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42 不怎么严重的车祸
    康斯坦丁的拳头狂风暴雨一般的落在了芭芭雅噶的身上,紧随其后的戴米欧毫不迟疑的开枪。

    “你们打死她之后该从什么地方得到尼薇的消息?”

    地狱男爵有些跃跃欲试的捏了捏拳头,出言询问着。显然他对于殴打这只可憎的恶魔也有兴趣。

    “尼薇已经不需要我们去处理了,至尊法师会处理好一切的!”

    康斯坦丁依然不断地挥舞着自己的拳头,嘴里边对着芭芭雅噶的外貌尖酸刻薄的侮辱着。

    虽然讨论别人的外貌是一件很不道德的事情,但是芭芭雅噶不算是人类,而且她的内心要比外貌更加的丑恶。

    “你们……给我滚回去!”

    芭芭雅噶顺着康斯坦丁殴打她的节奏断断续续的吼出了这么一声,然后整个屋子都开始倾斜了过来。

    她别扭的挥舞了一下手里的弯刀,在康斯坦丁的腰上划出了一个伤口,面容在丑恶的基础上又多了几分扭曲。

    至尊法师这个称呼要比康斯坦丁更加的具有威慑力,芭芭雅噶不过是高级一点的恶魔而已,还没有胆子违背至尊法师。

    现在她能够做的事情只有让自己从被暴打的环境中解放出去。

    随着房子的倾斜,地狱男爵和戴米欧直接滑向了散发着白色光芒的房门口,而康斯坦丁一只手拽住了这个老巫婆头上已经为数不多的白发,将自己留在了这个屋子中。

    “我说过,要打碎你身上的每一寸骨头!”

    康斯坦丁的声音中带着点狂热,然后又开始诵念咒语:

    “乌拉乌拉~歪比歪比~”

    随着康斯坦丁的咒语,一正散发着墨绿色的光芒击中的芭芭雅噶的身体,然后剧烈的痛楚就充满了这个恶魔的内心。

    “我诅咒你,康斯坦丁!诅咒你亲眼目睹自己最爱的人死在面前!”

    芭芭雅噶用颤抖的声音吐出了她心目中最为可怕的诅咒,然后挥手斩断了她所珍视的为数不多的发丝。

    康斯坦丁的身体终于朝着屋子的大门滑去了。

    “巫师养的!我所爱的人早就死在我的面前了!你将会在骨头不断地被打断的痛苦中度过余生!哀嚎的直到再也发不出声,痛苦的直到你自己投身到地狱的魔火当中!”

    康斯坦丁在离开这间屋子的时候高高竖起了自己的中指,指尖还能看到一只正在燃烧的香烟正散发着烟雾。

    ……

    “砰!”

    地狱男爵直接落在一辆行驶的皮卡的引擎盖子上,好在这辆车是不可摧毀的,所以并没有造成什么人员伤亡。

    他的手里拽着戴米欧,而康斯坦丁直接砸在了他的胸膛上。

    好在康斯坦丁使用了点魔法,让自己的身体变得轻了不少,不然这下子就能送他前往地狱了。

    如果是他的灵魂的话,地狱君主们大概是原意冒着被肾击的风险打开通往人间的传送的。

    “我说,交通规则中好像没说被掉下来的人砸到算谁的过错。”

    布尔凯索一脚刹车,看着三个人从车引擎盖上滚落到了地上。

    然后一把拉开了车门走了下去,看了一眼刚刚落地的三个人。

    “康斯坦丁,这才几天不见你身上的气息顺眼了不少。”

    布尔凯索踩住了地狱男爵,然后端详了一下眼前的情况。

    看到康斯坦丁腰上的狭长伤口稍微皱了下眉毛。

    地狱男爵身上充斥着善良的气息掩盖了不少属于恶魔的气概,这让布尔凯索有些好奇。

    “大叔,发生什么了?”

    吉尔在巨响中被惊醒,紧紧抓着弗拉克的手臂问着。

    “吉尔,没事的。不用太在意。”

    布尔凯索给弗兰克使了个眼色,弗兰克会意的安抚起了自己的儿子。

    “放开那个孩子吧,布尔凯索。他是一个英雄,也是个好孩子。”

    古一用了个短距离的传送站在了地面上,她也没发直接打开车门,只能使用魔法的手段来离开车舱了。

    “这个半恶魔?”

    布尔凯索挪开了脚,地狱男爵才终于能够顺畅的呼吸了。

    “嗨,老伙计,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地狱男爵有些艰难的爬了起来,看着布尔凯索说着。

    刚才那一脚可一点都不清,让他的胸口还隐隐作痛。

    “你们是什么人?”

    戴米欧还没有站起来,但是他已经举起了手枪指着古一。

    倒不是他对于布尔凯索毫无戒心,而是现在的他对于魔法使用者更加的戒备一些。

    “戴米欧,我觉得你最好还是放下枪的好,因为我还等你赔偿我十五万英镑呢。”

    康斯坦丁赶紧弯腰伸手按下了戴米欧举着的手枪,好言相劝着。

    “真没想到至尊法师会用乘车的方式来这里,我以为你会直接使用传送门的。”

    康斯坦丁到没有紧张,脸上带着他最温和而无害的笑容小心翼翼的说着。

    “偶尔我也会用不那么快捷的方式来赶路,不过你们这是从那个幻觉的维度刚出来?”

    古一平静的看着眼前得到戴米欧和地狱男爵用惊诧的眼神看着她,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这位老大爷是谁?”

    地狱男爵用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布尔凯索,那种隐约间展现出的气魄让他感觉有些熟悉。

    那是奈非天血脉中属于恶魔的那部分的影响。

    比地狱男爵身体中那一半恶魔的力量要纯粹太多了,就像是刀锋在面对着阿卡多的时候所感觉到的差不多。

    “好了地狱男爵,我觉得你不会想知道的。”

    康斯坦丁脸色有些怪异,在他沉睡在哈洛加斯的时候,他也没有闲着。

    至少那残留的一些属于奥莉尔的力量告诉了他很多他以前不知道的事情。

    “你们该干啥就去吧,我要继续赶路了。”

    布尔凯索对于这几个家伙是怎么出现在这的不打算深究,于是直接转身回到了车上。

    而车斗里边的罗夏则是带上了那个不断变化面容的面具,一把按住了还没有站起来的戴米欧的脑袋。

    “M11,你们到底隐瞒了多少东西!”

    “罗夏?不,你是他的崇拜者?他没有你这么高。”

    戴米欧双腿一跃,一个三角锁就形成了,将罗夏的胳膊牢牢的固定在了自己的身前。

    他除了是一个能够变成食人虎的战士之外,他也是一个精锐的特种士兵。

    各种各样的格斗技也算是信手拈来。

    “说吧,你到底是谁?”

    戴米欧反过来开始逼问了,M11作为一只隐秘行动的部队,和罗夏打了不止一次交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