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五十四章 赠佛,惊闻
最新网址:www.lwxstxt.com
    这金色的石头正是妲己前不久出去后,给李念凡带回来的,作为回赠,李念凡把那个金色的葫芦给了她。

    摸在手上手感还不错,有些温润之感,可惜并不是一个规整的圆形,留着也不知道干啥,李念凡准备在手心盘一盘,试试能不能将其盘圆。

    金色的石头还是比较显眼的,戒色和尚察觉到牵引,看了一眼,顿时愣住了,瞪大了眼睛惊讶道:“这是……舍利子?”

    李念凡诧异的看向戒色,“佛教的舍利子?就这?”

    他把石头递给了戒色。

    戒色接过石头,放在手心之中细细的打量,眉头却是越皱越深。

    “似乎又不是。”

    他心存疑惑,开口道:“贫僧也没有见过舍利子,只是佛经中有过传闻记载,但若真是舍利子的话,不应该如此普通才对,而且应该很坚硬才是。”

    李念凡点了点头,他觉得也不像。

    这里可是神话世界,舍利子怎么着都得光芒万丈才对,再不济,应该有光华流转,轻易不被损毁才是,但这个石头,似乎没让人感觉有多硬。

    除非它会故意隐藏自己的异象,甚至让自己看起来并不是很硬。

    但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李念凡从戒色和尚的手里拿回舍利子,见他依旧慎重的盯着自己手中的石头,似乎有些不舍,不由得笑了。

    说起舍利子,倒是提醒他了,可以用这个金色的石头雕一个金佛出来,自己跟戒色和云依依也算是朋友了,而且还相当于他们的红娘,理应送上一份贺礼。

    一个金色的佛像还挺适合的。

    李念凡掂了掂手中的金色石头,放在阳光下打量了一番,大小挺合适的,还有石头周围的纹路,形状虽然不规整,但是恰好可以在其中雕出一个佛来,感觉应该还挺合适的。

    说干就干。

    他掏出刻刀,尝试性的在石头上挖了一下,没费多大力,就从其中刻下了一道痕迹。

    “呵呵,果然不硬!”李念凡笑了。

    戒色也笑了,不过笑容比较勉强,属于那种陪笑,看着被一刀一刀雕刻的石头着实是有些肉疼。

    他能隐约感觉到这石头中蕴含着佛性,与自己有些共鸣。

    这到底是不是舍利子?总感觉这石头在装。

    “阿弥陀佛。”

    戒色的心情无比的复杂,最终只能嘴角抽了抽,念了一声佛号将不平静的心给压了下去。

    这一路上跟着高人,当真是无时无刻不在考验自己的心性啊,自己自认为已经可以克制自己的七情六欲了,但是高人随便煮一道菜,随便说两句话,甚至随便拿一样东西出来,都足以让自己佛心颤动。

    这就是大佬吗?

    就这分神的这么短的时间,舍利子已经被李念凡挖得千疮百孔,痕迹遍布。

    戒色从舍利子身上收回了目光,不忍再看。

    接下来的路程中,李念凡总算是找到了一样事情做,一旦心血来潮就把那个金色的石头拿出来刻一下,倒也渐渐的开始有了雏形。

    刚开始时,戒色还不会去看,但是当他有一次无意中见到李念凡在雕刻时,顿时惊为天人,只感觉伴随着李念凡的每一刀落下,似乎有着佛光显露,一股股佛道真意在舍利子周围环绕,浓郁的佛光刺痛着他的双眼。

    而且,随着李念凡将手中的舍利子打磨成形,这种感触越发的深刻起来,甚至生出一种想要膜拜的情绪,好似他刻的不再是雕像,而是一具真佛!

    就算只是在旁边看着,那一股股佛道真意都会传导入自己的身体,让佛法修为突飞猛进。

    此时,酒足饭饱之后,李念凡如往常一般,将刻刀拿了出来,开始雕刻。

    戒色非常自觉的坐了过来,盘膝而坐,双手可是,正对着雕像,宝相庄严,有如朝圣。

    “已经大致完成了,这应该是最后一次雕刻了。”李念凡笑了笑,将雕像拿在手中,虽然还没有完成,但是一个闭目打坐的佛祖样子已经基本展露,周身金光流转,虽然不大,却极具气势,让人一眼难忘。

    “你天天过来观摩,觉得这雕像如何?”

    戒色由衷道:“李公子的手法登峰造极,有如鬼斧神工,几乎将佛祖再现,让人惊叹。”

    “哈哈哈,能够让你都拍出马屁来,着实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啊。”

    李念凡畅快的一笑,接着戏谑道:“你是不是还准备说此物与你有缘?”

    戒色眼帘低垂,开口道:“确实有缘。”

    李念凡云淡风轻道:“送你了。”

    戒色全身都是一抖,豁然抬头,用一种不敢相信而又无比期待的眼神看着李念凡,“李公子此言当真?”

    “自然当真。”李念凡平静的笑道:“不然我没事为什么要刻一个佛出来?我也算是你与云姑娘的半个见证人,自然是要送些东西的。”

    戒色的喉咙滚动了一下,坚定的佛心再度出现了波动,眼眸之中,居然溢出了一丝泪水。

    有激动,更多的则是感动。

    他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多谢李公子。”

    云依依开心不已,也是鞠躬道:“谢谢李公子。”

    “小事一桩,客气就是见外了。”李念凡摆了摆手,顿了顿好奇的问道:“戒色和尚,关于以前佛教的消亡,你们可有打听到什么信息?”

    他非常的想知道西游记后传之后的这段空白期究竟发生了什么,这大劫着实是有些厉害了。

    最关键的是,他其实有些虚了,迫切的想要知道背景。

    从上次被埋伏就可以看出,幕后黑手还不肯罢休,指不定啥时候就跳将了出来要清扫余孽,而如此一看,围在自己身边的似乎都是余孽。

    自己与龙族、凤族、佛教的关系可非同一般,甚至佛经还是自己送出去的,我是真没想到月荼居然能够靠着那本金刚经忽悠一堆人加入剃头啊。

    再算算,自己与地府的关系也很不错,然后还有一帮家伙似乎准备去重建天宫。

    嘶——

    这群家伙可不就是余孽吗?

    本来还指望着抱大腿,不知不觉居然把自己抱到了危机重重的境地,此时蓦然回首,着实是让人惊骇。

    若非考虑到自己有功德圣体护体,而且这群人实力很高,人品友善,关系也确实不错,李念凡真准备立刻断绝来往,然后带着妲己苟起来。

    自己一个凡人小透明,想来还是不引人注意的。

    “倒是探听到一些情况。”戒色的语气不疾不徐,开口道:“我佛教的理念与魔族相冲,上次大劫中,魔族昌盛,似乎强大到不可思议,第一个就把佛教给灭了,然后还意欲统领天地,不过被镇压了下去。”

    “就这?还有吗?”

    “出家人不打诳语。”

    “魔族的无天不是死了吗?魔族凭啥还能这么牛?”李念凡皱了皱眉,随后看向火凤,开口问道:“凤仙子,关于大劫的事情,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火凤摇头,沉吟片刻道:“不过已经可以推算出大劫的身后有魔族和麒麟一族的影子,他们的目的应该是想让整个天地间的生灵修为受限,变得弱小,从而利于他们耀武扬威,随意统治。”

    “跟我想的一样。”李念凡顿了顿,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我的功德圣体上限是多高?”

    “上限?”火凤愣了一下,意会到了李念凡的意思,嘴角隐晦的抽了抽,“从公子的量来看,应该是……极限。”

    李念凡喜上眉梢,“具体点。”

    火凤飞速的组织了一下语言,弱弱的总结道:“就我所知,应该是没有人敢触碰一丝一毫。”

    “这么说我是安全的?”

    “呃……相当……安全。”

    “那我就放心了。”李念凡露出了舒心的笑容,一旦确认了自己是安全的,那就不怕事大了,甚至还想捧个爆米花,坐着看。

    火凤感觉自己都要崩溃了,大佬别玩了,你问我这些问题有意义吗?

    何止是安全啊,你能让别人安全就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其他人则是眼看鼻,鼻观心,权当自己什么都没听见。

    高人的脾气好是好,就是有时候配合他表演太让人心累了。

    也对,实力到了如此地步,只能游戏世间,或许这是他极为少有的乐趣了吧,高人也苦啊。

    也就在此时,李念凡的刻刀划出了最后一笔,笑着道:“呐,雕好了。”

    众人一齐抬眼看去。

    下一刻,就全身一震,感觉神魂都颤抖了一下,直接被吸引了。

    就在李念凡的掌心之上,一个金色佛陀宝相庄严,脸上无悲无喜,眼眸半睁着,其内却有无尽的佛光爆射而出,佛陀是镶嵌在金色的石块之内的,那流线型的石头纹路,成了最佳的背景,更是完美的衬托出了佛陀的庄重。

    在众人的眼中,虚空中有着一道金光迸射而出,将那雕像笼罩,明明很小的雕像此时却是越来越大,越来越辉煌,很快就有了天高,仿佛成了世间的一切。

    紧接着,众人头皮发麻,眼睁睁的看着那佛像居然动了。

    半睁的眼皮缓缓的抬起,睁开了!

    刹那间,风起云涌,无数的金光笼罩四野,将大地、白云与天空都镀上了一层金色,耳边更是有着佛唱声传来,更是有一股浩荡无边的威压轰然而出,压得众人喘不过起来,全身有着冷汗溢出,动都不敢动。

    “如何,看呆了吧?这雕像还可以吧。”李念凡的声音将众人拉了回来。

    所有的异象消失,只有那个雕像在闪烁着金光,刚刚的一切似乎只是幻觉。

    然而,众人的心却是久久难以平复,根本压不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着。

    火凤和妲己互相对视一眼,惊骇之色更浓,因为她们见过大罗金仙,有着对比。

    刚刚这佛陀的气势,绝对超过了大罗金仙,而且是远远超过!

    大罗金仙之上是什么境界?公子这是……真的雕了一个佛祖出来了?

    云依依捂着嘴巴,吞吞吐吐道:“这也,太……太壮观了。”

    李念凡哈哈一笑,“那是自然,毕竟是要送给你们的礼物,怎么着也得用点心吧。”

    只是用点心吗?

    高人的谦虚永远都是这么令人猝不及防。

    戒色和尚双手合十,虔诚道:“阿弥陀佛。”

    “戒色,这个现在可不能给你。”李念凡微微一笑,将佛陀雕像递到了云依依的面前,开玩笑道:“我放到云姑娘那里,啥时候她愿意了再给你。”

    云依依兴冲冲的接过雕像,惊喜不已道:“谢谢李公子。”

    戒色的眼光眼巴巴的随着雕像而移动,连忙对着云依依行礼道:“阿弥陀佛,小僧这厢有礼了。”

    云依依皱了皱鼻子,得意道:“我不要你有礼,我要你无礼。”

    戒色愣了一下,不解道:“云姑娘的意思莫非是要我抢?”

    “不是用抢,是用强。”

    云依依见戒色一脸的茫然,忍不住道:“算了,先说些甜言蜜语给本姑娘听吧。”

    “贫僧愚钝,不会说。”

    “那你会什么?”

    “要不小僧念经给云姑娘听吧。”

    李念凡差点没忍住直接笑喷,憋得肩膀都在颤抖,大大增长了一番见识。

    或许这是专属于和尚的浪漫吧。

    爱她,就念经给她听。

    ……

    众人继续向前,云依依的情绪越来越高,穿着一袭红衣,成了整个团队中最活跃的角色,兴奋劲甚至超过了龙儿和囡囡。

    云依依看了看前方,开口道:“李公子,前面就是青云城了,要不去我家坐坐吧?”

    原来是快归家了。

    李念凡笑着道:“也好。”

    云依依转而看向戒色,娇哼道:“戒色,上次你不辞而别,这次可得去向我爹娘请罪。”

    戒色面露纠结,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

    云依依拿出了筹码,“表现的好,那雕像归你!”

    戒色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贫僧正有拜访之意。”

    就在这时,前方却是走来一个商队,队伍中还有几名修仙者,修为一般,一边走,一边侃侃而谈,语气唏嘘。

    “哎,若非路过青云城,我们还真不知道云家居然被人给灭了,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是啊,云家可是青云城第一大家族,而且还有合体后期修士坐镇,也不知谁有这么大的能量。”

    “我常年经过青云城,这云家的口碑还是很不错的,虽然强大,但还真没听闻有仗势欺人,作威作福的例子,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是被几大势力联手灭的,听闻是得了什么了不得的宝物。”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

    “没办法,修仙的世界,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

    
最新网址:www.lwxstxt.com
为您推荐