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八章 面见刘明阳
    周日,这正是钟白和童四方约好去找省计委基层处处长刘明阳办事的日子。

    一大早钟白就从床上爬起来,吃完早饭后还抽空去楼下理发店把头发好好打整了一下。

    这年头的小青年都以港台剧中时尚的偏分发型作为主打,偏偏钟白对剪发师傅提出,给他弄个平头看着精神一点,倒是整得老师傅有点看不懂。

    “小伙子,我看你穿成这样也没在单位上班啊,为啥要剪平头?”老师傅不解的问道。

    “呵呵,我已经上班了,这会儿从县里正来天都出差呢,马上要去见一位领导,这头发还是得打整好才行。”钟白笑呵呵的解释道。

    剪发师傅这才规规矩矩的给他推平头,不过心里依旧充满疑问。

    这小伙子穿得不是挺新潮的么,而且操着一口天都话,为啥说是从县里来天都出差的呢?

    不过钟白倒是没有功夫去猜老师傅的想法,头发打整干净之后,他又去隔壁小卖部里买了一包樟脑丸带上。

    因为今天还有另外一只野狍子是厂里准备送给这位刘处长的,但之前钟白带着野狍子踏进化工研究院大门口被保安鄙视那股气味的画面还历历在目,他这次倒是学聪明了。

    将樟脑丸往蛇皮口袋里一塞,顿时那股野狍子的膻味就被掩饰得无影无踪了,钟白这才满意的提起它,来到了研究院生活区。

    提前十分钟到了童四方家住的楼底,老教授也已经打整得颇为整齐的等着了。

    “咦,小钟你剪头发了?这平头看起来倒是挺精神的,不过就不惹小姑娘喜欢了。”童四方看到钟白的新发型,愣道。

    “小姑娘不喜欢不要紧,重要的是今天刘处长看着顺眼就行,我们厂里真是很需要这个E053A啊。”钟白大方的笑着回答道:“童教授,和刘处长约的什么地方见面?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按照前世的惯例,这种初次见面,一般都是在外面找一个茶楼或者会所之类的地方,大家喝喝茶聊聊天,把土特产捎给对方就差不多了。

    但童四方给出的回答却让钟白感到有些意外:“昨晚我就和刘明阳出去喝了顿酒,聊了一下你的故事,他说今天咱们上他家去聊聊,顺便还可以在他家吃个中午饭。”

    “啥?去他家里?这恐怕不方便吧?”钟白有些惊讶,没想到第一次见面,还是三方引荐的情况下就直接让自己到他家?还要顺便在人家家里蹭饭?

    童四方瞥了一眼钟白:“有啥不方便的?这又不是我说的,是我那老同学自己提出来的。他家又不是龙潭虎穴,难道还去不得么?你怕啥?走了走了,咱们坐公交车去,不远,一小时就到。”

    听童四方都这么说了,钟白也只好老老实实的跟在童四方身后。

    两人走到公交车站等车的间隙,童四方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扭头问道:“对了小钟,你那天提到的特种化肥研发思路的纸质记录,怕是要提前通知你们厂里邮寄到天都吧?”

    “哦哦,这个事儿我昨天已经发了电报给厂里了,估计三四天就能邮寄过来。”钟白反应很快,立马回答道。

    “那就好,这个课题我个人也是很有兴趣并且很重视的,只要你的想法真的靠谱,那咱们就可以好好弄它一弄嘛,呵呵!”

    “嗯嗯。”

    钟白心道这老教授还真是精,今天约好了刘明阳之后立刻就给自己提那天的承诺,看来也是一直惦记着他的项目啊。

    没事儿,钟白心道反正我人基本上也给你找得差不多了,等展销会一结束,这个课题组至少从人员和初期理论准备上都没有任何问题,只等后续开工了。

    至于这特种化肥研发思路的纸质记录嘛,今晚回招待所加个班,给他手写一份出来不就完事儿了么!

    一个小时后,两人来到了省计委家属院。

    虽然在天都这样的省会城市市面上已经有极少数的商品房出现了,但这年头的干部们,无论级别高低几乎都住家属院,找人也挺方便的。

    但住家属院就有一个特别的地方,那就是院里的基本都是同事,大家多少都认识,猛然出现一个陌生面孔来就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

    童四方和刘明阳关系好,一年去他家的次数也不少,省计委很多人也认识他,见面也都点头打个招呼,但是看他带着一个年轻得不像样的钟白,手里还神神秘秘的提着一个大蛇皮口袋,一看就装了东西,这就开始猜测了。

    “哟,老童,这是带本家侄子来找老刘办事儿吧?”

    “童教授,这又是帮亲戚忙呢?”

    “……”

    见面打招呼的十个人里,倒是有六七个忍不住这么多问一句的,整得童四方都不知道该咋开口解释。

    “得了,我现在又成你本家侄子了。”到了刘明阳住的楼底,钟白才忍不住笑,憋了一句出来。

    “我要是真有你这么个有本事的本家侄子,怕不是早就把你弄到省里单位来上班了,还会让你蹲在山平县那旮沓湾里?”童四方白了一眼钟白,道:“等下到了老刘家里,你放轻松点,他上班之外还是很亲和的一个人,没什么架子,你别整得太拘谨。”

    “好。”钟白大方的答应道。

    他心里想的却是:拘谨?不存在的。

    只不过见一位小小的处长而已,虽说自己态度端正很尊重对方,但这个级别的领导他以前每天在食堂吃饭都能看到一大堆,这不是吹牛好嘛。

    在看到刘明阳的第一眼之后,钟白就知道为什么对方能坐在省计委基层处处长这个位置长达五年之久了。

    国字脸,黝黑的皮肤,宽厚的肩膀,看上去一点儿都不想是那种常年养尊处优的省级机关处级干部,这种干练而又踏实的气质,倒是让钟白恍惚有点嗅到了化肥厂厂长楚军的那股味道。

    “老童,你可算到了!我都等了老半天了,快坐快坐,这就是你说的那位小钟对吧?”刘明阳一开口,声音也是磁性浑厚,听起来让人就觉得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