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9.安家落户
    盗文syhkb!订阅低于60%的读者大大, 一天后才能看到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殷小宝虽然来到现代社会十三载, 对科技产品还处于一知半解状态。也是如此,他的目标是外长,可是在别人问他大学读什么专业时, 殷小宝却毫不犹豫地回答,计算机科学与技术。

    殷震笑道:“我还没明白呢。你是不是该和我说说?”

    “妈妈当时填收货地址的时候怕写我的名字被人家猜出来,便把姓名改成她的,谁知还是被客服认出来。那个小客服激动的和别人显摆, 人家没当真, 还把这事当成玩笑发到微博上。架不住有人相信,就去问客服是不是真接到紫腾院的订单。

    “刚才小郑打我的电话, 那边说话的其实是网店老板, 问我该怎么办。是实话实话还是告诉大家,客服人员胡说八道。”

    “实话实话怎么个说法?”殷震很好奇。

    殷小宝咧嘴乐了, “什么都瞒不过爸。当然是标出你儿子同款啦。对了, 妈,那家店叫什么名字, 我去看看他改了没。”

    “吃你的饭吧。”贺楚给他夹一块排骨, “殷震, 要不要再打个电话问问那边开始行动了没?那些骗子实在是太可恶了,今天碰到的是幸好我们, 万一是个脑袋拎不清的, 不知道又得被骗去多少钱。”

    秦明道:“被骗也是活该, 谁叫他贪便宜。贺姐, 您别瞪我,俗话说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不需要退货就给退款,怎么可能啊。稍微长点脑子琢磨一下也知道不对。即便不清楚真假,不是还有派出所么,打个问一问,连电话费都不需要,浪费点电就一清二楚了。”

    “就你最聪明,人家都不长脑子成了吧?”殷小宝白他一眼,“妈妈,别担心,爸的那个办公用的号码在内网上查得到,那边的局长接到爸爸的手机打过去的电话,不相信是真的也会先把他交代的事办妥当。”

    “小宝啊小宝,你叫我说你什么好啊。”怀里的一摞东西放到地板上,郑军揉着发酸的胳膊走过来,“我去收个快递也能碰到你的脑残粉,你干脆也别一门心思的当什么外交官,当明星得了。”

    “行啊。”殷小宝应得爽快,“替我问问你老板答不答应。”

    郑军一噎,“我去洗手。”

    “嗤!出息。”殷小宝鄙视他一眼,快速扒完碗里的饭就去拆快递。然而一看到那露出来的东西,“妈,你买的什么玩意?!”

    “不是挺好看的么。”贺楚转向殷震,“不信问你爸。”

    殷小宝的手一顿,他爸的审美从来都是他妈说的算。拎着一个小折叠桌上楼,剩下的件连拆都不拆。

    肖翰林四人来找他的时候,快递箱子还堆在殷小宝书房一角。得知殷小宝给每个人买个小桌子,段子睿拍拍他的肩膀,“谢啦。”一翻出里面的东西,瞬间不淡定了。

    原木色的折叠桌很好,很结实,同色的圆形小熊坐垫卡通不卡哇伊,能接受,“这五颜六色,缤纷艳丽的水果杯是什么鬼?”

    “我妈买的,你有意见?”殷小宝一瞪眼,大有敢点头,今天就不上课。

    肖奥运手臂一勾,快速拿走橙色哈密瓜杯,李家桁反射性把翠绿色的盖,鹅黄色杯身的菠萝杯抱在怀里。

    段子睿连忙把纸箱里的杯子、勺子、盖子全拿出来,“怎么只剩两个”

    “小宝桌子上有个紫色的杯子,我如果没猜错那个一定是葡萄杯。殷小宝,敢把盖子和勺子拿出来吗?”肖翰林问。

    殷小宝不受他的激将法,“我喝水用杯子又不用杯盖,也不需要勺子。”

    “小宝啊,俗话说来者是客,你把剩下的杯子留给客人可不地道啊。”段子睿一看那红盖子的西瓜杯和红彤彤杯身的草莓杯,眼睛就一抽一抽的疼,太辣眼!

    殷小宝点点头,“你说得对,是不地道。”段子睿眼中一喜,殷小宝站起来,“这样吧,我去告诉我妈,你们讨厌她买的杯子。”

    “别!”段子睿忙拉住他,“贺姨一番好心,西瓜就西瓜吧。”好歹杯身是绿色的。

    “想得挺美。”肖翰林确定殷小宝不会同他们交换,就把西瓜杯抱在怀里,“我去洗干净。”说完溜到门外。

    段子睿面对着孤零零的草莓杯,一会儿咬牙切齿,一会儿眉头紧皱,那表情别提多精彩。

    殷小宝决定收回前天和他妈说的话,哪是可塑之才,简直是个谐星,“快别诅咒它了。我妈不知道我收你们补课费,但是一见你们在我书房里看书,二话不说就去网上买桌子,垫子和杯子。”顿了顿,“有没有被感动?”

    “真的啊?”李家桁忙问。

    殷小宝耸肩,“一万块钱,你觉得我妈如果知道会允许我自己拿吗?”打开手机给他们看。

    段子睿一见钱还在他钱包里,收起那点不痛快,“替我谢谢贺姨。”

    “可得谢谢你贺姨。”殷小宝说:“为了给你们买几张桌子几个杯子忙,向来最低调的贺女士昨天还破天荒的上了实时热搜。”

    “微博的那个热搜?”段子睿皱眉,“怎么回事?”

    殷小宝把前天晚上发生的事同他们讲一遍,略过骗子那段,“不相信的话上网搜殷小宝同款书桌或者杯子、座垫,准蹦出好几条链接。”

    “咦,真的啊。”肖奥运的动作快,举起手机给几位哥哥看,“我去,成交量是,是十一万五千四百二十三?没搞错吧?卖家要发啦。”

    “没搞错,我爸的女粉多。”殷小宝说:“我沾了他的光,妈妈粉姐姐粉特别多。这杯子才十来块,有时间刷微博的人都能买得起。”

    “还是生活中必须用的杯子。”李家桁接一句。

    殷小宝勾头瞅一眼,“其实也不多。假如买家一家五口人,一次买五个杯子,十一万才多少粉丝啊。”

    “不能这么算。我刚才看了一眼快递单,杯子和桌、垫都是从一家买的,我们还没看桌、垫的销量呢。”

    桌、垫不常用,销量也破万了。肖奥运掰手一算,“小宝,有人找你发广告吗?”

    “微博是他爸的,经过公安部认证,谁敢找?”段子睿瞥他一眼,“把数学试卷拿出来,不会的问小宝,别在试卷上乱画。”

    肖奥运的成绩不如他仨,一听这话瞬间蔫了。老老实实地掏出作业本,先写语文老师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