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2章
    想要逃, 想要大喊出声。

    工藤新一……不, 江户川柯南不知道现在的情形跟曾经他被琴酒喂了aptx4869时哪个更为凶险,跟那时不同的是现在他是在直面黑衣组织的王牌杀手,虽然对方笑着, 可那种如同实质的杀气让他无法动弹。

    真是糟糕。

    那个白色短发的男人看起来十分温和,他似乎在跟一旁的两个女孩子聊天, 可有一只手却在大家看不到的地方, 握着一把锐器抵在他的后腰,这也是他不敢轻举妄动的原因。

    gin,还有那个白发男人一左一右,灰原哀已经陷入极大的恐慌之中, 这会儿似乎完全派不上用场, 在他对面有一个戴着眼镜的少年, 见他望过来,轻嗤一声然后露出了带有嘲讽的微笑。

    ……完蛋了。

    麻醉针,足球, 眼镜, 还有他的全部设施似乎都派不上用场,对方意有所指看了看小兰那边, 这种类似于威胁的举动甚至让他感到绝望。

    名侦探工藤新一,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才叫无计可施。

    “可可可爱吗……谢谢姐姐夸奖。”被身后的锐器顶了一下的柯南艰难露出了一个天真的笑容,道:“很久没有见到叔叔了,我超——开心的!”

    琴酒:……太掉节操了,工藤新一。

    让工藤侦探惊讶的是, 琴酒并没有对他们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举动,在稍稍‘聊’了一会儿后,他便将两个孩子送了回去,顺便还礼貌地邀请毛利小五郎带着几个孩子去他们现在的住所做客。

    听说有酒喝的毛利叔叔几乎立刻就答应了下来,柯南看了看仍旧不在状况的灰原哀,抿了抿唇走到小兰身边扯了扯她的衣角,道:“小……小兰姐姐,这样不会太打扰叔叔了?”

    凑过来的十七笑容十分灿烂:“有这么漂亮的女士去我家里做客才不算打扰,小朋友们也一起去吧,昨天刚刚做了不少小饼干和糕点,要去尝尝吗?”

    “好——!”

    那边的命案已经找到了凶手,进行到了最后阶段,即使没有名侦探工藤新一,也会有别人来当这个‘救世主’。真凶已经被抓获,那么剩下的民众也没了赏樱的心思,这会儿已经三三两两离开了。

    “因为天气太好了,也没有开车,我们步行回去吧,现在路边的景色也不错。”十七牵起柯南的手,转头去问两个姑娘:“沉谙和豆腐累吗?累的话我让黑泽先送你们回去。”

    两个姑娘摇了摇头。

    被同行的几个真·小朋友还有毛利小五郎坑得一脸血的柯南只能被那个可恶的白发男人牵着手,而灰原那家伙全身都在发抖,毕竟是gin在牵着她嘛。

    不知道为什么,走在路上的柯南在无计可施的时候居然平静了下来,虽然他被十七和gin吓到差点心脏骤停,但现在他显然没有生命危险,智商极高的大侦探就开始思考些有的没的了。

    包括gin那家伙到底有什么目的,跟他同行那几位中明显是普通人,如果说琴酒是跟朋友来赏樱的,他第一个不信。

    问题是,他该如何逃脱,或者该怎么弄清楚这些人的身份。

    正在柯南胡思乱想的时候,目的地已经到了,因为宅子确实不小,几个小家伙还有毛利兰都发出了惊呼,而十七将他们带到客房后,才松开握住柯南的手,笑道:“大家随意坐,我这就去取茶和点心。”

    “我也去。”

    十七与琴酒离开后,屋子里的压抑气氛好歹消去了点,沉谙和豆腐这俩人似乎什么都没察觉到,而沉谙的男朋友觉得有些不对,但也是以为自己多心了。

    至于跟伏见一起来的那姑娘,低头捧着手机玩的正开心,哪里还在乎其他?

    柯南环视四周,试图找到能够离开的方法,结果他又撞上了伏见的视线,那位面色有些苍白的少年紧紧盯着他,然后露出了一个十分意味不明的笑容。

    ……这里都是什么怪人啊。

    如此想着,柯南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天真’的笑容,他小心翼翼走到伏见面前,道:“大哥哥,叔叔去哪里了?”

    “我说,去别人家做客好歹要安静点吧。”伏见扬眉,上下打量许久后方才轻嗤出声:“……啧,所以说我讨厌麻烦的事情,那家伙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所以不要动歪脑筋啊,小鬼。”

    伏见坐在角落,在这里说话其他人也完全听不到,柯南闻言睁大了眼,压低声音质问道:“你们到底是谁?gin那家伙到底有什么目的?!”

    “目的啊……”伏见猿比古摊手:“我不知道。”

    柯南充分发挥了小孩子的优势撒娇说坐在会客室十分无聊想要去院子里逛逛,伏见轻笑一声随他去了,他不知道十七的身份,但他知道琴酒的,这俩大人狼狈为奸估计也不会让柯南在他们眼皮底下搞出什么小动作,更何况他懒得参与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伏见猿比古只是在休假期间出来见了见网友,其他的也懒得管。至于做正义的使者……?s4本身就是管理异能者的部门,普通人才不在他们的管辖范围内,纵使那位黑衣组织的高层不是什么普通人。

    而十七与琴酒一前一后去了操作间,糕点都是已经做好的随时可以取用,至于清酒和茶水,十七也不会吝啬拿出来招待客人,都是身外之物,他也不会在意。不过他把琴酒拽出来可不是为了给客人泡茶的。

    “你把他们带过来是为了什么?”

    “闲极无聊。”

    “杀手和侦探的戏码我并不是很感兴趣。”

    “……好吧其实我只是想看那位名侦探能做到什么地步。”

    “怎么,那孩子很厉害?”

    “说是厉害也不尽然。”琴酒取出发圈,将那一头快要长至小腿的素发束起,他听了十七的问话,摇了摇头表示否认:“我只是想试着打破‘命运’。”

    所谓正义必将战胜邪恶这种说法对他来说太过可笑,但有时他却不得不提防一二,纵使剧本的作者是他,可是在发生某些意料外的事情的时候,他也需要应对得当。在名侦探柯南的世界里,黑衣组织就是那个会被正义打败的邪恶组织,但是他在这里,就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毕竟那位先生是他要效忠的存在,他如何都无所谓,但是那位先生可不能发生任何意外。

    “命运?”十七闻言嗤笑:“你信命运?”

    “嗯,信啊——比如正义万岁什么的,勇敢无畏的大侦探将跨国犯罪组织绳之以法,听起来多励志。”

    十七:“这种话从你口中说出来简直太恶心了。”

    “不过说实话,工藤新一确实是那种十分引人注目的类型。”琴酒靠在料理台上看十七摆糕点:“我还在想,如果有一天我的剧目就此完结,那么将其完结的人不是工藤新一就是r……不,是赤井秀一那家伙吧。”

    “如果是被杀死的话,他们两人成为执刀的手,也不是那么让人难以接受。”

    对于gin现在就开始考虑以后该怎么死这种事情,十七表示不理解,但不理解并不代表接受,毕竟他是无论如何都想活着的类型。

    意有所指瞥了不远处的廊柱一眼,十七轻笑:“那么死前一定要跟我联系,我会给你烧一包香烟过去的。”

    “……至少要一箱。”

    “成交。”

    不远处偷听两人说话的柯南:……

    这什么意思啊谁是执刀的手啊不要乱说为什么他突然觉得那个gin似乎是个厌世的家伙一定是错觉对吧?而且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那家伙既然已经知道江户川柯南就是工藤新一为什么不杀了他这不科学!

    说实话,柯南的隐藏技巧在十七和琴酒俩人眼中简直相当于不存在,等到柯南走后,十七一个肘击过去,揶揄道:“如果大侦探真的把杀死你当作使命怎么办,小孩子可是不禁逗的。”

    “我是说真的啊。”gin端了盘子出门:“玩够了就再换个剧本,想办法让我的死变得唯美一点,顺便弄点神转折的剧情给正义的小伙伴们喂点屎,想想都觉得过瘾。”

    “……你这个人,粗俗。”十七吐槽。

    “谢谢夸奖。”

    毛利小五郎喝的过瘾,几个小孩子吃糕点也吃得十分开心。灰原哀本来就因为gin的出现而惊恐万分,但是惊恐过了头居然诡异地镇静下来,安安静静坐在一旁,别人也看不出来她的异状。

    可谓是宾主尽欢。

    冷静下来的灰原大脑疯狂地运转,开始思索琴酒今天这种无聊举动的目的——是的,她和江户川柯南都被威胁,并且来到了这个看似是普通民居实际上却住着恐怖分子的宅院,但是他们完全没有受到伤害,琴酒也没有要杀死他们的意思。

    太反常了,反常到不像是致力于揪出组织所有叛徒且心狠手辣的gin,如果有人说黑衣组织的gin遇到叛徒居然没有立刻拔枪把对方杀掉她都不会相信。

    琴酒看到苦思冥想的两个伪孩童,表示他的恶趣味终于得到了满足。

    而在傍晚,一群人没受到任何伤害就被送走,毛利小五郎喝得醉醺醺,小兰无奈只能搀扶着自己的父亲离开。她已经被很好的招待了,更不可能赖在主人家不走,而柯南在临走前仍是费解地看了看那扇半掩的门,纠结着今天经历的一切。

    灰原哀刚刚被琴酒带到了角落,离开的时候手里不知道攥着什么,神情恍惚甚至差点走错了路。十七望向一行人离去的背影,道:“你对小姑娘说了什么……不会是萝莉控吧,你。”

    “只是想验证一下,她倾向于所谓看到的真相,还是别人告知的真相。”

    “……真是超级恶趣味。”

    客房已经布置好,众人商量着一会儿出去逛逛再回来休息,傍晚的大阪其实比白天要好看得多,夕阳的余晖洒在小径上,偶尔可闻及鸟鸣,三三两两放学的小孩子从路边走过,而车辆并不是很多。这里离市区很远,虽然不是很发达的地段,但却十分安静闲适,是个度假的好地方。

    十七并没有跟过去,安德烈来了电话,说三天之后就会来拜访。他苦恼之余倒也十分好奇那位亲王此行的目的——不要说是什么想念他,这种超级小言的说法确实跟那位亲王不适合。

    “是因为你的礼物。”安德烈说:“十七,为什么要留你的血液给我,你知道我并不需要这些。”

    “如果你是因为这个,我想你没必要跑一趟。”十七回答:“那瓶血液我已经处理过,不会对你产生任何副作用,喝下去,你的实力也许会再上一个台阶。”

    在三代血族已经沉睡的今天,身为亲王的安德烈如果再提升一个等级,那么他将是当之无愧的血族之王了。

    “这礼物太过贵重,我无法毫无负担地收下。”安德烈显然还是没有放弃要来日本的想法:“还是见面详谈比较好,而且我现在很想见你,挚友啊。”

    十七暗自抖掉一身的鸡皮疙瘩,表示对安德烈的称呼敬谢不敏,他自认为跟那位血族亲王还不到互称‘挚友’的地步,如此称呼,大概只是安德烈自己单方面的想法了。

    最终十七答应了安德烈来找他,毕竟自己的血液被血族亲王喝掉后会有什么后果他也不知道,如果安德烈喝下血液的过程中他在一旁盯紧,如果发生意外什么的好歹也能搭把手。那位亲王殿下听到十七答应他来拜访后,声音里蕴含喜悦简直透过听筒将十七淹没了。

    所以说怎么应对自己的追求者啊……不能打不能骂也不能宰了那种,好烦。

    今天的穆道长仍旧因为自己太受欢迎而苦恼。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gin真的没啥目的啊他就是想逗逗两个伪小孩儿  移动的死神小学生逗起来多萌

    柯南那边儿完全不会走剧情的因为酒厂最能干活的都不是原装   不过那位先生一定是人生赢家  因为抛去其他方面这位琴酒仍旧是忠犬型

    这个非原装gin就是个蛇精病啊没准哪天活够了就写个剧本让谁弄死他而且会让弄死他的人后悔终生那种

    伏见表示你们爱干嘛干嘛我就是个打酱油的  跟伏见一起来的那个妹子我连名字都没起,因为她的真实身份是

    ↓

    ↓

    ↓

    ↓

    二次元每天发生灾难的东京里生活的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面对一切都不会动摇因为东京天天发生超自然现象她已经习惯了

    没错这货就是日漫里东京普通学生的意念集合←并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