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追踪
    雨越下越大,董锐的衣服、头发都湿漉漉的,很快,她的眼睛也开始看不清。

    “董锐,你快出来吧!”

    章颜站在猪圈外,十分焦急。

    董锐管不了那么多,把两部手机都拿了出来。

    走出猪圈,董锐浑身都在发抖。冬天的雨,格外刺骨。

    章颜翻看两部手机,那手机背面,都有三人的大头贴照片。

    “这个是你的手机,另一个,不是然然的手机吗?”

    董锐恍然大悟:“学姐说,定位器装在然然手机里,然然果然是在这里遇害的!”

    “怎么办?我们要把手机,交给警察吗?”

    从白萧然消失的那天开始,两人就已经报案了。现如今已经过去两天,警察还停留在登记信息,持续摸索白萧然行动轨迹上。白萧然下落不明,每耽误一分钟,危险系数就越高。

    可她们两个小姑娘,哪能查到什么。就算查到了,单凭她们,怎么能抵抗歹徒呢?

    弄不好,连她们两人都要赔进去。

    “叮铃铃”

    章颜的电话铃此时响起,一看手机,是个陌生号码。

    “喂?”

    章颜的心,正是紧绷着。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机械音:“你们在查于教授吧?”

    章颜握紧手臂,看了一眼董锐,默默打开了扩音器。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章颜质问:“谁告诉你我们在查于教授的?”

    “哈哈哈哈”械音大笑一声,十分刺耳:“我不光知道这些,我还知道白萧然被绑架了。”

    “你,你到底是谁?!”

    机械音有些嘈杂,断断续续的:“想要救白萧然,你们,就得拿着证据,去五百里外的海边。”

    “只有你们两个人去,如果你们做小动作,白萧然就会死无丧身之地。”

    “你们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考虑,天黑前,白萧然就会被抛尸海底。”

    电话中断,机械音的话,仍然徘徊在两人耳边。

    章颜颤抖了,声音微弱:“怎么办?不拿证据去,他们就要撕票了!”

    “可是我们哪有证据,证据都在然然手里,谁知道她把证据放在哪?!”

    董锐握紧拳头,这个机械音,一定是凶手故意打的电话。

    而且,这个凶手十分清楚她们的底细。

    白萧然已经遇害,凶手拿到证据,难保不会翻脸。

    董锐若有所思:“去,还是要去的。”

    董锐翻看手机地图,骂道:“什么五百里外的海边,这附近只有一个神刹海。”

    “现在已经下午两点了,距离日落,还有不到四个小时。我们就算坐飞机再转车,也得两个小时,而且还要准备证据。这时间,根本就不够啊!”

    董锐握紧手机,缓缓说道:“时间可以挤一挤,不过在那之前,我们要做一件事。”

    。。。

    雨势渐收,车窗前的雨刷,渐渐放慢了节奏。

    另一边,曹籍的货车,即将抵达加油站。

    前面的路标上,写着一行大字:

    五千米外,神刹海。

    神刹海三面环山,外接海洋,是著名的风景区。每到夏季,海浪翻滚,敲打岩石,神刹海的风景,十分壮观。不过现如今是冬天,游客大都去热带旅游,因而神刹海,无人问津。

    曹籍连着两天开车,已经十分疲倦了。

    他侧身,看了看旁边的白萧然。

    白萧然已经睡着了,她蜷缩着身子,止不住皱眉。

    曹籍这才发现,车内的温度,有些凉。

    他于是伸手,将热风打开,继续开车。

    前方到达加油站,曹籍将车停好,打开车门。

    “师傅,柴油,加满。”

    下了车,曹籍点燃一根烟,朝车厢望去。

    这辆货车后面,是空车厢,方便运货。但此时,车厢里空荡荡的,只有一个直径一米多的水桶,来回滚动。

    “好嘞。”

    师傅很快加满油,笑着拿出付款码。

    曹籍打开手机,看到了便利店的牌子。

    “这玩意太干了,我给你掏钱,你去买点柔和的面包吧。”

    白萧然上车时说的话,又在他脑海浮现。

    这一路上,白萧然并没有顶撞过他,甚至对他嘘寒问暖。

    曹籍虽然做过很多坏事,但是还没有真的杀过人。

    而且像白萧然这样的女生,又和他没有什么仇恨。

    他的心情,难免有些沉重。

    曹籍支付完油费,又去了趟便利店。

    等他回到车上时,白萧然已经醒了。

    “我们还要走多久?”白萧然并不知道,等待她的,是什么。

    曹籍将手里的小蛋糕扔给她,并不回答。

    白萧然看着蛋糕,心情瞬间变好,麻溜得拆开包装,就要往嘴里送。

    想了想,她停顿了一下:“这里面,不会有毒吧?”

    曹籍撇嘴:“毒死你!”

    曹籍这人脾气暴躁,喜欢正话反说,白萧然和他相处了两天,已经摸得透透的。

    他说有毒,那就是没毒。

    汽车使出了加油站,继续往前走。

    白萧然吃蛋糕的空档,瞄到了曹籍口袋里的口香糖。

    “你还喜欢吃糖啊?”

    曹籍听罢,慌忙将衣服往里塞:“你管得着吗?”

    他不拉衣服还好,一拉衣服,腰间系着的短刀,生生吓了白萧然一跳。

    白萧然慌忙扭头,这是要动手了?

    白萧然看着蓝天,脑子飞快运转,这荒郊野岭的,就算叫破喉咙,恐怕也没人会来救她的吧?

    曹籍这时忽然开口:“就算你叫破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你。”

    白萧然一头黑线,大哥,我已经知道了,你别再继续伤害我了好吗?!

    曹籍看了看她,试探着张口:“你是喜欢刀刮,还是喜欢闷气?”

    白萧然一口老血,差点要吐出来:“大哥,你就不能别问我吗?!你这样,我很痛苦的!”

    这世上哪有杀人凶手,在杀人之前还问一问死法的?!

    “我这不是,尊重一下你的意见吗?”

    曹籍伸手,握着那盒口香糖。

    白萧然的目光,也集中在那盒口香糖上。

    如果她猜的没错,应该就是这个口香糖了。

    比起刀刮,她还是喜欢安乐死。

    呸呸呸,她才不会死呢!

    曹籍又开始犹豫了:“要不,你再等会?”

    白萧然真是想骂他一顿,这种时候,你还装什么好人?!

    跟着曹籍,真是死也死不痛快。

    白萧然只好勉强露出一丝笑容:“不用了,我想吃那个口香糖,你能给我吗?”

    曹籍看着她的笑容,忽然有种罪恶感:“你再考虑一下吧。”

    吃了这玩意,你就别想好好活着了。

    曹籍不知道于优优在这糖里下了什么药,可是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白萧然拿过口香糖盒子,掏出一粒,笑着说:“毕竟,我也不能为难你,你说是不?”

    曹籍看着她的笑容,越发觉得诡异:“你是不是疯了,赶着去死?”

    白萧然将口香糖放在口中,大声咀嚼了会,咽了下去。

    她回头,看向曹籍,一字一句:“我死后,也会回来,找你的。”

    说罢,她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