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百二十四章:海底结界
    “谢谢老丈,小子会注意的,下次有机会一定请你喝一杯。”

    木尘告辞了老镇长,眉头紧锁,往镇上走去。

    五万年前幽海并不存在,一夜而生,女子哭声?疑似仙人停留过?

    他思索,这些情况根本就联系不到一起,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在五万年前的那一夜,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惊人的变故,这才导致了幽海的诞生。

    不一会儿,木尘在镇上发现了不少的年轻强者的身影,大部分都是来自古砚城。显然,很多人都和他想到了一块,想从附近的原住民中了解幽海的情况。

    “是她们。”

    五道人影走进了一家平房,为首的正是孔子学院的天女柳幻雪,木尘见状直接就离开了幽镇,倒也不是怕了她们,只是不想生出异端。

    随后,他重新来到了幽海,不时的有生灵在四处游走,他飞到一处无人的地方,一头冲进入海中。

    入水冰凉,且黑暗无声,一层灵衣覆盖在他身上,隔绝了海水,快速的往下游去。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木尘已经下潜了足足五千米,且还睁着灵眼,可居然还望不见底部,此海深的离奇。

    “不是说这里曾是平原?那怎么和岸上的地势差这么多,比盆地还离谱!”

    木尘心想,八千米后,强大的水压袭来,这个程度的水压已经让他显的有些吃力。

    而且,温度也下降的很快,哪怕是用灵力隔绝海水,也还能感到一股凉意,像是刀割皮肤一般。

    九千米后,木尘有些受不了了,强大的水压给下潜造成了很大的障碍,且这里的温度已经能透过灵衣侵入身体,冷的刺骨。

    他咬牙。从来没见过这么怪异的大海,没有鱼虾也就算了,水压与温度都要比正常的海强上数倍,估计就算是尊者也撑不到底部。

    “再支持一千米,不行就回头!”

    木尘在心中盘算,此时可以说是寸步难行,虽然他只是中皇,不过比之一般的巅峰皇也不差。可却也只能下潜到近万米的深度,尤此可见这里的温度与水压是多么的吓人。

    “不行了,回去。”

    终于,木尘支持不住了,现在下潜的距离已经达到了很多巅峰皇都做不到的地方,可依旧不见底。

    突然,他背上的暗夜枪微微一动,散出一股奇异的能量,似流光般游动,将他包围,顿时让木尘的压力大减。

    “这是?”

    木尘惊讶,不可思议的看着暗夜枪,这还是暗夜第一次主动展示神能。

    其实当初在圣坟的时候,他与小乌龟就一直怀疑此枪是圣器,而且还可能是圣器中的顶级!

    毕竟是地仙以下第一人的贴身兵器,怎么可能普通。

    而之所以一直无法发挥出圣威,很可能是被孙子给封印了,等待将来境界上去方可破封。

    他看着身上的光晕,凉意尽去,浑身都暖洋洋的,且连水压也感受不到了。

    “好,这才有了一丝圣器该有的威能。”木尘大喜,有着神秘光晕护体,他相信这次绝对可以一口气潜到底部。

    一万米后,深海有了变化,不在平静,一条条粗大的水流涌动,似无数水龙在翻腾,卷动,景象很惊人。

    他继续下潜,小心翼翼的避开一条条暗流。

    一万五千米后,木尘发毛了,居然还不见底。

    而且水流也越来越粗大,海水很不平静,像是沸腾了,一条条暗流似巨龙般搅动出巨大的漩涡。

    “这是什么海,怎么会这么恐怖。”

    他险险的避开一条暗流,一阵后怕,感觉像是与一只远古巨凶擦肩而过,那股力量足以瞬间绞裂巅峰皇,就算是尊者也扛不住。

    半个时辰后,木尘终于看到了一丝光亮,而此时,他足足下潜了近三万米!有缘书吧

    他激动,已经能看到底部了。

    而且,这里暗流的力量强的没谱,尊者来了都要死,若不是有暗夜枪的保护,他也不可能走到这一步。

    木尘慢慢的朝海底的那团光靠近,兴奋不已,可当他看清情况后,不禁愣了。

    一个结界覆盖了千米内的海底,将他隔离在外,而那些光亮正是结界上面流动的彩韵。

    “天月印!”

    他艰难的打出一术,数百轮弯月冲向那层光膜,却都被反弹了,混乱了水流,差点让自己卷入远处的漩涡中。

    木尘不甘,好不容易才走到海底,而且幽海若是真的有宝物,他相信绝对就在结界内。

    随后,他连发大术,甚至连浮生印都砸了过去,将海底搅的天翻地覆,可依旧奈何不了那层膜,就连一丝裂缝都没有。

    他顿时没脾气了,趴在结界上,睁着灵眼死死的望向内部。

    白雾茫茫,挡住了视线,木尘变幻着角度进行观看都没看清。

    “该死,难不成白来一趟。”他狠狠的一拳打在结界上,突然,内部的白雾有了反应。

    一道妙曼婀娜的背影出现在他视线中,很飘渺,且怪异,海底居然有一个女人!

    木尘猛的揉了揉眼睛,下一秒,那位女子消失了,就像是从来都没出现过一样。

    很快,一阵女子的哭声传来,很哀伤,一点也不受到海水的影响,在四处回荡,异常的清晰。

    “我去,闹鬼啊...”

    一股寒意升起,木尘下意识的哆嗦了几下,感觉自己的后背都被打湿了,这一切太诡异了,让人发毛。

    忧伤的哭声从八方传来,根本就分不清是源头在哪,紧接着,一声叹息响在耳边,飘的很远。

    “这么邪门!”

    他猛撮花箃子,寒毛全都立了起来,最后满是不甘的看了那个结界一眼,转身就往回游去。

    木尘心中计较,这里太邪了,而且暂时也拿那个结界没办法,鬼知道再待下去会发生什么情况。

    故此,他放弃了。

    ......

    许久,他冲出了海面,深吸了一口气,望着幽海久久不语。

    “快走,前翼城城子的弟弟遇到了莫言,据说他想要挑战所谓的大城城子,看看莫言是否名副其实。”

    “什么,有皇者大战,过去看看。”

    两道人影飞过上空,在远处,皇者的波动震动高天,显然是有人在大战,木尘眯眼,想了想也跟了下去。

    片刻后,他来到了那片方位,可战斗波动已经结束了,只看到一只大雕背着莫言远去。

    一位皇级青年漂浮在海上空,血液侵透海面,已经死了。

    在四周,有不少生灵敬畏的看着那具尸体,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直到莫言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在天边,众人才喧哗起来。

    “太强了,莫言根本就没有出手,仅凭座下的大雕就毙了一位天才。”

    “听说前翼城的城子马上就要赶到幽海,你说他要是知道自己弟弟被斩了会怎样。”有人说道。

    “绝不能善了啊,这可是不死不休的大仇,莫言做事太绝了,完全都不考虑后果,直接就宰了一位同级别强者的弟弟。”另一人感叹。

    “唉,幽海要乱了,也不知道接下去会来多少人,单单已知城子就会来两个,谁知道到时候会不会有更多的奇才冒出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