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混战
    一阵寂静后,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视在了这位段道友的身上。

    “这位道友,此桌还剩两个位置,你要想坐,直接坐便是。”他沉吟一下才开口说,完了就给自己还有林清玄倒了一杯茶。

    这是要脱她下水的感觉,林清玄不着痕迹的给了对面一个白眼。

    那名女修语气还算客气,但出口就想要了他们的桌子,哪有一点情理,说是冒犯也不为过。而段道友与她同为炼气九层,也就不需要卖她什么面子。

    林清玄接过那杯茶,握在手中晃着,眼神向着几人瞟去。

    “师姐,何必与他们多说。”四人中的一个楞头小子,语气蛮横,丝毫不客气的在示意着。

    林清玄看了看此人修为炼气八层,放眼店内众人也算有些天资,难怪一脸的傲气。就是不知道他们是来自于哪个门派?

    “哼,阁下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林清玄一向不愿招惹是非,但看着那人表情语气像极了落科海,心中火气一起,冷声道。

    “你……”几人听了之后,立马也就怒了,纷纷朝着她瞪去。

    气氛一时又陷入了剑拔弩张的状态。

    其他人自然是等着看好戏,一边门派弟子,一边独身的两人。二对四,修为也是相当,不过看黑衣男修和林清玄也绝不是好惹的。

    “道友,不便就算了。”四人中的女修眼神冷冷看了两人,就走了回去。最终还是四人出了些灵石,买了门口大汉的那桌位子。

    只是可怜角落里的那群炼气低阶修士,连个长凳都没得坐了。只能蹲在店口的门槛边。

    热闹是没看成,店里的气氛也不太好。林清玄算是把女修一桌和新来的都给得罪了。

    还好店家不放心怕他们闹起来,给每桌送了一大坛子好酒,不饮酒的就上了一壶好茶,这才使气氛缓和了一点。

    不过平静只是暂时的,女修那桌不知怎地又和新来的四人又吵了起来。

    “圣莲阁也敢称正道,哼,说出去也不怕别人笑掉大牙。”之前的那名女修语气极为不屑,突然就与那桌人怼了起来。

    “圣莲阁是个女修较多的门派,其中双修功法最为出名。颇有点亦正亦邪的做派。”看着她有些不解,姓段的还特意和她解释了一下。

    想来那四人可能出身名门,一副大家正派的样子,自是看不起她们这种小派修士。哪知双方吵了几句就直接动起了手来,武器抽出,打得不可开交。

    这时后店也跑出了几人,满身肌肉的大汉、店小二、还有一个裹着黑袍的矮个子。看来他们就是店内的人,林清玄心中猜测。

    再看场上双方你来我往,女修们人多,但修为略低、斗法能力也一般。而对方四人中人数虽少但实力不弱,一时间倒也分不出胜负。

    林清玄看着这边的情形乱了起来,思索了一下准备离开,刚一转身就看到店里的矮个子和那个外桌的大胡子,两人往门口一站。

    可他们两人认识吗?顿时,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啊”此时一声惨叫把她目光吸引过去。

    原来同门四人组中的一个,突然倒地不起,还口吐黑血。

    “有毒……”

    不止是他,紧接着女修之中也有人口吐黑血,一个接着一个,短短一会儿,几个动手的人都无一幸免。

    “不好。”林清玄心中一惊,看到几个炼气低阶修士也吐血身亡,她更加肯定了猜测,恐怕来店的客人都中了毒。而运行灵气则是加快了毒的发作。

    她立马从储物袋中掏出解毒丹服下,心中有了些慌乱,毕竟以她在毒术上造诣,竟也没发现是何时中的毒。

    没一会儿,店内的人都一一倒地,还站着的就只有段姓黑衣男子、圣莲阁那个风骚的女修、大胡子、老道士、大汉中的高个子。还有就是同门四人里修为高的两个,她们嘴角溢血但面色不黑,应该是服了解毒的丹药。

    “我说毒老头,你这毒也忒不顶用了吧,这么多还站着的。”大胡子守着门口,对着那个裹着黑袍的矮子大嗓门嚷嚷着。

    林清玄皱了下眉,大胡子和他们是一伙的,那么同桌的老道士看来也应该是了。

    四对六,他们还是有胜算的,那边圣莲阁女修也终于正经了起来,手持一块玉尺,目光冷冷,向他们聚拢过来。

    “嘿嘿,还等什么,这可是大肥羊。”肌肉大汉一脸奸笑,率先抛出武器朝圣莲阁的女修奔去。

    “哎,我说……你也太不地道了吧。”大胡子也是不甘示弱,挑了最开始找事的两人也交上了手。

    剩下的就是那个高个大汉和她,被大胡子称为毒老头的那人盯上,三人也动起手来。

    一交上手,林清玄就看清了此人是面貌,黑唇紫面是修炼毒功的典型面种。看来他修炼的毒功并不算高明啊,林清玄对毒术虽谈不上精通,但其中的一些东西还是很知道的。

    一阵飞针掠过,她横剑一扫,连忙退了开来,这个玩意她是知道的,可不是闹着玩的。

    那个大汉修为一般,对敌的手段、武器也是普通,再加上对方还是个毒修,没出意外,不一会儿他就身中剧毒,倒地不起了。

    如此便只剩下林清玄一个人与其周旋。

    圣莲阁的大姐炼气九层,手中玉尺竟然也是件法器,一时间和肌肉男也斗得旗鼓相当。

    而那边门派两人也都是炼气九层,虽然受了伤但以二对一,修为上也占得优势,此时是在轻松的。

    只有段姓的黑衣男子不知怎的,竟然和那个老道士坐在桌上喝起了茶来。

    林清玄一看就知道不妙,他们难道也是一伙的?

    她当即猛增剑势,把矮子逼退,接着手中中品符箓一击飞出。然后身形猛退,朝着窗户跑去。

    现在战局僵持,可对方还有至少两名高手在场,再不跑可就来不及。她看着眼前形势心中分析着,当即做出了决断。

    背后传来轰隆的炸裂声,这张符箓下去怕是这件小店也要被炸毁大半。

    “哼,想走。”

    耳边一声冷哼传来,她只感到背后一阵发麻,无奈转身向一旁避去。

    躲是躲了过去,但逃跑的路已是被封住了。又是一道白光闪过,是那老道士的拂尘,这回她算是看清楚了。

    一拂尘扫过,把一尺厚的坚硬木墙直接分崩瓦解化为碎木屑,看到这种手段,林清玄顿时惊了。

    虽然不是筑基手段,但也远超炼气修士,这种对灵气运用能力,怕是只有炼气圆满多年的修士才有吧。

    “小姑娘,别急嘛!老道看你有缘,留下里喝一杯如何。”那名道士手持拂尘,一副悠然脱俗的模样,但话中语气可是很耐人寻味。

    喝,喝你个头啊。她心中破口大骂着。

    看到黑衣段道友已去助力大胡子了,林清玄自知她猜对了。

    接着废墟中矮个子毒修也爬了起来,情形不妙啊。

    “老道士,你不过炼气圆满,我要走你可还留不住我。”她霸气说出此话,惹得其他的人都看了过来。

    一探储物袋,三张中品符箓捏在手中,林清玄对着他浅浅一笑,目光冷冷。

    真以为她好欺负吗?

    老道士脸色一变,不知是否被她的三张中品符箓给吓到了。要知道这三张符箓一旦发出怕是整座茶楼也就废了。

    “啊……”林清玄正在得意,突然她只感到胸口一痛,是那种钻心的痛。

    整个人也倒在地上蜷了起来,小脸也因为剧痛而扭曲着,冷汗直流。

    “哈哈哈哈哈”裹着黑袍的毒修从废墟钻了出来,虽然浑身狼狈但看起来并没有受什么重伤。

    “没想到这么久才毒发,等得我可真是辛苦啊。”

    林清玄手撑着地,嘴角溢出黑血,千防万防还是大意了。

    拂尘扫过,地上的三张符箓被老道士拿去。

    “呵呵,小姑娘,不听老道言,吃亏在眼前啊。”他一浮拂尘便转身走了,只留下冷冷一句:“交给你了。”

    “那,三张中品灵符……”毒修见他抢先一步,嘴里嘟囔着,显然是不服,但他却不敢与那老道争强,只能一言一句的讨价还价想分点好处。

    而林清玄也趁着这个空挡,从储物袋里有掏出了数颗丹药服下,这几颗都是死去筑基毒修留下的,看着像是解毒丹,她之前一直不敢乱吃,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丹药入口,瞬间在她口中化开,清凉的触感往身体里去,她只感到一阵刺痒,疼痛便渐渐停了。然后腹部一涨,林清玄难受的打了个嗝出来,是一团难闻的黑气。

    这,就好了?

    林清玄擦了擦头上的汗,呼了口气,看着眼前还在讨价还价的两人。她冷脸阴笑,手中十波剑一展,朝毒老头刺去。

    突如其来的一剑,让两人吃了一惊。

    “炼气九层。”老道士一声惊呼没忍住喊了出来。

    叮

    犀利的一剑被毒老头挡下,林清玄随即身形转动,一招招霸道的剑势被他施展出来,与毒老头带毒的灵气相撞。

    一番较量,毒修竟然奈何不了她,只能换了手段,一阵黑烟升起向她席卷而去。

    她连忙捂着口鼻避让开来,对眼前的毒雾避之不及,生怕沾上半点。

    老头一看随即大喜,眼前的小妮子修为不比他低,偏偏斗法还不弱,想拿下她还真不容易。

    现在看着她一阵措手不及,他就知道机会来了。

    笼了笼周身的毒气,他一掌朝着慌乱的林清玄拍去。就在毒气团要击中之时,林清玄无措的表情瞬间消失了。转而是一脸阴笑,身形如鬼魅一般躲了过去。

    “不好。”一旁的道士看到战局,自知不妙,却迟迟没有出手,不知在算计着什么。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