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章 打出来的威名!
    “真……真惨啊……”林雷抽搐着嘴角,一脸真挚的感慨起来。

    “小兄弟啊,你能够想象得到,那一年的事情对我造成了多大的心理阴影吗?”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嘟嘟司机控制着不让眼泪流出。

    “能够想象到一些……”

    林雷伸出右手,用大拇指和食指比划出一个,一丢丢的姿势。

    “不……你不了解,你也无法想象。”嘟嘟司机摆了摆手,右手双手各比划出一个数字九:“十八啊……”

    “那一年我才十八岁,还是一个黄花大小伙啊……”

    “我就已经臭名远扬,与贞相关的一切全都碎的一点都没有了。”

    “脏啊……”

    “我成了方圆百里之内,有名的肮脏小孩……”左手把着方向盘,嘟嘟司机右手掰着手指:“人家小孩的外号……”

    “人家小孩的外号都是什么浪荡骚年,清爽王子,小大人,渠成一霸,香蕉大王……”

    “而我呢……”嘟嘟司机哽咽起来。

    “大哥,大哥你别伤心……”林雷提起左手,拍了拍对方的脊背:“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我的外号呢……”嘟嘟司机悲痛欲绝的摇了摇头,回忆似的望着前方:“粑粑王,马桶一哥,经历过生屎的男人,粪坑子弟……”

    “就连我的海狗昵称,旋风少年,都被人家改成了玄粪少年。”

    “整个童年……几乎是整个童年啊,我都没有离开屎尿屁……粑粑王之类的称号……”控制着方向盘不断向前,嘟嘟司机右手捶打着胸口:“你知道吗?”

    “你知道我的童年究竟有多么痛苦吗!?”

    “知道了……”重重的点了点头,林雷拍了拍对方的脊背:“原来我是没有经验,不了解情况……”

    “现在知道了……”

    “你小的时候,是一个奋发……”迅速止于言语,林雷换了个词:“不……”

    “属于一个有故事的男孩。”

    “嗯!”嘟嘟司机仿若遇到了知己,一脸郑重的点了点头。

    “好啦好啦,别伤心了,别伤心了。”林雷拍打着对方的脊背,低声安慰起来。

    “嗯嗯。”嘟嘟司机哽咽了两下,心中的悲伤稍稍消减。

    “那什么……”林雷慢慢撤掉手,有些好奇的询问起来:“大哥……”

    “既然她给你留下了这么大的阴影,你怎么会不认识她呢?”

    “那一年她十三,我十八……”嘟嘟司机咬了咬嘴唇,颤抖着嘴唇:“十二年了……”

    “十二年了……”

    “我想着十二年过后,女大十八变,我就会认不出他,就会忘记痛苦,就会失去痛苦。”微微闭上双眼,嘟嘟司机又慢慢睁开:“没想到今天又遇见了她……”

    “又记住了她最新的面容,又记住了她更加爆裂的脾气,又想起了更加惨烈的记忆。”

    “十三……”林雷重复了一遍关键词,猛地瞪圆眼睛:“她十三岁就这么厉害,你开玩笑呢吧!?”

    “你不相信我!?”嘟嘟司机猛地转过头。

    “不是不是,我相信你,我相信你。”迅速摆了摆手,林雷指了指前方:“你看路……你看路。”

    “这还差不多。”嘟嘟司机转过头看向前方。

    “我就是觉得十八岁的男孩再怎么也比十三岁的女孩强壮,怎么可能会被秒杀呢?”林雷摸着下巴,细细思索起来。

    “不要用性别来束缚拳后,他不是一个女人……不是一个普通女人……”嘟嘟司机变换档位,加速后为林雷讲述起来:“卫家气功自古都是从小练起,基本上打算好好学,都得从五岁开始练习基础……”

    “而五岁开始练习,十三岁基本已经习武八年。”

    “一个习武八年的人打一个还在看电视上格斗表演赛的,还看的心情澎湃的骚年……”右手抓了抓脸,嘟嘟司机望着前方:“您确定能够打过?”

    “也是。”林雷似有所悟的点了点头。

    “罢了,认命了……”从口袋摸出一颗口香糖,嘟嘟司机丢入口中:“心中恐惧不散,今天又记住了她的面容,把心中的恐惧刷新了一遍,看来十有八九都忘不了了……”

    “既然忘不了就不忘了,反正都躲了他十多年,也不介意再躲她几十年。”

    “实在躲不掉就求饶,反正她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不过……”瞥了一眼身边的林雷,嘟嘟司机一脸的唏嘘:“你可就惨了。”

    “为……为什么?”林雷一脸的蒙圈。

    “因为你是被拳后追啊。”嘟嘟司机理所应当的吐出一句。

    “这……这有什么关系?”林雷一脸的困惑。

    “尽管我有十多年没有见她,可是关于她的传闻,我还是知道一些的。”摸了摸鼻子,嘟嘟司机转头看了一眼:“你要不要听听。”

    “你说。”林雷抬了抬手。

    “白州的徐山开你知道吗?”嘟嘟司机拽了拽衣服。

    “武林高手,习得一身强悍至极,至刚至纯的硬气功,被誉为白州八骏之一。”林雷迅速吐出相关记忆。

    “让拳后打残了。”嘟嘟司机甩了甩手。

    “啊?”林雷瞪圆了眼睛。

    “寒州的易青权你知道吗?”嘟嘟司机二次开口。

    “寒州剑仙的大徒弟,一套易水清泉剑法,堪称天下一绝,被誉为最有机会继承剑仙衣钵的人。”林雷又吐出关于易青权的记忆。

    “让拳后打的退隐江湖了。”嘟嘟司机一脸惋惜。

    “嗯?”林雷长大了嘴巴。

    “太谷的拳王利巴你知道吗?”嘟嘟司机三次开口。

    “地球东南部地区出生的强悍男人,号称一拳能够打死一头牛的,两个洲公认的万人敌。”林雷再次吐出利巴的介绍。

    “让拳后给打死了。”嘟嘟司机吐掉口中的口香糖。

    “我滴个天嘞。”林雷整个人都蒙了。

    “不然你以为拳后的称号怎么来的。”嘟嘟司机提起右拳,甩了甩拳头:“打出来的……”

    “只有打败拳王,压住拳帝,扫平拳皇……”

    “才能凌驾其上,成为拳中太后。”

    “苍天嘞……”呆呆的坐在原位,林雷由衷的吐槽起来:“我这是遇到了一个怎样的女人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