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四十八章 二十年前的往事
    花失容跟秦怀恩连忙迎上前去。

    看着秦娇,花失容心里有点小激动,说话都有些紧张了,“你们……怎么来了?”

    他的目光盯着秦娇,眼眸中流露出全是惊喜。

    石完美迎上两人,回头对郝梦灵说道:“梦灵姑娘,我在这里等候你们的好消息。”

    郝梦灵点了点头,带着秦娇驾着符鹰向着西面飞去,自始至终,她跟秦娇都一言未发。

    花失容好奇地望着两人远去的身影,不由地问道:“室长,她们来做什么?”

    石完美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两个女孩的身影,直到看不见之后,才收回来。

    轻舒一口气,石完美望着花失容,“今天清早,接到峰主的命令,让我陪同梦灵姑娘她们过来。

    至于要做什么,峰主没有特别交待,我们做下属的,就应该谨遵本份,不该知道的不问。”

    花失容望着郝梦灵及秦娇两人消失的身影,陷入沉思。

    郝梦灵炼制丹药时,会将秦娇带在身边,那是因为秦娇的“以己渡身”法能够对郝梦灵提供帮助。

    此次,郝梦灵又将秦娇带上,这会儿急匆匆地离去,显得很着急的样子,所办之事看来十分要紧。

    是否最后时刻,又要逼迫秦娇施展“以己渡身”之法呢?

    花失容想到郝梦灵在审问汤鸿轩时,特意提到她跟秦娇的关系,两人是“伴修”,当时花失容就没弄明白。

    “石室长,你知道‘伴修’吗?”花失容忍不住问道。

    石完美的目光回望了一下郝梦灵远去的方向,笑道:“你是说郝姑娘跟秦师妹?”

    花失容点点头。

    “我也是道听途说,当不得真。”

    石完美想了想,说道:“据说,‘伴修’的形式跟宠物的概念差不多,两人之间也是要签定一个灵魂契约的,如此一来,两人的命运就紧紧联系在了一起,主亡宠灭,在所难免。”

    “灵魂契约?”

    花失容吃了一惊,岂不是秦娇心中所思所想,郝梦灵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那么,两人在解除契约之前,自己岂不是永远不能跟秦娇相认?

    想了想,花失容问道:“秦娇可是大秦皇室的公主,我云梦门这么做,会不会……”

    “会被大秦皇室报复?”

    石完美冷笑一声,不无得意地道:“在我云梦门的眼中,大秦皇室不过是世俗的一个皇朝而已。

    每年允许秦氏的子弟进入门派中进行修练,已是对他大秦皇室的最大恩典了!

    公主又怎么了?

    金枝玉叶?金贵之躯?在我云梦门的高层眼中,也不过是寻常子弟而已,没什么两样!

    实话跟你说吧,大秦皇室的公主能做我门派圣女的‘伴修’,那是看得起她,真当我们稀罕啊!”

    花失容黯然无语,没想到秦娇加入云梦门会是这样一个结局。

    一想到石完美所说的“主亡宠灭”的话,花失容的心不由地揪了起来。

    不行!

    我花失容的女人岂能受这种侮辱!一定得想办法让小娇摆脱“伴修”的命运!

    云梦门,这份仇恨,我花失容记下了!

    花失容的眸光中透射出愤怒的芒光,此事需从长计议,谨慎行事,草率不得。

    当即,花失容压下了对秦娇的担忧之情,心中对云梦门的怨恨,又增添了一份。

    “你怎么啦?”石完美疑惑地望着花失容。

    “没什么。”

    花失容掩饰着自己的失态,“第一次听说‘伴修’这种事,觉得挺新奇的。”

    “上古秘术,自然新奇了!”

    石完美不无羡慕地说道:“这等上古秘术,我们这等低层级的弟子是见识不到的,只有眼馋的份儿!

    我此次前来,只是陪同,郝姑娘办完事之后,我就会离开,你们不要紧张,就当我来此随便走走。”

    随便走走自然是石完美的说法,秦怀恩等人可不会如此认为。

    室长作为一室之长,下辖数十个队,数千上万名弟子,权限极大,对下有视察、监督、任免的权力。

    随便走走,算是躬身亲临,身为任务点的责任人,领导视察,自然不能马虎了。

    秦怀恩连忙上前,热情洋溢,“欢迎室长大人来我队督促检查!”

    于是,花失容等三人带着石完美飞临山谷上空,将山谷视察一番,秦怀恩则在一旁仔细地介绍着。

    花失容的神识却跟随着秦娇跟郝梦灵两人,直到两人飞出神识探察范围,才堪堪收回。

    基本可以确定,两人的目的地是火狼谷。

    花失容不禁为秦娇的安全担忧起来。

    火狼谷是云梦门的禁地,郝梦灵带着秦娇进去做什么?难道,郝梦灵不知道火狼谷中有强大的魔兽?

    还是因为,火狼谷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山谷废墟的清理进度有目共睹,石完美一边视察一边称赞,让秦怀恩跟秦细柔两人听得笑脸灿烂。

    视察之后,石完美示意要跟“秦旭”私聊,于是,他被花失容拉进了洞府。

    瞧着石完美神秘兮兮的神态,似乎有事情要询问自己,让花失容大感好奇。

    石完美却脸色凝重,紧盯着花失容,“你跟莫逆的关系有多深?”

    莫逆?

    花失容一愣,随即哑然失笑,“我一个新晋外门弟子,能跟莫逆有什么关系?”

    “你还笑?”

    石完美眼神严厉,“有人向执法堂告发,说你跟莫逆关系菲浅,怀疑也是长风门打入我门派的人员之一。”

    “莫逆是长风门的人?”花失容吃了一惊。

    石完美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知道汤鸿轩的真实身份吗?”

    “我哪知道……”

    花失容望着石完美,心头一动,不由地问道:“他不会也是长风门的人吧?”

    “你要小心些。”

    石完美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我可不希望我灵石室有长风门的余孽出现。”

    花失容苦笑一声,“门派内有些人,总想通过搞些事情,以证明自己的存在。

    我以为,执法堂在门派内存在这么长时间,应该已有个成熟、稳妥的机制,不会被一些无脑之人左右的。”

    “你倒是不在乎。”石完美笑了,似乎舒了口气。

    “清者自清。”

    花失容毫不在意地道:“九祖是什么人?什么魑魅魍魉没见过?会被那些毫无根据的流言所左右?”

    想到九祖叶寻迹,花失容也不由地不佩服。

    对自己亲传弟子的审问,那种不动声色,铁面无私,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是个狠角色!

    这是花失容对九祖叶寻迹的评价。

    石完美亦是感叹道:“现在,整个望月峰处在风口浪尖,执法总堂的人已经入驻,全面清除汤鸿轩的余孽,各种揭发、检举层出不穷,这不,你跟莫逆的事情就是这么抖出来的。”

    “不遭人嫉是庸才嘛!”

    花失容哈哈大笑,毫不在意地道:“汤鸿轩是如何服法的?整个过程你又不是不清楚。

    九祖、郝姑娘及聂副堂主可是全都看在眼里的,我还担心什么?倒是我很想听听此事的来龙去脉,室长大人,你给说说呗。”

    “我算是为你白担心了!”

    石完美轻笑一声,“九祖送郝姑娘到祈望峰时,特意嘱咐我,一定要我转告你,在查处汤鸿轩这件事情上,你居功至伟,事后,门派会给予你丰厚的奖励。”

    “奖励不奖励的另说。”

    花失容连忙催促石完美,“快说说此事的来龙去脉,我挺感兴趣的。”

    在花失容心目中,长风门既然有跟大秦皇室相同的目的,那么,这里面就有操作的空间了。

    毕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是亘古不变的至理名言!

    石完美皱着眉头,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才说道:“事情还得从二十年前说起,据汤鸿轩交待……”

    通过石完美的介绍,花失容清楚了二十年前的那一桩久托未决命案的前因后果。

    四十年前,二十出头的汤鸿轩被长风门的长老安排加入云梦门,收集各种情报传送出去。

    经过十余年的奋斗,汤鸿轩从一个外门弟子一路提升,成为一名正式弟子,被九祖看中,收为亲传弟子。

    不久,汤鸿轩一跃成为望月峰最年轻的长老。

    与汤鸿轩齐头并进的,还有五祖的弟子裴宇,他在同一年与汤鸿轩同时成为长老,间隔不足三个月。

    只是,裴宇不善言词,一向沉默寡言,不为外人关注。

    二十年来,汤鸿轩利用自己的身份,以各种方式发展了一些弱小、平时里被师兄欺侮的弟子,利用他们对云梦门的不满,替他做事,收集各方面的信息。

    而这种行为,却被裴宇发现了,利用一次去秀女峰的机会,带着一名叫徐东的弟子,逼迫他说出实情。

    闻讯赶来的汤鸿轩与徐东联手跟裴宇大战一场,虽然杀死了裴宇,徐东却被裴宇杀死,汤鸿轩自己也身受重伤,简单处理现场之后,匆匆逃离。

    最终因为伤势太重,重伤昏迷,被外出打猎的莫天顺所救。

    一个月后,汤鸿轩在伤势尚未痊愈的情况下,匆匆回到望月峰,据他交待,是怕引起别人的注意。

    裴宇跟徐东失踪的消息直到两个月后才被爆出,但是,找到两人的尸体时,已是四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两人的尸体,是一队秀女峰的外门弟子外出历练时,无意中发现的。

    五祖的亲传弟子被杀,可是天大的事情,当时闹得沸沸扬扬,最终因为没有查寻到实质性的证据,不了了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