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四十七章 赐婚风波下
最新网址:www.lwxstxt.com
    场上众人心下了然,这段佳话盛京内应该没人不知道。

    果然,太后看向场内的白家,笑道:“佑辰凯旋,众人只道他年少英勇,殊不知整个朝中都心系前方战场,就说白御史,光是筹备军饷,就能接连几个昼夜不眠不休,朝中能有这样的臣子,实乃封祁的大幸”

    听到军饷二字,白远山内心不由得下沉,好在面上自如,“太后折煞老臣了,这些都是臣子的本分”

    太后笑道:“今日岚儿也来了,往常啊,也只能在寺中看到你的身影,你这孩子也是心善的,没日没夜的给边关的将士祈福”

    闻言,白芷岚连忙低首,双颊蕴红如夕阳时分的红霞,她有些局促,但依旧正襟危坐,颔首柔声回道:“国家危难,将士戍边护国,岚儿能做的也只是诵经祈福,不值一提”

    太后满意的笑了笑,似乎还要开口,一个传福的内侍附在她耳边,低语了好一阵。

    底下的人开始窃窃私语,谈论的内容都是围绕着这即将成为辰王妃的白家姑娘。

    余晚晚又把脑袋凑了过来,神色难掩八卦,“太后这是要赐婚了,你们看白芷岚与辰王眉来眼去的,这是要当众撒狗粮啊”

    “撒狗粮”这个词自然是沐初棠经常在他们耳边提起的,南姝不赞同,“不知师姐是怎么看出眉来眼去的,明明是白芷岚一直偷瞄辰王,辰王连个眼皮都不曾抬起过”

    余晚晚根本没搭理南姝,一个小丫头懂个屁,“这白芷岚长相不算惊艳,别说与你比了,就算与盛京内的其他小姐比起来,也不占优势,但她五官柔和,气质秀雅,坐在那里端庄得体,定会是个好的当家主母”

    沐初棠难得的放下手中的甜点,回道:“四年前,朝中众官员纷纷上奏与胡羌谈和,只有白御史,力压众意,一战到底,并且一直以来的军饷都是白远山负责的,若白远山能作为朝中的后盾,那祁佑辰在边关将会高枕无忧”

    “所以,两家联姻百利而无一害?”南姝问道

    “按理说是这样”可是沐初棠忽然想到沈樘忆与她说的话,心中不确定起来。

    太后身边的内侍匆忙退下了,太后神色略显疲惫,说道:“这人上了年纪就越发的不济了,哀家身子不适,先回了,众爱卿慢用,一会儿的百花园内还有表演,众位要可劲了高兴才好”

    太后就在众人的不解下缓缓的走了出去,万事俱备,东风却突然退了。

    余晚晚小声,“怎么回事?赐婚怎么还能赐一半的”

    沐初棠摇摇头,她也不是什么都知道的。

    白芷岚的脸色有些难堪,又有些委屈,她并不知道太后的态度为何突然转变,但白远山却是知道,他缓缓握紧了拳头,沉默不语。

    圣上似乎并不在意场上的各种小心思,笑问,“听说小棠先生也来了?还不上前让朕好好看看”

    忽然被点名的沐初棠立即起身,绕身上前,“草民在”

    皇帝笑道:“你这小先生,好大的能耐,一出现指定能翻出大事”

    沐初棠略显疑惑,什么大事?

    皇帝与众人说道:“众爱卿还不知道吧,抚越的瘟疫可是这小先生亲自赶跑的”

    不可思议的目光纷纷打量着沐初棠,其实朝中很多个大臣都认出了她,十分诧异她为何会再次出现在京城,乍一听到是她治好了瘟疫,皆是难以置信。

    若说这个小先生普通吧,似乎又不是那么普通,盛京发生的哪件大事不是与她有关,甚至假传了口谕也能完好无损的回京;若说不普通吧,却是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没家世没背景的,整天以笑颜对人。

    众人纷纷观察圣上的态度,圣上问道:“此次治疗瘟疫,你居功至伟,说吧,想要什么奖励?”

    沐初棠想了想,回道:“回皇上,草民是大夫,出诊治病乃是职责所绊,实在不能要什么奖励,只是. . . . . . 这诊金还是要付的”

    皇帝没想到是这个回答,随即笑道:“诊金照付,其他的呢?朕记得四年前你的愿望是做一名御医,如今这个位置还给你留着呢”

    闻言,沐初棠想了想,摇摇头,“那时还年轻,总想着做大官,可如今才知道做个大侠最逍遥”

    皇帝大并没有生气,似乎在细品,“唐大侠?”随后肯定道:“朕也觉得“唐大侠”似乎更适合你,就冲着混战之下你杀死了达圩利,这一次,你可是让朕刮目相看了,赏是肯定要赏的,不过朕要好好想一想赏你什么?”

    “谢皇上”

    皇帝问道:“你师父为何今夜没有前来?”

    肯定不能说师父懒得进宫应付,回:“师父本是要来的,草民却觉得师父定会抢了我们师姐妹的风头,所以,强烈要求师父留在宗里”

    没想到,皇帝朗声大笑,“你这丫头,竟会捡好听的说,朕何尝不知明轩并不喜欢进宫,每次让他进宫他都推三阻四的,若他真想做什么,岂是你一个小丫头能阻止的?”

    此时,场上忽然出现了妇人的声音,“原来是小棠先生立了大功,妾还寻思着呢,小棠先生为何一路与大军同行”

    众人心中泛起了嘀咕,先不提沐初棠与祁佑辰之间的过节,就说一个女子孤身与一群男子赶路两个月,是为人不耻的。

    说话的人沐初棠自是认识的,没想到四年没见,她的样貌没有丝毫的变化,只可惜,薛凝有着艳丽的外表,却是颗蛇蝎心肠。

    沐初棠向皇上煞有其事禀告:“皇上挂念着如何奖励民女,民女还挺惭愧,默默为大军付出的岂止民女一人?方才看见薛夫人才恍然间想起来,沈二小姐也是功不可没”

    “你胡说什么呢?”沈樘忆在她身后略显慌张说道

    皇帝:“哦?说来听听”

    “沈二小姐可是一直留在军医队伍里,负责帮受伤的将士包扎伤口的,这一帮便是一年半,回来这一路上,民女与沈二小姐已经成了好朋友了”

    场上开始窃窃私语,沈樘忆长相出众,在盛京向来高调,忽然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见人影,沈家人只道是身子不好,在府中静养,没想到竟是豁上了脸面跑到了边关。

    “果然是妾室养的孩子,没教养”

    这句话声音不大不小,但在场的人都听得见,是李显说的,李家与沈家向来是有过节。

    皇帝却是笑道:“该奖,你们两个都该奖励”

    沐初棠回到了座位,不去看脸色惨白的沈樘忆,更不惧笑的渗人的薛夫人。祁佑辰说的果然有道理,消除偏见的最好方式是无视。

    余晚晚:“怎么样?我说的对吧,论吵架她还没输过”

    南姝:“见识了”

    沐初棠:“. . . . . .”

    月挂屋檐,皎洁轻柔,百花园内,笙歌鼎沸,红飞翠舞,圣上已经离开,坦言他自己在这里众人没法放开玩,确实,他离开了之后,园中百官自然了很多。

    此时,宫中的一处废弃的院落里,杂草丛生,破破烂烂,而院中英挺颀长的两道身影却让这小小的院落熠熠生辉。

    祁佑辰丝毫不见席上醺醉潦倒模样,平淡如水的眸子里幽光闪现,“人安排好了?”

    “放心,安排好了”今夜的事情虽是不起眼,但不可有差错,李丞宴亲自去办的

    他忽然看向祁佑辰,问:“听说,方才太后赐婚赐了一半,便不再提了,爷,您是怎么把握好这个度的?在下佩服的五体投地”

    祁佑辰凉凉的目光瞥向他,李丞宴插嘴,“别说不是你干的,我实在想不到还有谁会这么无聊”

    许久,祁佑辰微微开口,“我只是变着法儿让太后知晓了这些年他在军饷上做的手脚,也让太后明白白家不会走的太远,有了这些,太后根本不可能再让我们联姻”

    李丞宴思忖片刻,明白了其中的关键,“你是通过祁长嫣的嘴让太后知晓的?”

    祁佑辰挑眉,“是”不可置否

    “诶!”李丞宴一声叹息,随后怀疑道:“王爷,你真的没有中惑心吗?”

    感受到祁佑辰的一阵眼风,他失笑,“你这完全是被沐姑娘下了惑心之后的样子,不信你自己找时间照照镜子”

    而百花园这边,家眷们相互走动,三三两两,沐初棠只觉得园中吵的脑袋疼,独自一人坐在不远处烟溱湖边的亭子里。

    烟波翡翠,杨柳秋月,皇家的东西无一不好,望着热闹非凡的百花园,她忽然有些怀念那远在天边的一林清净了。

    总有些个人不长眼力见非要打扰这片刻的安静,亭子边有一簇灌木丛,灌木丛的另一边,站着一对主仆。

    丫鬟很是着急担忧,“小姐,老爷让奴婢嘱咐你千万不能去问太后,老爷说他会亲自为你讨回公道的”

    小姐苍白的脸上泛出苦笑,“我当然知道不能去找太后,若这样鲁莽去找了太后,与那沈樘忆有何区别,会被人看轻的,我只是出来透透气”

    丫鬟松了一口气,安慰道:“小姐别多想,或许太后真的是不舒服,说不定明天就会出一道懿旨公布婚期”

    小姐似乎也不想让丫鬟担心,尽力露出一个微笑,嘴角却尽是苦涩,“我没事,这么多年都等了,还差这几天,当年他和那个女人的事情我都可以忍,现在还有什么忍不了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他知道这个世上只有我才能做得了辰王妃”

    丫鬟眼里透露出恶毒,“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能回来,不过今日看两人的关系很疏离,说明当年的事情到底还是有芥蒂的”

    沐初棠真的很不想被当做偷听墙角的人,无奈人家上杆子让她听。

    “噹噹噹”沐初棠用力的敲了三下桌子,发出清脆的响声

    惊动了那边说悄悄话的两人,白芷岚显然很紧张,“什么人?”

    沐初棠淡淡:“那个女人”
最新网址:www.lwxs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