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九章 杏林院新风
    “师兄!”云郎中的师妹卢珊听到脚步声转过身来。她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等了二十几年的那个人。

    卢珊的面容依旧姣好,只是眼角有了轻微的皱纹。岁月催老了人的容颜,却无法改变两颗相爱的心。他们二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师兄!你就要成为杏林院主了,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吗?”满脸泪痕的卢珊依偎在云郎中的怀里低声道。

    “珊妹!我过惯了闲云野鹤,悬壶济世的日子,这个院主我当不得!”云郎中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你还要离开我?你是不是已经有家室了?”卢珊一把推开了云郎中。

    “珊妹!我没有……”

    “没有就好!你在杏林院安个家,收了自己的性子,好好做一个杏林院主!”云郎中的大师兄榫先,五师兄徐生经,还有洛风和关莒都一同来到了云郎中的院子里。他们是为了商议杏林院新院主加冕仪式而来的。

    “大哥!这个院主之位本来就是你的!师傅当时病重,院里的情况不明,我不好违逆他老人家……”

    “你现在就可以了吗?”江震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嵇悬壶进了院子里。

    云郎中慌忙跪下了。嵇悬壶的轮椅停在了他的身前。

    “嵇老前辈!人各有志!方兄愿意在民间济世救人也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李蓀已不足为惧,这院主之位谁来当也……”洛风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嵇悬壶给打断了。

    “这是我杏林院的事,洛少侠还请自重才是!”

    洛风本想帮云郎中一把,现在也只能干看着了。

    “请师傅成全!徒儿只想带着卢珊悬壶济世,为百姓解除民间疾苦!”云郎中给嵇悬壶磕头道。

    “你既已接了杏林院主的令牌,就应该履行其职责!等我走了之后,你有权择选新的院主!那时你是去是留全凭本心吧!”嵇悬壶长叹了口气。

    “是!”既然师傅都说到这份上了,云郎中哪里还敢不尊从?

    “百里塗呢?”嵇悬壶扫视了一眼院子道。

    “我在这里!”百里塗从院门外走了进来。

    大家坐在一起议定了杏林院新院主的加冕日程安排个相关事宜后,各自散去。

    徐生经最后一个离开。他临走时道:“师傅知道你的心思,所以亲自来了!你可不能做出违背师命的事儿!”

    “请五师兄放心!我既已答应的事儿就不会反悔!”云郎中立在院中的石桌旁道。他尽管心中有一百个不愿意,现在已经由不得他了。

    洛风回到了客房。祁艳走过来告诉洛风,关莒一大早就走了。

    “他倒是溜得快!”洛风拿起茶杯喝尽了杯中的茶。

    “我们什么时候离开?”祁艳抬头看着洛风问道。

    “该走的时候!我们在这里不好吗?”洛风搂住了祁艳的腰,看着她那清澈的眼眸笑了。

    三天后,杏林院新院主的加冕仪式拉开了帷幕。

    洛风和祁艳也被邀请去观礼。到场的还有武林盟主和一些名门正派的掌门人。云郎中的父亲和兰州的县令也来了。

    加冕仪式在杏林院的中心广场进行。三层礼台的正面摆放着八张几案,侧面对放着四张。嵇悬壶一身黄白杏林院主的礼服衬托得他那张修理的十分光洁的面孔很是清秀,使得洛风几乎看不出他就是那个垂垂老矣,几乎在生死边缘挣扎的那个老人了。

    大家分宾主落座后,嵇悬壶的大弟子榫先主持加冕仪式。

    台下的千余名弟子皆是华服顶戴,个个容光焕发,精神百倍地立在那里。

    洛风夫妇坐在末席。他们的目光落在了嵇悬壶身侧的云郎中的脸上。

    云郎中面无表情地坐着。他的目光一直看着台下,眼珠子几乎就未动过。

    洛风觉得云郎中的心思根本就没在加冕仪式上。他倒底在想什么呢?

    云郎中的确是有心事。他的师兄榫先所说的话,他一句都没听进去。

    昨夜他被师傅嵇悬壶传唤到身边,然后师傅对他说:“为师不是不近人情!但为了你的安全考虑,必须把你留在这里!李蓀自然有国法惩治,但你如果一直跟着洛风,那些魅是不会放过你的。等人魅两族不再相争,为师答应放你离去!”

    可这人魅两族势如水火,何时才能止戈,和平相处呢?云郎中的心里实在是不痛快至极。他该不会一辈子都被师傅留在这来凤山吧!

    “请杏林院新院主接冕受礼!”榫先慷慨陈词了半天,直到此刻台下的掌声才响了起来。

    坐在云郎中身旁的徐生经见云郎中端坐着没反应,不得不推了他一下。

    云郎中如梦初醒般地站了起来。他看到他的大师兄手捧杏林院院主的冠冕,一脸笑意地看着他,他的只好走向了台前接受加冕。

    云郎中先跪拜了天地,然后给师傅磕头,最后由榫先将冠冕戴在了他的头上。

    榫先扶起了云郎中,让他去台前陈词。云郎中看着台下杏林院的弟子们都敬仰地望着他,他的心里多少有些触动。

    云郎中清了清嗓子,缓缓地开口道:“大家知道杏林院培养的是什么样的人吗?”

    “医者!”台下齐声道。

    “医者仁心便是我们杏林院的宗旨!杏林院是天下学医的人向往的神圣殿堂!也是天下百姓所敬仰之所。百姓们所求无非就是衣食无忧,身体康健。民安康,国安定!所以我们杏林院的每个人都要心系百姓的疾苦,学成真本事,以解除他人的病痛。”

    “说得好!”徐生经带头鼓起掌来。台下的杏林弟子们也都群情激昂,掌声热烈。

    “但我还要提醒某些人,这里只是学习和切磋医学的地方,不是谋取利益的场所。我们倡导仁风、医风,推崇德行兼备之才,讲求学以致用!因此,我决定在山下设杏林医馆,定期免费问诊,以提高我们杏林院弟子们的医术水平!”云郎中的话刚说完,洛风就带头鼓起掌来。台下顿时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直至此时,洛风才知晓为什么嵇悬壶非要选云郎中做杏林院主了。他是真的有这个本事的人啊!他不但能使杏林院的风气正起来,还能将医学和弟子们的医术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洛风看到嵇悬壶手捋胡须,面带笑容,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云郎中的父亲也是满脸的喜色和自豪的神情。其他人都面带笑意,对云郎中赞赏有加,只有百里塗沉着一张脸,默默地注视着云郎中的背影不知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