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05 钢铁侠正在升级中(万字大章)
    又过两天时间,在这几天里边并没没有发生什么大的事情。

    如果说托尼在研究上有了新的突破也算大事的话,那大概能够算是一件。

    “所以说你打算找个人试试自己的新玩具?”

    朗姆洛看着眼前的托尼,神色有些不满。

    今天是难得的好天气,朗姆洛打算去一趟圣山挑战一下秘境。

    昨天他回去了一趟,但是很可惜的并没有达成自己的目的。

    在他找到塔力克的时候那个家伙一脸不爽的回绝了朗姆洛想进入秘境的要求。

    塔力克手里边的耻辱之证也变得有些不一样了,这点让朗姆洛稍微有点在意。

    但是不管去问谁,都没有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似乎所有的先祖对于这件事都不太愿意提起。

    “你是我能找到的最强的对手,当然我是说我能够战斗一下的对手。”

    托尼轻飘飘的说着,手上带着的一个全新的手环。

    他刻意的在朗姆洛的面前摆了摆手,就像是有意炫耀一样。

    “我记得我们的关系似乎没有好到这个程度,你要是想要战斗,去找卢克或者马修。再不济去找罗夏也是可以的,我想你应该已经掌握了我们所有人的行踪。”

    朗姆洛似乎有些漫不经心,言语中已经完成了一次试探。

    在这个遍地都是手机的年代,一个科学家能够做的事情可能超乎了一般人的想象。

    况且那个叫做“贾维斯”的人工智能管家,可是已经摆在了明面上的东西。

    “我不打算打扰卢克和杰西卡的约会,今天是那场演出开始的时候。”

    托尼两撇小胡子有些滑稽的挑了挑,卢克那两张百老汇演出的门票是他赞助的。

    以此换取了卢克在之后的时候会帮他一次。

    当然托尼还准备了很多的东西,他能够从卢克那里换来很多有趣的东西。

    比如摆在他的实验室中那些布尔凯索锻造的玩具。

    这是卢克作为一个店员的权限内能够做到的事情,至少在把东西卖给别人的时候,卢克能够本能的感觉到哪一件装备的品质更高一些。

    为此托尼买下了一柄开膛者镰刀作为礼物送给了卢克。

    卢克还不至于以此为要挟那么卑劣,也不会搞什么中饱私囊之类的花活。

    这是正常的商业往来,赚来的钱他一毛都没有乱动的放在了布尔凯索的抽屉里。

    “你用这个收买他?我不觉得卢克和杰西卡能够看懂那些大人物们所喜欢的表演。当然我也看不懂。”

    朗姆洛感觉有些烦躁。

    他最近感觉有些奇怪,好像自己的脑仁子有些颤抖一样,总是想要睡觉。

    一般他产生这样的感觉时,那绝对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在等着他。

    上一次是被马道克按在地板上暴揍了一顿,那一次即便是他喝了药水还是没有缓过劲来。

    疼痛到底算不算伤害这件事他有些存疑。

    “好了,别说这些没用的了,我这里能够给你的东西不多,况且我看你也不想是有什么物欲的样子。”

    托尼说话的事后稍微有些迟缓,他一时间也想不起用什么作为给朗姆洛的报酬了。

    “要不,我给你现金?听说你正在不断的赚钱打算赎罪,我想这方面我还是能够帮到你的。”

    “你看我像是走投无路的人吗?你要是有那份心就自己去做慈善,我没心情和你战斗。”

    朗姆洛回绝了托尼的请求,他直接走向了自己的卧室打算好好的睡上一觉。

    今天他是不打算出门了。

    “我能帮你变得更强大一些,至少科技能够提供的战斗力不是布尔凯索他们能够做到的。”

    托尼终于说出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或许朗姆洛现在还在意的事情就是如何变得强大一些了。

    虽然现在的他已经有信心能够轻易的解决之前解决不了的麻烦,但是面对九头蛇他还是有些不安。

    因为这太熟悉了,反而让他心中一直有着担忧。

    “你是指你身上的金属战甲?别闹了,我能轻易的打碎那些金属玩具。”

    朗姆洛这样说着,双眼却紧紧的盯着托尼。

    似乎是想要从托尼的口中听到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我就是钢铁侠,这身金属战甲就是我,没有人能够将我们分开的,你就别想了。不过我能够给你一些有趣的小玩意。

    你不会每一次战斗的时候都打算打死敌人吧?我想你需要一些不致命的又隐蔽的小东西。”

    托尼拿起了带着手环的那只手,轻轻地搭在了朗姆洛的肩膀上。

    一阵足以让普通人失去意识的电流瞬间席卷了朗姆洛的身体。

    “就这?那我还不如去搞一把泰瑟枪。”

    朗姆洛顺手把自己的头发捋了一下,那种全身过电的感觉稍微有点不舒服,他有些头皮发麻。

    托尼使用的电流对于朗姆洛来讲没有什么意义。

    真的,这种程度的电流可能泰瑟枪能够更好的做到,而且那东西即便是子弹中没有小纸条写编号的类型对于朗姆洛来讲也一点都不难搞到。

    “你要知道珍贵的不是电流,而是我毫无损伤的使用了电流。这可是特斯拉都没办法做到的事情。”

    托尼松开了按在朗姆洛肩膀上的手,举在了朗姆洛的面前摇晃着。

    上边没有丝毫带着防护的样子。

    “我想像你这样的人也不会无视电流的伤害吧?只是强度的问题,而我能够让你在战斗中使用电流,这样你的对手绝对会肌肉紧绷导致动作走样。这难道不是一个有用的发明?”

    托尼稍微有得意的说着。

    这手环是他最经在赛博人的身体中完全掌握了的技术。

    全新的能量使用方式,以及对于这个能量完全的控制。

    赛博人的身体是导电的,但是在使用这电流的时候却不会伤害到已依然是人类的大脑。

    这得益于那种完全不同的能量操纵方式。

    “我觉得没什么用,我要睡觉了,你走得时候记得帮我关上门。”

    朗姆洛兴致缺缺的直接离开了客厅,默默地去卧室睡觉。

    托尼的发明的确是有用,作为科技侧的强大种族,赛博人的技术早就超越了一般的文明。

    但是电流的使用可不是赛博人最强的地方。

    赛博人的强大在于无限的升级!

    托尼脸上带着些笑容,默默地离开了朗姆洛的屋子。

    他已经达成了自己的目的,贾维斯记录下了朗姆洛对于电流的反应,接下来他的目的就是让自己的战甲进行升级了。

    赛博人的大脑只是维系着“人”和“种族”这个概念,真正主导着他们更多的是那份不断升级的智能!

    而托尼已经成功的提取出了最原始的模板,虽然现在还很弱小,但是随着他经历的事物变多,那么强大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贾维斯,帮我收集一下朗姆洛还要给多少人还债,史塔克集团可以拿出多少个工作岗位。然后给那些还活着但是没有工作的可怜人发一份邀请。”

    托尼按了一下耳机说着。

    的确直接给现金对于朗姆洛来说没有什么意义。

    那些被伤害的人需要一个重新生活的机会,而这才是托尼给朗姆洛的报酬。

    “顺带告诉小辣椒,今晚我们也去百老汇看演出,我想卢克是不介意帮助杰西卡偿还一些罪孽的。”

    托尼迈着有些得意的步伐走出了朗姆洛的公寓,然后一飞冲天。

    留下了一地看着他飞行的身影发出惊呼的人们。

    强大的第一步,自然是从熟人开始。

    虽然那个“反野蛮人装甲”已经在开发的过程中了,但是他还是对此没有多少信心。

    ……

    “马修,你现在要去找谁?”

    安吉尔坐在马修办公室的沙发上十分随意的说着,手上正燃烧的女士香烟让这不怎么通风的办公室有些呛人。

    “我不知道,不管是卢克还是朗姆洛我相信他们都不会是金并的对手。现在能够帮助到我们的大概只有罗夏和托尔。”

    马修的语气有些犹豫。

    在过去的时间中,他一直在思考该找谁来帮忙。

    朗姆洛和卢克按照他的经验没办法在与金并的战斗中起到多大的作用。

    而他又不太敢麻烦布尔凯索,这种感觉就像是惹了祸不敢告诉家长的孩子一样,虽然他很清楚这件正确的事会得到家长的帮助。

    只是他觉得布尔凯索可能根本不会插手。

    只能说心思细腻的人多少有些矫情。

    “那你为什么不去找他们?”

    安吉尔懒洋洋的说着,整个身体朝后挪了一下,把自己完全陷在了那个有些廉价的沙发之中。

    “我找不到他们,想要传送到彼此的身边,那需要战旗作为媒介。只是我还没有达到获得战旗的资格。”

    奈非天想要传送的彼此的身边那需要战旗作为指引,每一杆战旗都是一段传奇的起始。

    现在的圣上上只有罗夏摸到了获得战旗资格的边缘,但是那终归是没有战旗。

    “这么说我们就这样什么都不做?”

    安吉尔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整个人往沙发里边又挪动一些。

    显然这个廉价的沙发让她觉得不那么舒服。

    “我在想,蜘蛛侠的伤势大概还需要一些时间去恢复,在那之前我们还有时间。金并看起来完全没有找我们的意思,不知道他最近在干什么。”

    马修的声音中充满了担忧。

    而他担心的那个金并,现在正在不断在那些地下势力的头头面前露脸,不断地尝试着如何让这些人诞生出高质量的恐惧。

    金并对于这件事没有多少头绪,只能不断地尝试,活像一个变态。

    这种事或许奥丁来做比较合适,毕竟他长了一张会吃人的脸。

    而金并在这件事上似乎没有什么天赋,他原先根本不需要带给别人恐惧。

    当制造恐惧从手段变成目的之后,这个黑道帝王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看起来今天又是无所事事的一天,我觉得这样下去似乎也不错。不过你不是有那个神奇的药瓶吗?为什么不给蜘蛛侠使用一下?”

    安吉尔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懒散了起来。

    马修和蜘蛛侠对于金并心存恐惧,但是安吉尔则是没什么感觉。

    在见过撒旦像是一个棒槌被人捏在手里,墨菲斯托像是一个傻子被人欺骗之后,她觉得好像没有什么值得恐惧的了。

    知道的越少,人就越快乐。这简直就是真理。

    至少打工人不会因为什么债券危机而担心,除非这个打工人是因为搞金融被套牢了不得不沦落到打工为生的。

    安吉尔现在有些像一条咸鱼了。

    “那是一个宝物,足以让正直的人生出邪念,我不能冒这个险,况且我和他也不熟。更何况他也没到不使用药瓶就得死的程度。

    现在最可疑的是金并完全没有找麻烦的意思,这很不寻常。”

    马修依然在碎碎念着,他搞不清楚金并在打什么算盘。

    真切感受到那种窒息一样的恐惧之后,马修没办法冷静下来。

    “要不我们打个电话给那个灵异事件处理专家?上次我把他扔在大马路上之后他就消失了,正好能够看看他是不是死了。”

    安吉尔深深的吸了一口香烟,那副样子让人不得不担心她的寿命问题。

    那种像是要把一切都吸进肺里的姿态看着有些别扭,就连表情都变得有些狰狞了起来。

    对于药瓶的事情她只是随口一提,倒是没有多么想要追问的意思。

    “康斯坦丁?他能做什么?他只是一个寻常的法师,在金并面前他可能连说话都做不到。”

    马修忽然想起了康斯坦丁抱着肚子说骚话的样子,不由得有些皱眉。

    对于康斯坦丁他没有多少好感。

    “至少那个家伙不会感到恐惧,也不会恐惧面前连冷静思考都做不到。”

    安吉尔猛的睁开了眼睛对着马修说着,她是想提醒马修他的状态不太正常。

    “或许我们需要这个‘专业’人士。”

    马修神色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脸,靠在了坚硬的椅子背上。

    倒不是他没钱给自己置办一个沙发,而是在面对那些可怜人的时候,他不想让自己表现得太过于放松。

    “对了,你有他的联系方式吗?”

    安吉尔问了一句,康斯坦丁的名片被她交给蜘蛛侠了,现在没办法联系到那个家伙。

    “显然没有。”

    马修有气无力的说着。

    不过他倒是不用担心这件事了。

    因为康斯坦丁已经出现在了纽约,现在正和蜘蛛侠洽谈着关于收费的问题。

    “好吧,蜘蛛侠!我们各自退上一步。我要只要五千美元!你不能让我连机票钱都亏进去。”

    康斯坦丁一副无所谓的语气说着,只是看他的神色他对于资费问题十分的重视。

    在地狱关闭了和人间的往来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接到工作了。

    只有在只能吃廉价杯面的时候他才会觉得那些恶魔是多么的可爱。

    所以他不惜借了一笔钱买了机票,来给人解决一下遇见的问题。

    “你知道的,是一个义警,并没有那么多钱。”、

    蜘蛛侠有些瓮声瓮气的说着。

    他的头套被拿去洗了,上边浓厚的血腥味就连他自己都没办法承受,所以只能套了一个会被警察直接问话的兜帽之后再带上一个蜘蛛侠面具出现在了康斯坦丁的面前。

    “见鬼的,这么说我连回去的机票都买不起了?那你为什么在电话里边没有告诉我你是一个穷鬼。”

    康斯坦丁有些暴躁的说着,手里夹着香烟胡乱的挥舞着。

    “要知道我都没钱吃饭了,更别说我还得花钱买香烟!我可不想被关在黑漆漆的屋子里边,然后等着你们的警察把我遣送回去!

    倒不如说遣送回去之后遇见的债主更让我头疼!”

    康斯坦丁彻底的暴躁了起来。

    “我只是听说你是专业人士,想要咨询一下,是你没头没脑的问了地址之后就来的,我当时连问题都没有来得及说清楚。”

    彼得帕克有些头疼。

    他最近的日子过的也不怎么样。

    因为受伤的缘故,他根本没时间去找地方“自拍”,所以号角日报那边的收入算是没有了。

    作为一个编外的记者,他是依靠卖消息为生的,受伤之后连寻常的走路都有点费劲。

    “好吧好吧,你总不呢让我这个来帮忙的专业人士饿着肚子工作,解决我一顿午餐的钱你总该有吧?”

    康斯坦丁不耐烦地说着。

    他的肚子已经开始向他抱怨了,那种咕噜咕噜的肠胃响动不断地提醒着他到了进食的时间了。

    “我知道一家不错的披萨,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蜘蛛侠摸出了一个十分老旧的手机十分熟练的拨打着。

    “你好,两份九寸的披萨,请尽快送到,地址我会发短信给你的。”

    蜘蛛侠一连串的动作十分的流畅,说明这真的是一家他总是光顾的店铺了。甚至顺畅的没有让对面的老板来的及说话,或许是他对于康斯坦丁有些防备,不希望自己有丝毫暴露身份的可能。

    他很快压掉了电话,选择了上一次发送的短信,然后点击了重发。

    然后没多久他的另一部电话就响了起来。带着两个电话算是他的一个小习惯,毕竟他有着一个不那么见光的身份。

    “彼得帕克!你今天算是旷工!你到底还想不想要这份外卖送餐员的工作了!

    现在立刻!让你的懒骨头动起来!立刻给我到披萨店来,三十分之内你要把这份披萨送到客人的手中!”

    好吧……

    蜘蛛侠的手机也很廉价,是那种任何声音都很大的类型。

    “嗯哼?彼得帕克?”

    康斯坦丁带着一个诡异的笑容说着。

    “别这么看我,我没打算用你的身份来威胁你,况且不是你寻求我的帮助吗?”

    康斯坦丁摆了摆手,尽力的打消着蜘蛛侠的敌意。

    蜘蛛侠当然不会这么冒失的接听电话,这是康斯坦丁的一些小手段。

    这个家伙虽然总体上是个英雄,但是行事风格上可从来不怎么讲究。

    “好了,没想到蜘蛛侠居然还需要一份外卖员的工作,你是怎么送外卖的?也是用蜘蛛丝从大楼顶上飞来飞去的吗?”

    康斯坦丁直接坐在了蜘蛛侠这间小屋唯一的床上,整个人倒了下去躺的毫不客气。

    “那我就等你去把我们的披萨送过来了,我想蜘蛛侠亲手送的外卖可能味道会有些不寻常?”

    康斯坦丁直接闭上了眼睛,不再和彼得帕克说废话了。

    现在他才是领头的,知道了蜘蛛侠的身份之后,他能够以此要求蜘蛛侠为他做很多的事情。

    而且还不用担心对方杀人灭口,没有比这更好用的工具人了。

    就连地狱中那些有着强大力量的大恶魔都比不上一个超级英雄打手。

    安全、可靠,勇于牺牲。

    没有比这更好的队友了。

    如果有机会再次和恶魔连上线,那么他一定会带着蜘蛛侠去解决那些问题的。

    毕竟蜘蛛侠是一个英雄,根本不需要工资。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讨厌。”

    彼得帕克瞪大了双眼看着躺在他床上的康斯坦丁,往前走了几步。

    “怎么,你打算在你的小床上和我发生什么?我无所谓,不过先说好,我要在上边。完事之后记得付钱给我。”

    康斯坦丁眼睛都没睁开,一连串的话让单纯的彼得帕克脑门上青筋直跳。

    “你最好如你所说的那样,是专业的!”

    彼得帕克重重把门摔上就离开了。

    顺带的把康斯坦丁的名片用蜘蛛丝挂在了墙上,算是无关痛痒的威胁。

    等到蜘蛛侠离开之后,康斯坦丁睁开了双眼,看着随着蜘蛛丝摇晃的名片,露出了一个笑容。

    “我都快忘了,你还欠我一张车票。安吉尔。”

    康斯坦丁忽然觉得自己找到了这段时间的饭票,安吉尔把他丢在公路上的事情让他遭遇了很多很多的麻烦,蹭上几顿饭不过分吧?

    但是他也完全没有想起自己坑掉了安吉尔一身的力量,或者说他记得,但是却不怎么在意。

    毕竟越是远离那个危险的世界,就越安全。

    毕竟越是无知就越开心。

    康斯坦丁觉得自己似乎是帮了安吉尔一个大忙,毕竟教会从来不是什么好地方。

    这从他们贩卖赎罪卷的时候就已经十分清楚了。

    “我当然是专业的,只是这件事可能不是你我两条小命能够解决的问题。

    让我想想,那个预言是怎么说的来着?

    雷神会和大蛇同归于尽?要是库尔不变成大蛇的话,这个预言会走向什么地方呢?”

    康斯坦丁小声地念叨着。

    在蜘蛛侠在电话里和他描述了金并身上的斑纹之后,这个知晓许多的通灵法师已经明白了金并变成了什么。

    天锤尊者对于他来讲不算是什么秘密。

    康斯坦丁知很多很多的秘密,只是他很少去说。

    知识是法师最强大的力量,但是知识有时候会显得有些单薄。

    毕竟他知道的那些东西,大多数都是不怎么正派的法术。

    康斯坦丁是一个野路子法师,他可不会什么强大的攻击法术,所以不得不在危险的边缘来回试探。

    在伦敦的事件结束之后,他已经尝试过了学习一下至尊法师一脉的法术。

    但是很可惜他始终不得要领。

    或许是被强行补完的灵魂让他和“自我”的联系上产生了什么偏差。

    即便他再度尝试了分割自己的灵魂,但是却没办法将那份力量从自己的身体中摆脱出去。

    那种来自安吉尔身上的力量,名为祝福,但更像是一种诅咒。

    外来的东西大多数时候都不怎么安全,这一点康斯坦丁十分的清楚。

    ……

    “好了,你们相处的时间还有不少,至少我不会很快的让你们兄弟再度分开。”

    古一看着圣所之中对她稍微有些敌意的托尔和洛基说着。

    “阿斯嘉德的重建已经在神盾局的帮助下开始了,显然那些家伙才不会在乎什么尊严之类的东西。

    不得不说很多时候他们在人类的立场上做得不错。”

    那些落难的阿斯嘉德人在神盾局的帮助下已安顿了下来,不得不说提尔在见到了古一和托尔之后稍微有些收敛了。

    至少没有再打算用单纯的恐惧来支配人类为他们服务。

    或许是在古一的威胁之下,他选择的缓慢地发展。

    阿斯嘉德剩下的万把人就是他的恐惧农场,先让自己地里的韭菜茁壮成长,然后慢慢的在思考该怎么扩大农田的问题。

    毕竟迪亚波罗不像是原本的库尔那样迫不及待,一些时间对于他来讲并不值得在意。

    或者恐惧魔神巴不得能够在获得了超越布尔凯索的力量之后再露面。

    “那么我冒昧的问一句,您是怎么看待阿斯嘉德人的?”

    洛基坦然地说着,但是显然他是有着自己的想法。

    被称为恶作剧之神的洛基显然不会把一切都摆在自己的脸上,也就是托尔能够成功的影响他的智商了。

    要知道一个低智商的人是不可能法师的道路上走到深处的,洛基只有在面对相处数千年的哥哥时才会被强行降智……

    “我不在意地球上多一个国家之类的,我并非某一国,某一方的守护者。”

    古一看出了洛基的意思,这样说着。

    洛基想要问的不是阿斯嘉德能不能在地球存在,而是想问古一对于阿斯嘉德王位的交替有什么看法。

    而古一给出了自己的答复,那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关我什么事,爱咋咋地”。

    “洛基,至尊法师不会参与太多的事情,阿斯嘉德会在地球上好好延续的,相信我们的兄长,提尔能够做到这一切。”

    托尔看着自己的兄弟,语气十分真诚的说着。

    但是他的话让洛基恨不得抽他一巴掌。

    洛基还记得自己和托尔之前说的话,他要不惜一切让托尔坐上阿斯嘉德的王位。

    但是这个混蛋转眼就把妙尔尼尔交给了提尔。

    “提尔拿得起你的妙尔尼尔吗?”

    洛基强忍着嘴角的抽搐问着。

    托尔回忆了一下和提尔见面时候的场景:

    “父亲好像给了提尔举起妙尔尼尔的力量,至少我看到的时候他是举着妙尔尼尔的,虽然很快就又松开了。”

    “显然,父亲并没有让提尔作为继承人。”

    洛基的眼睛都快红了:

    “你才是雷神!你是妙尔尼尔的主人,奥丁选定的下一位王,你就这样放弃了自己的继承权!?”

    “洛基,别这么说。提尔能够比我做的更好,他总管阿斯嘉德的事宜已经数千年了,那可是比我们的年龄还要漫长的岁月,相信提尔,他会让阿斯嘉德恢复荣光的。”

    托尔不断地尝试安慰自己有些炸毛的弟弟,语气中多少带着些宠溺。

    “你!我!艹!”

    洛基半晌迸出了三个字,剧烈的情绪波动通过这三个字已经展露无遗了。

    “你们兄弟之间的交流可以在我离开之后继续,现在我有事情要去做了。托尔,回到哈洛加斯之后记得找我一下,我会回来继续给洛基上课。”

    古一觉得这对兄弟之间的对话十分的好笑,但是直接笑出声来显得有些不礼貌。

    所以匆匆说完了这段话之后就拉开了一个金黄色的传送门跑到了哈洛加斯的大门前大声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这对兄弟奥丁到底是怎么教导的?这也太好笑了!”

    古一笑的时候眉眼都舒展了一下。

    岁月的痕迹稍微消减了几分。原本如同古井中平静水面一样的气息中多了几分生气。

    然后她就看到身上像是一个铁罐头一样的安德森面对着她。

    隔着那全覆式头盔的安德森看不见表情,但是古一知道那表情绝对会有些古怪。

    所以干咳两声之后就好像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朝着长者圣殿后边的山崖上走了过去。

    等到古一走远之后,安德森闷闷得声音也响起了,像是自言自语一样。

    “这就是至尊法师?上一任至尊法师是怎么选定了她的?我以为至尊法师会更有威严一些,这也太离奇了。”

    安德森分担了一些三先祖看守圣山大门的工作,多数时候他都像是一个雕塑一样站在圣山的大门前一言不发。

    托他的福,三先祖自由活动的时间又多了一些。

    “至尊法师也是人,怎么就不能有情绪了?”

    马道克提着崭新的悲伤出现在了安德森的身边,有些疑惑地问着。

    “只要有思想,那就有情绪,只要会衡量利弊,那么憎恨和欢喜就如影随形。就是因普锐斯还会愤怒,即便是泰瑞尔也会失落,你怎么会有这种离奇的想法?”

    对于因普锐斯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部属,马道克对安德森是有些好奇的。

    “我以前只是从书籍上了解神明。”

    安德森站在原地没有丝毫的动作。

    “那书是谁写的?神的日记吗?正经人谁写日记啊?”

    马道克对于这个话题挺感兴趣的。

    活着的时候作为先知的马道克对于一切都有独到的看法。

    “好像不是。”

    安德森头盔下地表情有些抽抽。

    圣经是神自己写的吗?这显然不是。

    这大概是信徒们对于神的事迹进行的记载,至少安德森很确定圣经上写的不是因普锐斯的故事……

    “那不就完了,信徒需要一个完美无缺的神来寄托信仰,而神表现得尽量完美无缺来接收信仰。

    要是说你的神总是骂骂咧咧的,还嗜酒如命,你会信仰他?”

    马道克一副过来人的语气说着。

    这就是野蛮人从来不会笃信某一个神明的原因,也是他们对于不朽之王从来不会盲目信奉的原因。

    见鬼的,谁会想不开信奉一个暴脾气的酒蒙子?

    或者说谁会信仰一个满脑子都是“我最强!”、“漂亮女人”、“生孩子”、“渣子别跑!”的粗鲁家伙?

    沃鲁斯克就是这样的家伙。

    野蛮人只会追随在最强的领袖身边,为了生存和正义不断地挥洒武器和血水,有时候还会一并挥洒口水。

    卡修斯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所以神是不存在的?”

    安德森带着些探寻的口吻问着。

    “神是存在的,但是世界上不存在完美无缺的存在。”

    李奥瑞克一摇三晃的出现在了圣山的大门前。

    他刚刚被对他忍无可忍的布尔凯索从长者圣殿给扔了出来。

    “骷髅王?我听那些灵魂说过你的故事,你很伟大。”

    安德森手里出现了熟悉的刺刀。

    “因为我的‘伟大’,你打算在这和我打一架?我虽然不是那些怪物的对手,但是你还差的太远了点。因普锐斯都拿我没办法。”

    李奥瑞克说话的时候下巴骨不断地乱晃,看起来像是在挑衅一样。

    “我只是对于非人的存在形成了习惯而已,我知道你不是敌人。”

    安德森默默地把刺刀收了回去,然后从身后抽出了一柄长枪。

    这是布尔凯索对他看门给出的酬劳。

    天穹信使这柄传奇的仿制品,布尔凯索锻造的,算是太古传奇的武器。

    原本的天穹信使是在永痕之战中被发现的传奇。

    究竟是谁塑造了这柄传奇已经无从知晓的。

    但是上边充满了恶魔的血迹和战斗的痕迹。

    安德森作为因普锐斯的眷属,这柄天穹信使倒是很适合他。

    作为勇气大天使在人间的部属,安德森就是一个信使传递高阶天堂的意志。

    虽然现在的高阶天堂只有因普锐斯一个大天使在这里,不过那不会很久的。

    高阶天堂距离这个世界很近了,布尔凯索能够感觉到那庞大的建筑群正在徐徐赶来。

    到时候想要让奥莉尔和泰瑞尔复苏就不再是什么难事。

    至少不像是因普锐斯复苏的时候那样,需要借助布尔凯索的力量。

    “你拿出这柄长矛对着我还说不想和我战斗?”

    李奥瑞克用手骨挠了挠脑袋,发出了一阵暗哑难听的动静。

    就像是用指甲刮老式玻璃黑板的时候差不多。

    “我是勇气大天使的下属,对于你,我会秉承着因普锐斯的意志。”

    安德森把天穹信使对准了李奥瑞克,语气平淡毫无波澜。

    “因普锐斯也不是每一次见到我都会战斗的。”

    李奥瑞克有些头疼,简直头疼到“骨”子里了。

    倒不是他畏惧区区一个安德森,而是他不想在哈洛加斯这座野蛮人的圣山上发生任何战斗了。

    骷髅王只要不用心收敛自己的力量,那么那种阴冷的气息就会席卷开来。

    布尔凯索已经警告了他两次,让他在哈洛加斯圣山上老实一点。

    凡事都讲究个事不过三,李奥瑞克没法保证自己的行为被视作挑衅三次之后,会不会让布尔凯索在暴怒中将他的骨头架子塞进黑暗灵魂石里边。

    一个有理智的骷髅王不能和迪亚波罗战斗,因为他会恐惧。

    但是在黑暗灵魂石里边暴揍安达莉尔还是能够做到的。

    除了迪亚波罗之外,就只有掌握了罪恶的阿兹莫丹和憎恨之王墨菲斯托能够对骷髅王产生一点点的压制。

    但是阿兹莫丹已经成了一个纹身出现在了布尔凯索的后背上。

    地狱魔王中只剩下墨菲斯托有办法让李奥瑞克受限,但是布尔凯索下一个吞噬的目标八成就是墨菲斯托。

    在迪亚波罗被彻底解决掉之前,李奥瑞克的价值好像不是那么大。

    “是的,所以我现在能够和你好好的说话。”

    安德森依然用天穹信使指着李奥瑞克。

    “我只是表明我的态度。”

    “好了,刚才不是在讨论神的话题吗?我对神还是有些了解的。”

    马道克大笑着拍着安德森的肩膀,然后给李奥瑞克甩了一个“滚蛋”的眼神。

    现在的马道克大概只能在李奥瑞克的手里坚持一小段时间,但是这里是哈洛加斯,所以马道克完全不虚骷髅王。

    “马道克,你最好永远不要在哈洛加斯之外的地方见到我。不然我会敲碎你的每一寸骨头。”

    李奥瑞克对着马道克撂下了狠话之后直接消失不见了。

    他去了死亡的国度。

    虽然那个死亡一样让他头疼,但是总好过被这些野蛮人“欺负”。

    “你们最好一个个都别离开哈洛加斯!”

    李奥瑞克出现在死亡国度的时候嘴里还这样说着。

    “是谁惹你生气了吗?我可你帮你把他们的灵魂带到这里让你出气。”

    死亡的声音带着些许期待,似乎是想要得到李奥瑞克的另眼相待。

    “你?切!”

    李奥瑞克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属于死亡的王座上,用右臂骨支撑着自己的头颅发出了不屑地声音。

    要是在布尔凯索吞噬了阿兹莫丹之前,死亡还有可能让布尔凯索陷入麻烦之中的话。

    那么现在死亡要是对野蛮人展现敌意,那么很可能李奥瑞克就得去黑暗灵魂石中想办法救人了。

    一个世界的死亡不能消失,那会让世界失去平衡。

    除非布尔凯索吞噬掉死亡,成为新的死亡规则。

    但是暴怒的野蛮人脑子里会存在后果吗?

    李奥瑞克觉得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