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4章 买剑
    江流跟荣婉儿从楼上下来,在楼梯上,迎面走来五六个年轻人。

    江流侧过身靠墙想让对方过去,跟在江流身后的荣婉儿显露出来。

    “呦,这不是荣家大小姐吗?这在是会情郎吗?”

    领头的青年冷笑地说道,身后几人跟着低声的嬉笑。

    江流看着那个青年,剑师六阶修为,脸上肤色偏红,眼神阴冷,看起来就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家伙。

    荣婉儿想不到会在这里遇上对方,真叫冤家路窄了。

    “向伟,你嘴巴放干净点!”

    “你哥做了郡城城主,你们荣家底气真是比以前足了不少啊!”

    向伟酸溜溜的对荣婉儿说道。

    说完他看了看江流,对着江流抬了抬下巴:

    “喂,你小子说说看,你是不是她的小情郎?”

    向伟对眼前这个剑士八阶的小子,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只是借他来折辱荣婉儿而已。

    “关你屁事!让开!”

    江流见这几个人是来找荣婉儿麻烦的,自然用不着谦让,正过身来就要下楼。

    向伟被江流粗鲁的呵斥,哪里能忍,正准备动手。

    一个老人突然出现在荣婉儿的身边。

    “向伟,放开江公子!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向伟看向来者,知道这是荣家的供奉,剑宗境界的高手,也不敢造次,不过却紧盯着江流。

    “江公子,莫非就是你打伤了我表弟?”

    江流双臂用力从这六人中间往两边一拨,六人都被推到一边,江流嘴里说道:

    “给我起开!”

    然后从六人中间走了下去,六人都有点发蒙,每个人的修为都不是眼前的小子可比的,为什么被他那么一拨就让开了。

    荣婉儿以为是保护自己的供奉到了,向伟等人不得不主动让开了。

    荣婉儿见江流下去了,便也跟着走了下去。

    江流等荣婉儿下来,走到一边,低声问道:

    “这人什么来路,他的表弟又是谁?”

    江流看出了向伟对自己的杀意,而且这个人身上血气很重,显然不是心里想想就能算了的人。

    既然会对自己动手,江流总要知道前因后果,最好做到知己知彼。

    “向伟,向家的少族主。

    向家十几年前是帮派家族,一向心狠手辣,不过向伟的大姐嫁给了李通。

    李通是出自凌云剑宗,算是名门正派。

    从那时起,向家开始转向正规的生意,和我荣家多有竞争。

    自从五年前李通当上了郡城城主,向家在这郡城内就开始对我荣家步步紧逼。

    不过我荣家生意遍布初阳国,区区一个郡城的损失还能承受。

    所以在这神泉郡的郡城之中,最大的商行倒是他向家的了。

    不过向家有凌云剑宗这个间接的靠山,我荣家也不好对他们下手。

    李通被罢免,家兄上任,这是动了他向家的根基。

    估计接下来一定会对我荣家展开报复。

    江公子你也要小心,李家做事或许还会顾点面子,但向家是一定会不择手段的。

    婉儿本想感谢一番,现在反倒连累公子了。”

    江流听荣婉儿说完,摆了摆手,故作淡定的说道:

    “无妨,他们最好别惹我。”

    嘴上说无妨,心里马上去问小正:

    “小正,我现在还有多少点经验值?”

    “你之前还剩一百九十二点,不过这几天零零碎碎得了点,现在有二百零五点。”

    江流告别了荣婉儿,见天色已晚,便回到后面的客栈。

    在房中休息了一会,江流开始自己的日常修炼。

    这时小正在江流的脑海中说道:

    “今晚你要不得安生了!”

    “什么意思?”

    “左边房间里有两人,右边房间里有三人,他们都对你有杀意。

    你说是不是不得安生了?”

    “都是什么修为啊?”

    “剑师境界三人,剑宗境界有两人,一个二阶,一个三阶。”

    江流暗道,这还真是看得起我,我一个剑士八阶而已,需要出动这么强大的阵容吗?

    不过江流想了想,自己就算使用爆种,对付这样的阵容,也没什么胜算,要是被逼使用逃命功能就更没有必要了。

    江流决定,今天先逃了再说,等到明天,呵呵......

    江流从床上拿起一只枕头,来到窗前轻轻推开窗户,当然得假装不小心发出点动静,然后用力将手中的枕头甩了出去。

    枕头扔出的瞬间,江流已经拉开了房门,冲了出去,然后根据小正的指示,找了一个空房间,用磨剑挑开门锁,闪身进了房间关上了房门。

    等到追杀出去的五人发现上当了,再回来哪里还找得到江流。

    江流让小正负责戒备,自己索性就在空房间里好好睡了一觉。

    第二天,江流醒来决定先去逛逛,不管晚上的拍卖会如何,现在先要凑齐九柄剑,否则遇上追杀只能逃命。

    江流大摇大摆离开了客栈,在城内,又是白天,江流并不担心有人动手。

    本来在客栈里还觉得自己财大气粗的江流,来到剑器行才发现自己有多穷,一柄凡剑最少也要二十金币,而且跟李复留下的两柄剑一比,简直是垃圾。

    自己身上一百多金币根本不够,江流只能离开了剑器行。

    这时有人迎面走了过来,低声的问:

    “哥们,灵剑要吗?价钱好商量。”

    江流看了看来人,感觉跟个黄牛似的,还灵剑,估计就是个卖剑的小贩。

    江流想了想决定跟他去看看,反正自己有小正,吃不了亏上不了当,只有捡漏的份。

    “那行,你带我去看看,不是灵剑我可不给钱。”

    江流跟着这个黄牛,七弯八绕,来到一个大棚子里。

    江流看到满地都是剑,估计不下千柄,不过大部分都锈迹斑斑,有的剑上泥土都没除尽,估计都是从什么地方挖出来的。

    “你这都什么玩意啊,不是浪费我时间吗?!”

    江流作势要走,那个黄牛赶忙拉住江流,陪着笑说道:

    “小兄弟,选一选嘛!

    之前都是一个金币一柄,你要是有看得上的一个金币给你两柄,爽不爽气!”

    江流腹诽,爽气个毛,这些东西半年有一个傻子买就算不错了,不过江流打算做这个傻子。

    “按我说,一个金币五柄剑,你要是同意,我多买点回去熔了重铸,不同意我走人。”

    江流故意装憨,造好的剑溶了也没法重铸,各种金属混合在一起,根本无法调配比例。

    这些剑大部分都是坟里挖出来的,基本上都是陪葬品,真正的好剑不多,他要买,是因为小正从中找到了三柄法剑。

    而且小正提醒江流虽然很多剑都废了,不过只要还能承受剑气,便可以布置出一次性的剑阵来。

    江流对小正的想法拍案叫绝,布下一个剑阵自己先跑,既杀伤了敌人,又保全了自己,还不用心疼,真是两全其美。

    那黄牛见到好不容易遇到个真傻子,能卖多少算多少吧。

    “那你选吧。”

    江流像买菜选萝卜似的,选出一百多柄破剑,然后又从中挑出三柄。

    那一百多柄真的是破烂,可是这三柄可是名副其实的法剑,江流把这三柄剑提在手里,然后给那黄牛丢了个金币,说道:

    “地上这些剑,你给我送到剑客来客栈,天字五号房,送到付款。”

    然后江流扬长而去,黄牛想了想还是决定跑一趟,现在已经有了一个金币了,白跑一趟也不亏。

    黄牛找了帮手推着车,将近百柄剑送到了剑客来客栈,又吭哧吭哧抬到天字五号房门外。

    江流这时也刚从外面回来,打开门让二人把剑搬进屋,他们拿了二十个金币,乐的合不拢嘴,笑着走了。

    江流将所有的剑,全部收入磨剑的空间之中,然后退了房间,假意乔装打扮一番,换了一个更为偏僻的客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