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下墓(七)
    主墓室。

    然诺盘腿坐在柱子边,摸着下巴琢磨怎么唤出青龙。

    这还没琢磨出来,姑获鸟就不干了,振了振翅膀现出了人形。

    乌云般的头发挽了个灵蛇髻,鬓发上斜插镶嵌珍珠碧玉步摇,杏眼圆,樱桃嘴儿红,一看就是位俏姑娘。

    不对不对……我不应该沉迷于她的美貌……撞衫了啊我的大兄弟!也不对……

    “嚯——”

    这给然诺吓得一哆嗦,她这是要闹哪样?你说你现人形你就现吧,你手里拿把刀干什么?

    姑获鸟红着眼,一步一步向然诺走来,声音低沉:“我要你,为主上陪葬。”

    然诺一骨碌爬起来,连连后退,摆手道:“我说大姐,啊不,姐姐,咱有话好好说行不?”

    不是她怂啊,是因为这姑获鸟也是个姑获鸟也是个可怜人,啊不,也是个可怜妖。

    根据凌幽给的记忆,她与姑获鸟的经历十分相似,不过最后姑获鸟还是爱上了凌幽,而她……

    呵,男人。得不到永远是好的,得到了又不会珍惜。

    因为对姑获鸟的同情,然诺并没有先动手。

    然诺一边后退,一边在心里想了无数种说辞,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

    是啊,凌幽是被她封印的,姑获鸟最爱的人是被她封印的,她能说什么?况且,就算说了,姑获鸟能听么?

    爱着一个人的女子是疯狂的,没有理智的。

    从前然诺对师父这句话嗤之以鼻,如今深以为然。

    她不知道自己该以什么表情来面对姑获鸟。

    同情,愤怒,痛恨,可怜……

    她好像都没有资格。

    “你们这些道士,总是打着正义的名号来行伤害他人之事,真是可笑啊。主上多么爱你……

    “你竟然为了一己之欲封印了他!重回人间,这一天,他等了三百年啊!”

    姑获鸟说着,有两行清泪划过脸颊,不再跟然诺废话,抬手,千万把匕首朝然诺飞来。

    这场景是不是似曾相识?

    然诺一个闪身躲到柱子后面,成了,她知道了,丫的,这鸟是真的疯了。

    然诺“噗”地笑了出来:“爱我?爱我杀我全家?

    “爱我扒吾皮抽吾骨?你说的重返人间就是三百年前那样血染中原,他所过之处,百里之内无生人?

    “你们的爱,真是可笑,贫道目光短浅,不敢恭维。”

    姑获鸟好像彻底被然诺激怒了,刀步步靠近然诺刀刀擦着然诺身子过去:“你们这些无知的人类,本就该死!你又凭什么获得主上的青睐?”

    “这青睐给你你要不要啊?你被他杀了全家你还开心呢,你有毛病吧?”然诺毫不客气地回呛。

    然诺不小心被一把刀划中了胳膊,道袍裂开,血染红了青色的道袍。

    不过然诺已经不在意了,现在她整个上半身几乎都被血浸染了。

    “为了主上,做什么都是值得的,我甘之如始。”姑获鸟哽咽着道。

    “疯子,真是疯子。”然诺喃喃自语,心中五味杂陈,就像那晚听画皮女的故事一样的感觉。

    不过她跟凌幽还真是绝配,,一个受虐狂,一个施虐狂。

    然诺后背倚在柱子上,不断地喘着粗气,刚刚为了封印凌幽修为大减,疲惫感和疼痛感从肩膀和胳膊蔓延开来。

    哦……对咯,师父说我们不能伤龙族,但是没说别人不能打伤啊。

    想罢,然诺悄悄从柱子后面探出个脑袋。

    姑获鸟好像在避讳着什么,所打出的匕首十分小心,没有碰到凌幽的棺椁一点,也没有一下子靠近然诺。

    而那条蛟龙还在门口“虎视眈眈”。

    “以我现在这修为,肯定是唤不出青龙的。就算运气好唤出来了,我现在也没什么能和他做交易的。

    “不如……借刀杀人。反正我也不是什么好人了,再担一份恶名也没什么。

    “道不同,则不相为谋。反正你看不惯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对不起了,大兄弟。”然诺在心里默默道。

    大概姑获鸟是怕刀打坏了凌幽的墓室,所以没敢放开了打。

    见然诺探出个脑袋,“嗖”地一把匕首就奔然诺而去。

    然诺反应迅速,及时缩回了脑袋,匕首还是擦着然诺的脸过去了。

    然诺喘了口气,抬手轻轻碰了下刚才飞刀划过的地方,“嘶——”流血了。

    哎,本来就丑,你又给我来这么一下子,你还让我以后怎么见人呐?

    算了算了,先跑路吧。

    打定主意,然诺深呼吸了一口气,蓄足了力气,捏了个盾诀,闭上眼睛就往墓室门口跑。

    “来的正好!小贱人你终于敢出来了?”

    姑获鸟正愁怎么杀然诺,见她自个儿从柱子后面跑出来了自然是紧追不放。

    匕首“嗖嗖嗖”地奔然诺而去,要扎在然诺身上的,皆被盾诀“咔咔咔”地挡了下来

    那条蛟龙正在墓室门口探头探脑,“哞——”地一声大吼,被姑获鸟扎了一刀。

    虽然这对蛟龙来说不过是轻轻一下,但它刚睡醒,正在气头上呢,逮着姑获鸟就不放了。

    “咚——”“轰隆——”

    大概是蛟龙发怒了,在断崖里乱撞着,弄的一阵地动山摇。

    然诺趁机飞奔过去,足下生风,一觉踩在了蛟龙身上,借着这份力道过了断崖。

    蛟龙被扎了一刀,又被踩了一下,还保持好脾气,它不要面子么?

    蛟龙更生气了,还来得及未去咬然诺就被姑获鸟又“啪啪啪”扎了好几刀。

    姑获鸟大概心智还停留在三百年前,认为所有妖怪都应该怕凌幽,怕她。

    所以,自以为是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哞——”

    蛟龙跟姑获鸟杠上了,一个庞大无比,一个小巧玲珑,高下立见。

    然诺可没有心情去管这些,踩了一脚蛟龙,一不小心没控制好力道,经过刚才那一番折腾,然诺已经完全脱力了。

    当她做好了“以头抢地”的准备时,却撞进了一个温热的怀抱。

    几分钟前。

    何千云收回星云剑,见腾豻已经化作了碎片,言宸逸只是碎了点衣角,不由得松了口气。

    “轰隆隆”一声,刚才画腾豻的地方出现了一道拱门,二人对视一眼,走了进去。

    言宸逸从走道里一出来就被什么东西撞了个满怀,差点倒在地上,那个东西软软的,一低头,才只是然诺。

    然诺被师父师兄养的一点也不苗条,这一下又撞到了言宸逸胸口,言宸逸之前旧伤未好,没忍住,一丝血从他嘴角溢了出来。

    要不是何千云伸手扶住了言宸逸后背,言宸逸和阮然诺现在怕是已经双双倒在地上了。

    何千云也受了不轻的伤,皱了皱眉头,还是把难受感压下去了。

    然诺抬头,见言宸逸吐血了,一下子慌得手足无措。

    然诺忙忙从言宸逸怀里出来,好不容易站稳,手忙脚乱地去给言宸逸擦血。

    “我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啊,对对对对不起……”

    言宸逸笑了笑,摇摇头:“无事。”

    “师妹,你怎么会在这?”

    何千云望了眼纠缠地正热闹的姑获鸟和蛟龙,觉得眼下情况有点复杂。

    然诺扶额:“这个……师兄,我一时解释不清楚,回去再说。凌幽那边玩搞定了,咱们赶紧走吧。”

    何千云应下,回头在看他俩来时的那道拱门时,那道拱门已经不见了。

    何千云眉心一跳,大脑一片空白。

    然诺大概知道发什么了,丫的,凌幽这孙贼压根不按套路来,好好一个墓穴被他弄的乱七八糟!

    然诺揉了揉额角,道:“师兄……噗——”

    然诺还没说什么,就被一把匕首扎中了后心窝,吐出一口血来。

    然诺捂着胸口,不用回头都知道是姑获鸟干的。

    这一刀,连何千云都没反应过来去拦。

    何千云刚要发怒,就被然诺拦下了,气若游丝地道:“师兄,我没事,让她去吧,她也不过是强弩之末,现在自顾不暇了。趁着蛟龙的注意力在她身上,我们赶紧走吧。”

    然诺这话说的不假,姑获鸟和蛟龙的战斗力本来就不在一个层次上。

    这些年蛟龙被凌幽囚禁,修为折损不少,姑获鸟这才能勉勉强强跟他斗一番。

    但是姑获鸟方才一分神去给了然诺一刀,这让蛟龙渐渐占了上风。

    然诺将手一指,随便一点对面的岩石:“艮字,山川表里。”

    然诺所点之处,列出一道缝来。

    然诺支撑不住,又“噗”地吐出一口血来。

    言宸逸一把搀住了摇摇欲坠的然诺,伸手帮她把那把匕首拔了出来,丢在地上,迅速帮然诺简单止了血,最后深深地看了姑获鸟一眼。

    三个人互相搀扶着离开了这个地方。

    而背后,蛟龙与姑获鸟的战斗,结果如何,无人知晓。

    进入裂缝,走了不多时,眼前就渐渐亮了起来。

    一道余晖从洞口射入,温暖而又虚幻。

    然诺在这之前从未觉得见到阳光原来是这么美好的一件事。

    松了一口气,然诺也终于没撑住,晕了过去。

    “师妹!”何千云扶住了倒在他怀里的然诺,伸手探了探她的鼻吸,松了口气。

    师妹的伤太严重了,还好只是晕过去了,再拖下去不知道会怎么样。我和言宸逸也没有力气了,连飞到对面都是个问题。

    等等……

    洞口处,有个白色的身影,逆光而来,缓缓而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