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在路上
    一段感情,需要双向奔赴,才有意义。

    一片好肉,需要经历更多种可能,才有滋味。

    不同的部位,不同的吃法,不同的蘸料,不同的口感。

    来自的湾岛的老乾杯,总体来说,对得起其高昂的餐费。

    釜饭很鲜,肉很嫩,操着湾岛腔的服务生小哥,用莉莉的话说,比肉还嫩。

    一小时,一顿饭,花了3000多,钱是莎莎自己付的,刷的花呗,很心疼。

    事实再次证明,在这个工资赶不上物价的时代,如果不努力,连快乐,都养不起。

    “有钱真好。”

    前往半岛公寓的路上,莉莉舔了舔唇角的余味,必须承认,这贵,有贵的道理。

    “所以才不好赚。”

    “是啊。这年头,什么都有假,唯独钱难赚是真。”

    “其实我心动了。”

    莎莎的声音很轻,擦肩而过的的士,鸣笛声很凑巧。

    “你刚说什么?”莉莉问。

    “没什么。姐妹,如果有个男人很有钱,也很愿意给你花钱,你会试着去爱上他吗?”

    攥着手机的手,紧了紧,莎莎玩笑道。

    “如小姐的男人,关老娘啥事儿。就我这么安全的长相,除非有钱人都眼瞎。”

    莉莉撇了撇嘴,人贵自知,长得丑就是这点好,烦恼少。

    “讨厌,好好说。”

    咬唇,白眼,即便是一身国货运动装,这一刻的莎莎,在路人眼里,还是那般风情万种。

    “会,爱谁不是爱,爱啥不是爱。”

    眉头微皱,不等闺蜜开口,莉莉趁机问道。

    “说吧,这个很愿意为你花钱的男人,是谁?”

    “呵,就知道瞒不过你。还记得我昨晚给你说的那个男人吗?”

    看着不远处的半岛酒店,莎莎莞尔一笑,与其说是酒店,不如说是另一种人生。

    “昨晚?拿梦套路你那个,18岁,娘炮,比你矮?”

    “呵呵,是他。不瞒你,刚那顿饭,是他帮我订的,这里的公寓是他给我租的。包括地库停的两辆车,也是。”

    身侧的闺蜜,记忆不赖。

    莎莎自嘲的笑了笑,不得不承认,在触手可得的金钱面前,原则,真的很容易跑偏。

    “卧槽,你确定他18,不是80,不是81?”

    混迹夜场多年,暴发户,富二代,莉莉有接触过不少。

    这个年纪,这种大手笔,莉莉还是第一次见。

    “不许这么说,我生气了。”驻足,咬唇,瞪眼,莎莎说道。

    “呸呸呸,童言无忌,我收回。”

    两手作揖,莉莉吐了吐舌头。

    从闺蜜的反应不难看出,闺蜜心里对那个小男人,是有偏向的。

    “楼上的房间还有一屋子的奢侈品。”抬手指了指夜幕下的公寓,莎莎说。

    “Gucci?Prada ?Lv?Balenciaga?”莉莉,操着怪腔调。

    “香奈儿,爱马仕。”莎莎,轻声道。

    “卧槽,调性这么高?一屋子香奈儿,爱马仕?”

    “还有劳力士,肖邦,梵克雅宝。”

    回想起之前看到的一切,莎莎抿了抿唇。

    真心难以想象,在他的梦里,那个让他念念不忘的自己,会是怎样的极尽豪奢。

    “所以你们昨天才认识,他今天就砸了近8位数。”

    后面的路,略显沉重,出电梯的时候,默不作声的莉莉,轻声道。

    “嗯,准确的说是今天,他是凌晨2点左右加的我。”

    “特喵的,不就是腿长点,人白点,腰细点,胸大点,肩宽点,颈长点,脸小点,眼媚点......喂,你咋还不喊停?”

    “加油,继续。”

    微笑,咬唇,看着身侧明显是在耍宝的闺蜜,莎莎说话的同时,特意做了个加油打气的手势。

    “不用你妹。没看到老娘都快酸死了吗?特么的,这帮有钱人,真不瞎。”

    莉莉没好气儿的撇了撇嘴,怎么说呢,很羡慕,但不嫉妒。

    “那我拒绝他?”莎莎说。

    “别,千万别。”莉莉道。

    “怎么?”

    “唉,有件事儿我一直没跟你说,我其实不是孤儿,我还有个姐夫,巨有钱那种.....”

    “讨打。”

    一声轻叹,突然低落起来的莉莉,说的还挺像那么回事儿。

    当听到姐夫两个字儿时,原本还有些难过的莎莎,手起掌落,哭笑不得。

    “嘿嘿,姐,啥时候带我见见我姐夫呗?”

    顺势抓过闺蜜挥来的手,莉莉舔了舔唇,看起来还挺谄媚。

    “见个屁,你姐夫,啊呸,都让你给我带沟里了。他还在上学,正军训.....”

    白眼奉上,脸颊微红,不等莎莎说罢,莉莉惊讶道。

    “军训?一个随手扔近千万的主军训?”

    “他才18岁,你说呢?”

    “额,合着宝宝上大学那会儿,姐夫还是个小学生?四年级?”

    “正经点儿,我这还没答应呢。”

    “自欺欺人。如果不是心动,你会带我来这儿,会带我吃他给你订的餐?”

    看着眼前一副娇羞状的闺蜜,莉莉直接说道。

    “哪有,我就是好奇他家到底有多好吃,我.....”

    “既然没有,那你在怕什么?”

    莉莉一边说,一边跨步挡在正欲开门的莎莎身前。

    “我,我们进去说好吗?”

    “拿人手短,你又不准备跟人在一起,为什么要进去?”

    “.......”

    “我,我承认,我是心动了,我是害怕,可以吧。”

    沉默片刻,莎莎激动了些。

    “怕什么?”

    “以他的年纪,家世,注定只能是我的过客,只能陪我一时,陪不了我一世。”

    “别傻了。这座城,每天都有人离婚,每天都有人发生意外。与其想那些有的没的,为什么不试着大胆些。”

    “怎么大胆?我上班,他上学,我的眼里是生活,他的眼里是未来,我的世界一地鸡毛,他的世界花丛似锦......”

    “打住,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样的我,没资格的。”

    “屁的资格,你就是怂......”

    。。。。。。

    夜深,人不睡。

    莎莎来微信的时候,林宁,在路上。

    “莎莎:在吗?”

    “林宁:在。”

    “莎莎:你在吗?”

    “林宁:在的。”

    “莎莎:你还在吗?”

    “林宁:还在啊。”

    “莎莎:你会永远都在吗?”

    “林宁:会的,会一直在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