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一章 通脉
    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山寨,梁烈俯身在屋顶之上,观察着下面的一切。

    山寨很大,巡逻的人却很少,看来确实是人手不足的样子。

    梁烈又跳到一处防守最严密的屋顶上,开始偷听屋里人的谈话。

    …………

    “谷寨主,你们派去伏击梁烈的弟兄,不小心被他发现,给杀光了!”

    一个粗矿男人的声音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梁烈震惊,这是田荣的声音!

    田荣竟然在这里,他果然和谷川有勾结!

    梁烈没想到他才刚来这,就有这么大的收获。

    “田兵总,你说我该怎办,难道我只能束手就擒了吗?”

    这时,又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这应该就是谷川了。”梁烈在心中暗暗记住这个声音。

    “束手就擒到还不至于,我劝你们暂避锋芒,到外地躲一躲,等梁烈走了,你再回来。”

    田荣出声建议道。

    “田兵总,只有这一个办法吗?我和兄弟是真的不想离开磐石寨,这可是我们的心血,而且我们一旦离开,梁烈肯定会毁了这里,搞不好还会在这里驻军,那我们就再也回不来了?”

    “古寨主,这家业重要还是性命重要,想必你应该分的清楚。”

    田荣继续说道。

    “田兵总,你就不能帮帮我吗?”

    “怎么帮?古寨主,请你记住了,我是兵,你是匪,我能把梁烈的消息偷偷告诉你,就已经够帮助你的了,你还要我怎样!”

    谷川犹豫了一会,又说道,“其实对付梁烈,我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这有百毒门的散功粉,可以破坏聚气一品者体内的丹田与穴道,让他的真气消散于无形!只要你找个机会,把他引到你的军营里,然后暗中骗他吃下这包粉,到时他的实力退步到炼体三重境,就是一只没牙的老虎,我们联手杀死他还不容易吗?”

    屋顶上,听到谷川要对付自己的毒计,梁烈不由地握紧了双拳,好狠的人,他在考虑要不要现在就出手,杀了这两个败类!

    只是这两人一死,无论是驻军大营还是磐石寨都会土崩瓦解,他手下的新兵不战而胜,却得不到任何的作战经验。

    他不能只让这帮新兵只有一次作战经验。

    梁烈想了想,决定先留他们几天的狗命。

    “谷寨主,你所说的计划田某人是不会同意的,还是那句话,我是兵,你是匪,兵怎么可以帮匪呢。”

    田荣直接拒绝道。

    谷川听着这,却是呵呵一笑,“哎呀,田大兵总说的还真好听,多么的义正言辞,多么的慷慨激昂,不了解你的人,还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呢,但实际上,你只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而已!”

    “谷川,你这话是意思?”

    田荣恼怒。

    “什么意思?田荣,你自己听不出来吗?咱们合作了这么久,我打劫来的财宝那可是有一半都给了你,就这你这样,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兵,你说说,除了那身军服,你和你的士兵跟我们这群山匪有什么区别!”

    田荣更怒了,“谷川,你到底想说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请你和我一起对付梁烈。”

    谷川继续悠然地说道。

    “不可能!谷川,我和你说过了,我不可能帮匪!”

    “好,你既然执意如此,那我就只能好把我俩之间的秘密告诉杨宾了,我记得我这里好像还有不少你写给我的密信,这里面随便拿出来一封,应该都能让你掉脑袋吧?”

    谷川突然威胁道。

    “你真是疯了,即便梁烈的修为退到炼体三重境,那也不是我们能对付的,我不过炼体一重境,而你也才炼体二重境!我们怎么打的过人家?”

    田荣继续装作生气的样子说道。

    “这你就不用担心,我会给附近的七山十二寨的寨主传信,让他们都过来,我们这十几人可全都是炼体境地高手,到时集我们十三人的力量,要杀死梁烈还不简单吗。”

    田荣听到这,安静下来,仿佛在思考什么。

    梁烈叹息,这个田荣被谷川抓了把柄,已经没了选择的余地。

    田荣叹了一口气,像是做出了妥协,“既然要做,那为什么不一步到位,还要搞得这么麻烦,反正都是毒药,为什么不直接用能毒死聚气境高手的毒药,直接将梁烈毒死!”

    此刻,屋顶上的梁烈已听得火冒三丈,这两个人,真是一个比一个毒。

    谷川哈哈一笑,“老话说的好,无毒不丈夫,这才是我认识的田兵总嘛。至于你说的直接毒死梁烈,那太难了,聚气境高手,体内所有的器官都被真气所保护,一旦他们发觉不对劲,就会用真气把毒逼出来!”

    “所以,如果不是最顶尖的毒药,是不会对聚气境高手造成多大伤害的,但这散功粉不一样,它不会被真气觉察到,真正等他们发现的时时,他们的真气早就被化的七七八八了。”

    田荣又犹豫了一会,才接着说道,“这毒药真的靠谱?”

    “绝对靠谱,此前我曾暗中对一个聚气境的高手用过,不过才片刻的功夫,他的真气就被化的差不多了!”

    “好,古寨主,我可以答应你的这个计划,不过我有一个要求,梁烈死后,我要你们磐石寨消失半年,不然这么重要的人失踪了,我若不立下大功,肯定会受到连带责任的!”

    田荣郑重地说道。

    “没问题,区区半年而已,只要这抚宁县还是你田荣的地盘,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之后,梁烈又听到二人约定四日后,田荣会假意邀请他上门谈军事,到时七山十二寨所有的寨主都会在哪等着他!

    梁烈走了,后来二人也没再说什么重要的事,他继续听下去已经什么意思了。

    不过,就在他刚离开没一会,谷川和田荣都笑了起来。

    “哈哈,这个梁烈还以为自己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呢?真是个蠢货!”

    谷川狂笑。

    刚刚他假扮成田荣,一个十二寨的寨主何兴万则假扮成他自己,把他二人早就演过数次的戏演给了梁烈看。

    “谷寨主,何某人的演技还行吧。”

    何兴万沾沾自喜地说道。

    “说实话,虽然比不上我,但确实很不错。”

    就在这时,黑衣使者从内屋走出,“笑也笑够了,还不去训练,四日后,就是我们和梁烈的决战之日,我要让他的新兵全军覆没,你们绝不可以失败,知道吗?”

    “请大人放心,咱们五千多人,他们才一千多少,根本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

    谷川二人说完后,急忙告退,前往密地去训练一众山匪。

    …………

    而此时,梁烈一边奔向山下,一边盘算着对付谷川田荣的计划。

    他打算来一招顺水推舟,他们想聚在一起除掉自己,自己也正好顺手把他们一网打尽,他本以为解决一个磐石寨就够可以的了,如今竟然被他歪打正着,有了除掉七山十二寨的机会。

    他要是把这些人都抓了,那整个后方的山匪基本就销声匿迹,这是一个超级大功!

    他打算四日后和赵百胜兵分两路,他一个人去参加田荣的鸿门宴,目标是抓获七山十二寨以及田荣。

    而赵百胜则带领着全部的新兵攻打磐石寨,磐石寨只剩一百多人,根本不足为虑,由他带领着四个十三卫和一千七百多的新兵,绝对够了,他完全不用担心。

    如果不出意外,四日后,他来抚宁县要办的大事就可以全部大功告成!

    …………

    梁烈回到原地,带着赵百胜和衙役匆忙返回抚宁县。

    他有要事要吩咐下去。

    回到新驻地,他把赵百胜和四个十三卫全部拉到房间里,把他在磐石寨里的所见所闻全部说给了他们听。

    在最后,他还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赵百胜和众十三卫当场表示赞同,他们向来对梁烈的的安排都是无条件同意。

    …………

    傍晚,新兵们正常进行训练测试,也不知怎的,经过和山匪的一战后,他们的实力似乎增加了不少。

    一千七百多人的新兵里,竟然有1400多人完成了训练要求,要知道在昨天这个人数才1200人左右,而且,这还没算上那些已经牺牲了的新兵,要是算上他们,那估计有1500多人完成。

    这才四天不到,完成训练的人数就从一半都不到,到了现在绝大部分都可以完成,人的潜力还真是大。

    梁烈非常满意,他希望所有人再接再厉,争取在四日内,所有的新兵都能完成训练,那样他们的整体实力都会上一个台阶。

    毕竟磐石寨易守难攻,即便只有一百来个山匪,攻打起来还是有点费劲,所以他手下的这些新兵还是越强越好,这样他们受伤或者死亡的人数也会更少,他能安全带回的士兵也就更多!

    ………

    入夜,梁烈进入异空间,他依然站在第二十层的台阶上,就这么闭着眼,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一站就站了一个时辰,突然,磅礴的真气自梁烈体表释放,涌向四周。

    “通脉!”梁烈猛的睁开眼,聚集在手太阴肺经前的大量真气,开始汹涌的灌入其中。

    如果把真气看做成洪水,那经脉就是一道闸门,门破则通脉成,修为达到二品,门不破则真气逆回,损害自身修为。

    “给我破!”

    梁烈暗喝一声,涌入经脉内的真气又加强了不少。

    慢慢的,他感觉到手太阴肺经似乎通了一点。

    梁烈大喜,难道他第一次通脉就能成功?

    想到这,他继续咬牙坚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