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43.被下药了
    靳棠一时间有些难以消化这些事情,说实话,她知道楚晓婉在搞鬼,但是她不确定秦默和她有没有发生过亲密关系。

    而且看秦默这幅样子,好像对这件事并不太看重。

    这点让靳棠很窝火。

    他从始至终只是惊诧赵芷若这样过激的态度,想着如何安抚对方,一点也没有关注自己的情绪。

    直到他打完电话,才在靳棠身旁坐了下来,然后开口问道:“靳棠,你应该不会误会我吧?”

    呵呵,我还真误会了,你这态度还真是够洪世贤的啊。

    靳棠实在是保持不住以往的笑脸,她生硬的说道:“这种情况,想让我不误会都很难啊。”

    秦墨眨着眼那双澄澈的眼,神情无辜的问道:“靳棠,你,你不相信我吗?”

    靳棠咬了咬牙,故作镇定的说:“我只是想不通,秦总这么聪明,怎么就不知道避免发生这种事呢?我很难想象,楚晓婉到底是怎么知道我和阿姨今天回来,然后又这么精准的算计好时间的。除非,这并不是算计,而是不巧被碰到了。”

    秦默难得语气略急的解释了句:“靳棠,我并没有,我很确定,我昨晚是一个人回来的,一会我们可以再问Warren。”

    靳棠哼笑了声:“不过,这也有个悖论,你若真的背着我和阿姨,私下与楚晓婉秘密往来,也不至于在我们回来的时候,被我们碰见。这么低级的错误,你倒是不会犯。”

    秦默松了口气:“还好,你相信我。”

    我相信你大爷!

    靳棠真的要忍不住脱口大骂了。

    秦默拍了拍靳棠的肩膀,说道:“一会还得麻烦你安抚我妈。”

    卧槽!!!

    秦默,你这是不是有点渣了!你确定你不是洪世贤?

    秦默望着靳棠脸上复杂的神色,问道:“怎么了?”

    “没事。”靳棠咬牙、气结。

    就在此时Warren来了,Warren原本就没走多远,刚好又被叫了回来。

    靳棠听两人沟通的大概意思就是秦默问Warren为什么楚晓婉会出现在自己的家里,Warren说他以为两人是亲密的情侣关系或者某些特别的关系,这在西方人的眼中十分正常。

    秦默和Warren重申了好几次,让他一定要注意,两人没有任何他所以为的暧昧关系,并且让他一会在太后面前注意措辞。

    赵芷若不知道和楚晓婉交谈了什么,之后赵芷若先出了客房。

    Warren忙主动的和赵芷若解释了下昨晚的事。

    不一会,楚晓婉也从客房出来了。她已经换回了自己的衣服。

    走到靳棠面前还不忘假惺惺的和对方说道:“靳棠,你不要误会,我和秦默真的没什么。”

    那神态别提有多委屈可怜了。

    赵芷若微微蹙眉,眼神凌厉的扫向楚晓婉。生怕她多言,让靳棠产生误会。

    靳棠虽然生气,气的心脏都要炸,但这个情况,她自然不想让楚晓婉的计谋的得逞。

    她笑了笑道:“我没有误会什么,我之前就和你说过,我们家秦默人品很值得信赖,我只会觉得他被人算计,却从不会怀疑他。”

    楚晓婉咬了咬牙,手指微微蜷起。她僵硬的笑道:“你没误会就好,那阿姨,秦默,我先走了。”

    “......”

    楚晓婉在无人理会中独自离开了。

    她前脚刚走,赵芷若又突然折回了客房,现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

    Warren听不太懂中文,他见赵芷若不在,试探性的问秦默道:“So, is she really not your mistress?(所以,她真的不是你的情妇?)“

    秦默一记冷眼扫了过去,语气略带凌厉:“Don't talk in front of my girlfriend。(不要在我女朋友面前乱说话。)”

    Warren似乎有些惊讶,他望向靳棠,道:“Girlfriend? I always thought Miss Jin was your sister。(女朋友?我一直以为靳小姐是你的妹妹。)”

    靳棠不禁觉得有些讽刺,她觉得自己连妹妹都算不上,甚至在秦默心里的地位和这位傻大汉Warren一样,是助手,是上下级关系。

    Warren的话刚巧被出客房的赵芷若听到了,赵芷若手中拿着刚刚穿在楚晓婉身上的睡衣。

    她眯了眯眸子,把睡衣重重地扔进了垃圾桶里。

    Warren察觉气氛不对,小声说道:“Sorry,boss。May God bless you。(对不起,老板。愿主保佑你。)”

    秦默寒着脸望着风一样的撤离了猪队友,然后转头望向赵芷若,扯起一丝笑容道:“妈,是Warren没搞清楚状况。”说完用求助的眼神望向靳棠。

    靳棠也不知怎么调动自己情绪的,笑着和赵芷若说道:“阿姨,我饿了,我们先做饭吧。”

    赵芷若听罢,心里一软,这才放过了秦默。

    秦默上午没去上班,下午原本准备去的,被赵芷若拦了下来。

    赵芷若趁靳棠调时差午睡休息的空挡,过来偷偷的叮嘱秦默一定要好好哄哄靳棠。

    秦默问道:“你今天打我一巴掌,这戏做得还不够足啊?更何况,我真的什么都没做,靳棠不是也知道,也没闹么,若我反复提起此事,那岂不是心里有鬼。”

    赵芷若气的直磨牙:“我打你那是你该,你能不能端正态度!”

    “我......我端正了呀。”秦默有些冤枉。

    “棠棠相信你,不愿意怀疑你,但并不代表她不生气,你把棠棠当做什么?”赵芷若被秦默气的咬牙切齿,“你不该站在男朋友的角度上,考虑下你女朋友的心情吗?”

    秦默听完,沉默一瞬,随后说道:“那好,等她醒了,我好好和她谈谈。”

    “那你下午别上班了,等棠棠醒了,我说你找她,你俩好好聊聊。我一不在家,你就给我搞事情!”赵芷若刚一转身又不放心的叮嘱了句,“你得给我哄好了啊!”

    秦默乖乖的应了声:“好。”

    秦默没上班,但电脑一直开着,在家里处理公司的事情。

    中途他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就打电话给Warren,仔细询问了下昨晚的情况。

    因为他记得,他只是参加个酒会而已,不至于喝醉。

    更何况第二天他还要去接太后和靳棠,而且他今早醒来的时候,头有些晕晕沉沉,还有点想吐,怎么看都像是被人下药了。

    分析完整件事情,得出结论之后。秦默狭长的黑眸微微眯起,整张脸都阴沉下来,眉宇间笼上一层冰冷刺骨的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