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3 第八十三章
    姜姜一连po出手机爆炸后的损毁图、刚好坐在一旁被爆炸波及的助理受伤图, 还有当初购买星座系列手机时的单据凭证。

    文章末尾明晃晃地质疑江星手机的安全性, 并表示希望江星可以给出一个合理的说明解释。

    这条微博一经发出, 便使得多个关键词在次日清晨一齐登上热搜榜单。

    九月底的阳光已较盛夏时节温和不少, 明亮却不刺眼。周尤醒来,迷迷糊糊揉着眼睛,发现一向比她起得晚的江彻已经不见踪影。

    她从床上坐起, 又顺手捞起床头手机, 本来还在掩唇打呵欠, 却猝不及防被手机里密密麻麻的新消息吓清醒了。

    她边洗漱边看新闻, 用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出房间时盲涂口红, 还不忘夹着手机交代下属, “马上联系江星品牌部, 成立紧急公关小组,我们直接在江星见。”

    涂到下嘴唇时,不期然撞上回房的江彻, 周尤挂断电话, 抬眼,有些意外,“你还没走?”

    “你没起床, 我走哪儿去, ”

    江彻揉了把她的头发, 另一只手垂在身侧,手里的手机屏幕光亮未歇。

    “都什么时候了, 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江彻挑挑眉,从她手中抽走口红,边旋转把玩,边垂下眉眼打量。

    忽然,他问:“你刚刚给同事打电话说,要成立紧急公关小组?”

    “嗯,江星现在正是上市前的关键时期,这种明星公开对呛事件如果不及时处理,绝对不止是一时利益的问题,有什么不对吗?”

    “不是,我是想问,你有没有想过……可能真的是我们江星的手机出了问题,你确定要参与这次的公关处理么。”

    江彻似乎一点都不着急,声音听不出太多主观情绪,手中把玩的动作稍缓,神情也很捉摸不定。

    周尤愣怔,没有想过他会这么问。

    但也很快明白了,他为什么会这么问。

    上次袁小意的事情……

    江彻正想开口,周尤却抢先道:“我相信你。”

    初秋阳光从窗帘缝隙里偷溜进来,在两人之间投下小束光影,半边脸颊沉溺在温柔天光中,就连透明的细小绒毛也清晰可见。

    江彻顿了顿,上半身微向前倾,忽然抬起周尤下巴。

    “别动。”

    他拿着那支西柚色口红,细致地给周尤涂满-

    正值国庆放假前夕,大家都在美滋滋规划假期安排,姜姜冷不丁发出这条质询微博,炸得江星和嘉柏相关的工作人员假期全部泡汤。

    很显然,姜姜是有备而来。

    她正在拍的这部戏已经进入配角全部杀青的尾声,挑了这么个时间轰炸江星,炒作嫌疑很大。

    剧组反应也很快,立马就把蹭热度这事儿给安排上了。

    现在搜微博,通稿都带上了《彼岸花开》的剧名,原本查无此片的十八线仙侠网剧一下子就有了姓名。

    “……而且明天就是国庆黄金周的第一天,流量很大,姜姜那边铁了心是要炒作这件事的,手机爆炸又属于社会新闻热点事件,我们压不下来,强行压制,可能会起反作用。”

    周尤冷静陈述,“姜姜那边的目的,很可能只是要为自己和新剧赚一波流量和关注度,如果不在关注期内迅速回击,等大众转移焦点,江星品牌的污点也抹不掉了。”

    江星的相关负责人发言,“可是爆炸原因检测不是一下子就能搞定的。”

    “最快需要多久?”

    “姜姜那边配合的话,也至少需要三到五天。”

    周尤摇头,“太长了。”

    会议室内陷入静默。

    正在这时,会议室门被推开,陈星宇和江彻一起走了进来。

    大家纷纷起身,“陈总,江总。”

    陈星宇抬了抬手,示意大家坐下。

    陈星宇直接走向上首,江彻却在周尤身边停了停。

    他略略侧身,问:“有想法了吗?”

    周尤抬头望他,声音很轻,“还没有。”

    “这次事情背后可能是我们竞争对手的手笔,姜姜那条微博发酵,网上陆陆续续有人称自己的江星手机也爆炸过。目前看来,爆炸原因的检测速度快不过舆论蔓延的速度,常规处理方式肯定不行。”

    陈星宇坐下后,就开门见山直接否定先前的讨论。

    大家面面相觑。

    不过很快,大家又恢复到积极讨论的状态,不时有人提出新的解决办法。

    “既然有人能让姜姜-->>

    做这件事,我们应该也能让姜姜选择和解,无非是价格问题。”

    江彻眼都没抬就否决道:“不行。”

    有人附和,“这件事不好办,如果姜姜把我们想要和她和解的证据摆上台面,那事情就更糟糕了。”

    有人提议,“手机爆炸的问题其实这两年还算普遍吧,让大家了解到爆炸本来就不稀奇我觉得就可以了。

    “然后……我们可以在补偿态度上表现得诚恳一点,可以承担姜姜那边助理的医药费,还有购买手机的费用,让消费者看到我们解决问题的决心。”

    江彻支着脑袋,眸光落在手头资料上,面无表情。

    陈星宇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也摆出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拉其他手机品牌一起下水,也算一个方案,但成效如何暂且不说,光做这件事就很得罪人了。

    最重要的是,这件事很可能跟江星没关系。

    顾客是上帝,但存心找茬的顾客不在上帝之列,上来就把姿态摆得太低,不仅会显得江星很好欺负,还会显得江星做贼心虚,想要息事宁人。

    这样大包大揽地认错,就是自己上赶着坐实自家产品有问题,后果可能比不回应还要糟糕。

    周尤忽然想到了什么,在众人议论纷纷的间歇问道:“我们这边已经和姜姜取得联系了吗?”

    “联系过,但没联系上。”

    周尤按了按笔盖,边思考边缓声说:“我觉得,我们可以不联系了。”

    江彻抬眼。

    陈星宇也生出些兴趣,“你说。”

    “刚刚陈总说,还有其他人也在微博上发声,说自己的江星手机也出现了问题,既然不止姜姜一个人的手机出现了问题,那凭什么我们要针对姜姜的问题单独声明单独处理呢。”

    不少人还没听懂,江彻却很快明了周尤的意思。

    周尤越说,思路越清晰,“江星这款星座手机上市至今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了,我想问一下过去这三年,这款手机有没有发生过爆炸事件?”

    产品经理很快回答,“只有一起,发生在阳城。当时是冬天,阳城那边的维修总部派人过去查验了,是因为那家的小孩把手机扔在烤火炉上才发生的爆炸,和我们公司无关。”

    “那这件事情就好办了,我们完全可以不理会姜姜的微博,直接发一个公告,首先表明我们对自己品牌质量的信任,拿出之前三年都没有出过问题的数据作例。

    “然后再让手机出了问题的用户和我们这边主动取得联系,我们会派人过去调查手机爆炸的原因。

    “要强调的一点是,不止是明星的问题我们会处理,所有用户的手机出现问题,我们都会派专人前往处理,无差别对待。”

    江彻接着她的话头继续说:“目前,比较权威的爆炸检测中心星城就有一个。发公告的时候记得说,如果是在外地出现了问题,将爆炸手机寄过来又怕我们从中造假,手机主人可以亲自前往星城,一起监督鉴定。

    “一旦鉴定结果出来是江星手机的问题,江星愿意承担用户来往星城进行检测鉴定的所有交通住宿费用和误工费用,也会给出用户满意的赔偿方案。但不是江星的问题,还请用户费用自理。”

    陈星宇想了想,不由自主地点头,“这个公告我来发。”

    名人有名人效应和名人优待,纵观多起微博质询事件,基本是公众人物方提起质疑,被控诉方就急忙表示要为其处理,而且很多时候都是采取特殊对待的处理方式。

    处理态度恳切当然是值得赞扬的,但凭什么只有名人的问题有人在第一时间解决,其他发声力量小的人,就要接受被忽视被怠慢的结果呢?

    民众不满这样的解决态度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江星如果从一开始就把明星和普通群众摆在同样的位置接受问题处理问题,再加上风向引导,可以预见,从着手回应的那一刻开始,就会收获一大波好感。

    术业有专攻,周尤提供的思路只是一个大致的处理方向,后续的爆炸鉴定等具体到实际工作的细节她也不懂,就只能旁听了。

    会议开了一个多小时,结束后,大家又紧锣密鼓投入到执行工作。

    一封公告远远不足以调动风向,公关组文案齐齐出动写通稿,从姜姜新戏要上疑似炒作、姜姜与江星有旧怨、姜姜平日根本就不用江星手机等各个角度写了数篇,内容有深有浅,浅显的给看不懂的人看,春秋笔法的给有文化的人看。

    江星和嘉柏的媒体关系远要强过姜姜,愿意给江星发稿子的媒体占了大多数。

    中午时分,江星的媒体攻势就伴随CEO陈星宇的公告微博全面展开反扑。

    周尤一刻都没停下,还早早安排了人查看所有《彼岸花开》目前已经放出的花絮视频和采访视频。

    原因无他,她怀疑这个手机根本就不是姜姜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