是从下界渡劫修上九重天的,但好歹是四值功曹之一的值月神,还是位上仙,容得你这个下位仙在这里嚼人家舌头。”

    蓝文羽一直觉得祁连是那种欺软怕硬,狗仗人势,狗眼看人低,倒并非与那白怀仙上有多好的关系,单纯看不惯祁连这个人。

    真正与白怀仙上关系匪浅的那位愣了一下,猛的反应过来他们口中的主人公是熟知之人。

    在清欢眼中,祁连毕竟是个有身份的人,西海水君之子,想当初在瑶池仙会时,也是能在一群小辈中说得上话之人,因而她对祁连是敬而远之,保持着安全距离。

    但无论是什么人,也不能在她面前说至亲之人的半点不是,尽管她没听明白祁连话中包含的意思,但依着蓝文羽所言,话里铁定没有什么好意。

    “做什么?”祁连道,眼色也渐渐沉了下去。

    清欢一改不谙世事的天真无邪,直勾勾的看着他,眼神里竟有一股凌厉之气。

    连蓝文羽也愣了一愣,生怕两人打起来,赶忙把清欢拉过来。

    传音入密道:“小丫头,你怎么了?”

    清欢深呼吸平复下情绪,道:“文羽哥哥,一换一,你可以问我一件我知道的事,我也需要你告诉我一件你知道的事,成或不成?”

    蓝文羽想了会,果断道:“成交,问吧。”

    “你认识白怀仙上?”

    蓝文羽看向她:“难怪你突然情绪不对劲,你也同白怀仙上有交集?”

    “恩。”何止有交集。

    蓝文羽这下陷入两难之中,面对清欢接下来肯定会问的问题,他不知该说还是不该说,当初他只以为清欢认识玉衡那个公主,怕触及她的伤心事,陌桑才命令他三缄其口,没想到...

    不止玉衡,连白怀君也...

    “方才祁连君所言,白怀仙上是个典型的例子是怎么回事?”清欢问。

    蓝文羽一听,原来是这事,顿时送了口气:“就是...”他注意措辞道:“你可知晓白怀仙上是下界修士渡劫成功飞升的仙界,又从一界散仙修到上仙,并且位列仙班。”

    清欢点头,关于这些,她还是知晓一二的。

    “当初,白怀仙上就是从在这里得到的福泽,才助他顺利从洞虚一路渡劫升至大圆满的境界,才得以飞升仙界,此事在九重天上不算什么秘辛,甚至有不少人,特别是下界修士以他为榜样,刻苦修行,希望能有一天也像白怀仙上那样,能够修行圆满,不过大道无边,修行之路永无止境。”蓝文羽将此事徐徐道来。

    清欢恍然大悟,原来这里竟是白怀仙上的修行地之一,难怪他对梵天琅琊如此了解。

    “那文羽哥哥可知,白怀仙上现下在凡间何处历劫?”清欢又问,她早就想去看一看玉衡姐姐和白怀仙上是否安好。

    凡间历劫?蓝文羽顿了一顿,顺着她的话道:“此事我也不知,须得问询司命才行。”

    清欢叹气,她与司命并不熟悉。

    蓝文羽在她愣神之际,赶快转移话题道:“快看,前面就是你心心念念的金钵秘境。”

    清欢猛然抬头:“不是说金钵大会与我们无关吗?为何...”

    蓝文羽挑了挑眉:“我等的确并非冲着那金钵,而是另有所求。”

    另有所求?不就是那只变异烛九阴嘛!清欢小声咕哝道。

    ......

    祁连原本并不把这个清欢放在眼里,但经刚才的那个眼神,他又重新审视这个身份不明的女子,或许有一人能够告诉他答案。

    也该到了。

    祁连拇指在食指和中指间来回触碰,这是一种少见的术法:天机算。

    天机算的正宗本是一种预言之术,但经过某个高人的改造,成了一种极为隐秘的交流术法,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与别人进行消息的传递。

    祁连把清欢有关清欢的所有事通通上报于他,事毕,他冷冷一笑,好戏即将登场。

    祁连传递消息的另一方,便是天帝手下的隐士,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和面貌,只知道一个名字,还不知是真是假。

    这个神秘的隐士,名叫紫魑。

    (//)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