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八十四章 塔族竞选
    次日,钦天将自己锁在屋内,不见任何人,等到夜半时分,又一人溜出。

    来到尹锐志的住所,尹锐志早已经在院子内等待。

    “你背后的人呢?”钦天四顾,见院内只有尹锐志一人。

    “门主说了,我们是朋友,有共同的目标,见不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共同覆灭塔族。”尹锐志道。

    “看来你们是没有诚意了,那此事就此打住吧。”钦天转身就要离开,尹锐志连忙道:“门主还说了,你需要一切帮助,都可以助你。”

    “好,既然如此,我需要.....”

    第二天白天,青蟒山附近传言四起,有宝物出世,在古家废墟的底部,出现了一位心劫之境的修士的墓穴,其中存在着千年难得一遇的宝物。

    魂丹,可以助人轻易的突破心劫之境,而且不会有任何的副作用,是突破境界的灵丹妙药。

    一时间,众人谈论的不再是塔族公子,而是谈论心劫之境强者的墓穴和魂丹。

    市井之民知道此消息,塔族自然也知道,位于青蟒山山顶的大殿内,塔血棱坐在高位之上道:“浪儿,如今你已是神通之境,若是得到魂丹,今后突破心劫之境便不费功夫,此次魂丹出世,对你来说可是好机会。”

    “父亲,孩儿定不负父亲期望,此行过去,一定拿下魂丹。”塔破浪道。

    “好,如此的话,为父也就放心了,只不过,此次寻找宝物,只能你一人前去,塔族面临巨大的危机,到时可能需要你的力量。”

    当宝物出世的消息传在市井之中时,塔血棱还接到了一个消息,有一股神秘力量对塔族有想法,欲在这几日对付塔族,取得塔族在塔系的掌控权。

    为了捍卫塔族在塔系的绝对控制,塔血棱无法派人去帮助塔破浪寻找宝物。

    不过碍于神秘力量,塔血棱对塔破浪一人出去还是有些不放心,当下决定,开启竞选,选几名实力不错的人去保护塔破浪。

    “父亲,我已经神通境,不需要人陪同。”

    “浪儿,现在此一时彼一时,塔系最近反叛的声音很多,之前你出去不就遇到了刺杀吗。过了这段时间,等到父亲将一切都安定下来,就好了。”

    塔血棱感到无助,这些年塔族到处征伐,一些家族和势力虽然不敢说什么,内心却没有完全认同塔族,有时塔血棱都在想,是不是他操之过急。

    现在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塔血棱也没有退路可走,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等到时间久远一些,那些人就会忘记曾经的一些,塔族那时的霸权才算是真正的稳固。

    “请父亲放心,我一定会拿回魂丹,顺利突破心劫之境,到时就没有人可以对我塔族有觊觎之心。”塔破浪道。

    ......

    随着市井流言还有一则消息传出,那就是塔族要招选勇士三名,境界在神通境上下,在大宴之时举办。

    塔血棱也不是白痴,塔破浪已经神通境,若是招来的勇士太弱,根本不能保护塔破浪,而太强,到时可能反咬一口,所以只能在神通境上下,来为塔破浪挡挡攻击,必要时还要献出生命。

    这一消息很快就被钦天得知,钦天没想到尹锐志答应的事情真的办到了,让塔族根本没有办法去帮助塔破浪。

    酒楼之内,钦天和欧阳山岳等人在一起。

    “古家那边我要去”欧阳山岳道。

    “不行,你们还有其他事情要去做,古家那里我一个人去,而且我还要和塔破浪一起去。”

    塔族招勇士,钦天一点也不惊讶,这一切都在计算之中,至于他和塔破浪一起去,也是刚想到的。

    塔血棱不是要招勇士吗,那就去参加塔族的比武,成为勇士,这个时候的勇士,除了保护塔破浪,还能做什么呢?

    “不行,我要亲手杀了塔破浪,否则难泄我心头之恨。”欧阳山岳仍旧坚持,钦天道:“山岳大哥,你还有重要事情要去做,至于塔破浪,你放心,我一定将他给你带来。”

    随后钦天又在欧阳山岳耳边说着什么,之后又交代小胖子等人一些事情,钦天便离开,又将自己锁在屋内,不见任何人。

    等到塔族大宴之日,一道身着黑衣带着面具的男子来到青蟒山脚下。

    此人就是钦天,黑铁面具是钦天让欧阳菲儿连夜打造的,一身行头也换了,身上的气息也隐匿起来,钦天现在的境界,只有元轮境九重。

    此种境界,与那些神通境的人相比,确实不算高,不过钦天要的就是如此,强大的实力和能够掌控,这才会让塔血棱放心,也才能顺利的混到塔破浪身边。

    跟着人群进入青蟒山山顶,这也是钦天第二次来到青蟒山山顶,上一次过来,是被张齐洪抓来关进大牢之中,这一次是潜进来,下一次来就要正大光明。

    青蟒山之上来的人不算多,基本都是元轮境和神通境,至于更高的境界,在塔系基本没有,有的话,也只有一两位隐藏的大佬,到了这样境界的大佬,自然是不会在意什么塔族的。

    钦天找了一个角落开始打坐,不与任何人交谈,静静的等待比武的开始。

    比武之前,塔族还要宴请各大家族,一番觥筹交错之后,塔血棱带着众位家主从青蟒山大殿内走出。

    “各位,今日我塔族举行比武,选出三位勇士,选出来的三位勇士,将陪同我儿塔破浪一同进入秘境。”

    塔血棱站在大殿外的台阶上,告知众人勇士需要做什么。

    一听到要陪同塔破浪进入秘境寻找宝物,人群一下躁动,这些人过来比武,是为了勇士的称号,顺便还拿点塔族的好处。

    现在要他们去陪同塔破浪寻找魂丹,那到时候还有他们的吗?这种买卖他们可不会干,一个勇士的称号和魂丹比起来,简直是天差地别。

    “哎,原来是陪塔公子去寻找魂丹,这种事还是算了,我家里还有事,先走一步。”

    “算了,算了。”

    ......

    过来的人转身都要离开青蟒山,塔血棱叫住众人解释道:“各位,听我一言,虽然是叫你们陪同我儿去寻找魂丹,但是魂丹不止一枚,只要你们能够获得魂丹,到时也会分你们一枚。”

    “不仅如此,在此之前,我还会支付各位一笔不菲的费用,用作路途开销。”

    塔血棱明白这群人眼中只有魂丹,若不能给他们好处,他们是绝不会陪同塔破浪的。

    也是现在塔族遇到了麻烦,若在以往,塔血棱又何须如此低声下气,直接灭杀对方就可,只是最近反对塔族之声渐起。

    塔族背地做的那些事,都会被捅出来,而且还常常找不到是何人泄露消息,这让塔血棱很是无奈,一双拳头捏得紧紧的,却打不到人,不知该朝哪方发力。

    钦天坐在一旁冷笑,塔血棱这是忽悠众人呢,魂丹有几枚,他能不清楚?

    “我刚才记起来了,家里的事情其实也不着急。”之前嚷着要回去的人有转身回来,其余的人听到塔血棱的承诺,也转身回来。

    “好,各位,只要能够陪同我儿拿回魂丹,我塔族一定不会亏待各位。”

    塔血棱不仅做出承诺,还拿出宝物放在大殿门口,让众人心中也有了干劲。

    很快,比武就要开始,众人移步到下面的比武场,钦天跟在众人身后,一点也不起眼。

    “为了快速的选出最强的勇士,首先乱战。”

    一个擂台上二十多人,只有在乱战之下胜利,才算的上真正的高手。

    钦天所站的擂台之上,除了钦天是带着面具之外,其余人皆显露真容。

    “开始”等到擂台上的人都准备好之后,一人宣布乱战开始。

    擂台上的众人像发了疯一样冲向对手,也不管对方是什么人,乱战就是如此,留下来才是王道。

    钦天在擂台上,自然免不了成为别人的对手,有人已经盯上了钦天。

    不过钦天并未与其战斗,而是借着迷踪如影,一直躲闪,不与别人交锋。

    钦天只会躲闪,吸引了塔族的目光,也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这人怎么就会躲闪,这样如何能够胜任保护塔公子的重任?”

    “我看啊,他除了跑的快,就没有别的实力了,到时候要是遇到危险,一定跑的比谁都快。”

    ......

    没有人看好钦天,以为他只会逃跑,钦天也不想解释,展现实力现在还不是时候。

    直到最后的排名之战,钦天都是躲避,不与人正面交手。

    终于是来到排名之战,钦天展现出真正的实力,虽然境界只有元轮境九重,可一般的神通境都不是钦天的对手。

    当然,钦天也没有完全展现自己的实力,一直以元轮境九重的修为战斗,不想因太强的实力,而引起塔族的怀疑。

    很幸运,钦天已经来到前四名,前两名已经确认,只要钦天再胜了眼前之人,便可顺利进入前三,获得勇士称号。

    “喂,不能见人的家伙,我劝你还是放弃吧。”

    钦天带着面具,所以被人叫做不能见人的家伙。

    “呵呵,你不会有机会了。”钦天冷笑,只留下一道身影在原地,真身早已到了他对手的面前,一拳将对方撂倒。

    对手还未反应过来,就被钦天解决,刚才这一瞬,钦天动用了神通,不过没有释放强烈的元力,所以在别人看来,只是速度快了一些。

    三名勇士已经确定,钦天等人来到塔血棱身前。

    “拜见星主”

    “起,你们是塔族的勇士,此次陪同塔破浪一起去寻找魂丹,若是做的好,回来还有奖赏,这是给你们的宝物。”

    塔血棱将宝物分为三个宝贝袋,丢给三人,钦天没有客气,直接收下宝贝袋。

    “你,将面具摘下来让我看看。”

    塔血棱突然指着钦天,让钦天摘下面具。

    “星主,面具陪伴了我一生,在我懂事起就戴在脸上,我也想取下面具,可惜始终都取不下。”

    钦天在来的时候让欧阳菲儿打造的面具,若是钦天不想取下,别人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取下,根本不用担心塔血棱会识破。

    不过塔血棱对钦天还是持有怀疑:“哦?这么神奇,我来看看。”

    塔血棱上前,握着钦天脸上的面具,释放元力想要取下,可无论如何用力,都不能,直到钦天发出痛苦之声,才让塔血棱停止。

    “好了,看来确实挺神奇,你们三人随时待命,到时陪同塔破浪一起去寻找魂丹。”

    “是”

    三人众口齐声道,钦天面具下的嘴角轻轻扬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