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王先的智谋
    大同府魁星楼开完动员大会的当日,总兵署内王则之听着于忠的禀报。

    “那泼皮受人钱财,吞食了大量五行散,他的目的就是搞乱动员大会,给他钱的人已经查不到了。”

    五行散,用紫英石、白石英、赤石脂、石钟乳、石硫磺五种矿石按照一定比例混合搅拌碾磨再煅烧炼制而成的,主要是用来壮阳。

    五行散的一旦服用超过剂量,人的神智便开始涣散,会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

    这种药吃到肚子里以后,要仔细调理,非常麻烦。

    服散后一定不能静卧,而要走路。

    除了走路,饮食着装上也要格外注意。

    服散之后全身发烧,之后变冷,症状颇象轻度的疟疾。但他们发冷时倘若吃热东西穿厚衣物,那就非死不可了。

    一定要穿薄衣,吃冷东西,以凉水浇注身体。

    五行散过量服药后,人体忽而发冷,忽而发热,肉体确实暂时陷入一种莫名的苦痛中,然而精神却可以进入一种恍惚和忘我的境界之中。

    世俗的烦扰,内心的迷惘,都可以被忘怀,剩下的是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

    在这样的时刻,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什么都不配拘束自己,只有膨胀的自我意识,任意所之。

    简而言之,有点类似于喝醉酒,也许在生理上面和醉酒有所不同,但同样是精神麻醉。

    正因为如此,如果有人误服过量五石散,官差拿下这人也不会重判。

    用官差的话说,和一个疯子较真儿干什么。

    由于五行散的麻痹作用,使得售价昂贵,调理烦琐,泼皮和一般的百姓根本就用不起。

    那些人花重金请这泼皮出来搞事,又给他吃了五行散,就是为了方便给他脱罪。

    “盯着黑名单上的商人,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是。”

    于忠领命退下,总兵署内只剩下王则之、王先和王闪。

    “你二人说说,票据造假流通于市会有什么后果?”

    王则之有意培养二人,那二人就得好好想一想这个问题。

    “如果票号没有防伪系统,那些假银票就能取空票号中储存的大量金银,于此同时,那些真正存钱的人将会损失惨重。

    除此之外,咱们的票号也会受到抵制,甚至,票号会就此灭亡不存于世。”

    王先仔细想了一下,缓缓开口道。

    “粮票,是为了确保大人治下百姓人人有饭吃,同时也是为了确保军士能够兑付自己的军功粮。

    如果假的粮票流行于市,他们就能取光咱们的储备粮。

    到时候,不止百姓饥饿,就连军士们也无法再兑付到自己的军功粮。

    百姓手握粮票无粮可买,就会...”

    王闪说到这里,后颈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怎么不说了?”王则之问道。

    “百姓就会痛恨粮标,不再信任粮票,不再信任大人,甚至会因为手中的粮票成为一张废纸,从而聚众作乱,造大人的反。

    军中的兵士们,会因为在粮店兑付不到军功粮,在票号领不到饷银从而聚兵闹饷。

    如此一来,不单单咱们的生意完了,咱们好不容易打下的地盘也完了。

    到了那时,大同府内的百姓会造反作乱成为流贼,塞外诸部也会因为没有吃的开始抢掠边关。”

    细思极恐。

    王闪越想越害怕。

    “万幸,大人有先见之明,这粮票和银票不仅有完善的防伪系统,而且大人还不让粮票和银票在百姓之间流通,这才没有造成大患。”

    王先出列,对王则之恭维道。

    “王先,我可不喜欢拍马屁的人。”

    “属下对大人佩服的五体投体,心悦诚服,并不是拍马屁。

    属下恳求大人,推翻旧朝,另令新朝一事,也算属下一份。”王先五体投体,伏在地上诚恳的说道。

    他是真心的佩服王则之,也是真心实意的想为王则之办事。

    “好,但是你要记住,只要走上这条路,就要做好随时牺牲的准备。”王则之站起身来,认真的看着王先。

    “属下随时准备着。”

    “起来吧,地上凉。”王则之蹲下亲自把王先扶了起来。

    “大哥。”王闪高兴的看着王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傻笑。

    王则之想要造反的事情,王闪早就跟王先说过了。

    只是王先当时并没有表态,只是陷入了沉默,他以为自己的大哥是个迂腐之人,甚至在想,如果他的大哥把这件事泄漏了出去,他要不要大义灭亲。

    在今天,他的大哥终于表态了。

    “臭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哼,竟然连大哥都想灭。”

    王先把脖子一梗,根本不看王闪的傻笑。

    “大哥,大哥。”王先不理王闪,王闪就主动过来抱了抱他的肩膀。

    “哎,大人所要做的事,我早就猜到了,我只是在想,也许这个大明还有希望...”说出这话,王先自己都不信,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大人,出事了。”他们这边还没说完,于忠又回来了。

    “莫慌张慢慢说。”

    “那些奸商以高于市价三倍的价格,收了百姓们手里的粮票,今日,他们突然抬高了各自粮店里的粮价,那些卖了手中粮票的百姓无粮可吃,纷纷持着购粮本,跑到咱们的粮店里闹事,咱们好多个分店都被围起来,各地警备司飞鹰传信,询问大人是否把这些闹事的百姓抓起来。”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

    “是。”

    于忠退了下去,王则之走来走去。

    “你们二人以为此事应当如何处理?”

    “如果把这些百姓抓起来,那事情就闹大了,不止百姓们会有造反的可能,就连朝中的大臣也会参劾大人。

    如果不抓这些百姓,那大人就得贴补粮食把这些人供养起来。

    咱们大同府内的百姓可是有几十万的啊,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王闪担忧的回道。

    “属下以为,先发一通告,告知百姓,大人去年所做所为,是为了保住大同府,防止皇太极带兵前来抢掠。

    今年,皇太极已然退兵,大人大可不必再发放救济粮票。”

    王先建议道。

    “哦?如此以来,百姓们就没有了吃的,对于习惯于领救济粮票的他们来说,这是致命打击,很有可能,他们会因此造反作乱,你想到了吗?”

    “大人招标,修缮城池,大兴土木,只要加一条,让中标的商人雇佣府内的百姓,管他们的一日吃食,此事便可迎刃而解。”

    “好,继续。”

    “那些人高价收购粮票,无非就是为了骗取咱们的平价粮,但是,他们不知道,咱们的每张粮票都对应一组密码,每组密码都对应着某人某月某日领取粮票的日期。

    大人只需下令,命各个粮店严查票本不一的情况。

    但凡发现,一率回收粮票和粮本,并且不予兑付。

    如此一来,他们高价收到手的粮票就变成了废纸。

    为了防止这些奸商高价收购粮本,还应该下一份通告。

    粮本将会是府内百姓用银子购买平价粮的凭证,也就是说除了粮票,用银子也能买,但是必须是本人使用。

    没有粮本的,将不能来咱们的粮店购买平价粮,如此就不会有百姓愿意售出自己手里的粮本了。”

    “票本不一,好!好!好!”王则之连说三个好字,他没想到王先能想到这里去。

    原本这些密码是王则之防伪用的,没想到却用到这里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