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3章 怎么儿子都不随爸爸姓了?
    孙轻柔走了。

    临走之前,又再次狠狠的在许灵钧的身上接连蹭了好几下,这才带着满脸的不甘,口中嘟嘟囔囔着明明长的这么好看,怎么又是个肤浅的男人呢……

    然后怨怨的离开了。

    那垂涎而又不开心的模样,让生平第一次觉得男人不可能在这方面吃亏的许灵钧,有了几分自己被人非礼了的错觉。

    不过……武鸿洲?

    之前袭击我的那个错武门的高手么?

    他知道是我杀了夏武侯,这不奇怪,毕竟他都出手杀我了,可见就算没有证据,他的心头也是无比确信着这件事情确实是我干的。

    但他这边才刚刚知晓了夏武侯是我杀的,那边就急吼吼的蹦出来要为他报仇,可见此人定然与夏武侯相交莫逆,既然如此,干就完了,怎么突然还联系起我来了?

    接下来两个小时的时间里,许灵钧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却一直不求甚解。

    最后,他还是找了个隐秘的角落。

    拨通了那个女人留下的这个电话,那个叫孙轻柔的既然愿意费了这么大的功夫来帮武鸿洲传递电话,应该是有着什么正事要找自己办的。

    那就听听他到底是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吧。

    我就不信,这个武鸿洲还能顺着网线过来打我为他的老友报仇不成?

    电话拨通之后。

    只响了一声,就迅速被对面接通,看来对面一直在等着自己的电话。

    “许灵钧是吗?”

    对面,响起了低沉的声音,这声音许灵钧很熟悉,之前他和憾云城两人观战的时候,没少听这个声音,当时那死命的嘶吼咆哮和痛苦的哀嚎,让他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

    虽然现在的声音低沉了很多,但许灵钧不致听错。

    “你找我有事?”

    许灵钧出口问道。

    对面,武鸿洲眼底浮现激动而又亢奋的神色,狠狠的握了一下拳头,他需要的就是跟许灵钧和平对话的机会。

    多亏了孙轻柔,不然的话,自己目前被通缉的身份,想联系到许灵钧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他问道:“怎么样,许灵钧,夏武侯的遗产可还丰盛么?”

    许灵钧说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不要误会,许灵钧,我对你没有敌意。”

    许灵钧冷笑道:“没有敌意?哈……之前是谁突然冲出来就要冲我出手,把我吓的三魂没了七魄,你知不知道那次突然袭击,给我带来了多大的伤害?”

    多大的伤害?

    武鸿洲一个大喘气,忍不住就想顺着网线干过去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里被那个该死的罗杰撕出了数道狰狞的伤口,且伤口蕴含毒素,自己养伤养到现在才算是堪堪恢复了健康。

    你丫的一直在旁边观战,就差没喝可乐吃薯条了,还好意思说自己受到了伤害?

    他本能的不想讨论这个话题,转移话题说道:“闲话休提,许灵钧,我知道是你杀死了夏武侯。”

    许灵钧矢口否认道:“是么,我不信,没有证据的事情不要乱说,夏主任乃是人中楷模,为中城武府的未来奉献了一生的心力,我对他钦佩还来不及,又怎么会伤害他,再说他可是堂堂洞玄境界的武者,跟他比起来,我稚嫩的好像一个刚出世的孩子似的,又怎么可能杀的了他。”

    “你不用急着否认,事实上我对你并没有恶意,倒不如说我其实是想跟你做个交易,作为诚意,我可以告诉你你是怎么暴露的。”

    “虽然根本不是我干的,但我还是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判断出来认为是我干的?”

    武鸿洲说道:“因为你杀了夏武侯的儿子,而夏武侯在离开之前,曾经跟他的老婆说起过他要为他的儿子报仇,这个消息哪怕如今已经死无对证,但信不信只要夏武侯的妻子把这个消息说出去,你也逃不掉被审查的下场?”

    “夏主任有儿子?”

    许灵钧惊奇道:“我怎么没听说过。”

    “他的儿子应该姓钟。”

    “不可能。”

    许灵钧说道:“夏主任姓夏,他的儿子怎么可能姓钟。”

    “哼哼,你姓许,你的父亲就一定姓许么?他的那个儿子是别人的老婆帮他生的,而据他的妻子据孙轻柔所说,他有一个姓钟的好朋友。”

    钟大为是夏武侯的亲儿子?

    许灵钧心头瞬间醒悟过来,难怪夏武侯竟然会突然无缘无故的出手对付他,想不到他竟然这么有情有义,原来是为了给自己的孩子报仇。

    果然父爱如山……体滑坡啊……

    他突然想起了李中翰,当时可是很明显了,夏武侯明明就是被人给胁迫的。

    如果没这事儿的话,恐怕他也未必会把这个儿子放在心上。

    得,这父亲当的真是够到劲的。

    等等……还不对。

    钟大为是我杀的吗?我怎么不知道。

    许灵钧摇了摇头,抛去心头的古怪困惑之感,问道:“还是那句话,你没有证据,不过我倒是可以听听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哼,这小子倒是滴水不漏,我竟然一点把柄都抓不住他的。

    对面,武鸿洲愤愤的关掉了录音笔,心知接下来这小子恐怕也是会滴水不漏,再录下去,反而会把自己的把柄给录进去了。

    他说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是不是应该正在外面当诱饵引诱我们出现?”

    许灵钧挑眉,心道他又知道了?

    这么说来他们的背后真的有人?

    他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自然有我的消息渠道,你知不知道,你们这种太过光明正大的诱饵方式,既然已经被我们知道了你们的目的,如果再出手,就必然是雷霆万钧之势,到时候,我们未必能逃脱,你们也未必能活下来。”

    “我们?”

    许灵钧敏锐的抓住了敏感词,问道:“你跟那个海贼王合作了?”

    “罗杰·斯帕罗,你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是谁吗?”

    武鸿洲冷笑道:“他为了跟我合作,可是掏出了十足的诚意,据我所知,他的儿子叫周慕,据说是死在了你和那个憾云城的手里。”

    许灵钧惊道:“夏武侯的儿子不姓夏也就算了,怎么周慕的爹也不姓周?还姓了个外国姓?现在这个世界怎么了?”

    “我怎么知道,但这事儿应该是八九不离十,据他说法,周慕的爷爷周千陌当时正在现场,他虽未听到计划,却推断出了你们此时出来,是在刻意当诱饵,然后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海贼王。”

    武鸿洲说罢,心道爸爸不姓周,爷爷又姓周了,这个周家也是怪乱的。

    许灵钧问道:“所以呢?”

    “所以海贼王虽然知道这是你们针对他的诱饵计划,但他还是打算咬这个饵,只是你们都想不到我们两人竟然会联手,到时候若是集中攻势共杀一人,你觉得,你们逃出生天的可能性是多少?”

    百分之百。

    不过我可能得开高达跑路才行。

    许灵钧问道:“所以你刚刚跟那个罗杰合作,现在又是想跟我合作?”

    “没错,我知道,夏武侯的真正遗产被你给得到了,而其中有一样东西是我势在必得的,只要你能把东西交给我,并且帮助我洗清袭击刺杀皇子的冤屈,我可以跟你合作共杀罗杰·斯帕罗,并且保证以后不再找你的麻烦,怎么样?”

    “你只要一样?”

    许灵钧脑海里莫名的浮现那本《逆乾坤》,心道果然如此,难怪这本错武门的秘籍会出现在夏武侯的手里,恐怕跟这武鸿洲是脱不得干系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