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卷 沧海一声笑 第十九章 仙子下凡尘
    这一日,正被刺史肖云龙下了死命令三天之内务必抓到“鬼”的沧州城太守龚浩满脸愁云地走在街头,沧州城众多百姓看见这个平日里作威作福的官爷无不避让三尺,今日却有不少人逆流而上,往龚浩身边擦肩而过视若无物。

    “咳咳,本官今日看起来可有不妥吗”龚浩眯起那对小眼问着身边的捕快道。

    “太守大人依旧是神采飞扬,额……人中龙凤,举世无双……”一旁看起来三十出头的捕头连忙笑着上前熟悉地拍起了马屁,毕竟这位太守大人就爱这一套。

    “行了行了别废话了……那怎么今天人人看到本官都无动于衷,仿佛本官跟不存在似的”龚浩没好气地质问道。

    “额,这……这……”捕头一看太守不高兴顿时慌了起来。

    “这什么这,还不去问问”?

    看着一脸不快的太守,捕头只得屁颠屁颠拉过一个正往前跑着的年轻人连忙问道:“唉唉,这都是干啥呢一个个,太守大人下令最近严查贼寇没事不要乱跑不知道吗”?

    “大...大人,不是小的不听令,您是不知道今天如梦楼来了新的姑娘,听说长得比天仙还要漂亮,今天在如梦楼表演,要是去晚了可就看不到了”年轻人急忙说着,眼中透着狂热。

    待到年轻人离去,捕快便如实汇报给了龚浩,后这一听瞬间两眼放光,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龚浩能成为肖云龙的亲信不是没有道理的。

    “妖言惑众,什么天仙下凡,本官倒要看看是哪路货色”龚浩口是心非地说着,脚步却加快了不少。

    不一会的功夫,就看到乌泱泱的人群把未央大道挤得是水泄不通,当然大多数都是男人,透过人头望过去,一座精美绝伦的三层楼阁坐落于眼前,阁楼上余音袅袅,香气弥漫,不少花枝招展的妙龄少女展开灿烂的笑容迎接着来往的客人,这里就是沧州城男人的温柔乡,做梦都想来的地方——如梦楼。

    龚浩看着眼前的人头攒动,轻咳两声撇了撇身边的捕快头子,那中年捕头连忙会意带着身后几名带刀捕快就开出了一条康庄大道,护送着高高在上的太守往如梦楼而去。

    “今天真是奇怪,平日里本官来如梦楼杨妈妈都得亲自来迎接,怎么今日不见她人了?难不成是如梦楼觉得靠上了刺史大人这棵大树就可以对本管无所谓了吗”?

    当这名沧州太守坐在如梦楼二层一间豪华包厢坐下后,就对身边前来接待的小二厉声说着,看着楼下密密麻麻的人头和空空荡荡的舞台,龚浩嘴上不说心中倒是十分期待那传闻中的“仙子”。

    “愣着干啥呢,还不赶紧告诉你们杨妈妈太守大人在此,我看你们如梦楼是不想干了是吧”那名捕头赶忙附和着,小二一听自然也不敢逗留,赶忙认错跑了出去,不过一会就带来了一个艳丽的妇人回来。

    “哎哟,真是太守大人您来了怎么不跟我提前说一声呢,招待不周奴家自罚三杯”妇人扭着水蛇腰笑着进来,正是那杨妈妈。

    “我这区区太守哪里轮的到杨妈妈关照了,没有将我拒之门外就算客气了吧”龚浩冷冷地说道。

    “看您说的,您可是我如梦楼最大的仰仗了”杨妈妈走上前靠在龚浩身旁,故意弯下腰拿起酒杯,傲人的上身蹭着龚浩胳膊泛起一阵荡漾,妩媚地一笑拿起酒杯就是连干了三杯。

    龚浩色眯眯地看了看杨妈妈,虽然自己早就对这个风韵犹存的妇人垂涎三尺,不过一直碍于她和刺史大人的关系不敢妄动,也只能这样偶尔占占便宜,饶是如此也让龚浩心痒难耐。

    “杨妈妈好酒量呵呵,小心喝醉遇到歹人啊”龚浩趁机抓住杨妈妈仍然白净的手笑着道。

    “呵呵,若是醉了遇到大人倒也无妨了,只是奴家年老色衰怕是入不了大人的眼,不过大人请放心,这次我们如梦楼新来的这位姑娘保证大人满意”杨妈妈缩回手笑着说道。

    龚浩不太开心地一笑点了点头,到嘴的肥肉溜走让他很不爽,这时一阵悠扬地琴瑟之声传来,两道洁白的白绫从舞台之上突然凌空飘来。

    “太守大人可不要眨眼哟”。

    龚浩眯起那本就不大的眼睛起身看去,白绫之上赫然有一白衣飘飘蒙着面纱的女子踏空而来,那女子虽然遮住了半张容颜,但是那如月牙般的柳眉和那两汪清水似的眼眸,虽然只是淡淡地看着众人,却有说不出的明澈。

    女子一袭白色长裙裹身,勾勒出曼妙如章台杨柳般的曲线,在白绫上轻轻一个转身,裙摆飞舞,俯瞰众生。

    一寸秋波,千斛明珠觉未多。

    裙摆落下之际,薄薄的面纱随即飘落,露出了一张绝美而又不染纤尘的容颜,看呆了台下众人,人群中不乏有文人墨客之辈,看到女子容颜刹那间,只觉得那句“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也不再是一句空谈了。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太守大人,觉得雪儿如何”?

    龚浩仿佛没有听到杨妈妈的提问,事实上从女子出场的那一刹那所有人都只能把心神聚焦在她身上了,随着琴瑟声声,女子缓缓落下,龚浩的目光从女子额头一处不落看到那洁白如雪的玉足,顿时觉得口干舌燥一阵燥热,尤其是女子随着音律拿起一把小剑翩翩起舞之时更是让人目不转睛。

    凉州各大青楼里会剑舞的姑娘不在少数,但能如此静若处子,动如脱兔,完全没有一丝脂粉俗气的女子,龚浩还是第一次见,不由脱口而出:“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见啊”。

    要知道这两句话,可已经榨干龚浩本就不多的墨水了。

    “雪儿若知道太守大人如此评价,想必要亲自给大人敬酒道谢了”杨妈妈的话传到龚浩耳朵里,龚浩瞬间扭头笑道:“此话当真?快快请上来哈哈,杨妈妈的苦心本官真是感激不已啊,有任何需要的地方以后尽管提哈哈”。

    “就等您这句话呢,只不过,大人今天得等一等了”。

    龚浩一愣顿时脸色铁青:“什么意思,杨妈妈你可是在戏弄本官”?

    “哎呦大人你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戏弄您啊,不过...您也知道我跟刺史大人的关系,自从婉竹去了后刺史大人也许就没有见过新面孔了,所以这雪儿...”。

    龚浩的心顿时一沉,他明白杨妈妈的意思,沧州城出了这样的绝色美人,怎么可能是他龚浩先得呢?

    “太守大人,小的有个想法...”就在龚浩低落之时跟随他左右的一名师爷上前对他耳语了一番。

    龚浩瞬间眼神一亮看了眼这个师爷点了点头,心中瞬间打定主意对杨妈妈道:“杨妈妈说得对,不过不劳烦你了,本官亲自去和刺史大人举荐雪儿姑娘,到时候少不了你的好处放心吧”。

    “那可有劳太守大人您了”杨妈妈眉眼一挑笑着,闪过不为人知的一丝狡黠。

    龚浩继续看着舞台上那个飞舞着的白衣女子,眼中炽热虽然似乎不减,但心中仍然只好暗叹一声:“反正刺史也有玩腻的一天,本官等着你,先让你压一压刺史的火气”。

    无数双眼睛死死盯着那个肌肤若雪的“仙子”,其中刚刚那名被龚浩吓走的小二也聚精会神看着台上,小二穿着灰色的布衣,虽然弓着个身子但仍然可以看出那孔武有力的身板,如果你仔细看就会认出此人正是那西山六子中的老六宋晓寒。

    宋晓寒看着那白衣,他似乎快要忘了自己身处何处,只感觉全世界只有那女子的身影。

    三层之上的一间雅间内,宇文朔望着这一切,身后响起王石虎的声音。

    “没想到洛姑娘真愿意以身犯险,昆仑仙子并非徒有虚表啊”。

    “没错,这次洛姑娘责任重大啊,肖云龙草木皆兵身边围绕着众多高手,若没有这美人计实在无法接近他啊”宇文朔也回应道,没错,那倾倒众生的白衣女子不是昆仑剑宗的天之娇女洛天依又能有何人呢?

    “希望一切都可以进展顺利,不可出现差错啊”。

    “我们要相信洛姑娘,一定可以完成使命的”。

    宇文朔眼中露出坚毅,自他那天提出那个想法摆在他们面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接近肖云龙而不打草惊蛇。

    肖云龙为人阴险且十分小心,也只有好色这一个缺点,但是如梦楼前前后后安排那么多探子却只有寥寥几人能接近肖云龙,即便是婉竹颇受喜欢却也渐渐疏远。

    若不是洛天依挺身而出一群人还真是一筹莫展,一路走来只醉心国事的几人此时也才感叹原来身边一直有如此醉人的美景。

    “只可惜,又是一个落入红尘的小子”细雨狂刀侯正南侧在窗户边,远远看着那目不转睛的宋晓寒,像极了年少时的自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